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常嚣张,随身带个张无忌

002章 船上遇劫匪(1)

妃常嚣张,随身带个张无忌 慕容复苏 1775 2016-02-15 15:26:09

    柳含烟怔了怔,回头往船舱望去,只见五六个打扮古怪的蒙面女子站在那里呼喝着,把船舱里的男女统统地往甲板上赶来。  

  她们一个个手持武器,蒙着面只露出一双要吃人的黑眼睛。  

  真是奇怪,这船行走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间冒出这样一群劫匪来?柳含烟秀眉一紧,心里暗忖,看来,能躲过柳含烟的眼神的劫匪应是早就藏在这船上的。  

  “咱们分头行动!”又是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对着她的同伙嚷嚷。柳含烟看见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留有一头红头发的蒙面女子,看来,这红发蒙面女正是她们的头头。  

  红发蒙面女话声一落,立即,其他的几个蒙面女迅速分散开来,她们占领了船舱的每个角落,还有两个蒙面女手持长剑分别站在船甲板上。显然,她们训练有素,早就计划好了,只要船到金陵,她们就下手。  

  船在人群的骚动中在水面上剧烈地颠簸了一下。  

  柳含烟不觉又皱了皱眉,几个劫匪,她自然没放在眼里,她只是有点困惑,弄不清这几个劫匪到底是来劫财还是另有目的?难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她们这是在试探?  

  “不想死的就给我安静!否则,统统丢到江里去!”随着那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响起,红发蒙面女睁着一双冷冰冰的眼睛环视了一下周围,顿时,所有的人都不敢说话,全身发抖地从船舱里出来,站在甲板上。  

  红发蒙面女又发出一声古怪的叫声,她笑着面对众人,缓缓地点了点头,说:“你们都是来金陵的贵客,身上的钱财定是不少,这样吧,本姑娘把话放在前头,只要你们好好听话,不作任何反抗,把身上的钱财拿出来,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们!如果你们当中有谁反抗,那就休怪本姑娘不客气了!”话说完,她向所有的蒙面女使了下眼色,手拿一个黑布袋,往众人的身边走来。  

  可能是这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起了作用,甲板上的所有人怕遭到这突然而来的横祸,只好纷纷掏出自己的腰包,把身上的钱财都拿了出来,破财消灾。  

  看着钱财不断地进入她的黑布袋,红发蒙面女眼里满是笑意,她不住地点头,接着就来到柳含烟的身边不远处。  

  “你,身上有什么?快点拿出来!”红发蒙面女指了指柳含烟身边的那个落魄公子,阴阳怪气地道。  

  落魄公子早就吓得在那里瑟瑟发抖,哆哆嗦嗦地从身上掏了半天,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掏出来,他下意识地往柳含烟这边靠了靠,似乎在寻求帮助。  

  柳含烟心里暗笑,看来林宇生活得确实不好,穷得身上什么都没有!  

  见落魄公子什么东西都没掏出来,红发蒙面女手里长剑一晃,声音严厉地对他说道:“怎么?不想配合是吗?是要钱还是要命?本姑娘不介意在你的身上多刺几个血洞!”说罢,红发蒙面女手里的长剑一挥,立即,落魄公子的眼前,冒出一道寒光。  

  公子吓得魂飞魄散,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甲板上。  

  “女侠行行好,想我一个落魄书生,远离家乡,这次金陵赶考,所带银两无多,女侠行行好,放过我这次吧!”  

  红发蒙面女眼光一动,立即发现公子的后背上有一个黄布袋,她用剑尖挑起那个黄布袋,叮当一声,从黄布袋里掉下了一样东西,居然是亮光闪闪的一对玉镯!  

  “找死!”红发蒙面女嘴里轻喝一声,飞起一脚,把公子踩在脚下,剑指那对玉镯,嘴里说,“你不是什么都没有吗?这对玉镯不错嘛,我收了!”  

  “不要啊!不要!”公子嘴唇哆嗦,低低地发出痛苦的叫声,他挣扎着从红发蒙面女的脚下挣脱出来,泪如雨下,一把拉住红发蒙面女的衣裙,颤声地说,“女侠求求你,这是我母亲生前留下来的唯一的物证!没有了这个,我来金陵就无家可归了!”  

  “物证?什么物证?”红发蒙面女眼睛一瞟,收起了手里长剑,双眼望向眼前的公子。  

  只见眼前的公子虽有点胖,但生得唇红齿白,眼里泪花闪动,倒也不失为一个俊俏的男人。  

  红发蒙面女愣了一下,嘴里又发出一声阴阳怪气的叫声:“哈哈,如此俊俏的美男子,本姑娘还是头一次见呢!这样吧,你乖乖的,听话,我把你带到黑风寨去,喝香的吃辣的,跟着我走,我就把这对玉镯还给你,怎么样?“说话间用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公子那俊俏的脸庞。  

  看来这红发蒙面女还是一个花痴,活该!谁叫你平时喜欢招蜂惹蝶的,这会该入愿了吧?柳含烟站在那里没有动,心里暗自好笑。  

  “只要你把本姑娘服侍舒服了!咱黑风寨今后就是你的家!放眼这金陵上下,有哪个王孙贵族不巴接我黑风寨的?你来金陵赶考,将来的某天,这金陵才子的美名,也一定落在你的头上,怎么样?“说着,红发蒙面女伸出自己长长的手臂,拉住了公子不放。  

  公子吓得面色苍白,嘴里不停地尖叫,但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老老实实地被红发蒙面女老鹰捉小鸡似的捉住不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