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幸福巷口

第九章

幸福巷口 逸修 3546 2015-01-16 18:30:50

    他们之间的了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恐怕他们谁也说不清楚,他们不是青梅竹马,不是般配的金童玉女。

  她比他大,结过婚,离过婚。

  他是跨国企业,一代商业精英的独子,她是市井人家的女儿。

  他从小就在外留学,她只是毕业于二流大学。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不般配,不适合。

  可是,他们偏偏就相遇了,相爱了,那种爱像是涓涓细流,点点滴滴的沁入了心脾,两个人像是已相知多年。

  他们没有觉得对方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人,他们看得到对方的缺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没有争吵,两个人就像相濡以沫的老夫老妻,在相识的那天起就学会了去包容彼此。

  他们的爱是冷静的,成熟的,没有激情,更没有激情过后的冷漠。

  卓宇辰想,爱是什么?爱就是,乔梦惜外表寡淡,内心的狂热;爱就是,他看到她伤心,心就疼得无法呼吸,爱就是,永无止境,从相爱的那天起,就再也无法放手,无法忘怀。

  爱她不会因为时间、距离而改变。

  艾娇娇还没有回来,这几天,她找了一份工作,每天忙忙碌碌的。

  乔梦惜把手包放回房间,去厨房做饭,却看见哥哥正在忙碌着,乔梦惜一时僵在门口,怔怔的看着哥哥宽厚的背影。

  乔东平回头看到她,轻笑“怎么?哥下厨做的东西,你不放心吃?”

  乔梦惜低下头轻轻吸了吸鼻子“怎么会?”

  虽然,乔东平没说,可是乔梦惜能想到,他一定是在监狱里学会的,以前,乔东平从来是嘴里嚷嚷着“男人坚决不能进厨房。”

  大男子主义的他从不踏入厨房半步。

  将饭菜都端到桌子上,很好的菜色。

  乔东平给妹妹拉了一个椅子让她坐好,自己也坐到她对面。

  乔梦惜始终微微低着头。

  乔东平一直看着她“梦惜,哥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件事,不是你的错,是陈宇太混,哥,必须那么做,可是,哥也知道,人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哥是想好了后果才去的,哥不能看着你受他的欺负,唯一遗憾的是……”

  他看到乔梦惜轻轻颤抖的身体,再也说不下去。

  “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爸妈,更……对不起……孩子……”

  乔梦惜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伏在桌子上轻轻呜咽。

  屋子里静的只有她压抑的低低的呜咽声,窗外,夜色渐渐笼罩了大地,天空中只有几颗星星发出微弱的光,本事夏日的夜,却忽然有了初秋的凉意。

  艾娇娇回来的时候,饭厅里只有乔东平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椅子里。

  本来,屋子里已经很暗了,可是,艾娇娇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乔东平的轮廓,对于他,她真的是太熟悉了。

  “东平,梦惜呢?”艾娇娇轻声问。

  乔东平动也不动的说:“回房了,今天,你住客房。”

  说完,他起身就走。

  “东平!”艾娇娇抬高了声音。

  乔东平站住,却没有回头。

  “我……我想……这么多年,我一直……”艾娇娇低着头,脸涨的通红,她知道,她藏在心里这么多年的话,只有在现在,在两个人都看不清彼此的时候,才能说出口。

  “你累了,先吃饭吧。”

  乔东平说完抬脚就走。

  可是下一秒,他就僵在了原地。

  因为,他的腰间多了一双手,艾娇娇浑身轻颤着紧紧地从后面抱住了他。

  “东平,我知道,我一直是没机会的,我配不上你,可是,东平,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了,你,你真的就没有感觉吗?”

  乔东平微蹙起眉,黑夜中,他一双明朗的眸子渐渐暗沉了下去。

  他终究再没说什么,毫不犹豫的拉开了艾娇娇的手,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艾娇娇知道,她再也没了机会,她知道,乔东平心里一直有一个人,那段时间一向寡言少语的他,总是嘴里哼着歌,古铜色的脸上常常是带着一抹红晕。

  尽管,她为自己的感情无果而伤心,可是,又因为他的开心而开心,不自禁的看着他的笑脸也笑出来。

  那是多心酸的日子。

  可是,一切都在他伤人入狱后变了,那个女孩再没出现过,每次和乔家人去看他,都看到他憔悴的样子,似乎比以前更沉默寡言了。

  她从心里疼,恨不能替他分担痛苦,每当想到他,就觉得难过,那时候,她才明白自己爱他有多深。

  艾娇娇静静的站在院子里,一弯新月遥遥的挂在天边,淡淡的光辉撒在她身上,像是给她挂了一层霜。

  本事炎热的夏夜,艾娇娇却觉得彻骨的冷。

  “娇娇”

  身后传来了一声低呼。

  艾娇娇突然哭出声来,乔梦惜走上前,紧紧将她抱在怀里。

  不知为什么,这一夜静悄悄的,没有虫鸣,没有蛙叫,只有两个女孩压抑的哭声。

  还有一声声几不可闻的男人的轻叹声。

  生活是不如意的,可是人们还得努力的生活。

  乔梦惜是多磨难的人,所以她也是坚强的人,她明白,不管发生什么,生活还得继续。

  如果,陈宇不再出现,也许,她就可以原谅他。

  陈宇,这个如噩梦一般存在的男人,他此时正站在乔梦惜的书店门口,脸上是意味不明的笑意。

  乔梦惜冷淡的看了看他,径自整理着书架上的书。

  陈宇轻笑着走了进来,打量着书屋。

  “还是老样子嘛!梦惜,你的弱点就是太怀旧了!是我对你太好了,梦惜,你始终是忘不了我。”

  “梦惜,你当年背叛我跟了那个小白脸儿的事儿,我可以不在乎,毕竟,人是旧的好,不如咱们复婚吧!”

  陈宇看着不为所动的乔梦惜,嘴角浮上一抹冷笑。

  “乔梦惜,和我装呢?当年,你出轨,怀上他的孩子,被我发现,和你离了婚,是你对不起我!怎么?我被你哥哥打成废人,你想过好日子?门儿都没有!”

  陈宇说着,气往上涌,一拐一拐的走过去,将乔梦惜手里的书全都打翻在地。

  乔梦惜扫了他一眼,蹲下身,去捡书。

  陈宇粗鲁的拖起她,狠狠地看着她“乔梦惜!这辈子我不会再放过你了!”

  乔梦惜平静的看着他,仿若眼前的人是一个从没有交集的陌生人。

  这样的的无视,彻底的激怒了陈宇,他高高的扬起了手。

  乔梦惜面不改色的看着他,目光清冷,淡漠。

  可是,陈宇的手却没能落下来。

  他转过身看到了脸色阴沉的卓宇辰。

  卓宇辰紧紧地抓住陈宇的手腕,狠狠地将他甩到一边。

  乔梦惜又重新蹲下身捡着地上的书,卓宇辰默默地捡起地上的书,放到书架上摆好。

  陈宇冷笑着说道:“怎么?你们两个奸夫**现在旧情复燃了吗?”

  卓宇辰闪身过去,紧紧抓住他的衣襟,眼看着高举的拳头就要落在陈宇的身上。

  乔梦惜忽然抓住他的胳膊低声说:“你走吧!这是我欠他的。”

  卓宇辰身子一震,愣怔的看着她,呆立不动。

  陈宇忽然大笑,讥讽的说道:“卓宇辰,你看到了吗?乔梦惜,她始终最在意的人还是我,你没听说过吗?女人思前夫?”

  乔梦惜平静无波的双眼静静的看着卓宇辰道:“走吧!不要再来找我!”

  卓宇辰面部线条紧绷,眯着眼紧紧盯着乔梦惜。

  乔梦惜不再看他,默默地整理着书架上的书。

  午后的阳光将卓宇辰的影子拉的老长,乔梦惜就在那一片阴影中,她始终背对着他,让人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陈宇不知是什么时候走的,乔梦惜就那样目空一切的整理着书本,全然不顾静立在屋子中央已然成了一座雕像的卓宇辰。

  屋子里静的只有她翻弄书本的声音,还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离开他。”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乔梦惜冷淡的回:“不用你管。”

  “我不会不管,你怪我,怨我,我甘心承受惩罚,当初是我,我错过了你,乔梦惜,我必须看到你幸福才能离开……你要重新选择,我祝福你,但是他不行!”

  “你没有权利干涉我。”

  “我有,你是我爱的女人,我不能给你的,你可以在别人身上得到……我祝福你,他不配!”

  “你什么也不是!”

  “我什么也不是,你可以讨厌我,逃避我,可是,我的感情由我做主,乔梦惜,我要看着你幸福!”

  “你走!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为什么?他一回来你完全变了个样?”

  “你不明白吗?我还爱他。”

  卓宇辰几步走过去,拉过乔梦惜,让她看着他。

  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他就那么值得你……”

  乔梦惜挣脱了他的桎梏,转过身道:“你知道,当年我也是放不下他,毕竟,我们是初恋,我们曾有过那么美好的过去,我们拥有过太多共同的……”

  卓宇辰再一次狠狠地扯过她,双眼通红的看着她咬牙道:“乔梦惜,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没吵过架,我们互相了解,从不赌气,现在,你好好和我说话!”

  乔梦惜再一次的挣脱“卓宇辰,你以为你是谁?你离开了三年,你以为我还等在原地?我是人,在我需要安慰,需要倾诉的时候,你在哪儿?在哪个女人身边?”

  卓宇辰紧紧攥着拳头,头上青筋暴起低吼“乔梦惜!”

  乔梦惜冷笑道:“怎么?我说错了吗?你不是说,你找到了年轻,美丽,自信,温柔,肯和你相守到老,肯为你生儿育女的女人了吗?卓宇辰,你说这些话,不是给我听的吗?”

  卓宇辰眼睛瞬间失神,愣怔的看着她。

  看着他哑口无言的样子,乔梦惜嘴角浮上一抹苦笑道:“我们在三年前就结束了,我们说的很清楚,为什么还要做无谓的纠缠?卓宇辰,我们不是小孩子,不要再这样苦苦纠缠了。”

  乔梦惜苦笑着低声说:“你说得对,过去,我们从不争吵,互相了解,相濡以沫,现在我们赌气,说着彼此伤害的话……身边也有了新的人,你还要说我们的感情没变吗?我们回不去了,从三年前,我们已经做了了断,现在,我们开始新的生活吧!”

  卓宇辰静静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那张脸每每出现在他的梦里,都是那么的充满柔情,让他的心也慢慢柔软下来。

  可是现在,那张脸上的表情,那么冷淡,那么陌生。

  心紧紧的揪在一起,他闷哼了一声,手下意识的按在胸口,看向乔梦惜背影的眼睛失神而绝望。

  他始终是再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回转身离开了书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