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琉璃境之七殇绝恋

第十一章 初次见面,黑衣少年

琉璃境之七殇绝恋 柏儿 3108 2015-10-01 20:37:15

    紫衣人话音未落,回过头来,妖娆妩媚地凝视着前方,视野所及之处,林荫密布。他忽而嗤笑,“你整日躲着,当真憋屈呢。”  

  他转而反手一掌,单足微旋,身手灵活宛如灵蟒,径自击向头顶上方。  

  层层叠叠的枝桠交错之间,一张银质面具豁然显现,唯一摄入心神的却是,面具人原本该露出明目的部位依旧被紧紧地护住。  

  纵使先前早已见过千百遍,紫衣人仍然克制不住呼吸一窒。  

  他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尾随自己一路的,居然是星祭!  

  星祭何许人也?  

  琉璃境中大抵无人不识,无人不晓。饶是如此,星祭依旧成迷,不容小觑。  

  江湖传言,此人乃十绝占星阁的天才少年,未及弱冠便已取得仅次于阁主的大祭司之位,继承衣钵,封号星祭。  

  占星阁素来为十绝中最为神圣却又最为隐秘的所在,无人知其由来,但无人不晓其通天本领。  

  据传,正殿名为天机。  

  常人有言,天机不可泄露。而占星阁却妄图一窥天机,其野心勃勃,让人不安。  

  然与江湖神棍有异,占星阁人不言则已,若言必应。是以占星阁虽在江湖无甚作为,却无人异议其十绝之位。  

  何谓十绝?  

  乃是现如今江湖上排名前十的门派统称,得名于十大门派各有一镇门绝技。  

  数十年前,大陆琉璃境,两国鼎足而立,南、西璃之间战火纷飞,实力大减。而此刻,大陆格局也顺应改变。  

  楚、云、兰、岑四大家族横空出世,十绝门派王者归来。  

  四大家族若齐心协力,或能媲美现如今的西璃国。而长生殿在十绝排行榜上一举夺冠,甚而早已能与南璃国一较高下。  

  帝王之术,在于制衡。若无牵制,恐怕长生殿一方独大,祸乱再起江湖。  

  如此想来,莫非……?  

  而且,星祭身上的威压,比起上次,似乎只增不减。  

  他思量,难怪父亲要拼命拉拢他,或许靠的不仅仅是占星阁星祭的身份……  

  紫衣人唇角微勾,收回掌中气流,丝丝缕缕,百炼钢化绕指柔。而星祭一袭黑衣媲美徽墨,浑身上下透着死一般的寂静。  

  “兰,钦。”星祭一袭祭袍,淡然道出,似乎很是熟稔。  

  兰钦很是无奈,摇头叹息,“难得啊难得,占星阁大祭司星祭一生说不了几句,却叫了一回我。我竟不知该庆幸……”  

  丝丝幽雅的樱花香气窜入鼻中,来人身份昭然若揭。  

  当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兰钦嘴角斜勾,忽而蓦然止声,抬眼看向犹自岿然不动的星祭,低声道,“此地不宜久留,还请大祭司移步再叙。”  

  星祭颔首,仰头。  

  天色阴沉,风雨欲来。也许,今夜会很不平静。但愿,是他多虑了。  

  兰钦无语凝噎望苍天,无需眼睛便能洞悉世事,大祭司真乃神人也。  

  莫非真开了天眼不成?明明面具并未开凿眼洞……此等神乎其技,若要称霸江湖,简直不在话下!  

  “他,留下。”星祭指了指,兰钦望着昏迷不醒的黑衣人,按捺住心下诧异。  

  然而,星祭不再言语,潇洒转身,渐行渐远。身后兰钦,蓝紫双眸微微眯起,眼中闪过点点碎光。  

  星祭步伐稳健,落叶无声。似乎踏过,又似乎飘着。  

  这种水准,非一朝一夕足以练成。星祭轻功如此,足以挤入当世第一流高手,然而数日之前,他轻功不过二流。  

  究竟何事令他忽然转变?  

  个中缘由,不得不令人妄自揣度。待星祭走远,兰钦不自觉地蹙起眉头,若有所思。  

  一别数日,星祭的轻功便精进神速。此事颇为蹊跷,未免变故,还是禀报兄长,早做打算为好。  

  打定主意,他婉约而行。越过脚边黑衣人之时,突然不自觉地投射一丝怜悯。  

  迷茫中,淡淡叹息仿佛预知未来。  

  黑衣人苏醒之时,天正下着细雨。水珠顺着发丝滑落,他抿了抿干裂发白的嘴唇,任由天泽滋润。  

  默默地爬起来,双臂发颤。暗自运功,体内寒冥之气肆意运转,终归于静。  

  恢复些气力,双耳微动,好似听见极其细微的脚步声,像是女子,但又多了些凝重敦厚。  

  碍于自己有事在身,先行离去乃是上策。回过神来,心痛之感难以掩盖。  

  黑衣人捂着胸口,低头一看,鲜血已然渗透衣衫,暗红诡异的赤红有如当头棒喝,强打精神找寻修养之地。  

  忽然想起折扇还在紫衣人手中,先前的轻薄之语让他俊脸莫名一红。  

  异常的气息逼近,黑衣人不得不暂时打断思绪,施展轻功遁逃。  

  不多时,天儿已回。  

  他顿足,伸手拦着身后喽啰。俯下身,神情凝重。迅速伸手覆向地面,血迹早已被雨水冲刷洗尽。  

  然而,空气潮湿。血腥味儿,丝丝缕缕,直刺鼻塞,让人不安。  

  “我们走。”  

  天儿目光一凝,径自朝着楚灵涓的厢房而去。猛然推开,温润的气息扑面而来,淡然幽雅的蓝莲花平铺浴汤。  

  楚灵涓微阖双眸,似是闭目养神。安逸如熟睡的婴孩,让天儿不忍打扰。  

  香肩半露,长裙已湿。  

  天儿转过头去,不想理会这魅惑一幕。平静无奈地说,“若是小姐有事,天儿就在隔壁随时待命。”  

  直到门被合上,楚灵涓才摸索着身旁的白绫,慢慢覆上自己的双眼。  

  双耳微动,唇边含忧。  

  她动了动嘴唇,微微扯笑着,轻声道,“你出来吧,无碍。”  

  珠帘上风铃叮咚作响,湛蓝流苏直欲晃花人眼。除此之外,整间房屋,静得只欲两人微弱的呼吸声。  

  久不见答复,楚灵涓哆嗦着,摸索着披了件长衫,拢了拢衣领御寒。  

  而后一步一步试探着,踱步走向前方,终于到岸。撩开珠帘,赫然正是黑衣人。面色苍白,气息紊乱。  

  她慢慢地坐地上,来来回回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摸到黑衣人的手后又触电般收回。  

  楚灵涓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得欣慰,心有余悸而又似乎有些庆幸地暗叹道,“还好没死。”  

  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既然我楚灵涓将死,又何不趁着活着的时候多积阴德?也算是为自己图个安稳下世,不再历经此生。  

  打定主意,她叹息。又摇头,素来不信神佛的自己何时这般多愁善感?  

  不知怎的,救他的念头在楚灵涓的脑海中愈发强烈。他的身上,有一种久违却又熟悉得令她心惊胆战的气息。  

  地面冰凉潮湿,不宜疗养。可天儿就在隔壁,这可如何是好?  

  楚灵涓枯坐着,并未注意黑衣人早已醒来,望向她的目光充满戒备。他敛声屏气,似乎在暗中试探周遭的埋伏。  

  自从眼瞎之后,楚灵涓耳力极好。对她而言,即使银针落地,亦有擂鼓之噪。  

  黑衣人自认为眼覆白绫的女子体态娇弱,不足为患。便暗中调息,想要击晕她。可是掌风未至,楚灵涓却率先出声。  

  “若你想逃,听我一言。”笃定的语气,让黑衣人微微一愣。  

  “好。”良久,出声。  

  楚灵涓心底划过一丝暖流,这份信任无疑让她心安。  

  可当她压低声音说出自己的计划时,黑衣人的俊脸忽而‘刷’地一声蹿红,继而死命摇头不答应。  

  时势所迫,由不得他拒绝。最终只得妥协认命地爬入楚灵涓的浴桶。  

  还好空间足够大,天儿从不曾亏欠于她。一直以来,被照顾的那个人总是她。楚灵涓有些落寞,然而,被掩盖在白绫中。  

  淡淡的血腥气息袭来,楚灵涓意识到,此人身上恐怕隐藏重伤。  

  等她尚未想出对策,天儿便走进厢房。视野所及之处,并未发现异常。眉头的不安,自始至终挥之不去。  

  楚灵涓泡在渐渐冷却的水中,清咳一声,试图转移天儿的注意力。  

  要知道,虽然黑衣人躲在水下,但珠帘内或许会残留血迹,万一被天儿发觉,形势可就大大不妙。  

  果不其然,不论如何,天儿的心底总会存留情谊。  

  他很好。只是,不爱她,仅此而已。  

  楚灵涓苦笑着,自己不过是个将死之人,到底还在奢望什么?  

  常言道,不撞南墙不回头。  

  而自己早已头破血流,为何还是看不透?何故寻仇觅恨,庸人自扰?  

  微微平复心绪,抬起手来,轻抚过水面漂浮着的蓝莲花。隐隐约约,水底暗流涌动,看不真切。  

  一丝丝血腥气息漂浮上来,天儿侧目,楚灵涓双手猛一攥紧,而后缓缓放开。  

  细密的水雾蔓延到额头,发丝凝着。而现在脑中亦是思绪万千,剪不断理还乱,当真令人憋屈。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头。古人佳句,如今想来,诚然有理。  

  “小姐身子可好?”  

  天儿轻瞥一眼水上漂浮的一条血路,颇为担忧地问道。  

  “无碍。”  

  楚灵涓有些紧张兮兮,她从来不曾说过谎,尤其是对天儿。青梅竹马般的存在,着实让人无法欺瞒。  

  天儿对她知根知底,而她却对天儿一无所知。总归心中有些不舒坦,膈应得慌。  

  不过,未免天儿察觉自己的做贼心虚,楚灵涓只得头颅高悬,神情傲娇,一副极度高傲的姿态。  

  天儿合上眼眸,唇角轻勾。扫视一番一直延续到珠帘后的水迹,淡然道。  

柏儿

啦啦啦,从今天开始小说恢复更新,啦啦啦~喜欢本文的请继续支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