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木槿花

第八章

木槿花 堇洛 1895 2016-03-18 19:17:44

    今日,阑珊着了一条浅粉色的齐胸襦裙,明媚之中又带着一股风情万种:“齐远小表弟还真是出手不凡哈。”身子软软的半倚在姚儿身上。  

  众人将目光落在了阑珊身上,木纯阳瞧着这浅粉的襦裙,微愣了一下。  

  齐远的脸又是微红了红:“是阑珊姐提醒的及时。”  

  “郡主,手下办事不利。”侍卫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阑珊毫不心虚,将头上的碧玉簪子取了下来,递给姚儿道:“破了,扔了吧。”  

  “是。”  

  墨发披散在两肩,若隐若现的遮着诱人的锁骨,到又是几分媚气:“公主的马怎受惊的?”  

  瑶光身边的宫女开口道:“说来也晦气,竟碰上了个满身是伤的死丫头,浑身血气吓着了马。”  

  “公主没救吗?”阑珊抱着半开玩笑的口气。  

  “我们公主是千金之躯,怎能染上那种污秽之人的晦气。”那宫女理直气壮。  

  “千金之躯也不过是凡胎肉体,人与人之间没有谁比谁尊贵之说。”阑珊反唇相讥。  

  “当时马儿受了惊,我,并无办法救她。”瑶光咬着下嘴唇,几分楚楚。  

  阑珊没心情与她接着斗嘴,静静的翻了个白眼。  

  “琳儿,你去找找那孩子,务必救好。”瑶光凝眉道。  

  “切,死都死了。”阑珊嘀咕着。  

  道路中的人忽都往两旁靠了靠,细弱的声音传入阑珊耳中:“姐姐,姐姐,阿奴啊。”  

  阑珊立直了身子,提着裙摆,疾步往路中央走去,瞧见那破布烂衫,一步一个血印的孩子,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大大的,瞧见她总带着些夸张的惊喜。冲上前抱住孩子摇摇欲坠的身子:“阿奴,阿奴你怎来京城了?”  

  “姐姐,阿妈死了,阿爸要把我卖给克里提老爷,我只有姐姐了。”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满的泪水。阑珊抱起阿奴,咬着牙根儿道:“阿奴你忍忍,姐姐这就给你找大夫,不怕。”一双美目此时像是冰刀子,扫了一眼瑶光,眼刀子像如活刮在她身上一般。  

  “当年木老将军未同意你做木家的媳妇,想来就是知道你,是个善意不达心底之人。”步子如飞,经过瑶光身旁时,丢下这样一番话。  

  瑶光的眸色暗了暗,咬着的嘴唇更是白了几分。  

  如玉般的手轻抚着阿奴的眉眼,阿奴是个漂亮的外族姑娘呢,大大的眼睛,微黑的脸,眉目格外的清秀漂亮。  

  长长的眼捷颤了颤,阿奴醒了。阑珊的唇角上扬:“难怪大夫说你身子好,这么快就醒了。”“姐姐,我方才看到的是纯阳姐夫么?”阿奴的嗓音微哑。阑珊点了点她的嘴唇:“阿奴,‘纯阳姐夫’你私下叫叫就好,在外头可不能这么叫。”“为什么,姐姐不是和他成亲了吗?”阑珊摇摇头,道:“他忘了。”眸中流露几分凄迷。  

  “哦。”  

  “阿奴要喝粥吗?”  

  “好。”微圆的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  

  手执汤勺将肉糜粥舀起,放在嘴边轻吹,凉了,才送入阿奴口中。一勺一勺,阿奴安安静静的将肉糜粥吃了个干净。阑珊寻了方帕子,细细将阿奴的樱桃小嘴擦干净。  

  阿奴才注意到窗外的天暗了,阑珊的房中早已点起了灯:“姐姐吃过了么?”  

  阑珊收拾着碗筷,闻言,瞅了瞅自己平坦的小腹,午时只吃了些糕饼垫了垫肚子,此番才发觉,肚子空空一片,勾起唇角笑笑:“尚未。”便自己唤了姚儿,传了膳食。  

  还真是饿了,瞧着一桌热菜,执著(筷)便吃了起来,将一桌的菜风卷残云了后,再瞧了瞧阿奴,睡了。  

  自己也早些睡吧。  

  和衣便躺在软榻上睡了,身上盖一条毯子。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急急的脚步声,阑珊惊醒,掀开薄毯,夜间的凉气将自己冻得一哆嗦。  

  “小姐,小姐不好了,将军遇刺受伤了!”听得出姚儿压低了声音。  

  阑珊心下一惊,瞧了一眼阿奴,许是阿奴的药里有安神的,没醒。穿了鞋,披了件外衫就匆匆赶了出去。  

  -------------------------------------------------------------------------------是木纯阳和阑珊小时候的事:  

  血染红半边天,大漠上横尸遍野。  

  白色宽大锦衣的小女孩吃力的拖着一个十岁的少年,少年的脸被鲜血沾染看不清相貌,依稀辨得是个俊秀的孩子。  

  女孩尚未退去稚嫩的脸蛋上挂着汗珠,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木老头给你吃的是猪饲料吗,木纯阳!怎么会这么重!”  

  莫名的好笑呢。  

  “嘻嘻嘻,”女孩笑得十分贼,一双小手毫不犹豫地扒着少年身上的军装,“乖乖,我瞧瞧是不是身材真的很好哈。”  

  阳光之下,少年的皮肤莹白如玉,看起来削瘦的身躯实则有一种美感,腹部有相当浅的线条,女孩的目光有如狼见了食物一般,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唇:“完美。”  

  观赏了一番后,又伸出爪子揩了两把油,才将他拖下水去,让他自己泡了一会儿。  

  阑珊则打开了木老将军给的包裹,两套少年干净的衣服、两条襦裙,还有一些银两。等等,为什么还有红装啊,看起来有点像婚服呢,缩小版的那种。  

  “妮子,你以后嫁给我儿子可好。”“就这么定了哈。”  

  我靠,不会让老子和木纯阳在他坟前直接拜堂就算吧,忒简陋了吧。腹诽一番后,打开了信封,你妹的,打得还真是这个如玉算盘,不过,阑珊将目光投向木纯阳,少年俊美的脸在阳光下越发如神祗一般,眯了眯眼,如果是他的话,好像也不错。  

  小子,当真是便宜你了,这么简单便将我这才华与美貌集一身的女子娶到手。  

堇洛

看到有评论,好开心啊,宝宝一定努力更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