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一一得二

chapter 5

一一得二 堤上柳 2482 2016-02-16 20:14:11

    “就是苏晴偷的,我亲眼看到她放到她书包里的。”  

  “你看都从她书包里找出来了,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好说的。”  

  “臭一一,你给我站住,别以为我真抓不到你!”  

  “一一你别急,我来帮你。”  

  “一一,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早恋,可是,怎么办,我那么喜欢他。”  

  “霍明远,苏晴脚扭了,你来背她好不好。”  

  “一一,真好,我们又可以在一个学校了。”  

  “热烈祝贺苏晴同学担任我们新一届学生会主席!”  

  “苏小晴,等你们俩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给我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霍明远,你个混蛋,你把苏晴弄哪里去了!”  

  “一一,你说,坚强是错吗?就因为我坚强,我就活该承受所有的伤吗?”  

  “一一,你看,不是每个人都有任性的资本的。有的人任性,是有恃无恐,有的人任性,却只会万劫不复。”  

  “一一,我没办法骗自己,我放不下,我真的放不下。”  

  “一一,也许这样也好,免得我们以后相互折磨、日日争吵。现在发现他不爱我,总比结了婚后才发现要好,不是有句话说,早死早超生么?”  

  “一一,我走了,这个城市里除了你,已经再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但是山里的那些小孩,他们需要我,他们,不会辜负我。”  

  “一一,这盆仙人掌送给你,等它开花的时候,你一定别把花摘了,不是所有的花都只有风干了才能永恒。一一,不要让它永恒。”  

  “一一,日后你就会发现,其实这么坚强粗糙的仙人掌,也是能开出无比柔软娇嫩的花的。”  

  “闭上眼缠绕袅袅炊烟上,红砖墙斑驳旧时光……”我睁开双眼,拿起手机,原来闹钟已响过两遍,而我竟毫无知觉。  

  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苏晴,已经很久没有做过如此漫长而真实的梦。往事一幕幕就如电影般在梦境里上演,而我不过是梦里的一个观众而已,看着戏里的人哭哭笑笑、分分合合,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跟苏晴的友好关系,是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建立起来的,至今未曾有过裂隙。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骨肉相连的父母,只有两个人被我视为自己生命一样的存在,一个是妖孽,另一个,就是苏晴。可是,这个如风一般的女子,两年前,如风一般地飘出了我的生活。  

  在我们还没心没肺嬉笑打闹的时候,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一天这般天涯远隔的。那时候她精心挑选了扇子,先送了一把给我,我喜欢得不得了,当天就给扇子挂了个坠子,还让林溪帮忙用柳体在扇面上题了我的名字。却谁知,第二天,她却以寓意不好之名,收回了那把扇子。  

  “我的苏晴女神,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相信这个了?”我惊诧地看着她,把扇子藏在背后。那日的阳光分外的明媚,透过窗子洒在我的床上,整个屋子都灿烂得不成样子。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苏晴急得跳脚,伸手过来夺我的扇子。  

  “可你以前不是说,你是决计不会相信那些神神鬼鬼的嘛!”我模仿着她说话时的样子,“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这世界上本来就没什么神神鬼鬼,都是人们在装神弄鬼。”  

  “这不一样。”她的脸微微一红,本来就是绝色美人的模样,这下可更是艳若朝霞,沉鱼落雁了。  

  “怎么不一样?寓意是好是坏,不也是人们主观强加的?扇子本身又没有什么魔力,我喜欢,它便是好的,我不喜欢,它便不好。”我晃一晃自己精心制作的坠子,颇是得意地问她,“好不好看?”  

  她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突然笑了,“你很喜欢它?”  

  “那当然。”我将头微微扬起,“哗——”地一下摇开扇子,故作风流地扇了几扇。  

  “好,那你先把它寄存在我这儿,等哪一天,我是说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分散了,到时候,我再把它还给你。”  

  “晴晴,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神神叨叨的了,要不我给你钱,直接从你这儿买了这扇子得了,犯不着……”  

  “哪有跟好朋友花钱买‘散’的嘛!”苏晴急道。“一一,你就还给我吧,你要是实在是喜欢,我就陪你再去买一个。”  

  “自己买的不一样啊。”我极力抵抗。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我和明远分手了。”苏晴顿了顿,踱步走到了窗前,“今天早上拿起扇子,幻想送给他的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结果想着想着,我就想起了昨晚的梦。”  

  “梦都是反的。”我小声嘀咕。  

  “我们做美梦的时候,都希望它是真的,做噩梦的时候,却告诉自己梦都是反的。可是美梦往往难实现,噩梦也未必不成真。不过我们安慰自己罢了。”她转过身来,冲我莞尔一笑。  

  “可是……”  

  “可是万一,噩梦成真了呢?万一我送了他扇子,然后我们分手了,一一,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不会的。”我矢口否认。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两个会分手,就像没想过我和苏晴有一天会分开一样。我们这些人,既然在一起了,就要一直在一起的。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苏晴摇摇头,突然笑了,那是一种恍惚中透露着决绝的笑,让人看了实在心疼。“一一,如果我没有送他扇子,我就可以告诉自己,这是天意,不是我的错。可是,如果我送了他扇子,而我们分手了,我就会怀疑,是不是如果当初我没有送他扇子,结局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苏晴……”我捏紧了自己手中的扇子,低声唤道。  

  “我知道自己这样想很无厘头,可是一一,我不想让自己有后悔的理由,哪怕这个理由再怎么荒诞无稽。”  

  那日天气晴朗,和风清爽,苏晴站在窗边,容颜娇好、面色凄凉。  

  不知究竟是太自以为是还是太自欺欺人,那时的我们,以为收回了扇子,一切就都能顺着我们的希望发展,就算不能更美好,至少不会太凄凉。然而如果有些东西注定要破碎,再怎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都是没用的,那时的她想尽了一切办法来避免分手的诅咒,最终,却还是与他分了手。上天耍起赖来的时候,你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苏晴走的那一天并没有如约把那把扇子送还给我,我知道是为什么。那日她捧着一盆幽绿幽绿的仙人掌,笑得前所未有的苍凉。我抱着她痛哭出声,而她,却是半滴泪都没有。她冰凉的手缓缓地抚着我的背,在我耳畔轻柔地说,“一一,不哭,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然后绝尘而去。走出大概已有十米远,她突然转过身来,冲我大喊:“一一,这盆仙人掌送给你,等它开花的时候,你一定别把花摘了,不是所有的花都只有风干了才能永恒。一一,不要让它永恒——”  

  苏晴的话透过潮湿的空气,缓缓地淌到我的耳畔,从此停住。这个世间,没有什么能够永恒,我们苦苦挣扎苦苦追求的一切,往往在不经意间便能化为乌有,一如我丢失了的蝴蝶兰标本,一如,苏晴与霍明远的爱情。  

  一如,我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苏晴,如今,几近音信全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