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幸福巷口

第二十一章

幸福巷口 逸修 5004 2015-01-29 19:01:59

    李箫阳几次来公司找卓宇辰,都被拒之门外。

  他知道现在卓宇辰正在着手对付他们李氏集团,他丝毫不怀疑卓宇辰的能力,知道只要他想要的最终都会是囊中之物。

  李箫阳不奢求获得卓宇辰的谅解,只是实在是有一件事要向他说明白,怕以后会让他和梦惜有什么误会。

  卓宇辰和乔梦惜复合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陈婉婷的耳中,她气鼓鼓的来到卓宇辰的别墅。

  却是被卓宇辰的人无情的拒之门外。

  陈婉婷只当是乔梦惜的主意,对她的厌恶更深。

  乔梦惜在楼上听到门口处陈婉婷和保镖发生了争执,总觉得以她的身份这样未免太过不妥。

  忙忙的赶下楼来,将她带进客厅。

  还没站稳,陈婉婷就冲过来挥手打了她一个耳光。

  乔梦惜默默地受了,然后让她坐。

  陈婉婷挖苦道:“你搞错了吧?我儿子的家,什么时候用你这个外人让我了?”

  乔梦惜浅浅一笑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我还告诉你了,就像三年前我对你说过的,我是不会同意你和我儿子的,你自己也该有自知之明,你的身家不配和我儿子在一起,就算是外室也不够格!

  他那么优秀,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为什么偏偏是你!

  你结过婚,生过孩子,和我儿子在一起也是你不守妇道在先,你说说,你有什么可取之处呢?……

  我知道想你这样的女人,在人前假装斯文,在人后有一套的狐媚功夫,迷惑了我儿子。

  告诉你,自己好好的走吧!不要让我使出什么手段来。”

  乔梦惜平静的脸上白了白,手段?

  “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现在就走!”

  “我没什么东西。”

  “那么现在就走吧!走的远远地,不要再出现在我们视线以内了!”

  门外又响起了争执声,乔梦惜听清了那是母亲的声音。

  她忙走出去,王若香看见她眼睛里都迸出了火花厉声叫道:“你个没脸,没心的东西快和我回家去!”

  陈婉婷从屋子里走出来,优雅的迈着步子走到王若香的面前高傲的说道:“你是她的妈妈?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知情知礼的人家,还真是呢!把你女儿带走吧!别再这儿丢人现眼的!”

  王若香斜睨着她道:“你是什么知情知礼的人吗?还不是夺人所爱的小人!用了非人的手段,害死了别人,怎么?这些年昧着良心还活的好吗?”

  陈婉婷听罢脸色蜡黄,惊惧的看着她。

  王若香冷笑道:“夜半更深的时候你不会做梦吗?没有人穿着血衣出现在你的梦中吗?”

  乔梦惜怔怔的看着母亲,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陈婉婷忽然又看向乔梦惜,细细的打量她,忽然一声惊叫,向后疾退了几步。

  她用手指着她喃喃地道:“难怪我看你这么眼熟,难怪……”

  卓宇辰停好车,就看见了这一幕。

  他几步踱到乔梦惜身边看见她脸上的手印不悦的问:“怎么了?”

  乔梦惜默默摇头,王若香扯住乔梦惜的手腕就走。

  卓宇辰挡在她面前道:“伯母,您先等一等,有话我们好好说。”

  王若香冷冷一笑道:“姓卓的,我和你们没话好说!你这辈子不要再妄想了!”

  卓宇辰好言相劝:“伯母,现在是婚姻自主的年代,我和梦惜真心相爱,我一定能给她幸福,您为什么一意孤行。”

  王若香不理他回头向陈婉婷笑道:“陈女士,这样信誓旦旦的话,我早就听另一个男人说了很多遍了,可是到了最后,他还是抛弃了深爱的人哪。”

  陈婉婷就如同一尊雕像僵硬而冰冷。

  卓宇辰也觉查出气氛的怪异,和乔梦惜互看了一眼,两人都是一阵茫然。

  似乎还有什么尘封多年的秘密正在悄悄地不可避免的迎面而来。

  卓硕一直想见一见儿子心仪的那个女子,最近听说儿子将她带回了家,他决定亲自来一趟。

  事有凑巧,他刚走到卓宇辰别墅的门口正看见王若香扯着乔梦惜走出来。

  王若香猛一抬头看到他,竟怔怔的看着他,挡在了门口。

  乔梦惜疑惑的抬头看见了身材高大的卓硕,从他的相貌上,她已想到他是谁了。

  卓硕看见王若香也是讶异的停住了脚步。

  半晌,王若香冷笑一声,拉着乔梦惜就走。

  卓硕道:“等一等!”

  王若香并不回头,只是乔梦惜回过头静静地看着他。

  “你就是梦惜吧?”卓硕微笑着看着她问。

  乔梦惜微微点头道:“我就是乔梦惜,您是?”

  卓硕微笑着说道:“我是宇辰的父亲,这位是?”

  乔梦惜看着母亲道:“是我妈妈。”

  王若香冷然转身不屑的看着卓硕冷冷的说道:“怎么?不记得了吗?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呢!”

  卓硕终于看清了王若香的脸,脸色渐渐发白,怔怔的看着她。

  王若香瞪视着他,慢慢的眼里有了泪光。

  卓宇辰和乔梦惜互看了一眼,都是一脸的茫然。

  王若香将乔梦惜拉扯着回了家,她没有像以往一样暴躁,只是默默地走回房间。

  乔梦惜也回了自己房里。

  卓家,陈婉婷脸色冷清的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卓宇辰也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

  沉默了良久,陈婉婷说道:“宇辰,你必须和乔梦惜划清界限,不要再让我在这个问题上重复这样的话了!”

  卓宇辰表情冷淡的看了看母亲语气淡淡的说道:“我不清楚你们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有一点,我和梦惜的事与你们无关!”

  陈婉婷听言,脸色更加不好看了,她抬眼看了看倚在窗边沉思的卓硕。

  “你怎么不说话?”陈婉婷的语气显然很不好听。

  卓硕回过头,脸色苍黄,眼底是来不及掩去的伤痛。

  陈婉婷看见不禁湿了眼眶,委屈的说道:“怎么?勾起你的前尘往事了?你心疼了?”

  卓宇辰看着父母这个样子,觉得很没意思,起身上了楼。

  卓硕默默地看着陈婉婷,两个人对视良久,他终是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进了书房。

  陈婉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呆呆坐了良久。

  不知是几点的时候,陈婉婷终于回了房。

  楼上传来了细微的声音,卓宇辰轻轻地走了下来,他轻轻推了推父亲的书房门,门没锁,明亮的灯光从他打开的缝隙倾泻而出。

  卓宇辰看见父亲正背对着门口坐在办公椅里。

  听见脚步声,卓硕抬起手,轻轻地擦了擦眼角。

  卓宇辰心里一沉,脚步一顿,站在了地中间。

  卓硕回身面对着他,眼角红红的,看着他道:“我就知道是你。”

  卓宇辰扯动唇角,笑容艰涩:“我想,也许,您会想和我谈谈。”

  卓硕轻轻摇头笑道:“你就那么有信心?”

  卓宇辰浅笑道:“毕竟,我们都是男人,又都具有一腔柔情。”说完他直直的看着父亲。

  卓硕细细品味儿子的话,赞同的点头道:“这件事,关系到我对你母亲,对这个家的忠诚,你会愿意听吗?”

  卓宇辰点头:“世间的真爱未必能相守。”

  卓硕心里一颤,赞许的看着眼前的儿子,点头示意他坐下。

  卓硕看了看儿子,微抬起头,看着前方,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

  “我和她是大学同学,我们都在班里担任班干部,平日里经常在一起商讨班务,她是个灵动的女孩子,单纯而又充满激情,认真负责,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们两都明了彼此的感情,两个人回绝了很多的追求者,默契的等待着毕业……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你母亲从国外回来了,我们两家世代交好,我们两又一起长大,我只当她是妹妹,她却对我生出了别样的情愫,常常来学校找我。

  我和那个女孩子因为这件事也常争吵,每次都是我体谅她的心思而结束争吵。

  事后,她也常常向我道歉,我很体谅她,毕竟是女孩子,有时候会很小心眼,也是人之常情。我曾很多次对你母亲说明自己的感情归属,她却是一片痴情,你母亲身上虽然有些小姐脾气,可是她心软,也善良。

  她明知道我的感情,也不勉强,只是每次都以妹妹的身份出现,对那个女孩子也并不排斥……我们这样的家庭最大的弊端就是门第之见,我和那个女孩子也没能逃得了,我的母亲,听说了我和她的事,去了学校动用了关系开除了她,她是很优秀的学生,有很好的前景,只是因为我才一夜间一无所有。

  我很内疚,与你奶奶爷爷每日争吵不休,他们只说,除非我答应从此去国外继续学业,另找个女孩结婚,才可能让她重回学校。

  我一直想和她再见一面,可是她的家里人,总是把我拒之门外,这样坚持了几个月,最终我妥协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听说了我去了国外,又和你母亲结了婚,竟然赌气没再回学校,一个人考上了中专,继续学业。

  后来,我回了国,曾经去她从教的偏远山区偷偷看过她,她还是那么活泼,热情。

  我一直忘不了她,虽然和你母亲相敬如宾,可是心里始终有一个角落被她占据着。

  她一直单身,直到那次她从教的学校山体滑坡,她为了救班里的孩子牺牲了自己……

  如你所见,她就是梦惜的大姨……”

  卓宇辰默默地听完,不语。

  桌硕自嘲的笑笑:“你对爸爸很失望吧?你的爸爸很怯懦。”

  卓宇辰摇头:“那是那个时代的悲哀,爸,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您也该释怀了。”

  卓硕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封信,看那信封已是年代久远了。

  卓宇辰看见了信封上娟秀的笔记,心里明了,一定是那个人写的。

  “卓硕:

   听闻你已得良人,我心既悲且喜,悲的是你我终是无缘,喜的是婉婷是个好女孩,你即已得到幸福,作为你的良友我由衷的欣慰。

   听闻你学业大有长进,前途不可限量,我心尤感安慰。

   我现在山区任教,这里人杰地灵,万事称心,不必挂念。

   望珍惜眼前人,莫要辜负婉婷一片情意,切记切记!

  

   王柔

   ”

  卓宇辰细细的看着信纸上的笔记,心里想,那个女子怎样在孤灯下,衡量再三写下了这虽简短却得体的肺腑之言。

  爱,也是放手。

  他又感慨父亲的爱情竟是这样坎坷,让人心情沉重。

  “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不会客死他乡,这也难怪梦惜的妈妈那么恨我,如今,你和梦惜也受我所累。”

  卓宇辰抬起头看着父亲:“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卓硕道:“看梦惜的妈妈,似乎对这件事轻易不能罢休。”

  卓宇辰站起身,踱至窗前看着外面,点点星辰:“我不会妥协的,爸,我就算是等一辈子,也不会放弃的!”

  卓硕看着儿子眼里坚定地目光灿若星辰。

  这一天,李箫阳的父亲,李兴建来找卓硕。

  李兴建听儿子说了他们兄弟之间因何产生的间隙,心里知道儿子确实做得很没原则,同时严厉的斥责他不许他再和林小薇见面,总感觉那是个惹祸的根。

  李箫阳终是和卓宇辰闹成了这样才真的醒悟过来,自此是断不会再见林小薇了。

  这几天,王小璐看他可怜,也慢慢原谅了他,两个人关系又近了一步。

  卓硕看到老朋友几天间苍老了很多,心里也很不忍,只是,家里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还没细细的问儿子是为了什么。

  于是,父子俩又一次在深夜在卓硕的书房深谈。

  卓宇辰和父亲说了李箫阳和林小薇对乔梦惜做的种种。

  卓硕吃惊讶异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箫阳,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糊涂,当时我真恨不得杀了他!林小薇那个女人心太狠!”

  卓硕沉默良久道:“宇辰,不管他们做的如何,你对林家已经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了,对你李伯伯家不能再重蹈覆辙。事情,会有解决的办法,但是不能太偏激。”

  卓宇辰沉默着。

  “梦惜真的不能生了?”卓硕尽量使声音听起来平静。

  卓宇辰看向他道:“爸,你不会也是世俗的人吧?我和梦惜的爱可以跨越一切,这一生能拥有她是我的奢求,我不在乎别的。”

  卓硕看了看儿子轻叹了口气道:“宇辰,我知道你对梦惜的爱很坚定,我相信梦惜也了解,可是你从梦惜的角度考虑过吗?如果,她和你想的一样,又为什么一直不肯和你复合哪?”

  卓宇辰愣怔的看着父亲,半晌也没能说出什么。

  卓宇辰回到自己的别墅,卧室里还保留着梦惜在时的模样,想到两人经历的种种,卓宇辰一阵心酸。

  电话铃声响起,李箫阳的来电。

  卓宇辰直接关机。

  小曼出了院,齐楚明虽然对她态度冷冷的,可是生活上却是想的很周到,叮嘱保姆好好照顾她。

  两个人已经分居多天,齐楚明怕小曼再想不开,晚上睡觉的时候,默默地把行李搬进了小曼的卧室,睡在她的脚下。

  小曼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觉得脚下有东西,她一翻身起来,打开床头灯,看见齐楚明蜷着腿躺在她脚下睡得香甜甜的样子,不觉一阵心酸。

  她愣怔的看着齐楚明俊美的脸,心里想着他曾给过的甜蜜过往,又想到自从结婚以来,她的心始终不曾全部放在他身上,放在孩子身上,心里一阵愧疚。

  情不自禁的,她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脸。

  齐楚明睡梦中觉得痒,不由的动了动,小曼慌慌的收回手,闭了灯躺下睡了。

  早晨,齐楚明早早的醒了,依旧搬了行李回到自己卧室。

  小曼也装作不知,起床下楼吃饭。

  儿子刚会走,看见妈妈下来,挣脱了保姆,蹒跚着走过来让妈妈抱。

  齐楚明看见心头一热,向他们走来,儿子看到爸爸,在妈妈怀里伸出手让爸爸抱。

  齐楚明微笑着接过儿子,在脸上亲了亲,抱着他坐到饭桌上。

  孩子很久没和爸爸妈妈一起亲亲热热的了,很高兴,懂事的用手抓着桌子上的面包,使劲儿的向齐楚明嘴里送,含糊不清的说着“爸爸……吃。”

  看见齐楚明吃了一大口,孩子更起劲儿了,又递给小曼。

  小曼想着自己如果撒手去了,丢下了这可怜的孩子,多可怜,不由得一阵心酸,流下泪来。

  齐楚明也感愧疚,平日里从没好好和孩子在一起过。

  懂事的孩子一看他们一个流泪,一个红着眼眶,一撇嘴儿,大哭起来。

  这一哭,似有千种万种委屈,让两个大人心里更愧。

  齐楚明抱着孩子耐心的哄着,却不见效。

  小曼从他怀里抱过孩子,软语说着,又在孩子脸上亲吻,孩子才渐渐止住哭泣,破涕为笑。

  一旁的保姆看见也早红了眼眶,心想,这两个人总算想明白了。

  齐楚明没有去公司,在家陪着孩子玩耍,孩子被他逗得笑个不停,一向沉闷的家里,总算有了生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