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幸福巷口

第二十三章

幸福巷口 逸修 4391 2015-01-31 07:00:00

    卓宇辰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乔梦惜道:“梦惜,李箫阳都和我说了……”

  乔梦惜嘴角含笑看着他,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看着他兴奋的脸,她就觉得很开心。

  “梦惜,你怎么了?”卓宇辰忽然看到了乔梦惜脸上滑落的泪珠儿。

  乔梦惜摇头,心里想到,原来只是这样看着他心里就这样的知足,这样的踏实,不管剩下的日子还有多少,自私的想,如果一直有他的陪伴就是最幸福的事。

  那么此生也就无憾了。

  卓宇辰柔声细语的说:“梦惜,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流泪了,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人……”

  “李箫阳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

  这时候,卓宇辰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拿出电话,是家里的来电。

  他看了看梦惜,接通了电话。

  陈婉婷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宇辰,你在哪儿?快回来,家里出事了。”

  她的声音很大,乔梦惜也清晰的听见了,她忙用手势示意他快回家去。

  她自己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卓宇辰挂断电话,大声向她说道:“梦惜等我的电话,我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

  卓宇辰赶到家里,陈婉婷看见他忙走上前一边流泪一边说道:“你爸爸收拾了东西走了。”

  卓宇辰心里一沉,问:“为什么?”

  原来,陈婉婷这几日想起了往事心里自然不大痛快,卓硕也是心事重重的,她看在眼里更添堵。

  于是就每天都没事找事,恨不得和他痛痛快快的大吵一架,图个痛快。

  开始的时候,卓硕都是能躲则躲,能避就避,后来实在禁不住她一直找事,寻事的闹。

  两个人在卧室里吵了起来。

  陈婉婷又陈年往事的往外一件一件的唠叨,后来两个人又说到卓宇辰和乔梦惜的事,陈婉婷一直说乔梦惜是个狐狸精,把儿子迷得晕头转向的。

  又说她们家家风不好,这方面是遗传了。

  越说话越难听,越说越口无遮拦,卓硕气急,只说她,白活了一把年纪,不该这样说一个晚辈,听到她说人家是遗传,又斥责她话说的太重,太口无遮拦了。

  陈婉婷一见他为了乔梦惜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斥责她,又心窄的想到他一定是借此偏袒老情人了。

  于是,说了一句更不该说的“你想自己的老情人死了,如今有了这么一个长得和她酷似的人,想以解相思了!”

  当时,气的卓硕嘴唇轻颤,浑身发抖,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觉得头昏眼花,看着他气的这样,陈婉婷也觉得话说的重了,那可是**的事。

  她本想收回,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又怎么收得回?

  况且,当时,她只图一时痛快,并不想马上认错。

  卓硕气的闷闷的坐到床上,喘匀了气,就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走了。

  陈婉婷这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马上给儿子打了电话。

  卓宇辰听完沉默了良久叹了口气道:“妈,你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了?

  你虽然和爸爸生活了那么多年,一直在意他,爱着他,可是你并不曾真的了解他。

  他虽然心里有个角落有那个人,可是那只是一种祭奠。

  在他心里占据着最大分量的是你,我,是这个家!

  你就是太不满足了,把他逼得太紧了。你怎么能说那样的话呢?那么不负责任,那样伤害他?”

  陈婉婷这时才如梦方醒,后悔不已。

  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样子,卓宇辰叹气道:“你不用着急了,爸也不可能马上就回来,你也先冷静一下,好好想明白。爸也需要冷静一下。”

  卓宇辰虽然这样劝说了母亲,心里也是很着急,他从家里出来就去了几个地方,那是卓硕常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

  他去了哪儿?卓宇辰一边开往下一个目的地,一边思索着。

  最后他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在哪儿,他又不能去问母亲,只能让小旭去查。

  线索很少,当年王柔的来信有没有写准确的地址,上次和父亲说起那里的时候,卓宇辰也并没有问那里的确切地址。

  小旭用了一周的时间才查到了。

  卓宇辰赶到那里的时候,发现那并不是他印象中的贫困落后的样子,那里是干净的,进步的新型新农村。

  那里有整洁宽阔的街道,街道两旁有热闹的各种酒楼,宾馆,超市……

  还有环境优雅的居民楼群。

  他并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直接找到了那里的学校。

  站在高大的教学楼前,看着设备齐全的操场,绿树成荫,或幼小学前儿童,或活蹦乱跳的少年在宽阔的操场上玩笑打闹。

  他隐隐有种预感,这里的一切都是一个人多年的心血,想到这儿,卓宇辰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身上一阵阵的发麻,他几步走上校门口的阶梯,急冲冲的走进了代理校长的办公室。

  一个伟岸略显苍老的身影背窗而立。

  “爸!”

  卓宇辰的声音哽在喉间。

  卓硕转过身,眼里是意外和讶异的神色。

  卓宇辰走到他身边看着他泛青的胡茬,深陷的眼窝,心里更加难受。

  看着儿子眼里隐忍的泪光,卓硕单臂搂过他,用力拍了拍他的背。

  父子两站在阶梯上看着操场上嬉闹的孩子。

  卓宇辰看见父亲眼里散发出满足的光芒道:“爸爸,建设这里费了您很多的心血。”

  卓硕看着天际道:“如果不做些什么,我的心怎么安宁的了啊!”

  “宇辰,等有一天我走了,把我葬在这里吧!这一辈子,我的心从未离开过……”

  卓硕望着遥远的天际,眼底是安详的憧憬与向往。

  卓宇辰心情沉重的看着父亲,一种悲怆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两人一直默默地站到夕阳落山,卓宇辰低声道:“爸,和我回家吧。”

  “家?”卓硕眼底闪过淡淡的忧伤,重重的点点头,家,只要他活着就该回家,给家里的人幸福快乐的感觉,等到该还的还了,该尽到的心尽了,他又该到新的地方去还债了……

  最后看了一眼这里,卓硕心里默念“柔儿,等着我,我终归是会回到这里的,那时候,生生世世,我都将属于你……那时候,我们永不分离……

  坐在车里,卓硕闭上眼睛轻声对卓宇辰说道:“宇辰,这辈子能遇到一个相知相惜的人太不容易,好好珍惜吧!”

  卓宇辰回到家的时候,还来不及休息,就接到了乔家的电话。

  他急匆匆的赶到乔家,王若香肿着眼睛,脸上尤挂着泪痕的坐在沙发上。

  乔东平眼圈儿发黑,面容疲惫的闷闷的站在一边。

  艾娇娇也正抹着眼泪儿。

  卓宇辰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恐惧,不安的情绪牢牢地控制住他,让他说不出话。

  乔东平见他来了,几步走到他面前问道:“梦惜和你有没有常去的地方?她已经失踪了三天了……”

  卓宇辰心里一凉,只觉得头昏脑涨的,眼神呆滞的看向王若香,走到她面前声音冷硬的问道:“你是不是又逼着她去见别的男人了!”

  王若香抬眼看了看他,已经悔恨异常的心,又拧作一团,泪水又重新滚落下来。

  卓宇辰冷哼一声道:“哭?哭有什么用?梦惜去哪儿了!”

  乔东平见他这样早已乱了方寸,忙将他拉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大家都沉默着,屋子里只有女人压抑的哭泣声,更搅得人心烦意乱。

  “她留了什么没有?”卓宇辰抬起无神的眼睛看向乔东平。

  乔东平点点头道:“只有一封信,说让我们就当从没有过她,好好过以后的日子吧,也不用劳神费力地找她了……”

  说着,乔东平把信纸递给卓宇辰。

  卓宇辰死死地瞪着那张纸,却是不接。

  良久,他终于接过那张纸,看着她的字迹,心痛如麻。

  “她为什么走?为什么会写下这样的话?什么叫就当没有过她?”

  乔东平犹豫再三,终于拿出了一张化验单,声音极低的说道:“这是在她床底下翻出来的。”

  卓宇辰猛然看见那几个字,忽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死死地盯着那张纸,眼底一片赤红,双手不受控制的紧紧抓着那页纸,抖个不停,终于眼前一黑,跌坐回了沙发里。

  他身子不受控制的轻颤着,就连那张纸也在他手里“哗哗”作响。

  乔东平走到他跟前安慰他道:“你也别太着急了……”

  卓宇辰疯了一样,挥开他的手,快速的卡住他的脖子,红着眼睛狠狠地说道:“还我梦惜!你们这些无知的人,你们这些刽子手!混蛋!”

  艾娇娇惊叫一声忙扑了过来,卓宇辰怔怔的看着她手里扬着的一把剪子,毫不犹豫的抓了过来,锋利的刀刃刺破了他的手,献血顺着伤口涌了出来。

  艾娇娇再次惊叫着扔了剪子,卓宇辰看也不看手上的伤口,松开了乔东平,脚下虚浮的向外走去。

  乔东平拦住他伸手过去要看看他受伤的手,卓宇辰看也不看他,挥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卓宇辰坐在了无生气的黑漆漆的别墅里,紧紧地闭着眼睛,天边挂着的一轮明月淡淡的光辉照着他的脸,照着他脸上的斑斑泪痕。

  手上的伤口已经干涸,地上有一小滩暗红的血迹。

  他的另一只手里还死死的攥着那张化验单。

  那不只是梦惜的化验单,那还是他们死亡的通知书。

  他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将手紧紧按住胸口,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夜渐渐深了,周围静的可怕,让人的心也发慌,睁眼看去,一片漆黑,就像接下来的人生路,绝望而迷茫。

  满怀的希望尽数撒在茫茫夜色中,再也无踪。

  乔梦惜的决绝像是一把钝刀插在卓宇辰的心上,就像是一桶冰水浇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上,让一切都化为了灰烬。

  卓宇辰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觉得五脏似被火烧,浑身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甚至没有一丝力气去看一眼。

  电话固执的响个不停,卓宇辰终于拿过了电话,是小阳的来电。

  他忽然就觉得更加心酸,眼前一片模糊。

  “爸爸,你在干什么?”孩子稚嫩的声音响在耳边。

  卓宇辰声音哽在喉间,只觉得心口处钝疼的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

  “爸爸,你怎么不说话?”孩子似乎听出他急促的气息不似以往。

  “小阳,明天,爸爸来看你好不好?”

  “好!爸爸,我这几天肚子很疼。”

  卓宇辰心里一颤,紧张的问:“林医生有没有陪着你?”

  小阳嗯了一声接着说:“爸爸,我这几天就是很想你,我想,我想问你一件事。”

  不知为什么卓宇辰的心忽然紧紧揪起来。

  “……我什么时候能见妈妈呢?爸爸,我,我好想妈妈……”

  孩子低低的呜咽起来。

  卓宇辰紧紧闭上眼睛,控制了情绪尽力使声音听起来平稳:“小阳,等你的病好了,爸爸就带你去见妈妈,好不好?”

  小阳止住哭声,懂事的“嗯”了一声。

  电话又被一个男人接了过去,他停顿了一会儿,大概是等小阳离开了才对卓宇辰说道:“卓少,我是林,孩子这几天很不好,你知道这很遭,也许手术的时间该提前了……”

  卓宇辰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半晌才艰难的说道:“好,明天等我到了,我们再好好商讨一下。”

  撂下电话,卓宇辰心乱如麻,坐立不安,孩子的事更搅得他心神难宁。

  这一夜,让人难熬,天刚蒙蒙亮,卓宇辰就给小旭打电话,让他通知他的私家飞机随时准备起飞。

  卓宇辰赶到A国的时候,小阳正在他的卧室里睡着。

  保姆说,这几天孩子就不爱在自己屋里睡,每天都睡在卓宇辰的房里。

  卓宇辰轻轻打开门,看着孩子熟睡的小脸儿,红润的脸色,心也慢慢静了下来。

  林,坐在客厅里,神色严肃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卓宇辰说道:“小阳这几天的情况忽然不好了,我想,我们应该提前给孩子动手术了。”

  “孩子的身体状况可以吗?”卓宇辰脸带忧色的问。

  林医生点点头道:“没事的,你放心,我有十足的把握,卓,我知道孩子对你的意义。”

  卓宇辰苦笑:“林,以后,只有我和孩子相依为命了,他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尽管卓宇辰安排了很多人去找乔梦惜,可是茫茫人海,又如何才能寻觅到她的影踪呢?

  小阳醒了,他在卧室就听到了卓宇辰的声音,忙忙的出来见他。

  卓宇辰听见声音回头看见孩子揉着眼睛,光着脚丫,走了过来。

  他走过去,将孩子抱在怀里,在脸上亲了亲问:“小阳醒了?”

  小阳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爸爸,我做梦的时候,就梦见你回来了。”

  卓宇辰抱着他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指着桌子上他最爱吃的粥说:“小阳饿不饿?”

  小阳轻轻摇头,卓宇辰眨着眼睛说:“这可是爸爸亲自做的。”

  小阳马上来了精神,乖乖地坐到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