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幸福巷口

幸福巷口

逸修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5-01-10上架
  • 97430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幸福巷口 逸修 4088 2015-01-10 11:22:18

    m市,这个演绎着全国一线城市繁华的大都市,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奢华生活永远属于上层社会的人们,他们每天住着空调房,吃着山珍海味,八珍玉食,开着豪华跑车,来往于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

  只是没有谁会注意到,在这样繁华的大都市里,一个不被注意的角落里,正在发生着的事。

  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在一个大约60平的书屋旁,正被一群人围着。

  那些人都是她的邻居,年纪都是她的大叔大婶了。

  “梦惜,你一定要帮忙,你不是认识那个很有地位的什么总裁的吗?你可不能眼看着大叔大婶们居无定所的。”

  一位年逾五十多岁的大婶眼含热泪,脸上带着凄楚的表情说道。

  乔梦惜白净的脸上,如月光般柔和明亮的眼眸里,晕染着着淡淡的苦涩,微笑着说道:“大婶,我不认识什么总裁,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不过,我们一起努力,一起和开发商商讨,也许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的。”

  旁边的大叔脸色冷了下来,“梦惜,你可不能不厚道,你不是那样的孩子,咱们是看着你长大的,这件事你必须帮大叔大婶们!”

  乔梦惜看着围在身边的人们,他们一副她不答应就誓不离开的表情。

  她今天刚来到这儿,就被这样围住了,时间已经是9点了,现在还没开门营业呢!

  现在正是三伏天,早上的天气就已经闷闷的了,天也黑沉沉的,昨晚听了天气预报说是今天有雷阵雨。

  乔梦惜看着这些表情严肃,态度坚决的老邻居,如果,他们再这样固执的等下去,说不定,一会儿会被雨浇的。

  乔梦惜为难的样子,落入了焦急等待她答复的人眼里。

  终于一位大婶鄙视的看着她说道:“你别装了,你不是连孩子都有了人家的了吗?怎么现在装清高了?”

  这句话伴着一道刺目的闪电落下来,照亮了乔梦惜惨白的脸。

  那位大婶身旁的一位同伴,轻轻推了她一下低声道:“你看你,急什么?有话好好说嘛!怎么就喜欢揭别人伤疤呢?”

  乔梦惜不再同他们说什么,默默地打开了店门,默默地将拖布在水池里投湿,轻轻的擦拭着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那位大婶及众人都尴尬的站在那儿,大眼瞪小眼的,终于有人将矛头指向了刚刚‘惹’到乔梦惜的大婶身上。

  “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事说事干什么翻那些陈年老账的…….”

  他们吵吵闹闹的,乱成一团,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屋里面的乔梦惜,她细致的查看着书架上的书。

  这是她经营了三年的小书屋了,虽然面积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从国内文学作品延伸到国外,涉及了很多很广的知识层面的书籍。

  拥有7岁到70岁的众多忠实的读者,他们曾经调侃道“这间‘转角书屋’可是聚集了太多的知识精髓,这个老板娘,可是最漂亮,最智慧的女人!”

  天越来越黑,闪电伴着雷声急促的响起来,眼看着就快要下雨了,外面的人们还沉浸在指责与分辨中,吵的不可开交。

  乔梦惜叹了口气,走到书屋门口,声音平缓却吐字清晰的说道:“大爷大婶,你们先回去吧!这天就快要下雨了。晚上,我会去居委会那儿等大家的。”

  说完,她默默的转身,回了书屋。

  门口的人们面面相觑,抬头看了看天,有几个慌慌的走了,还有的不甘的看了看乔梦惜,最终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急急的追着前面的人。

  乔梦惜奇怪的看着刚刚指责她的那位大婶,她老脸通红,搓着手,不时的向屋子里看一眼。

  乔梦惜走出屋子,微笑着问道:“张婶,你怎么了?”

  那位大婶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了看她讷讷的说道:“我,我忘带钱了,没,钱坐车了。”

  乔梦惜连忙回屋拿出钱包,递给她100元钱道:“大婶,你快回家吧!”

  送走了那位大婶,墨黑的云似乎再也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雨水像一道道沉重的雨帘洒落人间,四周除了雨打地面的‘哗哗’声,再没了别的声响。

  因为下的急,雨水落入地面后,又溅起老高,乔梦惜怕雨水溅湿了靠门边的书架上的书,急急的关上了门 。

  这样的天气,是没有人来的,乔梦惜看着声势浩大的雨,发了一会呆。

  然后随手摆弄着窗前桌子上的报刊。

  是今天的报纸,因为今天她这里乱成了一团,送报的人急急的将报纸放在她手里就走了。

  手像被针扎了似得一顿,一张报纸用整个篇幅,在报道着一件事,商业巨子卓长青的独子卓宇辰荣耀归国的事迹。

  上面有关于他的经历。

  卓宇辰,男,26岁,某院校经济学博士,两年前出国深造,现荣耀归国。

  这是位行事一向低调的‘富家子弟’,在这以前他从未出现在任何报纸杂志的封面上过。

  据说,他喜欢独来独往,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是个温文尔雅的,有如春日阳光般温暖的男孩子。

  可是,乔梦惜看见了他登在报纸上的照片,虽然照片上他礼节性的笑着,但是她分明看见了他眼底的淡漠与疏离,还有嘴角的冷酷与讥讽。

  上面有几句记者采访他是的问话。

  记者:“卓少,听说您这次回国顺便想解决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

  卓宇辰:“是的。”

  记者:“已经有确定的人选了吗?”

  卓宇辰:“是的。”

  记者:“请问,对方是怎样的人?”

  卓宇辰:“是个年轻,美丽,自信,温柔,肯和我相守到老,肯为我生儿育女的女人。”

  记者:“好羡慕她,祝卓少,幸福快乐。”

  ……

  那年那天,她倚窗而立,眼里是晶莹的雨帘,她最喜看雨,喜欢它的干净,喜欢它具有清洁世界的魔力,喜欢雨后清新的空气。

  每到下雨天,她总是倚窗而立,静默的呆望着雨帘下远处的风景。

  心仿佛也在沉淀,那一刻,她心安无比。

  街道上,几乎没了行人,只是偶尔有一个两个打伞的人,急匆匆的走过,那鲜亮的伞是盛开在雨中最瑰丽的花朵。

  那天的雨也下的很大,新鲜的空气里带着淡淡的凉意。

  乔梦惜披了一件红色的披肩,面前一杯刚沏好的咖啡,空气里是淡淡苦涩的香气。

  门口处似乎有一声轻响,乔梦惜心中一动,只是下意识的打开了门。

  门口处屋檐下,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循声转过身来,对她歉意一笑。

  男孩子足足高过她一个头,五官俊美,温润如玉。

  男孩子穿着一身灰色的耐克运动装,衬得他的肌肤更加白皙干净。

  他有一双温柔,闪亮的眼眸,黑白分明的眼眸像是装着最纯净的世界。

  雨水顺着他略长的头发向下滴落,他的上衣也有些湿了。

  尽管他的处境有些狼狈,可是,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窘态,只是对着她歉然道:“对不起,我打扰到你了。”

  他的声音温柔而充满磁性。

  乔梦惜微笑道:“没有,你进来避一避吧。”

  男孩略略迟疑,乔梦惜 走进洗手间,拿出了一条毛巾,向他递过去。

  男孩释然,在门口处的脚踏垫上搓了搓脚,走上前,接过了乔梦惜手里的毛巾。

  乔梦惜又沏好了一杯咖啡,递到男孩面前。

  男孩双手接过,轻声说道:“谢谢。”

  乔梦惜只是淡淡一笑,走到窗前,端起咖啡轻轻啜了一口。

  窗外,绿树青翠,红花娇美。

  男孩擦了擦头上的雨水,站在乔梦惜身后不远处,循着她的目光看着窗外。

  ……

  摩天大厦里,一个一身黑色衣着的高大伟岸的身影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五官俊美,温润如玉。

  身上透着俊逸,儒雅的气息。

  可是那双眼睛里此时迸发出的却是阴鸷而冰冷的光。

  他冷然的看着外面倾泻的雨水,身后的办公桌上一杯咖啡飘着淡淡的苦涩的香气。

  转身,他的眼里多了一丝冰寒和绝情。

  按下秘书的电话。

  声音里透着冻结空气的冰寒“下午,我要听到关于东区开发案的最佳方案,还有,我要工程尽快启动!”

  挂断电话,他端起桌上的咖啡,嘴角扬起一抹讥讽不屑的笑意,将杯子掷进了纸篓。

  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嘴角的讥讽不屑悄然隐去,眼角浮上一抹己未察觉的笑意。

  “小阳,是你吗?”

  电话里响起稚嫩的声音“爸爸,我想你。”

  男人眼底笑意更浓,声音也变得温柔磁性“爸爸,会很快接小阳过来的……”

  男人此刻脸上的表情是幸福而满足的,在诸多向今天这样的阴雨天里,小阳的声音就像是一道温暖的阳光照进他冰冷的心坎。

  傍晚,乔梦惜刚走进巷口,就看到了早早等在那儿的父亲。

  父亲慈爱的目光一看到她,一抹安心的笑容瞬间在嘴角晕开,乔父迈开腿,几步走到女儿面前,慈爱的目光在她脸上稍作停留,看到她眼里隐忍的一抹疲惫,心里一沉。

  醇厚的声音响起:“梦惜,你,妈妈有些不高兴,你待会儿,她说什么都不要在意,啊?”

  乔梦惜鼻子一酸,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搂上父亲的肩,声音里是淡淡的撒娇味道:“知道了,爸~”。

  父女二人走进大门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一脸愠怒的乔母。

  乔父目光复杂的看着妻子,轻轻推了推身边的女儿,示意她先进屋去。

  乔梦惜却没有动,依旧是嘴角含笑的看着母亲。

  乔母看到她嘴角的笑容,只觉得一阵阵的怒气直冲向胸口,眼看着她就要发作。

  乔父忙走到她身边,搂着她向屋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小声在她耳边道:“孩子累了一天,你有什么事,等吃过饭再说。”

  乔母虽然没有在晚饭前发作,可是吃饭的时候她一直是沉着脸,乔父无奈的看着她,不时的给碗里已经堆满了饭菜的乔梦惜夹着菜。

  一边慈爱的说着:“梦惜,吃吧,一会儿饭凉了。”

  乔梦惜一直低着头,每当父亲夹过菜来才抬起头向父亲微微一笑。

  乔母终于再也压制不住心里不断窜腾的火焰,将手里的筷子摔在桌上,乔父看向她脸色也慢慢沉了下来。

  乔梦惜轻轻放下饭筷,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一脸怒气的母亲,好看的眼睛里平静无波,粉嫩的唇轻抿着。

  乔母冷笑一声道:“乔梦惜,你不要一副委屈的样子,是谁让这个家再没了安宁的日子?是谁害的自己的亲哥哥有家回不得?”

  乔梦惜的脸色渐渐惨白,眼眶也微微的泛红。

  乔父看着身边的妻子,眉头紧蹙,放在桌上的手慢慢攥紧。

  乔母说着声音也是渐渐哽咽:“你哥哥本来有着很好的前途,可是因为你,都是你!乔梦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不争气的东西!你看看!这个家,像什么样子!每天都有人冷潮热讽的!……”

  乔梦惜紧紧闭上眼睛,可是冰冷的眼泪还是缓缓地滑下她已毫无血色的脸颊。

  放在双腿上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指甲深陷在掌心里,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乔父看着女儿轻颤的身体,听着妻子喋喋不休的无情指责,心如刀绞。

  他一拳击在桌子上,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惊呆的妻子,嘴唇哆嗦着指着她的鼻子厉声道:“够了!你还是一个母亲吗?你没看到梦惜的痛苦吗?你只是这样凭着自己的情绪来发泄,丝毫不管自己一次次的在梦惜的伤口上狠戳!”乔父边说便轻轻摇头道:“你是一个狠心的母亲,是个有欠公允的母亲!”

  许是,乔父一向是醇厚的性子,许是,他和她结婚这么多年以来,从没这样发过火,从没这样指责过她。

  一向不依不饶的乔母这次却静静的闭上了嘴。

  她震惊的看着丈夫离开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乔梦惜也默默地回了房。

  桌子上的饭菜渐渐凉了,窗外的夜色惨白的照在餐桌上,照在乔母表情复杂的脸上。

  她一个人在冰冷的饭桌上,呆呆的坐到很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