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琉璃境之七殇绝恋

琉璃境之七殇绝恋

柏儿

  • 其他

    类型
  • 2015-08-29上架
  • 2303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父女反目,名节被毁

琉璃境之七殇绝恋 柏儿 2182 2015-08-29 17:56:13

    南璃都城紫陌,楚相国府——  

  跪在门前的楚灵涓衣衫不整,发簪凌乱,精致的妆容掩不住眉眼憔悴。  

  而在她旁边昏睡着上身赤裸的男人,右眼一条醒目的刀疤蜿蜒而过,面目狰狞。  

  大街上看热闹的人围了过来,议论纷纷。  

  “这楚小姐平素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就沾了这私通苟合的事?莫不是被冤枉的?”  

  楚灵涓眼前一亮,不住地点头,“我平素极守规矩,岂会干这有伤风化的破事?”  

  话未出口,又有人随口接道,“这可不一定,楚小姐可是出了名的花架子,美则美矣,不懂女戒也是常情。”  

  周围人点点头,应声附和——  

  “是啊,墙外的公猫若是发情了,还不逮住母的就上?”  

  戏谑的笑声一波接一波,楚灵涓将头压低,攥紧拳头。  

  “算算年纪,这楚小姐也该出阁了。这些年提亲的王孙公子一拨接一拨,都快将楚相国府的门槛踩破了,楚相爷愣是不点头。”  

  “估计这楚相爷是等着太子回来,亲上加亲,做着太子妃的梦哩!谁不知道这当今皇后是楚相爷的嫡亲妹妹,啊?哈哈!”  

  “嘘!小点声,妄议皇族可是死罪!”  

  “怕什么?!”  

  “就是!太子在国子监学成将归,功成名就,岂会要这种破鞋?!”  

  “破鞋!”  

  “破鞋!”  

  在场的下人亦是指指点点,鄙夷不屑的神情让楚灵涓羞窘不堪,只恨不能变了爬虫,找条地缝钻进去。  

  万般苦楚与羞辱,不敌父亲冷漠如冰刃,彻骨血寒。  

  眼睛肿涩,心痛异常。  

  爹爹,我是您的亲生女儿,您怎能这般无情无义?!  

  一个时辰前  

  “枉我楚承墨饱读圣贤之书,竟教出你这么个不守妇道的贱人!”  

  楚承墨一掌将楚灵涓打得吐血,楚灵涓捂着红肿的脸颊苦苦哀求,“爹,我错了,我不该任性!我该打!可我是清白的!”  

  “还敢狡辩!”  

  楚承墨痛心疾首,伸出手来又狠狠地扇了楚灵涓一耳光。  

  “你这般不知羞耻,黄泉之下,你让我如何去跟你死去的娘亲交代?如何去跟我楚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爹,不是!不是这样的!爹,你相信我,我是清白的!”  

  楚灵涓不知该如何辩解,只是一个劲地拉着楚承墨的衣摆,哭哭啼啼,闹心得很。  

  “哼!”  

  楚承墨一脚踢开楚灵涓,捂着起伏不停的胸口,哆嗦不停地指着,楚灵涓身边赤身裸体的男人,“那你给我解释,他是谁?!”  

  “我,我,不知道!”楚灵涓一下子便慌了神,泪眼婆娑,我见犹怜。  

  “不知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若坦荡承认也就罢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楚承墨一袭儒袍,正气凛然。  

  “可我没有……”楚灵涓被楚承墨一个凌厉目光一吓,登时止了声。  

  “我楚家人,即便是女儿身,也该坦坦荡荡,正直做人!”楚承墨的话掷地有声,似是惊天雷起,将楚灵涓吓得一愣。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楚灵涓被逼出一股狠劲,立着身子,不管不顾吼出来,声嘶力竭,闻者惊心。  

  “爹爹怎能这般不分青红皂白便污蔑于我?孩儿的确是清白之身!不信,爹爹让验宫婆一验便知!”  

  “住口!你是非清白之身,爹爹纵使宠你谅你,你堵得住悠悠众口吗?!”  

  楚承墨惊堂一拍,“验宫婆?!你说的倒是轻巧,女子贞洁岂是这般儿戏?私相授受已是重罪,何况你那可是肌肤之亲!”  

  “我没有!”  

  “还敢狡辩?!”  

  “我……”楚灵涓双颊泛红,唇边渗血,恨然止声,“爹爹下令封口,无人能知。”  

  “贤人有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说不知?”清官做派,一览无遗。  

  “我又不嫁天,嫁地,嫁你,嫁我。知又何妨?”针锋相对,反唇相讥!  

  “你这逆女!”楚承墨呼吸急促,面色潮红,险些要被气得背过去。  

  “爹!你如此轻我,难道就不怕娘亲泉下有知,怪罪于你吗?!”  

  楚灵涓脖颈上挂着凤凰玉佩,晶莹剔透,似是剪水秋眸,望着楚灵涓倔强的样子,楚承墨却是一震。  

  世人皆知,楚承墨与夫人伉俪情深,一生一世一双人。  

  膝下亦只有楚灵涓一女,自幼便是关怀备至,受尽恩宠。  

  大约老天见不得楚家恩爱,其乐融融,十年前,楚家忽然遇袭,房屋尽毁。  

  楚灵涓生母救女,当场命丧火海。  

  “孽障!”楚承墨闭上双眼,皱纹宛如枝桠横生,泪自横流。  

  “爹?”  

  良久,楚灵涓小心翼翼,轻唤出声。  

  “灵涓,你,言之有理。”楚承墨一步步走向跪着的楚灵涓,仿佛顷刻间年华飞逝。  

  “子不教,父之过。爹若早些醒悟,你也不会是今日这般……”  

  楚灵涓却是不敢作声,爹爹与往日,判若两人,笃自心慌。  

  “伤风败俗,令人不齿!”  

  “这世道,不过歌舞升平。”楚承墨满目悲切,“将小姐带下去,跪在楚相国府门前!让她看看,到底该怎么办!”  

  “这……相爷,什么由头?”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天底下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与其让人拿捏把柄,终日惶惶,倒不如走出去,起码顶天立地!我楚家,绝不出怂包孬种!”  

  “爹?”  

  楚灵涓不可置信,爹爹一贯待她如珠如宝,为何……竟是这般绝情?  

  她哭着止了声,却是蓦地笑了出来,竟是疯魔,“为何不信我?为何不信我?!”  

  “我是清白的!”  

  楚灵涓回忆起自己歇斯底里地辩解,却被平素唯唯诺诺的粗使婆子扔出门外,又被小厮按压着跪倒在地的情形。  

  苦涩万分,自己堂堂右相楚承墨独女,竟是落得个这般含冤下场,可悲啊!  

  自己算是何物?笑柄,亦或者,好戏?  

  若是今日无事,三日之后,她便是名正言顺的南璃太子妃。  

  熟料,人算不如天算。  

  左右,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苍天无眼,何处求理?  

  楚灵涓目含绝望,面如死灰。  

  楼上书生细品香茗,唇角含笑,“楚家,快了。主子,这出戏,看得可还满意?”  

  房屋之内,光线昏暗,只余一面银狼面具熠熠生辉。  

  疏忽之间,眼眸大开,一抹幽绿闪逝,惊心动魄。  

  “楚,灵,涓?”  

  这个女子果真奇特,不知……  

  房中那人隐去摄入视线,周遭寒意更甚,洗洗咀嚼。  

  良久,声音慵懒而性感,“月圆之夜将至,猎物可已备好?”  

柏儿

新文出炉,多多支持哈!求收藏!求评论!求鲜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