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好久不见

第十二章 为什么偏偏是她

总裁大人,好久不见 温柔的胡子 2527 2015-10-23 12:55:06

    如同昙花一现般,这身衣服终究不适合自己,顾小凡看着梳妆台里的自己,想起那个突如其来的吻,面上一热,捂住脸颊。

  他的话,令她心潮涌动。

  莫名的情绪闪过眼眸,顾小凡扫了眼周围,这里是杂物间,面积适中,收拾得也挺干净。

  换好自己的衣服之后,顾小凡可惜地扫了眼被自己折好的晚礼服,遇上了水渍,想想也许去干洗店洗洗后,自己再让人家好好熨烫一番,说不定还能退回去。

  莞尔一笑,自己这个想法是否太不厚道了。

  将衣服放进一个干净的袋子中,顾小凡上前要打开门,却发现门怎么都打不开,不由得心中一紧,赶忙来回拧着锁把,却怎么都没有用。

  “有人吗?有人吗?听得见我说话吗?”顾小凡奋力拍着门,希望过往的人能够听见,只是没有回应。

  摸摸口袋,该死,手机居然没有带在身上,真是叫天天不应。

  这里是过道的另一头,而party举办的大厅就在楼梯口,会有人听见自己的喊声吗?

  这会他们在跳舞,那里很热闹,他们一定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顾小凡明白自己眼下该等一等,等他们结束了再呼救,要不然自己一味叫唤只是浪费体力。

  可什么时候才是结束,想着想着,顾小凡有点颓唐地继续敲着门,寄希望于过往的打扫人员能够听见。

  也许杜宇航和楚痕发现自己没有回去,他们会来找自己的。

  可门被反锁了,难道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失误,还是别人故意这样做。

  眼下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只是静下心来等着,她想着一定会有人来找自己的。

  一个人安静地呆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顾小凡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想了很多事情,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大厅里,杜宇航喝了很多杯,来来回回在人群当中搜索,却没找到那个清秀的身影,满脸疑惑地走上前,沉声问道,“小凡呢?”

  楚痕单手扣了扣额头,似乎确实没有发现她,脱口而道,“也许她不喜欢这里,自己先走了。”

  “不会的。”杜宇航忽然心中一跳,该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下意识掏出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担忧自己所听见的出错,杜宇航再次拿起手机拨打,依然是同样的回答。

  “她一个大活人,难不成还玩失踪,杜宇航,你操心过头了啊。”说完,楚痕递了杯酒给他。

  杜宇航没有接过,不好的预感袭来,如果她真要走,她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赶紧拨通她家里的电话,打了很久很久,依然没有人接听。

  “我说你,心绷得也太紧了,这样的场面,她也许不想多逗留自己先回去了,手机打不通,许是她手机正好没电了。”楚痕宽慰着,他记得顾小凡走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对劲。

  然则这一番话,并没有让杜宇航的心情得到放松,她是个敏感的人,今天李梦洁的邀请,兴许会触动她内心的弦。

  正是她的安静,让他觉着有点不安。暴风雨来临之前,不是都很平静吗?这不像顾小凡昔日的风格,她不会这样做的。

  一直以来她都很隐忍,难道今天她的情绪爆发了,受了刺激?

  顾不得那么多,杜宇航兀自走出去,来回在走道寻找,这一层都被陆明轩包下了,没人空荡荡的,唯独走道尽头的杂物间,但是上了锁。

  他敲了敲,没有回应,便迈着大长腿离开,径直朝顾小凡的家奔去。

  兴许是自己多虑了,说不定她真的在家里。

  陆明轩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走过来望着杜宇航风尘仆仆离去,掠一眼楚痕不动声色道,“他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顾小凡。”楚痕和他碰了碰杯,平淡地回望一下,“顾小凡离开了这里,但是没有告诉我们,所以他有点担心。”

  又是顾小凡,陆明轩想到这三个字,头隐隐作痛,不知为何,每次想起那张秀丽的脸庞,他都脑袋发涨。

  镇静的心绪此刻也有点心烦意乱,忽而记起之前他紧搂着她的身子跳舞时,那一双剪水双眸折射出灵动的光芒,让他不由得为之一动。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她,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努力去想,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从来都不喜欢将情绪表现在脸上,让人一眼就看穿,淡然一笑便走开。

  楚痕抿紧双唇,这个陆明轩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谁能猜到他心里到底想些什么。

  顾小凡怎么偏偏就吊在他这一课树上呢?

  其实自己也是挺不错的,长相清秀偏英俊潇洒,身价也不菲,追他的女人也不少,看了看一旁镜子中的模样,楚痕理了理领结,眉头一挑,其实自己还是很不错的。

  “楚痕,是你。”陆雨昕喝了几杯酒,脸颊红彤彤的,自从上次医院初次遇见楚痕,他身上特有的儒雅气质将她深深吸引。莫子枫对她爱搭不理,她也学会渐渐放手。

  迎着陆雨昕满脸笑意,楚痕淡然一笑,这不是陆明轩那个刁蛮小妹吗,几次三番与顾小凡锱铢必较。而今她居然主动找上自己,惹不起倒躲得起。

  “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见你,可见我们挺有缘的。”陆雨昕娇声细语,长翘的睫毛眨巴着。

  楚痕最怕就是女人主动送上门,而且还是死缠烂打型,瞳仁一收,立即将手中高脚杯安稳地放在桌上,竭力堆着笑道,“我该走了。”

  “不不不,楚大哥,Party还没结束呢?”陆雨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想赖着楚痕,不知道为什么从一眼见到他,她的心好似又噗通噗通跳着。

  当年对莫子枫,她也是一见钟情,而今对于楚痕似乎也是。

  楚痕连忙甩掉她的手,觉着周围的空气都有点压迫感了,连连朝后退笑道,“顾小凡不知是怎么了,杜宇航打电话说,她没有回家,我得去看看。”说着义无反顾地离去。

  陆雨昕独自一人站着,想起自己如此热情,却遭到冷遇,难免不心生怨怼。

  站在堆积着层层相叠的高脚杯旁,陆雨昕一杯又一杯地喝下,心生惆怅。

  为什么又是顾小凡?难道所有人眼里只有她吗?这世界上的女人那样多,为何偏偏是她?

  满腹哀愁,无人能懂,陆雨昕难过的心痛无比。

  李梦洁从一旁走过,拿走她就要挨着嘴唇的酒杯,劝道,“一个女孩子少喝点酒。”

  陆雨昕黯然伤神,莫子枫今天没来参加这个party,只是为了不想看到哥和梦洁在一起的幸福甜蜜样子。

  她一个人在这里跟游魂似的,也无人关心,只能喝闷酒。

  “顾小凡没有回家,打她电话也是关机,楚痕很担心便去找她了。”陆雨昕声音压得很低,不解问道,“为什么他们眼里只有顾小凡?为什么偏偏是她?我到底哪里不如她。”

  一语既出,李梦洁心中一颤,这话她也询问过自己许多次,却未果。

  陆明轩站在她不远处,虽隔着一张桌子,却也听得清楚,剑眉微拧,顾小凡没有回家,而且没人能够联系上。

  一颗心好似跌入谷底,陆明轩记起她离开时的情景,那时她很安静,难道她有事,不好的预感袭来,双腿已不由自主走了出去。

  不知不觉,顾小凡三个字好像越来越熟悉了。

  为何她就像挥之不去的云雾,陆明轩剑眉锁紧,眼前闪过那张脸,但愿只是虚惊一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