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木槿花

第十一章(番外)

木槿花 堇洛 2120 2016-03-25 19:24:32

    白色的身影在大漠中伫立着,宽袖下紧握的双拳青筋微凸,看起来有几分单薄的身子微微发颤。  

  阑珊轻抿着唇,站在木纯阳身后不远的地方,还记得木老头儿说过,木纯阳从两三岁以后就没再哭过,性子坚毅的令人心疼。看着那挺拔的背影,微颤的身躯,忽然明白了木老头儿说的那种心疼。  

  上前,又自己的小手缓缓握住木纯阳的拳头——对于木纯阳来说,颤抖何尝不是一种哭泣的方式。  

  “槿儿其实叫阑珊对吧。”阑珊抬头,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轻轻嗯了一声。“爹和我说过,他为我找好了儿媳。”木纯阳低头,眼睛下方是长长的眼睫的阴影。阑珊依旧保持着抬头的姿势,静静地看着他。  

  “槿儿,以天地为媒,你愿嫁给我么,这是爹的愿望。”阑珊看着他温柔的笑颜,点了点头,从背着的布袋里取出红装:“木老将军早就准备好了。”  

  风吹起红纱,少年与女童在墓前拜堂成亲,十分简陋的仪式,却有着十分坚定的承诺。  

  阑珊被大风迷了眼睛,只得钻入木纯阳怀中。木纯阳淡淡一笑,用披风将怀里的人裹得更严实了一些。  

  “槿儿,到了。”木纯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同时自己被人抱下马来。晕晕乎乎的钻出披风,温厚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将自己带进了客栈。  

  “槿儿,得将就一晚了。”木纯阳问了小二,并没有足够的水洗澡。这真够让人难过的。阑珊摇了摇头,可爱的小脸上绽出大大的笑容:“没事。”嘻嘻嘻,有美人相伴,有啥不乐意的捏。  

  木纯阳将外衣脱了,钻进被窝,捂了一会儿,才让阑珊进来。嗯,说实在的,木纯阳对自家小娘子还是很好的,各种关爱备至虐死单身狗。阑珊乖乖在他怀里寻了个好位子,然后闭上眼睛睡觉,要忍,不能将自己的真实性格暴露出来吓着小相公。木纯阳将怀里软乎乎的身子抱紧。  

  第二天早晨,木纯阳先醒来,怀里的人却迟迟没个动静,于是只能保持姿势,静待怀里的小美人醒来。  

  窗外的阳光有点儿刺,阑珊悠悠转醒,但半睡半醒的她略有点儿迷糊,嘟起嘴亲了一下木纯阳的下巴,挂上一贯的笑容:“小相公,早。”小、相、公?!!!木纯阳有点儿僵,不对,是从头顶到脚趾的僵硬,白皙的脖颈蔓延起一片嫩粉。阑珊又往木纯阳怀里拱了拱,僵硬的怀抱终于让她意识到不正常,一个激灵,醒了。  

  抬头,傻兮兮的笑:“纯阳哥哥,我饿了。”  

  “好。”木纯阳默默的爬了起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穿上外衣走了出去,为等他走远,房里便传来阑珊懊恼不已的嘶吼声,对,嘶吼。嘴角不禁向上扬起,有这么个媳妇儿好像也不错。  

  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饺子,阑珊抬起头:“纯阳哥哥,今天早上我是不是说梦话了?”努力维持呆萌的形象。木纯阳不紧不慢的将勺中的汤喝完,并不戳穿:“好像是的。”阑珊激动地猛拍了下桌子:“对对对,我就说嘛。纯阳哥哥你不要放在心上,梦话,都是梦话!”木纯阳淡淡瞥了一眼阑珊如此糙汉子的举动,道:“槿儿,爹与我说了很多你小时候的,呃,趣事。”阑珊沉默了,木老头儿肯定没说什么好事,“滋遛,滋遛”的,阑珊埋头喝着汤,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没有呆萌气质了:“接下来去哪儿?”极平淡的语气。“去木家军驻扎营地的地方吧。”木纯阳将目光投向窗外,极为缥缈。  

  少年驾着马,怀里有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儿,好奇地探着头:“啧啧,咋都没我好看呢,是吧小相公。”少年低头扫了一眼女孩,眸中带着浅浅的笑意。“哎,米有办法,生得太好。”阑珊摇晃了一下小脑袋,继续四处打量。  

  找了个茶馆歇下脚,隔着帘子便听到有人在谈论。  

  “你们听说了吗,木将军被判通敌卖国。”  

  “什么,木将军怎可能做这种事?”  

  “世间最过难猜的便是人心了,谁能料到!”  

  “此次判罪据说牵连了不少人,木夫人在圣旨下来的第二天便自杀了。”  

  茶盏落地,热茶四溅。阑珊瞟了一眼木纯阳惨白的脸色,淡定的招来小二:“收拾一下,再煮一壶来。”木纯阳渐渐从呆滞中回神,强撑起了笑颜,端起茶便要抿一口,白软的小手抓住他的手腕:“茶凉些再喝,小心烫着。”可爱的笑脸,毫无破绽。木纯阳将茶盏放下,收拾了一下心绪,脸上的笑容一如往常。  

  走出茶馆,天色有些暗,便找了家客栈住下。  

  阑珊眨巴眨巴眼睛,窝进木纯阳怀里,在他眼睛上亲了一口,抱住他的脖子,下巴抵在他的肩窝:“纯阳哥哥,别难过了,你还有我对吧,你还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木纯阳缓缓收紧臂弯,将阑珊紧紧抱住:“是的,我还有槿儿,我还有槿儿。”轻声的呢喃,像是自我催眠一般。闭上双眼,静静平息内心翻涌的思绪。  

  次日,木纯阳继续带着阑珊往南走。  

  禹城水患,木家军被派往禹城救民。  

  风大的像是要把人吹起来,木纯阳紧紧拥着怀里的人,用厚实的披风裹着。  

  风太大,又夹着雨水,马相当艰难地走在泥泞的山路上。马一个踉跄,若不是木纯阳马技好,两人怕是得摔下来。  

  “槿儿,我们得自己走了。”轻柔的将阑珊抱下马,护在自己的臂弯之中,抱着她跃上树梢,穿梭在林间。树枝大多也是滑的,尽管脚尖一点便离开,但还是有失足的时候,两人双双掉落在地。阑珊从披风里钻了出来,风吹的睁不开眼,只能半眯着,少年雪白的锦袍沾上泥渍,发梢杂着树叶,俊美的脸上淌着汗水和雨水,喘息着,说不出的落魄。伸手,将大风吹起的长发为他挽于耳后:“木纯阳,要不你先走吧,我等你。”少年皱起了眉,第一次以严肃的神色面对阑珊,伸手,用披风将阑珊重新裹好,抱在怀里一步一个脚印,不出意外的倔。  

  “木纯阳,我也会轻功的,放我下来。”相当平静的盯着他。

堇洛

等等哈,偶还木有写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