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琉璃境之七殇绝恋

第七章 灵涓疑死,天儿表白

琉璃境之七殇绝恋 柏儿 2600 2015-09-03 11:39:20

    楚灵涓面色苍白,步履蹒跚。额头破了皮,微微渗血。伤痛不及心痛万分之一,可她却欲哭无泪。  

  眸中带着点点痛意,天儿强自忍着想要冲过去将她揽入怀中的欲望,只能心下思绪万千,今日之举诚然无错。  

  楚灵涓却是眸色渐趋晦涩——  

  厉声质问,亦或反手一掴?  

  鱼死网破,亦或虚与委蛇?  

  她不敢想,也不愿想。浑然不可置信,朝夕相处的贴身侍婢竟是男儿?心底竟然暗自划过窃喜,仿佛流星坠落天际。然,终归不过一现昙花。  

  天儿早已准备承受楚灵涓雷霆之怒,可是她却,犹自岿然不动,平静得令人胆战心惊,“为何?”  

  “小姐可曾听说,虎落平阳被犬欺,落魄凤凰不如鸡?如今你不过是只见不得光的败家犬,若非身怀西璃国龙脉之玥,天儿怎会如此低三下四,去做那不如草芥的狗奴才?!”  

  天儿流云广袖之间双拳紧握,这般违心之语他滔滔不绝,冷哼连连,却是犹自心痛。  

  小姐,天儿怎忍心如此伤你?可若是此番才能救你一命,长痛不如短痛,天儿便是当定了这欺主恶仆!  

  “天儿……”楚灵涓咬着唇瓣,终归欲言又止。  

  “既然如此,那为何……为何要对我这般好?”她无法忘却,天儿为她洗手调羹汤,夏夜扇流萤。  

  除却生父楚承墨,天儿便是这天底下唯一真心待她之人。  

  到头来,终不过镜花水月一场梦?  

  为何赋予我希望之人,终究要离我而去?  

  老天,你不公!  

  “原不过,是我楚灵涓痴心妄想得太厉害。”楚灵涓苦笑着,凝视着天儿蜡像般绝美而冷漠的俊颜,认命般闭眼,轻叹,“你所说的龙脉之玥,若我所猜不假,便是我这自小佩戴的凤凰玉佩吧。”  

  楚灵涓蓦地想起今日之事,原本两小无猜的主仆两竟是须臾之间便势同水火。  

  料想不过,便是世人常言,世事难料。  

  “不错,正是。”天儿毫不迟疑,楚灵涓却是落寞一笑,喃喃道,“若是你不开口,我本也……”  

  到底止了声,妾有情郎无意,又何苦再自取其辱,自欺欺人?  

  “好,你想要,我给你,就当还了昔日恩情。从今往后,两不相欠,再无瓜葛。”楚灵涓取下手中的凤凰玉佩,寒意袭来,下腹猛然剧痛。  

  她笑得嫣然,却是暗自掐得掌中血肉模糊。她楚灵涓的柔弱,只有亲近之人才有资格看到,可惜,天儿已经没有了。  

  “给你,放我,走。”楚灵涓有气无力,将凤凰玉佩放在梳妆台上。撑着发颤的手腕,唇角轻勾,虚弱苍白。  

  铜镜依旧,花黄盎然,桃花梳静默着。可惜,物是人非事事休。  

  她双足赤裸,踉跄着,渐行渐远。  

  眼前暗星点点,晃了晃脑袋,笑得苦涩,楚灵涓,你当真是天底下最为可悲之人啊!  

  你求不了愚蠢的父亲,护不了荒唐的爱情。苟延残喘,狼狈至此。天欲亡我,何以为生?!  

  她的背挺得笔直,宛如悬崖峭壁之上,岁寒松柏根深蒂固。  

  天儿呼吸一乱,竟是分辨不清谁对谁错。  

  他向来镇定自若,进退有度。唯有这次,这个女子的骄傲和决然,将他满腔止水浑然打乱。  

  “等等!”他脱口而出,叫住了楚灵涓。忽然之间,他不想放过,更害怕错过。  

  她无意停下,却仿佛顷刻之间耗尽了气力,微微倚着门槛,任由身体滑落,双目缓闭,一如当年。  

  唇边微笑若有若无,好似看见山花烂漫,终归解脱。  

  天儿并未发现异常,他不敢靠近,亦是不愿靠近。  

  微微叹息,“小姐,你在世人眼中,早已是一具死尸。若是贸然离去,何以为生?”  

  未曾听到答复,天儿喜忧参半。  

  只要她尚未离去,便有转圜之机。莫不是小姐当真被伤透了心,不肯原谅他?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祸,既是自己惹下的,便只得硬着头皮,迎难而上,怨不得旁人。  

  “小姐,天儿娶你!”天儿一鼓作气,眉宇之间意气风发,毅然高举三指,“天儿愿对天发誓!你若不弃,执手相依。一生一世,恩爱不疑。有违此誓,天打雷劈!”  

  砰!忽然一道惊雷劈亮了整个夜空,亦是劈亮了气息奄奄的楚灵涓惨白如纸的面容。  

  大雨滂沱,浇熄庭院熊熊燃烧的篝火,周遭犹自朦胧萧瑟。  

  天儿扶额头疼,奈何天公不作美。  

  心生一计,拿着凤凰玉佩匆匆向前,单膝跪地,言辞恳切,“灵涓,如果你答应我,这凤凰玉佩便是我们二人的定情信物如何?你若不言,天儿便当小姐默认。”  

  天儿笑得舒畅,却是不安。  

  “灵涓?”他试探性轻唤出声,楚灵涓却毫无反应。  

  他小心翼翼地将楚灵涓揽入怀中,却是双手冰凉,天儿面色一凝,伸手探去,竟是了无生气?!  

  砰!惊天雷起,天儿望着怀中的楚灵涓,笑得诡异,“灵涓!你醒醒!不要骗我!”  

  楚灵涓安详着,却是手脚冰凉。  

  天儿脱下外衣,抱紧了楚灵涓,喃喃道,“小姐,天儿错了。天儿知晓你自幼怕冷,不该让你受这风寒。天儿不是,小姐想怎么罚天儿都行,天儿受着。”  

  “天儿知晓你怕药味,若是病了,少不得些许苦药。小姐,你快些醒来,天儿去生些火可好?”天儿抱紧了楚灵涓的小脑袋,痴痴地笑了。  

  “小姐,你素来爱极了蓝莲花。你若醒来,天儿便带你去那富甲天下的云城,那里的蓝莲花开了,花团锦簇。”天儿抱紧楚灵涓,泪水顺着面庞滑落,打湿了衣襟,“小姐……”  

  “灵涓!我错了,我并非有意如此,我只想着你若是弃我而去,我便能以命换命,解了你身上的双生蛊咒。”  

  “楚灵涓!你给我醒来啊!啊!”天儿仰天怒号,体内真气尽数爆棚!  

  “轰!”一时间,整栋房屋门窗大开,碎片飞溅,全然炸裂!  

  气流翻滚,丝毫不减其威力,竟是直逼着百年老树连根拔起,刹那间,雷雨大作,风云变色!  

  “啊啊啊!”方圆百米之内的大树竟是被齐齐震断,蛇虫鼠蚁望风而逃。  

  砰!砰!砰!砰!……  

  大雨不歇,怒吼不止。终归惊扰到千里之外的那人,一袭玄衣斗笠,远望着的,却不是西璃国,而是南璃国帝都紫陌城。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天儿,这既是你的劫数,亦是她的命数。亦或者,乃至整个天下的命数!”  

  思极往事,略一叹息。施展轻功,迅猛如鹰击长空。  

  那人几个翻身,降落在地,却见天儿就地打坐,一头银发刺目惊心。  

  “老夫料到你会对这小丫头用情,可不想情深至此。”那人冷然开口,“上回不过是诓我罢了。”  

  “求你,救她。”天儿将楚灵涓安放在一旁,眉眼疲惫。  

  终究当不了翩翩公子,双膝跪地,一头银发肆意披散,迎风飘扬,艰难开口,“师,傅。弟子求你,救她。”  

  那人浑身一震,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他终于等到这声师傅了!  

  “不过一个女人,世间千千万。男儿膝下有黄金,何苦自甘下贱?!”那人冷哼一声,却是些许动摇。当年……  

  “世间女子千千万,却只有一个楚灵涓。弟子生平别无他求,唯她平安喜乐,此生足矣。”  

  “没出息的东西!”那人冷眼一瞥倒地不起的楚灵涓,浑浊的瞳孔猛然放大,怎么会?!他不可置信般地摇摇头,绝不可能!当年他们,明明都已经死了!  

  若是这样,那人笑得诡异,“楚灵涓,死不了。”  

  天儿一怔,错愕之余,心底涌出狂喜。  

  那人却是轻蔑一笑,“老夫可以救她,但有一点,你这辈子,都绝不能……”

柏儿

收藏啊!亲们手指点点,快没动力写了。为毛没人收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