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的亲戚是土豪

002 花烛夜

我的亲戚是土豪 举头无语 3646 2016-02-12 19:56:26

  傍晚,农村的夜幕是很黑的,降临得又很快。忙活了一天的人们,晚饭吃得早,觉也睡得早,所以,农村的夜晚极为静谧与迷人。

我想去小河对面看看苟三俊,但回头看着正在看着我的沙雪儿,又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不能视她为空气呀!她,我的新娘子就坐在那里。我现在是洞房花烛夜啊。

大概是因为白天苟家姐弟的吵闹坏了大家的兴致了吧,我的洞房花烛之夜很沉闷,兄弟们的闹房热情也没了,清理完宴席场所,然后让我们完成了后期仪式,便都陆陆续续地回家睡觉去了。

就这样,我和沙雪儿大眼瞪小眼地干坐着,她在床边,我在桌角,电视也无心看,话也不知从何说起,守着灯、空着床,无语又好像也无什么心事,两人时不时地对望一眼。“就这么沉闷地熬着夜吗?”我无来由地开始生起苟四野的气来,但见沙雪儿还是一脸的单纯与愉悦。“唉!我还气什么呀……也许苟四野就是为他姐姐不平……过了今夜我景峰就是一个有妇之夫了……”我正想甜蜜地再想一次苟三俊,门外传来爷爷的叫声:“小五啊!你们睡吧!我去前庭苟家看看……没啥大不了的事,别放在心上!嗷?睡吧睡吧!”随着爷爷的脚步声的远去,我的心变得揪捻着疼起来……

我不再是甜蜜地回忆了,我在痛苦滴最后一次想苟三俊。

想当初,我们俩青们竹马、两小无猜。三俊比我小了四岁,经常像个尾巴似的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五妮儿哥,五妮儿哥”地喊个不停。那甜甜的笑脸还历历在目,我下河捉鱼,她便在岸上花蝴蝶似的来回跑;我进泥里挖泥鳅,她便在岸上跳着脚地笑。那情景不知道多少遍地在我站在门前看着小河潺潺的流水时,清晰又朦胧地出现在眼前。我不敢恨谁,那样不孝,一边是爷爷,一边是婶婶。但我确实不理解,一向疼我爱着我的爷爷和苟三俊的妈妈,那温柔漂亮的班灵儿婶婶,为什么都是一反常态,歇斯底里地反对我和三俊的婚事呢?

是三俊长得丑吗?不啊!三俊也是苗条漂亮的一个大美女,在这十里八村也数得着的俊俏呀!三俊没有文化吗?不,三俊高中毕业呢!

“爷爷!这到底是为什么呀?我们俩从小相好,长大后真心相爱,你老人家为什么反对我们结婚呢?”

“不为什么!我也知道三俊那丫头是个难得的好闺女,但是,孙子哎!你们俩不能结为夫妇啊!……命相不合呀!唉!认命吧!”

“认什么命呀,爷爷!这都啥年代了,你还讲命相不合这一套!我……我这辈子非苟三俊不娶!”

“你?臭小子……爷爷再托人给你找个更俊的不好吗?爷爷把你娶媳妇的钱都准备好了,咱在县城里买房子都够了!哦!乖,听爷爷的话!咱不能娶她三俊姑娘啊!”

“好……好……爷爷!你不让我娶三俊,也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我这辈子就不娶媳妇了,让咱景家这一门从我开始绝户……”

“你?你想气死我呀?你听好了,臭小子!这辈子打光棍都不能娶苟三俊做媳妇,听见了吗?”

同样的大战在苟家也正在上演着,苟三俊泪流满面,两腮绯红,一张俏脸气出了多彩的花儿。从来不曾大声跟妈妈说话的她此时是跺着脚叫喊着:“妈你怎么不讲理呀?我真心爱五妮儿哥,他也真心喜欢我,他没娶我没嫁,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光明正大的恋爱、结婚,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要抵死阻拦?”

“我……没有理由!反正你们不能结婚,不合适……不合适啊!闺女……妈再托人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人品、相貌、家庭、工作都好的……好吗?”

“你……老顽固!再好也没有我五妮儿哥好!你……不懂爱情!”

“我不懂爱情,……可我懂得婚姻呀!我知道爱情不等于婚姻!就像理想不等于现实一样!闺女,你就认命吧!”

“我认什么命啊!都什么年代了……没有爱情的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就像没有太阳要月亮干什么?”

“那太阳月亮都没有的时候,点支蜡烛不也得干活吗?那没有一丝光,只有热的孵化室里,不也照样孵出叽叽喳喳的小鸡仔来吗?”

“嘁!……不跟你说了,不让我嫁给五妮儿哥,我就去死!”

“你个臭丫头!不孝!你要是嫁给了五妮儿,你妈我就得……去死!”

从此,苟三俊整日一语不发,晕晕乎乎、无精打采,渐渐憔悴了,如同花枝有枯萎的迹象。她妈哭啊骂啊打啊哄啊都无济于事,带她去大小医院看病,医生都说没有什么病。还是一个有道行的“女神人”,就是巫婆,看得那叫一个准,“这闺女是失去两批魂了哎!”

“掉魂儿了?那就请仙姑给叫回来呀!”

“叫不回来了!如果是小孩子丢了魂儿,那都是被人给抱了去,花点儿小钱就能要回来。可着大姑娘的魂儿丢了都是她自个儿将魂儿附在了人家的身上,有的已经入了人家的心里。那是叫不回来的,叫不回来,叫不回来啊……你回去吧!我也无能无力。”

班灵儿一连守着女儿几个月,眼看着三俊消瘦得成了鬼样儿,有活不成的危险,不得已,去找我的爷爷商量,“这得救救孩子呀!”于是就让我到他们家去给三俊见见面。没想到,三俊一见我马上如诈尸般一切都瞬间活泛起来,眼珠也转了、眼也水灵起来,小瘦脸也有了红晕。跑过来抱住我就问:“五妮儿哥,这么长时间你去学习了?为啥不来看我,也不给我说一声?你不疼我了?我哪里又惹你生气了吗?”

我双目盈泪,努力暂时没有让泪流出来。忙不迭地说:“没有没有!小妹……我……我去学习走得急,所以就没有告诉你,让你担心了,对不起!是哥哥不好!”

我们两个人抱头痛哭,哭过了又笑,神经质得令人发憷。后来手拉手地去了村外玩一圈儿才回来。那以后的一段时间,三俊也吃饭了,也干活了,但还是跟谁都不说一句话。

…………

“峰!……你想什么唻着?这么出神!”

我被沙雪儿的询问声拉回到了现实,惊慌失措地答道:“哦!没、没什么……还在生苟家姐弟的气……”

“气……什么呀!发酒疯而已!咱们……”

“咣~啪~”随着门响,传来爷爷的轻轻脚步声,我抬手腕儿一看,夜里十一点半了……唉!是该睡觉了。

子时一过,我的睡意如山压过来了,虽然大脑还想快速地运转去想一些事情,但,渐渐地已难以支配了,思维有点不听我的使唤了,看看沙雪儿比我还甚,原来的一副永不向睡觉与疲惫屈服的形象早已不见了。只是红红的小灯泡下娇俏的脸更加迷人。俗话说的真好啊!“雾里赏花艳,月下看竹娇,灯光之下更显美人俏!”

沙雪儿连打了两个哈欠,起身去关了灯泡,黑暗中我又抖擞了精神。

“你还不睡吗?躲什么躲吗……你是不是变了心了?不喜欢我了……还是后悔结婚了?”

“没有……没有的事!我是真心喜欢你的,雪儿!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嘻嘻嘻……那就睡吧?”

接着一阵解衣钻被窝的声音传来。天大亮了,我不知道爷爷已经在院子里背着手撅着胡子磨盘似地转了好多圈儿了。但,他不喊,也不弄出什么大一点的声音。

我一睁眼,吓了一跳。我的睡相不好到了极点,怎么是……耳旁边传来了细细的莺声燕语:“你好坏哦……快把我压成肉饼了!睡得好不好?”

“哎呦!那你还不叫醒我?……快!该起床了!”

“不嘛!再来……”

“你疯了?……羞!几次了?”

“要你管这……嘻嘻嘻……”

新郎新娘子回门的礼节在我们这儿是很繁琐的,我是在爷爷的一再叮嘱下,又由两位年龄大我几岁、有经验的体面哥哥陪我一起去,才算万无一失地完成了这新婚的后一个大礼环节。

又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莫名惊诧地看着沙雪儿,心想:“这新娘子回家一趟怎么大变脾性了呢?不说不笑了……也不和我玩闹了。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呢?”可是,细看看那小巧玲珑的琼瑶鼻子、樱桃小口,还是那个美女呀!

我嗫嚅着说:“天冷,睡吧?”

沙雪儿俏脸儿一红,“嗯”了一声,也不敢拿眼看我,忙着去收拾床铺。我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细节,雪儿抚平床单和展开被子的动作没有昨晚来得利落和迅速,她今天是缓慢而仔细地坐着这些事,有些一丝不苟。最后我过去帮忙时,难免碰到她细嫩的手,我发现她一触之下机灵灵打个寒颤。接着,她好像强迫自己,或者说是假装大胆地去关了灯、上了床。

一切意外地进行着,我成了主动。

“啊!雪儿……你?昨天夜里不是……”我望向今早被一连洗了好多遍的床单……其实床单在阳台上,我在卧室,是看不见的,只是望向那个方向而已。

“不许说出来!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也许明天就没有了……”

我坠入一团迷雾中,满脑子乱麻地睡着了。天亮了,下起了大雪,就听到爷爷在院子里说话:“好吉祥好喜庆啊!金玉满堂……大雪封了路堵了门,都不要起床那么早了。院子里我已经打扫干净了,再去外面扫扫路……”听着好像是爷爷的自言自语,实际上爷爷这是在告诉我们。

室外安静下来后,只有簌簌地落雪声。天很冷的,但我们的新房里可是温暖如春。沙雪儿红红的脸,和精致的小嘴,闭着眼睛向我举了过来,那意思很明白,是小嘴想啄上我的大嘴。

“今天没有被压成肉饼吧?”

“肉饼?什么肉饼?……哦!你……好坏!大坏蛋……还来不来嘛……”

“来!……再让你嚎叫出一曲咏叹调来……”

“别说……哼!我喜欢喊,让你管?”

早饭与午饭一块吃的时候,爷爷告诉我,三天后,班灵儿婶婶就要带四野和三俊走了,去向已经定好了。

“他们都走?留下苟爷爷一个人……去哪儿?怎么生活?”

爷爷很是耐人寻味地看看低头吃饭不吭声的雪儿,又看看放下了碗筷的我说:“去投亲朋做工……听你苟爷爷说,四野跟他大表哥去内蒙古……啥地方放牛,你班婶和三俊去投奔你婶子的外甥女,到江苏南通做服装……唉!这人哪……都是为了一个活……”

人到底怎样?爷爷不再往下说了,我知道他想进一步做阐释唻……但没有,我也就不再往下去想了,只感觉到心里一阵阵地像被针扎的一样疼痛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