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花灯宴(二)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157 2014-07-30 00:00:00

    闻言,花若怜也不怀疑傅轻烟的话,只是跟着起身便往后院而去。

  只是,看着那些姹紫嫣红的芍药花,花若怜不由得想起上次在傅府看见的那一棵海棠树,如今应该也依旧在开花吧?

  如此想着,花若怜不由得向那棵海棠树所在的位置走去。却没有发现身后那些千金奇怪的笑容。

  果不其然,在看见那一棵依然静静绽放的白海棠时,花若怜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几步上前,却猛然间看见那棵海棠树下,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的站着。

  一袭白衣仿佛与那棵海棠融为一体,三千墨发用白色羽冠扎起,他眼眸微垂,负手而立,如遗世孤莲,清冷孤傲。

  花若怜的脚步顿下,而那男子仿佛察觉到有人在看他,猛地抬起头,将那一抹清雅可人的身影收入眼底。

  她一袭鹅黄色纱衣,就那般静静地站在离他十多米远的地方,可是,却那般强烈的冲进他的心底,荡起一层层涟漪。

  知道傅轻嵘已经发现了自己,花若怜也不侨情,举步走向傅轻嵘,缓缓开口道:

  “傅大人,许久不见。”她的声音很淡,却如同甘泉流过他饥渴的心头,让他的眼眸瞬间从沉寂变得熠熠生辉起来。而他却也不在意花若怜陌生的称呼,只是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向花若怜的脸伸出手。

  花若怜微微一愣,却没有闪躲。

  因为她不知道傅轻嵘要做什么,如果傅轻嵘只是帮她弄掉什么脏东西,她却惊如脱兔一般的逃开的话,失了面子的是她。

  然而,傅轻嵘的手却伸向花若怜的发髻,几秒之后,傅轻嵘收回了手,认真的看了看花若怜,许久,才笑道:

  “海棠花,很适合你。”

  闻言,花若怜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抬手,在碰触到发髻上那多出来的柔软的花瓣时,眼眸中闪过一抹错愕。她该庆幸的是她真的没有惊如脱兔的逃开。

  垂下眼眸,花若怜低声道:“多谢傅大人。”

  她确实很喜欢海棠花,娇而不妖,柔而不弱,象征着温和美丽,呵护珍惜,离愁别绪。就好像,从前的她。

  突然,花若怜似乎开心的勾起一抹笑,缓缓抬眸,迎上傅轻嵘的视线。

  然而,不知道花若怜是有意亦或者是无意,又或者说那其实都不重要。花若怜不会知道自己微微低着头时,那缓缓抬眸的动作有多么温柔动人。

  浅浅的笑容在唇边绽放,羽睫微颤,一双水眸随着抬眸的动作而越发清澈动人,仿佛一汪清泉,在刹那间夺人心神。

  傅轻嵘只觉得自己呼吸一滞,看向花若怜的眼神近乎迷醉。却在花若怜迎上他的目光时,收回那让人心悸的眷恋与贪婪。

  突然,傅轻嵘再次伸出手,将一张烫金的帖子递给花若怜,轻声道:

  “明日皇宫的花灯宴,我希望你带着这张帖子出席,好么?”

  然而,看着那张眼熟的帖子,花若怜的眼眸一颤。花灯宴,帖子……

  眼眸中闪过一抹流光,快得让傅轻嵘捕捉不住。然而,花若怜却微微后退一步,轻轻的摇头,道:

  “辜负傅大人的盛情,若怜已经有一张帖子了,恐怕,不能带着傅大人的帖子出席花灯宴,还请傅大人转交给他人。”

  然而,傅轻嵘却因为花若怜的话而浑身一震,眼眸中闪过一抹错愕,可是随即却又多了那么一丝了然。

  没错,如果自己能够发现眼前这个人儿的光芒,别人又怎么可能会看不见?况且,她如今越来越耀眼,甚至已经到了一个抬眸便让人怦然心动的地步。

  他又怎么敢奢求不会有别人和他抱着一样想将她据为己有的心思?

  攥紧了手中的帖子,傅轻嵘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失控,不让自己去想花若怜接受那个人的帖子的想法,不去想花若怜是否已经心有所属……

  最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傅轻嵘才再次看向花若怜,低声道:

  “我能问一问,那个让你收下帖子的人,是谁么?”

  傅轻嵘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可是随着那一阵阵清风,却没能传入花若怜的耳朵。花若怜闻言,缓缓抬眸看向傅轻嵘,许久,才低声道:

  “夜亲王。”

  傅轻嵘心中一窒,甚至连呼吸也微微停滞。夜亲王……西门皞!那个传说中阴狠毒辣,阴晴不定的夜亲王!可是,他怎么会和花若怜……

  强压下心中的震撼,傅轻嵘抿了抿唇,又看了看花若怜淡然的脸,许久,终究是忍不住开口道:“他很危险,你……尽量离他远一点。”

  闻言,花若怜的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说话。

  她不是完全怀疑傅轻嵘的话,可是却也没有那么相信。因为西门皞和她这么多次的接触,完全没有一点要伤害她的意思,有两种可能,第一,西门皞太会演戏,甚至瞒过了花若怜的眼睛,第二,西门皞真的不会害她。

  不知道为什么,花若怜更愿意相信西门皞真的不会害她。

  不需要原因,只因为这是她的直觉。

  有时候,将事情想得太复杂反而不好,最好还是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

  因为那往往会反映你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和想法。

  当花若怜再次与几位千金汇合时,明显的看出了几位千金眼里好奇和探究的神色,立刻就明了了今日傅轻烟让她过来的意思。

  花若怜对此,只是无奈的摇头一笑,与几位千金又说了一会儿的话,却闭口不提刚才与傅轻嵘之间的事情,随后便回了丞相府。

  送走了几位千金,傅轻烟连忙来到书房,果然就看见傅轻嵘在里面。

  只是,当傅轻烟看见傅轻嵘手上那张烫金的帖子的时候,不由得微微皱眉,走进书房,看着傅轻嵘道:

  “你没有将帖子给怜儿?”听见自己妹妹的声音,傅轻嵘这才回过神来,听清了傅轻烟的话,傅轻嵘心中一阵刺痛,随即叹息这摇了摇头,低声道:

  “她……已经有一张了。”

  闻言,傅轻烟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花若怜已经有一张帖子了?可是……是谁给她的?惊异之后,傅轻烟又想起花若怜那般动人的姿态,也只有无奈叹息。

  怪只怪,她的哥哥怎么偏偏爱上了那个如同明月一般可望不可即的人。

  只是,傅轻烟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怜儿的帖子,是谁给的?”闻言,傅轻嵘闭上了眼睛,沉默许久,才沉声道:

  “夜亲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