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的亲戚是土豪

005 狗四爷

我的亲戚是土豪 举头无语 3045 2016-02-18 16:31:07

    晚上去找爷爷商量去县城工作的事,没想到爷爷满口答应,但坚持不跟我们去县里一块生活。爷爷在他屋里找了半天拿出四本存折来,我既惊奇又疑惑地看着爷爷,不情愿地接过来。  

  爷爷说:“这是16万多点,打从你出生那时起我就开始存钱,这三本里一个里面5万,这一本里才有1万多点儿。你全拿去在县城里买房用,我还得守着这个家,因为这里是咱景家的根儿。啥时间我想去县里了,想看着重孙子玩儿,或者有个病有个灾儿的时候,我就去和你们一块住了。”  

  “爷爷!我……我问了我的几个同学,咱们县城现在的房价还不是那么高,十多万就可以买一套了。我用不了这么多钱,你还是留吧!”  

  “我一个老头子要钱干什么?还不都是为你攒的吗?你们那几个工资只够填饱肚子的,哪有钱买房?没有房子住你们一家到县里咋办?再说了,有我这两个重孙子,我更活得带劲儿了,还想帮你给小慕他们哥俩儿挣下买房的钱呢!”  

  我的泪差点儿就掉落下来,哽咽着说:“好!爷爷!我就拿着15万,这一万多你还存着……”  

  “都拿着吧!到时候别再不够……买个大点儿的。”  

  “够了!大点儿的也够了。”  

  我攥着三本存折心情沉重地回到了家,雪儿问我怎么了,是爷爷不同意吗?我摇摇头,拿出三本存折递给她看。  

  “呀!一本邮政储蓄的,两本农村信用社的……15万?你把爷爷的钱全要来了?”  

  “我哪里要了?是爷爷给的!我就给他留下1万多……”  

  “唉!爷爷真不容易啊!太疼爱孩子了……”  

  星期天,我一个人先去看看房。本想坐公交车去县城,但想想到那儿需要溜达,于是便提了个过了时的公文包,骑上我的“黑老虎头”自行车上路了。刚出村不久,便遇见了苟四野坐着小轿车去县城,如今他不自己开车了,头上的小辫辫一剪,老板包一夹,成坐车的老板了,景长根既是他的跟班,又是他的司机。  

  “五妮儿叔,是去县城吗?”  

  看见了我,长根把车停了下来,苟四野正在车后座眯着眼呢!听景长根一叫,也伸出头来问:“骑着破自行车去县城?哥!那两段小山路能累死你。”  

  “嘁!你要不坐车,累死你这样的还差不多。去县城买书、开会、听报告,我骑自行车来往无数次了,也没有累死呢?”  

  “嗯!我知道你厉害,把自行车放家里坐我的车去吧?”  

  “我回来咋办?”  

  “回来?你等着我……晚上还坐我的车来呗!要是不回来咱就住宾馆里,还能打牌。”  

  “你拉倒吧!还打牌……我还是骑自行车去吧,节能环保还保险。没你那个命,我当不了坐车的老板。”  

  “哥,你?……啥人!不坐拉倒,累死你!”  

  小轿车一溜烟地跑了。我到了县城准备先取出1万块钱,到时候看中了哪里的房子付个定金什么的。结果在自动取款机前排起了长队,好不容易往前进了几步,有一个打扮入时,人长得也妖艳的女青年悠闲地在那儿一张一张地取,取出一张还要双手扯着照照看看。一连取了15张百元钞,可把后面的人气坏了。  

  有人高喊:“你什么人呀!照啥照,银行里还能流出假钱是咋的?”  

  那美女一副不满、不屑、不以为然的样子,扭头跟人家吵了起来。  

  嘴够利索的,嘟嘟嘟像机枪,“你说我什么人?我是好人美人……你是什么人?嚎啥嚎,谁踩着你的尾巴了是咋的?哪里没有假钞?现如今啥不是假的?就算是银行里没有假钞,那银行里的人手里,你能保证没有假钞?”  

  “你才叫嚎呢!都没人腔了。就是有假币好不,你也不至于一张一张地取吧?大家都很忙,你在那儿占着取款机,浪费这么多人的时间。”  

  “哼!你忙,谁不忙?……我还等着上班呢!”  

  “那你干嘛还不快点取呢?一次性取够数。”  

  “那要是有假钞,我不是赔多了吗?”  

  “你一张一张地取就不赔了吗?”  

  “赔少点,发现一张假币就不取了。”  

  那人不跟她吵了。又有另一个人说:“这是你们家开的银行是咋的?”  

  “不是我们家的,是你们家的?”  

  “哼!要是我们家开的,还不一定接收你的存款呢!”  

  “你……”  

  我一腔怒火望向那女子,脸蛋儿长得还很不错,称得上高颜值的美女了,可这言行与之也太不相配了吧?我心里想着转身离开了这里,骑车去另一个银行网点取了。  

  来到一个正建着的小区,名字可大了,“御花园”,“乖乖!我不住这儿,都是皇帝的妃嫔媵嫱小老婆,皇帝老儿来的少。”  

  又到一个小区,楼已建好,大多住户已入住。我正推着车望着,“嘀嘀”一声长鸣,回头一看,苟四野的车紧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我不愿搭理他了,推着车子继续走。  

  “哎哎!先生先生,你是来看房子的吗?”忽然,在我的左后侧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喊声。我扭头一看,还有一位年青的,两人手里都抱着很厚一沓彩页广告。喊我的是位40岁左右的大嫂,正等个头,稍显白胖,人长得挺清爽的。而我更留意的是那个年青的,“啊?那不是取钱一次只取100元而跟人吵架的那位美女吗?……原来这就是她的工作!”  

  那位大美女可能没有认出我来,她待我停下来后仔细审视了一会儿,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对她的同事说:“香杏嫂!别去发给他了,他肯定不是来买房的,来看景的……像个老师。”  

  “你咋知道?他脑门儿上又没写着。”  

  “看那原始的交通工具就不是有钱人……看那一身的酸气儿、犟劲儿,只有教书匠有!”  

  “哼!你个丫头就是眼毒、口利,那可不一定。现在城里有钱人都讲究个什么低调、健康生活,他们坐车坐腻了,又骑自行车上班了。”  

  “嗨!人家那骑的是数千上万元的赛车……哪会有人骑这样的该进博物馆的‘黑老虎头’啊!……后面来个轿车,咱去发给他们去……”  

  “你去吧!我就要去问问这个帅小伙子是不是来买房的。”  

  我在心里轻笑她们,不过也决定让这位香杏大嫂导引买这里的房子。位置不错,距离几所中小学校都不太远,附近又有大商场和县级人民医院。在我们俩谈论房子的时候,听到那边也在谈,那美女一口一个老板地叫着,劝他们买房,景长根悠闲地趴在车门上抽着烟说:“美女!你要能让我老板也给我在这里买套房,我分给你一半房产。”  

  “嘁!我分你那半拉子房产干嘛?瞧你那小样……我要大老板的一套房多好!是吧,大老板?您就在这里买两套吧……”  

  苟四野在车里边坐不住了,依到车屁股上端起架子说:“大美女!我不是来买房的,我是来造房卖房的……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留一套200平大的?”  

  “那好啊!你只要送我就敢要……你是准备在县城开发房地产,先来考察地块的吗?”  

  “也是也不是……地块已经考察好的,我过来看看赔偿搬迁的情况,马上就要签约、动工、销售了。我今天主要是跟他来的……喏!就那个骑自行车来买房的……我哥!”  

  顺着苟四野的手指指向的是我,就听那个美女惊呼看错人了,“老板!你给小妹留个电话呗!等你的大房产销售时,我来给您当销售部经理……咯咯咯……”没等苟四野说话,景长根便笑着说:“这是我们的苟四野老板,我们的房产公司就叫‘四野房产’,到时候你直接来呗。”  

  苟四野已经坐进了车里,摇上了车窗。长根也发动了车,但听那位美女还在一个人嘀咕:“这咋叫这名啊?……狗四爷……”  

  “哈哈哈……美女!‘狗四爷’能不比‘狗蛋’‘驴剩’什么的好听吗?还大着两辈儿……”  

  “走你的吧!”苟四野在车里伸手拍了长根一巴掌,车子在长根的“哎呦”声中启动了。  

  定下房子后,我看天色尚早便骑着破车在县城里随便溜达溜达。我知道有几个同学都在县城里工作,已经混出了官职地位,有在居委的,有在医院的,也有在教育上的。但多年不曾见面,也失去联系,所以我此次要进县城来工作只有靠自己。  

  我推着车子正走着,不觉来到了县城最大的一个“民办公助”学校——鼎尖中学大门前。一个已经烂去一个角的教师招聘广告吸引住了我,“啊?今天是最后一天……”我正犹豫着去不去报个名时,我的双眼一下子被两只滑腻、温软的小手从背后给捂住了。  

  哎呀!在这里我哪里猜得出是谁跟我闹着玩儿的呀?没等我说话,一个甜美圆润的女声从我背后传来:“表姐夫!景老师……”那如兰的呼气吹得我后脖颈发痒,心里也像背上一样撞着两只小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