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幸福巷口

第二十九章

幸福巷口 逸修 3766 2015-02-06 07:00:00

    卓宇辰故意板起脸瞪了她一眼,轻轻地把小阳放到床上,看也不看身上小阳弄得口水渍,走进了洗手间洗漱。

  吃饭的时候,小阳先是自己吃了几口,就闹着要卓宇辰喂。

  乔梦惜微蹙起眉刚要对小阳说什么,就被卓宇辰瞪了一眼。

  她闷闷的感觉到,卓宇辰护着孩子的样子,好像她是孩子的后妈一样。

  吃过饭,小阳去一边玩儿了,乔梦惜认真的和卓宇辰说道:“宇辰,你不能这样依着小阳。”

  卓宇辰点着头说道:“我知道,梦惜,最近孩子是太寂寞了,我最近有些忽略他了,所以他才向我撒娇,过几天,他自然就好了。”

  乔梦惜不说话了,起身去看那两个小婴儿了。

  正在玩儿着的小阳看向乔梦惜的身影,一脸的落寞。

  卓宇辰看着孩子的小脸儿,可怜巴巴的样子,起身走进了婴儿室。

  乔梦惜看着跟进来的卓宇辰一脸的奇怪。

  卓宇辰认真的对她说:“梦惜,这两个孩子,留给保姆。你多陪陪小阳。”

  乔梦惜看了看他,说道:“小阳我会陪着他的,这两个实在太小了,我不放心……”

  卓宇辰不容商量的说道:“小阳长大了,他越来越敏感,这两个毕竟还小。”

  乔梦惜心里有些不痛快,可是卓宇辰说的又很有道理,再说,小阳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她被卓宇辰说的好像不是孩子亲妈似得。

  小阳神情落寞的自己坐在客厅里,无精打采的玩着玩具。

  乔梦惜轻轻走过来,吻了吻他的额头,拿出了一本书说道:“小阳,妈妈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小阳看到她眼里一亮,很开心的点着头。

  乔梦惜轻轻抱过孩子,让他靠在她怀里,柔声讲着故事。

  不知不觉的乔梦惜觉得怀里渐渐发沉,低下头一看,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嘴角边还挂着甜甜的笑容。

  乔梦惜看着小阳心里一阵心酸,才理解了卓宇辰说的,孩子的心。

  他虽然比那两个大些,可是从小就没生长在母亲身边,让他更加患得患失,更加敏感脆弱。

  晚上,吃过饭,乔梦惜哄睡了两个婴孩,来小阳的卧室看他和卓宇辰。

  走到门口,正听见小阳在问卓宇辰:“爸爸,他们说,弟弟妹妹才是你亲生的孩子,我不是,你以后会不会不喜欢我了?”

  卓宇辰看着孩子眼里隐忍的泪,心中一痛,紧紧把孩子抱在怀里说道:“小阳,我是你的爸爸,也是弟弟妹妹的爸爸,你是我第一个孩子,我最爱的孩子。”

  小阳忽然哭着说:“爸爸,你千万不要,不要小阳,我好怕。”

  卓宇辰吻着孩子的额头安慰:“小阳,爸爸最爱你,这辈子小阳都是爸爸最爱的儿子。”

  小阳在他怀里呜呜的哭着。

  乔梦惜也走了进来,抱着他们两个说道:“小阳,妈妈也爱你,很爱很爱你。”

  哄睡了小阳,乔梦惜刚要和卓宇辰说什么,就看他脸色阴郁的走了出去。

  她紧紧跟着他下了楼。

  卓宇辰低喝一声:“都出来!”

  几秒钟的时间里,家人们都站在了他面前。

  卓宇辰冰冷的目光扫过她们的脸,凉薄的声音响起:“是谁在议论我的家事?是谁在小阳面前胡说八道了!”

  突然增大的声音吓了大家一跳,他们面面相觑。

  乔梦惜也吓得一抖,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

  卓宇辰冷冷的扫视着他们冷笑着说道:“从现在起走出我的家门,从今以后如果我听到一点的关于小阳的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夜之间,卓宇辰的家,换了所有的家人。

  那几天,卓宇辰甚至忽略了乔梦惜,一心一意的陪着小阳。

  直到小阳重新露出了笑容,开心的在屋子里,院子里跑来跑去。

  卓宇辰坐在院子外的椅子上,乔梦惜轻轻走了过来,讲一件外衣披在他身上。

  卓宇辰仍旧看着小阳对她说道:“梦惜,我和小阳在你失踪的那段日子里,相依为命。如果不是他,我真的垮了,这个孩子救过我的命,是我这么多年精神方面的支撑。

  他对我的意义不同与任何人。

  他从小就体弱,心思就敏感,又因为,后来我不常在他身边,他现在很没有安全感,患得患失的。

  我们对他更要细腻些,那两个还小,你多多陪陪小阳吧!”

  站在他身后的乔梦惜轻轻抱住他低声道:“谢谢你宇辰,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

  卓宇辰微微笑道:“你这样说,就是在芥蒂我和小阳的关系,难道一向知我懂我的你也不能理解我对小阳的心吗?”

  乔梦惜紧紧抱住他,轻吻着他的脸颊说道:“不是的,宇辰,我真的感激你的心,我真的觉得你是一个再好不过的男人了,真的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快乐极了。

  宇辰,我再也不要离开你,再也不要辜负你了。”

  卓宇辰握住她的手说道:“梦惜,不要这样说,你从来没有辜负我,我很庆幸这一生遇到了你这样的女人。”

  乔梦惜还要说什么,小阳忽然回过头来,她脸上一红慌忙松开了卓宇辰。

  小阳歪着头看了看他们,忽然笑了,又自顾自的玩儿去了。

  卓宇辰又拉过乔梦惜低声道:“梦惜,这次你回来,为了这三个小东西,我们两人一直在分房睡,今晚,我们……”

  正在这时,保姆走过来对乔梦惜说道:“夫人,孩子们醒了。”

  乔梦惜脸红红的看了看卓宇辰随着她进了门。

  卓宇辰回到屋子里的时候,乔梦惜正轻声哄着两个孩子。

  他轻声走了过去,看着可爱的孩子,男婴儿看见他不再看乔梦惜,等着两个酷似他的黑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卓宇辰轻轻抚摸着他粉嫩的小脸儿,那男婴手舞足蹈的撒着欢儿。

  惹得卓宇辰一阵轻笑,乔梦惜不禁有些吃醋酸酸的说道:“忘恩负义的小东西!”

  卓宇辰又逗弄着女婴儿,女婴儿虽然还不能控制自己的动作,却让卓宇辰 意外的,抓住了他的手。

  乔梦惜静静地看着他们父子,心想,这也许就是父子天性,血浓于水吧!

  这两个婴孩虽小,却给了他们太多的惊喜与感动。

  门口处传来了脚步声,卓宇辰慌忙松开手,站到一旁看向门口。

  小阳满脸脏污的跑了进来,看见摇篮里的两个婴孩儿,开心的跑过来,伸手就去抚摸他们。

  看到他脏污的小手,身旁的保姆刚要阻止,卓宇辰就一个眼神制止了她。

  小阳抚摸着两个婴孩儿的脸,摸完这个,又去摸那一个,两个婴孩儿脸上也被弄脏了。

  乔梦惜刚要过去,就听见“咔嚓”一声,她回过头,看见卓宇辰一脸笑意的扬了扬手里的照相机说道:“梦惜,我把这个画面用相机记录下来,等他们都长大了,一定会觉得好笑的。”

  晚上,哄睡了孩子们,乔梦惜走回到卓宇辰的房里。

  卓宇辰已经洗漱完,静静地倚在床头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相机。

  乔梦惜轻轻上了床,轻轻偎依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轻浅的呼吸,她心里真的感谢这个男人,他给了她太多的宽容,理解,太多的温馨、甜蜜……

  卓宇辰轻轻将她楼住低声说道:“都睡了?”

  乔梦惜轻轻点头。

  卓宇辰声音暗哑地说道:“梦惜,我们还真有福气,这一生竟然有了三个小鬼头,想想从前的遭遇,就像前尘往事了。”

  “宇辰,如果你不是喜欢上我,也就不会受到这么多的苦难折磨……”

  卓宇辰用一根手指,挡住她的唇说道:“不要再说傻话了,我说过,我很庆幸这一生能遇到你,很庆幸是你……”

  乔梦惜微扬起头吻上了他的唇角……

  爱一个人,不在乎天长地久的相守,只要你我相望的那一刻。

  你眼里有我,我眼里有你,你知我,我知你。

  心心相印,婵娟千里。

  身体上的取暖,那样的温度只能短暂的停留,而心与心的交融便是生生世世也难忘。

  如果,今生没有你,我就像河流终归大海一样,随着时光的脚步,行尸走肉般走向死亡。

  今生有了你,我的生命里便时时涌起滔天的巨浪,我任凭激情的火焰将我的生命为你而燃烧,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愿在激情的火焰中将生命为你而燃烧,也不愿意行尸走肉的活着。

  这就是卓宇辰对乔梦惜的爱情信念。

  是他一生的执着。

  爱没有对错,没有值不值得,只看你的心,你的信念,你最终的坚持。

  还有你心存的美好向往。

  生活再难,再苦,考验再多,都不足以摧毁爱情。

  只要你最终的选择从没有变过。

  风和日丽的一天,卓宇辰和乔梦惜带着三个孩子去郊游。

  保姆在房车里哄着两个婴孩儿。

  卓宇辰和乔梦惜带着小阳在外面玩儿。

  卓宇辰忽然看见一旁的树林里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看了看身旁的乔梦惜,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小阳。

  低声道:“梦惜,你想过和陈宇说……”

  乔梦惜看向他目光坚定地说道:“宇辰,小阳是你的儿子。”

  卓宇辰轻轻摇头道:“父子之情,天性使然,我越是对他视如己出,越应该看重他。

  他的身世,他有知情的权利,纵是现在他还太小,不对他说。

  将来能他长大了,我也一定要告诉他。”

  乔梦惜还要说什么,眼睛余光也看到了那个身影。

  陈宇慢慢走了过来,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

  “乔梦惜,你躲了这么久,就是去给你的奸夫生孩子去了?”

  乔梦惜看也不看他,转身就走。

  陈宇走上前刚要去拉她。

  卓宇辰就挡在了他身前。

  “怎么?你们名不正言不顺的,可不就是奸夫**吗?

  我说错了什么了?

  你乔梦惜是什么大家闺秀吗?

  说不得?

  你卓宇辰又是什么身份尊贵的人吗?

  你既然那么洁身自好,又为了什么做出男盗女chang的事来!”

  卓宇辰看了看乔梦惜,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小阳什么也没说。

  刚要转身离开。

  陈宇又冷笑着说道:“你们幸福的同时,想过别人的痛苦吗?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们很心安理得吗?乔梦惜,他不知跟那个野女人生了那么一个野种,你也接受得了吗?……”

  乔梦惜终于再也听不下去,冲动的走向他挥手就是一巴掌。

  陈宇不躲不闪的挨了她的巴掌,冷笑着说道:“你真是贱得很!又赶着为他生了两个小畜生!”

  卓宇辰拉住又想上前的乔梦惜轻抚着她的背心说道:“梦惜,算了,看在……给他留点面子吧!”

  乔梦惜一怔,下意识的看向小阳,小阳正一脸嫌弃的看着陈宇。

  小脸儿绷得紧紧地,面色严肃的走了过来,仰起头看着陈宇说道:“你上次就说我爸爸坏话,我讨厌你,不想见到你,我会保护我的爸爸,不让你欺负他!”

  乔梦惜感动的看向卓宇辰,眼底渐渐泛出了泪光。

  卓宇辰亦感动的俯下身,轻抚着小阳的头说道:“小阳,要礼貌的对叔叔说话。”

  小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爸爸,我讨厌说你坏话的人,我讨厌他,永远不想见到他!”

  孩子说着眼里闪现着泪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