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一一得二

第十章

一一得二 堤上柳 3178 2016-02-19 19:53:50

    我很快便适应了霍明远横亘在我和苏晴之间的感觉,虽然难免有时候会有些失落,却也没什么大的关系。  

  其实我很明白,就算没有霍明远的存在,我与苏晴也未必就能如以前那般形影不离。文理分班之后,差不多就等于个人走个人的路了,想像以前那样时时刻刻都把彼此系在腰带上,只是痴心妄想吧!就如林溪的离开,命运的车轮自有它的轨迹,我们改不了,逃不掉,只能笑着接受,然后给自己时间慢慢适应。  

  不过是又多了一个霍明远而已。况且,在我不在的时候,他还可以陪伴苏晴,让苏晴不必像我这样孤单。这样想来,似乎,我还要谢谢霍明远。  

  我与苏晴之间的友谊,虽谈不上情比金坚,却也算固若金汤。这样的情谊,自然不是文理分班和霍明远就离散得了的。虽然苏晴匀给我的时间较以往少了太多,但正如人常说,“距离产生美“,在一起的时间渐渐缩短,反而让我们之间的感情却不减反增。我还是常常做了手工品送给苏晴,还是常常跟她玩笑嬉闹,有时候迷惘的时候,也会找她出出主意;而她,也依然会跟我分享她的小秘密,会把心事说给我听,也会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给我补习数学。  

  我们走向不同的方向,却从不曾分道扬镳。我们唱着不着调的歌,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  

  高二上学期过得很快,第一片冬雪落在校门口的那株腊梅上的时候,苏晴正和我一起倚在我们教室门口的栏杆上。她美目流盼,脸颊上有两朵淡淡的红云,说话间,那两朵红云愈发的娇艳欲滴,“一一,明远还有一个月就要过生日了,你说,我送他什么好?”  

  “这还有一个月呢,急什么?”我看她那一脸娇羞的模样,便忍不住想要取笑一番,“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说的是不是就是你这样的?”  

  “一一!”苏晴秀眉一拧,转身就要离开。虽然知道她只是做做样子,我还是很配合地反手拉了她一把,讨好的笑笑,“苏晴大小姐,我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小的计较了。小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不用你给我赴汤蹈火,”苏晴回眸一笑,拧了我一把,“就会说好听的哄人,还不快给我出出主意?!”  

  “要不,”我伸出手去接了一片雪花回来,“送他一盆万年青?一年四季从头至尾葱葱郁郁,既让人赏心悦目,又能寓意你们的爱情万年如初。多好!”  

  “听起来是挺有道理的……”苏晴微微点了一下头,突然又瞠目结舌地望着我,“程一一,就算你家没养过花,你也没必要每次出主意的时候,都拿花草盆栽当万能药吧!”  

  “没有啊。”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许久,还是觉得这罪名担得有些冤枉。  

  “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是一束鸢尾花,第二次,是一把醉蝶的种子,第三次,是一盆风铃草……”苏晴说话的时候,还扳着手指头,深情专注得不得了。  

  “鲜花配美人嘛!”我理直气壮。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给班主任送生日礼物,全班50个人,只有你一个人提议送盆秋水仙;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们班演讲比赛拿了奖,班长领着我们商量怎么处置奖金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提议买两盆蓝香芥摆在教室里;初二的时候……”  

  “苏晴你记忆力实在是太好了,这都记得这么清楚!”我不由感叹。  

  “是你每次提的花名都太生僻,我特意回去查的……”苏晴扶额,“程一一啊,你能不能换个招啊!就算你叫一一,也没必要每次都这么统一吧?”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那让我再好好想想。”  

  于是我深思半晌,终于茅塞顿开,“出去买礼物的话,既花费钱又显得没诚意,还不如自己动手做,不管做些什么,礼轻情意重。”  

  “那你说,做什么好?”苏晴也笑了,“你可是这方面的行家,得好好给我出出主意。”  

  我自然不能辜负苏晴对我的信任,当即愉快地把担子挑了下来。两天后,我得意地带着我的方案一、二、三、四、五,当着霍明远的面把苏晴拐到了一个犄角旮旯里,如此这般慷慨激昂地大说一通。  

  最后,综合各种方案,苏晴的选择是,给霍明远打一条围巾,做一个卡套,还有一套书签和一个笔筒。  

  说实话,当我知道苏晴的选择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的。这四样东西,除了围巾,都是我的主意,又简单,又实用,又能让霍明远时时刻刻带在身边,不至于压箱底。  

  送他个卡套,从此以后他每天吃饭打卡的时候都会想着苏晴。人是铁,饭是钢,这个卡套必定一天都不能离了他。  

  送他套书签,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他在看什么书,翻开第一页,想到的都是苏晴。  

  送他个笔筒,在他的学习生涯中,只要他还在学习,只要笔筒还健在,就能一直陪着他。  

  ……  

  其实,在我说这些的时候,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等着让苏晴取笑一顿的。像苏晴这样的女神,自然不像一般的凡夫俗子,巴巴的黏在男朋友身边,恨不得让他时时刻刻都是自己的。  

  但显然,恋爱中的人脑子都容易发烧,因此思维也必异于往常。苏晴非但没有对我的主意嗤之以鼻,反而大肆褒奖了一番,更甚至,她融合了我的三套方案和自己的见解,制造出了一只超级无敌巨无霸出来。  

  于是我顿时觉得一个月的时间好像也不是很长,要准备这么多的东西,路漫漫其修远兮。更何况,她还要偷偷的准备,除了我之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于是苏晴再次成了我家的常客,除了周六下午准时到我家跟我学那几样手工的制作方法外,平时下了自习也会跟我回来加工半个小时。  

  那个时候,我们下了晚自习便已是九点,回到家差不多就要九点半。他俩刚在一起的时候,霍明远一直坚持要下了自习送苏晴回家,被苏晴断然拒绝。霍明远的恋爱明目张胆,但苏晴却是地地道道的地下情,苏晴瞒她爸妈瞒得紧,霍明远也便不勉强,只是下了自习总要陪苏晴走上一段,虽然他俩的家在不同的方向。  

  那一个月里,苏晴依然会跟霍明远一起走上一段路,只是一等霍明远转身走远,苏晴便会挽着我的胳膊,小声问我,“一一,我按着你教的做了,但是怎么……”  

  对于苏晴下了自习到我家里加工的事情,我是一点意见也没有。但我妈妈说的对,女孩子家,一个人在外呆太久,走夜路总归是不好。  

  于是我劝苏晴住在我房里,可她说,她如果不回去,她妈妈会担心的,继父也会不高兴。  

  我便只好作罢。  

  有时候,我看着她忙完作业又为了这些来回奔波、焦头烂额,实在是有些不忍心,就劝她,“其实也不用这么赶,以后慢慢做出来送给他也是一样的。”  

  可她说,不一样。  

  我不理解,好笑地问她,“只要是你做的,随便做个什么他都会喜欢的。不是有个成语叫,‘爱屋及乌’嘛!”  

  她笑笑,如月夜里绽放的白莲花,“可是我还是希望我做出的是只小凤凰,而不是乌鸦。”  

  “那么,”我拔出她手中的针,“少做一样。反正他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她定定地看着我,“一一,我答应过自己的。”  

  苏晴向来如此,我早知道。只要定下了目标,就无论如何也要完成。我虽然不大理解她的执念,但却十分佩服她这一点。  

  我总在想,这样认真的她,这样努力的她,无论如何,都应该得到更好的条件,过上更好的生活。  

  霍明远过生日之前,苏晴终于如愿把四样东西都准备妥当。把这些礼物藏在我的卧室里,安置妥当后,她仰躺在我的床上,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一一,你都不知道,我之前做卡套的时候,为了防止被我妈发现,把不织布和针线都藏在了被窝里。晚上躲在被窝里做了一会儿,打算睡觉的时候,却怎么都找不到针了。”  

  “啊?!”我吃了一惊,“早些时候忘记提醒你了,绣花针这种精细袖珍又有杀伤力的东西,一定要好好收着。最后找到了吗?”  

  “找到了,”苏晴冲我眨眨眼,“那天晚上怎么都找不到,又不敢把动静弄得太大,我就躺下睡了。第二天早上叠被子的时候,在被子里找到了。”  

  “天哪,”我惊呼出声,“幸好没扎着你。”  

  苏晴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的目光柔和地落在天花板上,身体舒展,像一尾刚刚出水的美人鱼。良久,她坐起身来,重重的伸了个懒腰,笑道,“现在终于完成了!一一,谢谢你。”  

  我笑着扑过去,“我才不要你的谢谢,等你俩以后结婚了,记得给我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于是我俩闹作一团。  

  在苏晴给霍明远织围巾的时候,我闲着无聊,被她忽悠着也买了毛线。苏晴说,你的林哥哥那边天寒地冻,给他织一条吧!  

  我闻言觉得有理,就乖乖地给他织了一条。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跑到邮局,连带着给他写的信,一起寄了过去。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但是,那个冬天,很美很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