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好久不见

第六章 不愿放弃

总裁大人,好久不见 温柔的胡子 2777 2015-10-17 13:17:13

    世界是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大学时,文学社的女生都喜爱这首诗,不时能看到各种小抄本上都有。她也喜欢这首,此刻这一幕,是否就是这个真实写照。

  努力眉眼间不露半点情绪,压制住阵阵喷薄而出的悲凉,顾小凡拉开自己与他之间的距离,可还是忍不住看向他,迎着他质疑的眸光温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转身必须离去,顾小凡想要离开这里,她记得楚痕说过,每当陆明轩努力回想过去的事情,他的头痛就会难以克制。

  纵使心有不舍,顾小凡明白自己这会就是一个陌生人。

  才走了几步,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不再温暖,“我们认识。”

  准备离开的步子停了下来,顾小凡心中一紧,多希望他能记起曾经的一起,满怀着希冀转身,却发现他斜飞入鬓的剑眉之下那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冷冷地看着她。

  听到这句话,她高兴不起来,心口好似被人用力捅了一刀,冰凉冰冷的。

  “陆总。”顾小凡生硬地说着这两个字,就如当初自己第一次在盛丰遇见他。

  脸色渐渐苍白起来,顾小凡觉着自己站在这里很窘迫,好在手机铃声适时响起。

  悠长的走道,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的,只是觉着后面被人紧紧盯着。

  如果可以重来,她宁愿自己没有告诉他有关文皓的事情。

  时值秋季,湛蓝如洗的天空,云朵飘过。但吹起的风,也让人觉着有一丝凉意。

  抬头看一眼背后的盛丰,这个她工作了三年多的地方,自从再次碰见陆明轩,没过多久她便被解雇了,好似从天上一下子到了地狱。

  “明轩,明轩。”李梦洁穿着依旧妖娆,一抹明艳的绛紫色短裙,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她的脸色也红润了,皮外伤也都愈合,如今看起来似乎什么事都没有。

  在接到高文发来的短信后,李梦洁怎么都不能安心,开着车急速赶来。

  她记得自己分明已经警告了那个女人,让她彻底消失。

  而今她居然还敢出现在盛丰,她是要逼自己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吗?

  嫣然一笑,李梦洁紧挨着陆明轩,涂着朱红指甲油的纤细手指替他将领带重新扣好,柔声道,“这点事都做不好,怪让我担心的。”

  媚眼如丝,却在对上顾小凡的眼神之后转而带着锋利的刀刃般。

  楚痕无意间瞥见,呼吸一下空气,觉得怪怪的,转而看向杜宇航,“女人是不是都这么麻烦?”

  胸腔里的空气仿佛被人抽掉,顾小凡将这含情脉脉的一幕看在眼底,攒紧的手无处放。

  陆明轩,为什么你什么都记得,偏偏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莫非真的是命中注定,自己与他有缘无份。

  多希望此刻站在他身边的人就是自己,顾小凡知道这是李梦洁在向自己宣战,如今的陆明轩今非昔比,他的眼中早已没了她。

  “走吧。”杜宇航看着发愣的顾小凡,余光分明瞥见陆明轩森寒的眼眸扫过顾小凡,心不由得一惊,这家伙该不会想起了什么吧?

  视线 不断望着车外,这个季节总会让人莫名有点清冷的感觉。

  车子停在幸福小区外头,顾小凡想自己一个人走回家,好好静一静。

  终于行至公寓楼房外,顾小凡并没有着急走上前,而是直直地看向那一个空房间,杏仁大眼不知不觉溢出薄薄水雾。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陆明轩搬来了这里,那时的他是不是也曾和自己一样,站在这里悄悄的一个人安静地观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你还期许着有一天他能回来,简直是做梦。”李梦洁开着车一路尾随,见顾小凡一个人下车,便也停下跟着她进了小区。

  这种场合看见李梦洁,顾小凡双眼透着敌意,不复往昔的愧疚。

  目光夹杂着讥讽与嘲弄,李梦洁仰着脸斜睨一眼顾小凡,旋即快速掠一眼陆明轩曾经住过的地方,“陆明轩是我的,我曾经对你说过,只不过你不自量力,还妄想着他能记起你。顾小凡,既然上天注定你和他无缘,为什么你还死死纠缠着,为什么要出现在他面前?”

  顾小凡抬头看着这个李梦洁,或许她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自己高中最要好的朋友,可现在自己多看她一眼就觉着浑身不舒服。

  她果然是冷卉的女儿,不管遇着什么事,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然则经历了这么多波折,顾小凡开始学会了从容不迫地应对,哪怕处于绝地。

  顾小凡转身看向别处,若有所思一会陷入感慨,“到底是因为什么,我们之间变成了这样?还记得高中时,没有人和我交朋友,是你第一个主动向我伸出了手,那时我以为我们会成为这世上最要好的朋友。”

  李梦洁闻言也有点僵住,面上神情一敛,如果陆明轩没有出现,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只是,陆明轩出现了,好像一束光芒照进了她的世界。

  他长相俊朗,就像美术老师上课时说的希腊雕像一般。

  他的学习成绩很好,总是遥遥领先。

  当然他为人有点冷酷,仿佛这个世界都与他无关,总是戴着耳机一个人行走。

  凡是她想要的,只要她争取没有得不到的。

  唯独他,总是若即若离,令她不着边际,不由自主地陷入感情漩涡。

  “不要再跟我提起从前,那时我太傻了,我宁愿我们从来都不认识。”李梦洁目光落在顾小凡身上,眼中掠过一丝鄙夷的笑,“顾小凡你明明什么都不如我,凭什么就让陆明轩这样死心塌地。”

  顾小凡莞尔一笑,“所以你千方百计地在那个时候,就想要让我和他错过。李梦洁,你知道那时候,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

  李梦洁淡然听着这一切,“如果他足够爱你,就会亲自告诉你,可惜他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爱你,否则他怎么会忘记你。”

  顾小凡不甘示弱,这时候不需要含蓄 不需要愧疚,她只想将心中的呐喊都诉说出来,“是 ,可是他也不会爱上你,要不然你怎么会几次三番想要让我离开。李梦洁,你以为强求来的爱情会有多好的结果,开出来的不过也是一闪而逝的花朵。”

  “至少现在,他的眼里只有我。”李梦洁没料到她会这样回答自己,比起从前她的口才好了很多。

  顾小凡摇了摇头,虽然现在他不记得自己,但如楚痕所言,也许有一日他会记起所有的一切,从容一笑灿若星辰,“李梦洁,你相信吗?也许他会再一次爱上我。”

  “痴人做梦,顾小凡,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李梦洁怒不可遏,眼眶都快急红了。

  “别忘了,我是你姐姐,难道你妈就是这样教你的?”顾小凡冷不丁一语说出。

  李梦洁回过神,有点惊诧。

  “不要这样看着我,你该庆幸我没有亲自去李家闹,否则你和你妈在李家的地位,便不是现在这样。”顾小凡语气忽然变得和刀锋一样锋利,“别再拿文皓做文章,否则我会让你妈后悔一辈子。”

  冷卉给李家生下了李梦洁,此后他们便一直没有孩子。对于李家宗族观念那么强悍的大家庭,冷卉怎么可能不会担心文皓的出现。

  如果她还敢威胁自己,顾小凡不保证,自己有一天会出现在李昊天面前告诉他,他还有一个儿子。

  之所以之前没有那么做,她是怕李昊天会向老妈要去文皓的抚养权,那对老妈而言绝对是晴天霹雳。

  早些时间还是一副气势凌人的模样,这会李梦洁有点骇然了,却仍旧不改口,“顾小凡,我好意提醒你,趁早放手,对你自己有益。”

  她们两个人站在楼下,不时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

  顾小凡垂眸,定定思忖了一会才道,“我之前的人生,都活的太被动,什么都不敢。现在,我也想为自己活一次,不要留有遗憾。李梦洁,你曾经对我做过什么,你比谁都清楚,想要让我放弃陆明轩,做梦。”言罢,径直走上了楼。

  李梦洁静静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一缩,居然有种薄凉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