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木槿花

第六章

木槿花 堇洛 2122 2016-02-27 21:13:21

    木纯阳凝眉望去,打斗的几人,黑色衣袍的人居多,还有几个便衣的侍卫,为首者,木纯阳暗道一声不好,驱马上前。阑珊忙是跟上。  

  木纯阳利落下马,拔出长剑,与黑衣人打了起来。阑珊跑到便衣的老人身边,赤手空拳为他挡下几招,再踢起对手掉落在地的长剑,一剑封喉。  

  黑衣人一见形势不对,便下令撤退。阑珊眯了眯眼,飞身上前,挑断他的脚筋,打脱他的下巴,至于其余几人,阑珊眸中显露杀意,手中挽一个漂亮的剑花,欺身而上,手起刀落,少有的狠绝之相。与木纯阳一同解决了黑衣人之后,阑珊仔细的打量起了老人,老人长须白发,遇见棘手的敌人,确是沉稳之相,似乎有几分印象。  

  “秦太傅,您没事吧?”木纯阳关切的上前问道。  

  “并无大碍,多谢木将军出手相助。”秦太傅上前拱手道。  

  秦太傅?阑珊皱眉,狼阁似乎的确收到过希望将秦太傅杀掉的信,而且报酬丰厚,只是让她压了下来。  

  秦太傅的目光投来,问道:“这位姑娘是?”  

  阑珊一扫刚才的凝重表情,展开笑颜,对秦太傅道:“我是木将军的朋友。”  

  “哦。”秦太傅点点头,“刚才也多谢姑娘相救了。”  

  “不碍事的,早有听闻秦太傅您为人刚正和善,今日怎会招来此等杀手追杀?”阑珊盯着秦太傅。  

  “老夫也不知。”秦太傅摇了摇头,忽的想起道,“也的确是奇怪,前几日老夫听闻兵部的李大人,礼部的周大人,也都遭此横祸。”  

  阑珊抿了抿唇,转身往那黑衣人那儿去,站定在他面前:“毒药包吐出来。”黑衣人偏头不动,阑珊冷冷的笑笑:“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么?蠢货。”食指与拇指相合,放在嘴边,吹出清远的哨声。树林间风吹草动,雪白的狼儿龇牙咧嘴,绿油油的眼眸中是野兽的残戾。黑衣人往后仰了仰,眸中显露惧意,却并无其他动作。阑珊顺了顺洛奇的毛,随意地开口道:“你这么脏,洛奇才不会下嘴,但我还有的是办法,就让你到狼阁好好享受一番。”黑衣人依旧是不为所动。“洛奇,看着他。”  

  阑珊与木纯阳骑上马,护送秦太傅回府。  

  “那人你为何紧盯不放。”木纯阳问道。  

  “吃醋了?”阑珊调笑道,见木纯阳神色认真,她才正色道,“他的主子是狼阁的人。”  

  “你知道是谁?”木纯阳看她漫不经心的样子,皱了皱眉。  

  “还不确定。”阑珊驾着马悠悠的走,“木将军可是要小心了,快轮到你了。”阑珊冲着他,调皮的吐了吐舌。  

  因为走得慢,所以傍晚才回到府上。  

  阑珊肚子饿的呱呱叫,却又想小睡一会儿,不禁娇气了起来。躺在软榻上迷迷糊糊的想睡觉,红唇却又张开,小口小口的吃姚儿喂进嘴的食物,刚吃完饭就几乎要睡过去,但还是强撑起身子要洗澡,因为迷糊,在屏障后头撞了好几样东西,便要求泡温泉。  

  “小姐,府上的温泉是将军用的,您要用得经过将军同意。”  

  “那我找他去。”阑珊打起精神往书房去,一路上磕磕绊绊,总算跌得她睡意全无。  

  “小姐,小姐,慢点儿,慢点儿,别又摔着!”姚儿提着裙子,在后头急急的跑着。  

  “木纯阳,我要用温泉。”  

  木纯阳额角的青筋突突,就不能让他消停一会儿吗:“你能别来打扰我吗?”  

  阑珊将耳边的秀发挽于耳后,款步上前,捏着木纯阳的袖子,摇啊摇,摇啊摇,声音软软糯糯:“求你了,人家好累的,就借用一下下,求你了,好不好?”阑珊轻咬着下嘴唇,眼睛晶晶亮亮的,还带点儿小期待。木纯阳一下就被她磨没了脾气:“好,你让姚儿带你去吧。”“好耶!”阑珊开心地搂住了木纯阳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蜻蜓点水一般,软软的嘴唇划过皮肤之时,一霎心颤。阑珊欢快的跑进了夜色之中,留下木纯阳耳红了半晌。  

  长呼出一口气,阑珊啊阑珊,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姚儿上前,为阑珊轻轻褪下纱裙,如上好的羊脂玉一般的皮肤,白嫩细致,似乎轻轻一掐便会留下青紫的痕迹。姚儿低垂着眼帘,未阑珊解开白色的肚兜,完美的身段。阑珊踩着柔软的狐狸皮制的毯子上,白玉般的美足,慢慢走向温泉,缓缓下水。  

  阑珊如一条白鱼,在温泉中上浮下沉,戏耍了一番,才开始细致的洗着自己,轻轻的揉搓,长长的乌睫之上沾了几滴水珠。  

  姚儿轻呼一声,阑珊抬眸望向池边的俏丽女子:“颖儿,不得胡闹。”  

  “没趣。”颖儿撅了撅嘴,松开了对姚儿的掌控。  

  阑珊缓缓游向池边,上岸。姚儿本想服侍,却被颖儿快了一步。颖儿做的很顺手,用毛巾挽起阑珊的墨发,再细细替阑珊擦干身体,最后为她轻轻穿上衣物。阑珊望了一眼一旁愣住的姚儿,轻笑道:“姚儿你先退下吧。”“是。”姚儿迈着小步子,退了出去。  

  “你怎么有兴趣上京城来。”阑珊的身子软软地躺在池边的软榻上,一身睡衣穿的松垮,细长的美腿半遮半掩,单手支着脑袋,唇角噙一抹魅笑。  

  颖儿单膝跪地,也是不敢看眼前撩人的美景:“小姐新抓的人,死了。”  

  阑珊半垂眼帘,半掩了掩唇:“啊,料到了。”  

  颖儿抬头:“小姐知道是谁了?”  

  “差不多吧。”阑珊笑笑。  

  “那小姐打算怎么办?”颖儿毕恭毕敬的问。  

  阑珊不言,想了半晌,道:“你的情哥哥找到了吗,我帮你找找?”  

  颖儿摇摇头:“恩,小姐你帮我找找,他医术很好,很喜欢暖暖的笑,他待人也不错。”  

  阑珊看着眼前的妮子傻笑,抚抚头:“说说外形上的特点,姑奶奶!”  

  “哦,他右手中指骨节处有一颗浅棕色的痣。”颖儿又恢复了冰山脸,一派正经。  

  阑珊点点头:“那你先回去吧,他既在京城,我便会帮你留意看看。”  

  “是。”颖儿垂首退出。  

  阑珊揉了揉眼睛,从软榻上起来,往外走去,姚儿上前,将臂上厚实的披风给阑珊穿好,一同走入夜色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