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幸福巷口

第十九章

幸福巷口 逸修 4772 2015-01-27 19:08:23

    乔梦惜回到家,母亲一脸阴沉的坐在客厅,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更加阴郁冷声道:“你去了哪儿?”

  乔梦惜轻声道:“我去了朋友家。”

  王若香斜睨了她一眼道:“三年前我就说过,你和姓卓的是万万不行的!你不要在妄想,明天你去和你王婶的侄子见面。”

  乔梦惜愣怔的看着母亲。

  王若香说完再不看她,起身回了房间。

  小姨瞪了一眼姐姐,走到乔梦惜身边轻声安慰道:“梦惜,你妈妈虽然顽固不化,可是她毕竟是为了你好,那个卓宇辰,你,你就忘了吧!”说完小姨轻轻的擦着乔梦惜脸上滚滚而下的泪珠儿。

  相亲,这是妈妈第几次逼她了,乔梦惜已经记不清了,她没有一次去过,真心早已交付,心怀再也无法向任何人打开,又何必累人累己。

  乔梦惜静静的坐在自己房中,听着桌上闹钟秒针走动的声音,这一生,走过的路不长也不短,将自己交付过,孤寂的心曾被填得满满的,也被掏空过,曾经鲜血淋漓的独自舔伤,也曾被温柔细致的呵护过,只是幸福太短暂。

  那个人,那场情,终是痴梦一场。

  乔梦惜没想到的是,这次的相亲是有母亲带着她去见王婶和她的侄子。

  王婶的侄子是汽修厂的一个工人,他很好面子特意选了一个高档的餐厅。

  两个人由长辈陪着见了面,王婶的侄子很中意乔梦惜的样子。

  王婶也乐得合不拢嘴,王若香也尽力配合着他们的笑容,淡淡的笑着。

  乔梦惜一脸的淡漠,她怔怔的看着眼前对着她笑着的男人,他一脸憨实的样子,是个本份的男人,是个能好好过日子的男人,她心里默默的想,这个男人,朴实憨厚,又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跟了他后半生是不错的选择呢!

  正胡思乱想着,一道阴影挡在了她面前,乔梦惜呆呆的抬头看去,那个人面部线条紧绷,正微蹙着眉看着她。

  乔梦惜下意识的站起身,看了看身旁的母亲,和坐在对面的王婶两人,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王若香倒是冷冷的看了看卓宇辰淡淡的说道:“梦惜,我看小王这人不错,你们就定下来吧。”

  卓宇辰转头看了一眼小王,眉头更紧的蹙起,他回过头看着脸色发白的乔梦惜半晌不动。

  乔梦惜还没说什么,王若香就拉着她对王婶说道:“她王婶,就这么定了吧,梦惜年纪也不小了,他们两个挺合适的,你觉得呢?”

  王婶早已笑得合不拢嘴忙说道:“好啊,好啊,他香姨,我们没意见,梦惜是个好孩子,长得俊,人又好,我侄子人老实,工作也挣得多,他呀以后一定很疼老婆,梦惜一定享福啊!”

  卓宇辰死死瞪着王婶,又将阴鸷的目光箭一样射向小王,小王先是一抖,然后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王若香和王婶客气的在餐厅门口分了手。

  卓宇辰赶过来对她说:“伯母,我有话说。”

  王若香也不回头看他只冷冷的说道:“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说话。”

  卓宇辰道:“伯母,你对我有想法,有看法,我都接受,可是您不能这样对待梦惜。”

  王若香冷笑道:“我怎么对待她,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伯母,梦惜是个好女人,她……”

  “乔梦惜!你还不走!”王若香说着就来拉扯站在一旁的乔梦惜。

  乔梦惜含泪的双眼看了看卓宇辰道:“你走吧,今天的事,是我的决定。”

  卓宇辰对着王若香的背影道:“伯母,您不能糟蹋了梦惜!”

  王若香转身冷笑着看着他道:“我的女儿就是糟蹋了,也不让你姓卓的得逞!”

  乔梦惜被母亲拉扯着再没回头。

  卓宇辰只觉得心都被揉碎了。

  和朋友吃饭的林小薇正巧看到了这一幕,她站在发愣的卓宇辰身边道:“你何必这样自取其辱呢!”

  卓宇辰像是一尊雕像一动不动。

  “她有什么好,不过是被人抛弃的弃妇,生过孩子,又成了不完整的女人!”

  “宇辰,我是干净的,我一直为了你守身如玉,你难道不渴望一个干净的女人吗?”

  卓宇辰看了看她冷笑道:“干净?你很干净?林小薇你所谓的干净是指的什么呢?你不要妄想和梦惜相提并论。”

  “她再好也是一个空架子!一个废物!”

  “什么废物?”卓宇辰死死盯着林小薇。

  林小薇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闪躲着卓宇辰的目光,两个肩膀却被卓宇辰死死抓住,他厉声问道:“林小薇,你告诉我,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快说!”

  卓宇辰隐隐觉得林小薇似乎知道些什么乔梦惜没对他言说的秘密。

  这些也许就关系着为什么乔梦惜死也不松口,就是不说他们真正不能在一起的原因。

  林小薇早已后悔的要死,因为自己一时的痛快说了不该说的,她任凭卓宇辰怎么问就是不再说一个字。

  王若香和乔梦惜回到家,她刚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就对乔梦惜说道:“小王不错,我刚刚说的不是气话,你年纪也不小了,自己都经历过什么也清楚,小王都知道,他也不嫌弃,你就不要再奢望什么不切实际的事了。”

  乔东平沉不住气了“妈,你这么做太武断,梦惜的幸福得听她自己的,小王那样的怎么能配的上梦惜?”

  王若香冷笑道:“谁配得上她?陈宇?卓宇辰?那两个人都是什么货色!没一个好东西!”

  乔东平道:“陈宇不用说了,他不是个好人,可是卓宇辰不一样,他对梦惜是真心的。”

  “真心的?当年还不是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她?说是不嫌弃那个孩子,其实离开就是借口!”

  乔东平不满的道:“妈,你怎么说话,想问题都这么偏激呢!”

  王若香一拍桌子道:“我武断什么!你懂什么?我是你们的妈妈能不为你们考虑吗?能不为你们好吗?”

  乔东平也生气了,声音很大的说道:“小王就是不行!梦惜,你怎么不说话!告诉你,自己的幸福自己做主,小王的事,我不同意,你也不许和他再见面!”

  王若香冷笑“你们父亲走了,所以这个家我的话也无足轻重了。

  东平,你总说她的幸福她自己把握,那么我问你,当年,她执意要跟的男人,为什么最后分了手!

  她为什么又跟那样家庭的男人纠缠不休!然后生下了前夫的孩子!你说,她能把握什么?能做什么有意义的决定!”

  王若想看着乔梦惜道:“乔梦惜,你真的清楚自己的感情吗?你不过就是不切实际!不安分过日子罢了!这次,我说了算!你从今往后就好好的和小王过日子吧!”

  乔梦惜平静的看着母亲道:“妈,我知道这么多年我让您操了很多心,害了哥哥,害了这个家……对于感情的事,我认真的对待过每一段感情,对得起自己的心,至于到了最后不得善果也实在是无奈……”

  “梦惜,不要那么说,这么多年是你让这个家条件越来越好,是你给爸妈换了大房子,你对这个家付出了太多,梦惜,你不要再说害了谁,我们是最亲的人,我是你的亲哥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乔梦惜感激的看着哥哥,点点头,又看了看面色冷清的母亲道:“妈,我的心盛不下别的人了……”

  王若香斜睨着她冷笑道:“好!很痴情呢!乔梦惜我告诉你,要么是你跟了那个小子,要么就是离开我的家!”

  “姐!”乔梦惜的小姨听不下去了走到姐姐面前微蹙着眉“你要考虑孩子的感情,为什么用自己的偏见来阻碍了孩子的幸福!”

  王若香气鼓鼓的看着妹妹道:“你少管我们家的事!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过去的事你都忘了吗?……”

  “妈,你们不要吵了,我的心里盛不下任何人了,可是我也不能选择卓宇辰了,我这辈子都和他无缘无份了!”

  乔梦惜说完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电话铃声响起来,是卓宇辰的来电,乔梦惜看着他的名字心乱如麻。

  卓宇辰打了好久乔梦惜也没有接听。

  他放下电话,一遍一遍的回忆着乔梦惜对他的态度,和林小薇刚刚说过的话。

  他叫来小旭看着他说:“小旭,三年前,我离开这里,梦惜的孩子丢了,她的哥哥坐了牢,最近我了解到可能除了这些事,她身上还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要查的彻底,看看梦惜在我走后的三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乔梦惜一直觉得胃部不是很舒服,这天,她一个人去了医院。

  做完检查,她坐在外面等结果。

  因为排队的人很多,她无聊的走到一边的走廊从那里的窗子上看着外面。

  只见下面有急救车驶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辆出租车,急救车上匆忙的下来了几位医生,出租车上走下来了她的哥哥。

  乔梦惜心里一紧,屏住呼吸看去,急救车的担架上抬下来一个人,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乔梦惜一眼就认出了是那个在街上和哥哥约会的女孩子。

  乔梦惜所在的楼层不高,所以她能很清楚的看清楼下的情况,也能听清楼下的说话声。

  她听到哥哥声音轻颤的叫着:“小曼,小曼,你怎么样?”

  担架上的女孩子脸色苍白而憔悴,像是陷入了昏迷。

  乔东平脚步匆匆的跟着担架车走进了医院大门。

  乔梦惜出现在急诊室门口的时候,乔东平正背影僵直的怔怔的看着紧紧关闭的急诊室的大门。

  “哥……”乔梦惜声音低低的叫了一声。

  乔东平慢慢回过身,乔梦惜看见了他通红的眼眶。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着急诊室的大门。

  良久,乔东平的声音响起“她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孩子,她不乖,任性,调皮可是她善良,孝顺,是个好女孩,我知道离开我不是她的本意,是她父母的主意……她的家境很富足,我们在一起她的父母不同意……她找过我,说她不幸福,我没给她安慰,没说什么暖心的话,现在,她……她想不开了,喝下了药,她给我打电话……”

  乔东平哽咽着说不下去。

  乔梦惜走过去轻轻地抱住哥哥低声说道:“哥,对不起,都是我……”

  “梦惜,不是你的事,是我,我不该表现的那么绝情,让她绝望了。”

  小曼的男人是官二代,平日里羁傲不逊,风流放荡,这次小曼服了药,他却是第一时间急匆匆的赶来了。

  看到乔东平,他敏感的微微眯起眼斜睨着他。

  然后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良久,他走了出来看着乔东平不屑的说道:“你就是那个男人?”

  乔东平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小曼的男人伸手就来扯乔东平的衣领。

  乔梦惜刚要过去劝解,一个身影就闪了过来,挡在了乔东平身前,看着小曼的男人说道:“楚明,你冷静点儿。“

  齐楚明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看着乔东平,指着他道:“姓乔的,我一直没动你,你倒好!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乔梦惜走到他面前冷冷道:“请你礼貌些,“什么一直没动你”?“什么明目张胆”?你自己的家庭问题处理不好,向别人撒什么气!”

  齐楚明瞪着眼睛看着乔梦惜,刚欲发作,就听见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

  几人回头看到了一个伟岸的身影。

  乔梦惜身子一僵,本能的转过身去,可是赶来的卓宇辰早已最先看到了她的身影。

  卓宇辰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就走到了齐楚明的身边。

  齐楚明看见了他就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低下了头。

  卓宇辰冷声问齐楚明身边的男人:“箫阳,怎么样?”

  李箫阳看了看齐楚明道:“幸亏送来的及时,没什么大碍。林医生正在里面给小曼洗胃呢。”

  卓宇辰看了看乔东平礼貌的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齐楚明斜睨了乔东平一眼,正巧被卓宇辰看到,他瞪了齐楚明一眼又看了看乔东平。

  齐楚明语气不甘的对乔东平说道:“谢谢你!”

  乔梦惜转过身看着哥哥说道:“哥,既然她的家人都来了,我们就走吧。”

  乔东平点点头,两个人默默地离开了。

  齐楚明看着乔梦惜远去的背影低声道:“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女人呢!不漂亮,不礼貌,不可爱,不……”

  他只觉得脖子间凉飕飕的一抬头果然看到了卓宇辰凉薄的目光。

  他缩了缩脖子,讪讪的不说话了。

  李箫阳知道卓宇辰和齐楚明之间还有话说,默默地走开了。

  卓宇辰冷冷的看着齐楚明道:“对你说了多少次了!成了家就该有个成家的样子,你看你,每天都在干些什么,小曼是多好的女人,为你生儿育女,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珍惜!”

  齐楚明低声道:“人在我这儿,心不知道想着谁呢!”

  “那是你的能力问题,是你不好好珍惜她,是你没有为了自己的婚姻作出努力!”

  “你倒是努力了很多年,有用吗?”

  “齐楚明!”

  卓宇辰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好了,表哥,我知道了。”

  急救室的大门打开,卓宇辰走上前,一位医生向他走了过来,向他微微点头:“卓少,人没事了。”

  卓宇辰微微点头道:“谢谢你们。”

  病房里,齐楚明身子斜斜的靠在墙上,双臂抱在胸前冷眼看着病床上的小曼。

  病床上的人,紧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而憔悴。

  齐楚明看了良久,默默地出了房门。

  卓宇辰正一个人站在门口,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也不回头:“小曼醒了吗?”

  齐楚明声音低沉:“没有,我想,她就是醒了也不见得愿意见我。”

  卓宇辰回头看了看他道:“你说你是为了什么,当初,那么信誓旦旦的追求人家,现在又闹成这样。”

  齐楚明叹了口气道:“表哥,我就是当初付出的太多,后来知道她心里一直忘不了那个男人,所以才冷了心。表哥,女人的心真难懂,她说着不爱我,现在却又为了我要死要活的。”

  卓宇辰看着她问:“你还爱她吗?”

  齐楚明怔了一怔,随即默默的点头。

  卓宇辰道:“那么你就会知道该怎么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