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好久不见

第二章 谁说她没资格

总裁大人,好久不见 温柔的胡子 2201 2015-10-13 19:05:27

    在得知陆明轩出车祸的消息后,顾小凡整个人都不好了,脑袋仿佛也被车子撞了一下,晕沉沉的,意识也渐渐不安起来。

  她怎么都不肯相信,昨天还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头。

  几乎是奔跑着在大马路上拦着出租车,今天也怪了,怎么平时那么多的出租这会一个都没有。

  B市,他一定是为了文皓还有自己去找李昊天,在回来的路上出事了。顾小凡很是自责,闭上眼,努力平抚着紊乱的情绪,却发现只是焦急。

  顾不得那么多,顾小凡一个人风也似的奔跑,目的地就是他所在的地方。

  是交警打来的电话,具体原因对方没有仔细说。

  他到底伤的怎么样,顾小凡云眸好似蓄上了露水般,夹杂着慌乱之色。

  想要清醒的记起他之前对自己说的话,顾小凡却越是努力去回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长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双手也凉凉的,心跳动不安,好似缺了一角,顾小凡终于明白什么是撕心裂肺的痛,比当初在机场看着他和李梦洁一起消失在安检口还痛彻心扉。

  至少那时的他,是鲜活的,她知道他在地球的另一端好好活着。而今,他的痛楚,她没法知道,好看的弯眉拧得很紧。

  终于一辆出租车停下,顾小凡坐上去,睁眼间却觉着时间为什么过的那样缓慢。她多想此刻就在他的床前,紧握他的手,替他分担他的苦。

  昨天她还兴高采烈地告诉嘟嘟,今天她要给他介绍他的爸爸。现在一切都成了未知,那种心久久悬着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那段时间,顾小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掐着手心也不觉得痛。即便是一个人带着嘟嘟生活,她也没这么忐忑过。

  好容易在一起了,为什么又有这样的事情。

  豆大的泪珠往下滴,落在裤子上晕染了一片,她不能哭,也许只是自己想太多。顾小凡盯着前方,看见医院大门口的牌子后,赶紧跑下车,在医院悠长的走廊上奔跑,因着迅疾,差点撞到了探望病人的亲属。

  终于在一间急诊病房前,顾小凡停了下来,病房前头显示了手术中三个字,惴惴不安的心没有止过。

  “你怎么会在这里?”莫子枫冷冷哼了哼说道,在接到李梦洁的电话后,他便一个人赶来了。

  他没料到李梦洁对陆明轩的爱,这样浓烈,如同毒酒,使得她做出了这样冲动的举动。

  可偏偏他明知道一切,却不能将事实真相告诉所有人,他答应了电话中苦苦哀求的李梦洁,要替她保密。

  刚才他一个人去了交警那里,以他们莫家的实力,想要让这件事默而不宣不是一件难事。

  所有的麻烦事都让他一一摆平,而今唯有眼前这个难缠的女人。

  他承认听过她说的话,也曾有过一点恻隐之心。

  而一想到李梦洁,他似乎什么都忘记了,忘得一干二净。

  也许爱情是自私的,如同李梦洁爱陆明轩那般轰轰烈烈。他对李梦洁的爱意,那般隐忍默然不语,他想疼惜那个女人,哪怕她在爱情面前摔得鼻青脸肿。

  顾小凡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没有底气。

  眼下,他最恨的人该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陆明轩根本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你怎么还敢出现在这里?”李梦洁受的只是皮外伤,包扎好了伤口,在冷卉的搀扶下趔趄地走了过来。迎着莫子枫低沉的眼神,她知道他会处理的很好。

  “我,我只是想来看看明轩。”顾小凡紧紧揪着双手,此刻她站在这里多么不合时宜。

  就在她说完后,一脸憔悴的袁佩珊在陆雨昕的搀扶下也走了过来,那一阵阵目光,恨不得将她搅碎。

  她知道此刻自己的位置,就是一个罪人。

  袁佩珊没有一丝犹豫劈头就给了顾小凡一巴掌,“我早说过让你离开陆明轩,为什么你就是不听,现在我的儿子为了你要去李家质问,现在他昏迷不醒,你该负全责。如果我的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会让你儿子好过。”

  顾小凡一怔,看来陆明轩关于嘟嘟的事,没有提及。

  冷卉递了个眼神给李梦洁,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拉着袁佩珊抚平心情劝慰,“佩珊,明轩到底怎么样,咱们都不知道。现在我们能做的只要等待,不要生气,为这样的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顾小凡回头看了她一眼,她不知道李梦洁为什么也受伤了,难道她也在现场。

  李梦洁昔日骄矜惯了,而今脸色也不太好,强忍着隐隐的痛,“顾小凡,趁我还没有动怒前,离开这里,我们都不欢迎你。”

  就这样尴尬地站着,多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想哭,却又不能哭。

  在他们跟前,顾小凡知晓自己不能流泪,只是这两条腿为什么使不上劲。几乎是勉强着支撑自己的身子,她多想握着那个人的手,那样她才会觉着好点。

  好容易,所有的期盼成真,为什么忽然间变成这样?

  就在僵持阶段时,病房门被打开,主刀医生走了出来,长长叹了口气叮嘱,“病人脑部受到严重撞击,我们已经尽力了,目前暂无大碍,但一切还有待留院察看。”

  顾小凡剧烈跳动的心终于踏实点,至少他无大碍。她想走进去看一眼,只是他们人太多,一个个都充满敌意地看着自己。

  “请让我进去看一眼,哪怕只有一眼。”顾小凡央求着,很是无奈,眼眶中的泪水直打转。

  她现在最害怕的事情就是,他们硬生生不让自己去探视他。

  她等了那么久,才换来一句他迟来的告白,为什么如今她与他之间还隔了那么多阻碍。

  大门被打开,顾小凡想要进去,却被莫子枫拦住,透过微启的铁门,她前行的脚步顿住,虽是咫尺,却犹如天涯。

  “我只想看他一眼,莫子枫,你也深爱一个人,如果在他最脆弱的时候,我都没能在他身边,那种悲戚你懂吗?”顾小凡苦苦哀求着,此刻她满脑子都是陆明轩,“如果你不让我进去,我就一直在这里等。”

  十年都等了,她怎么还会在乎这点时间。

  冷卉斜睨了她一眼,一副富雍之态,“顾小凡,你害的陆明轩和梦洁还不够吗?你没资格进去看他。”

  话音刚落,一个低音炮响起,“谁说她没资格?”

  冷卉看向来人,顿时怯怯地敛了敛之前的跋扈之气。

  顾小凡循声望去,瞬间情绪难以控制,他怎么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