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一一得二

第十一章

一一得二 堤上柳 3016 2016-02-19 19:54:56

    想想距离那个时候,也不过几载而已,竟恍若隔世。  

  也不知道现在苏晴怎么样了,山里的孩子是不是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一样皮,没电的日子里她都在做些什么,累了的时候有没有人能让她歇歇脚。  

  我把苏晴临走前送我的仙人掌搬到书桌上,然后拿出针线开始绣剑兰。  

  当林溪拖着切好的水果来找我时,一只袅袅婷婷又不乏英气的剑兰已经赫然跃于娟上了。  

  林溪眼波流转,眉目间透着股邪气。  

  “看在你忙了这么久的份上,本公子就勉为其难,赏你块水果吃吧!”说着便要把葡萄往我嘴里塞。  

  我正想让他换块苹果,只是刚一开口,就被那颗玲珑剔透的葡萄堵住了嘴。  

  “呸呸呸!酸死了!”我忙不迭地往外吐,还不忘呲牙咧嘴地瞪他。  

  他捡了一颗丢到嘴里,一本正经地嚼呀嚼的,然后扮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冲我眨眼,“不酸呀。”  

  于是我看着他那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不由怒从肝上起,“林溪,做人要厚道,你不能仗着你长得比我好看就欺负我!”  

  “这么说,我长得好看还怪我了?”  

  “当然怪你。”我哼哼。  

  “哦,怪我。”林溪点头,“那么,你丑你还有理了?”  

  “当然……”我正想哼哼,突然反应过来,不由怒极,但又不知该如何发作,只好咬牙切齿地嘟囔了一句,“真是,唯林溪与小人难养也。”  

  “你又没养过我,怎么知道我难养?”林溪反驳,眉眼间漾满了笑意。  

  “我!我不跟你计较。”我扯扯嘴角,终于挤出这几个字来,然后继续低头绣我的剑兰花。  

  林溪在一旁大笑出声。  

  我在心里暗暗腹诽,笑吧笑吧,笑得满脸皱纹,看你还好不好意思说我丑!  

  然后每扎一针,都在心里暗骂一声妖孽。  

  “几日没见,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呀!等给妈妈绣完,也给我绣一朵吧!”林溪不知何时走到我身后,弯下腰来,在我耳边轻轻吐息。  

  我不由身体一僵,一个不留神,把针扎上了自己的食指。  

  人说,“食”指连心。  

  我忙把食指含在嘴里,恶狠狠地瞪林溪。  

  他似是也被我下了一跳,一时眼波几经流转,竟然问了句,“哪里有创可贴?”  

  我一时愣了。  

  他看我不回答,竟然直接去开我的抽屉,还好我身手敏捷,把他挡了回去。  

  “你干嘛?!”我紧张兮兮地把抽屉护在我身后,满眼的警惕。  

  “找创可贴呀!你不是扎着手了吗?不疼吗?”  

  我顿时无语,“林大妖孽,林大公子,您是有多不食人间烟火啊,你见过谁被针扎了手还要贴创可贴的呀?”  

  “我只是记得小时候,某人削铅笔时一不小心削到了手,哭得悲痛欲绝、呼天抢地,还一个劲儿地在那担心自己会不会就此死掉。”林溪把手臂环在胸前,“好像还因为这,让我帮她背了三天的书包。啊……不对,好像是五天来着。”  

  “好汉不提当年勇,我们要向前看,向前看。”我打着哈哈,继续绣我的剑兰花。  

  “那我呢?我做什么呀?”林溪问。  

  “嗯,我这儿什么材料都有,你要做什么都行。”我做出一副无敌大度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在哼哼,看你一双“玉手”能做出个什么丑东西。  

  “哦,做什么都行。”林溪笑笑,右手随意拿了把剪刀,对着我那些棉麻布比划来比划去,一副磨刀霍霍、跃跃欲试的样子,“所以,哪怕我把你这些宝贝全毁了,也不能怪我喽?”  

  于是我彻底投降。  

  “先帮我把这块布对折一下,量二十公分,剪整齐了。”  

  “好的,横着剪还是竖着剪?”  

  “横着。”  

  “怎么感觉怪怪的呢?你看看。”  

  “我让你剪二十公分,你怎么沿着折线给我剪了?!”我大惊失色。  

  “你说横着剪的呀。”  

  “我!算了,你放着,待会儿我自己来。”  

  “那我给你描花。”  

  “好。”  

  “用这只黑色的笔?”  

  “嗯。”  

  “其实也不难嘛!”  

  “我看看……林溪,是描到纸上,不是木板上。”我扶额叹息。  

  “这……”林溪看看自己的得意之作,再看看我的脸色,终于决定听我的,“那我帮你……”  

  真的是,越帮越忙,越忙越乱,越乱越帮。  

  只是有的人,天生“古道热肠”,宁可帮倒忙,也不会坐视不理。此类人,生在魔界,必为乱世魔王;生在人间,必让周遭人遭殃。此类人,尤以林溪为甚。  

  陈阿姨生日那天下着雨,打在玻璃窗上,噼里啪啦的响。  

  林叔叔大显身手,做了一桌的山珍海味,没由的让我垂涎三尺都不止。林溪看着我那馋涎的样子,笑着揶揄,“程二啊,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从小到大在我家蹭过多少次饭了,怎么还是一副几天没闻过饭香味的样子?”  

  我微微斜了他一眼,张口就哼哼,“那是林叔叔手艺好,要是你做的,你看我有出息没出息。”  

  “是嘛!”林溪笑着揉揉我的头顶,“我倒想看看你什么时候落到我手里了,还有没有出息。”  

  说完盯着我看了半晌,单手握拳置于嘴边,眼里都是促狭的笑意。  

  我摸摸头发,顿时气急,一肘子撞在他胸口,进了洗手间。  

  然后听到背后传来他的笑声,“别啊,挺好看的,跟鸡毛毯子似的,真的!”  

  吃饭之前大家纷纷把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小曼姐送了一对精美的耳环,在闪烁的灯火下泛着幽绿的光,十足的贵气。  

  陈阿姨口中直说着破费了,但是人人都看得出,她对这个礼物实在是喜欢得紧。  

  一时间,我就觉得自己的礼物实在是有些寒酸。  

  “阿姨怎么跟我还这么客气,我从小到大,不知让您操了多少心呢!”小曼姐得体得笑笑,声音温柔似水,与窗外的雨声对比分明,相得益彰。  

  陈阿姨愈发笑得会心了,“小曼这次回来发展,不走了吧?”  

  “嗯,”小曼姐点点头,对我们笑笑,“这不根都在这里么?当然还得回来慢慢成长发芽。外面好是好,到底不是家。”  

  “那敢情好。”陈阿姨拍拍小曼姐的手,笑容愈发慈爱可掬,“说到家,心里有没有喜欢的人?早点把事办了,那才真正叫有家……”  

  “妈,”林溪看看小曼姐,突然打断陈阿姨的话,一双桃花眼里光华流转,如古谭幽井,让人一眼望不到底,嘴角的笑意极尽温暖,丝毫没有以往轻佻邪佞的模样,“儿子也给您备了大礼,你就不想看看?”  

  小曼姐低眉浅笑,我分明看到她的脸颊,在林溪那一眼扫过去时,霎时红云密布。  

  再看看林溪那迫不及待解围救困的样子,突然间,我便好像明白了什么。  

  或许不能说突然,明明早在很久很久之前,我便知晓的,只是,从来不愿让自己想起而已。  

  女之耽兮,不可脱也。况且我与他之间,隔着千山万水,还有一千八百个日夜。  

  “一一,你的礼物呢?怎么还不拿出来?”林溪把话转到我这儿时,我正沉溺于自己的思绪里,一时竟然忘了反应。  

  “这孩子,怎么还急着要礼物的!”陈阿姨嗔了林溪一声,对我微笑,“我们一一就算没准备礼物也没什么,能让林溪这小子花费心思来亲手给阿姨做个相册,就已经是阿姨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林溪笑了,“妈,话可不能这么说,一一为了这个礼物可是准备了好多天呢,你不想收也不能不让人家送呀,不然一一得多伤心,你说是吧,一一?”  

  我只好点头将礼物奉上,“礼轻情意重,只希望阿姨别嫌弃。”  

  “这孩子,阿姨怎么会嫌弃呢!”陈阿姨笑着从我手中把那素雅的钱包拿在手里,柔和的笑容突然间便有些夸张,“呀!一一,这是你自己做的呀!瞧这支剑兰,绣的真好。花了不少时间吧!真是难为你了。”  

  “阿姨喜欢的话,赶明儿我再给您绣一束。”看着陈阿姨抚摸着那束剑兰花,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我不由得有些欣喜。我冲阿姨笑笑,俨然一副行家的样子,得意得不得了。  

  然后林溪的笑声就撞到了我的耳朵里。  

  碍于大家都在,我不好意思冲他发作,只好偷偷瞪了他一眼,然后安安分分地吃饭。  

  一时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饭后我看到林溪和小曼姐在阳台上站着,姿态随意悠然,不知在说些什么。窗外的夜色很浓,我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分外温馨,又分外凄凉。  

  这就是我与小曼姐的区别,林溪与小曼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言辞得当,举止得体,从来没舍得捉弄小曼姐过。而我,不是被捉弄,就是被嫌弃。  

  在他的心里,我永远是那个笨笨的小丫头,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程一一。  

  可我明明,已经二十三岁了。  

  我想,我要加紧我的相亲计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