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063再次入宫 七千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7059 2015-08-28 13:17:20

    在这之后,花若怜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然而,在暴风雨之前,海面始终都会显示得那么平静。  

  花若怜翻开书籍的手猛地一顿,抬眸看向一脸凝重的碧芜,随即,眼睛缓缓眯起,道:  

  “碧芜,你确定那个侍卫没有弄错么?”  

  碧芜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低声道:  

  “回小姐,奴婢肯定那个侍卫没有看错,而且那个侍卫为了防止是自己眼拙,还特地让她再回去了一次然后再来,那个人绝对是六小姐没错!”  

  闻言,花若怜缓缓关上了手中的书籍,半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此,站在一旁的红凝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轻声道:“小姐,六小姐此番悄悄的出府定然不安好心,小姐必定要早早的做好准备才是!”  

  碧芜和白琴也是紧紧的看着斜躺在贵妃椅上的花若怜,虽然并没有说什么,可是表情也是非常的严肃。  

  平日里她们觉着六小姐是后院里最安分的一个,谁知道她居然是心机最终的一个,如今悄悄地出了丞相府,恐怕是想要做什么坏事,唯恐对二小姐不利!  

  然而,花若怜却表情淡定,仿佛一点都不紧张,沉默了许久,才道:  

  “白琴,你最稳重,你拿着我的令牌出府,就说是我让你出去买些东西,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去了哪里就行,确定了就赶紧回来,记住,千万别被发现了。”  

  闻言,白琴严肃的点了点头,随即立刻拿了令牌快步走了出去。  

  但是,红凝却眨了眨眼睛,低声道:  

  “小姐,难道您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老爷和老夫人么?要是老爷和老夫人知道了,哪里还需要小姐亲自动手,定然能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红凝这么问着,碧芜也是好奇的看着花若怜,她也想不通这一点。  

  可是,若是按照自家小姐的睿智,定然能想出最好的办法,她们自然用不着担心,可是还是觉得好奇的紧。  

  然而,花若怜却淡然一笑,抬眸看着红凝和碧芜,道:  

  “虽然现在去告诉祖父和祖母能惩罚到她,但是她可不是个傻子,这一次的事情败露了,那么第二次就会更加小心,到时候想要抓住她的把柄可就更不容易了,倒不如把这事儿压下不提,等到她放松了戒心,露出更多的马脚,再一举将事情抖露出来,到时候才真的能让她无法翻身。”  

  花若怜的计划非常的简单,可是成功的几率却是极大。  

  按照花语胆小谨慎的性格,这一次的事情若是败露了,绝对会更加小心,可是一次成功了,第二次就会放松一些,第二次成功了,之后就更加放松了。  

  到时候还用担心抓不到她的把柄不成?  

  更何况,若是花若怜这时候巴巴儿地跑去向花毅和叶清柔邀功了,虽然成功打败了花语,可是也无疑是告诉花毅和叶清柔,这丞相府里有她花若怜的人。  

  那么在以后,不管怎么样花毅和叶清柔定然都不会再像如今这般信任她了,哪怕她是尊贵的花家嫡女。  

  所以,这种事儿可急不得,要一步步慢慢来才行。  

  钓鱼嘛,要是想要钓大鱼,可就要多上几倍的耐心。  

  而她花若怜,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不是耍手段耍心机么?她花若怜还就不相信了,凭她的手段还弄不倒花语那个自以为聪明的女人。  

  花语以为她只要穿的破旧一点儿,在脸上涂点东西就不会被认出来了?  

  这丞相府里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除了花依晴那个蠢货,恐怕没有几个是那么单纯的。瞧瞧,那个被花语塞了一大堆银子的侍卫还不是巴巴儿地跑过来向她通报?  

  不过,花语这一次倒是真大方,恐怕那五十两银子是存了许久的私房钱吧?  

  她倒还真的舍得,为了对付花若怜,连私房钱都能奉献出来,若是花语知道那些私房钱是白花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吐血?  

  但是,要是她真的知道,也要等到她计划败露的时候。  

  花若怜只是喝了一杯清茶,等了小半个时辰,白琴就一脸凝重的回来了。  

  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白琴神秘的凑到了花若怜的耳边,低声耳语了一番,而花若怜却是缓缓眯起了双眸。  

  白琴站起了身子,表情严肃的看着垂眸沉思的花若怜,心中却也是慌乱不已。六小姐怎么就搭上那么个大人物了?这下子小姐恐怕有危险了!  

  碧芜和红凝见花若怜和白琴这般凝重,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  

  然而,沉默过后,花若怜却突然扬起了唇角,修剪的十分好看的指甲十分有规律地敲打在上好的茶几上,可是那声音却让三个小丫鬟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白琴见花若怜笑了,半空中的心也稍微放下来了一些。看来小姐已经有办法应对了,那她们也不必这么担心了。  

  然而,花若怜虽然在笑,可是眼的确是满满的冷意。  

  花语还真是好本事啊,居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和公主府勾搭上了!  

  花若怜只要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花语肯定是冲着明溪公主去的。也是,安乐公主才十岁,怎么可能懂那些肮脏的东西?  

  可是,花语为什么会找上明溪公主,而明溪公主又为什么愿意见花语?  

  第二个问题不难解答,想来应该是花语对门卫说她是丞相府的六小姐,见明溪公主有急事,那么门卫看在丞相府的面上定然会进去通报。  

  而明溪公主也当然不会公然和丞相府过不去,也就只有见花语了。  

  可是,第一个问题又要怎么解释?  

  按照常理来说,花语从出生到现在才出府过两次,而且每一次都是跟在她身边的,不可能有机会接触明溪公主才对。  

  还是说,中途有什么地方她和花语分开了,而花语就在那个时候刚好遇见了明溪公主?  

  思及至此,花若怜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那两次带着花语出府的情况。第一次出府的时候不可能,因为花语根本就在她身边半步不离,而且那个时候她们并没有遇见明溪公主。那么,是第二次……  

  突然,花若怜眼眸一闪。没错,她记得中途的时候花语独自离开了,借口是要上茅房,难道就是那时候……  

  可是,明溪公主为什么会在碧天楼里?  

  况且,若是明溪公主在碧天楼里,按照公主的架势,定然会有一大群的侍卫和婢女,应该引起轰*动才对,可是当时外面并没有那么吵闹……  

  那么,就有两个可能性,第一,明溪公主早她们一步来到碧天楼,她们来到的时候轰*动自然也就没有了。可是那样的话明溪公主应该是在雅间里才对,为什么会和花语……难道是刚好明溪公主也去茅房?但是真的有那么多巧合么?  

  第二的可能性,明溪公主是被人邀请到碧天楼的,也就是私人邀约,那么明溪公主自然也就不需要带那么多随从,自然也不会引起轰*动。  

  可是既然是私人邀约的话,那么也一定会在雅间里,又怎么会和花语相遇?  

  更何况,花语从前从未见过明溪公主,就算是真的相遇了,也绝不会认出明溪公主,更别提如今还跑到公主府去了。  

  同样的道理,那么第一个可能性中,明溪公主定然不会刚好也去了茅房。  

  那么,两个可能性就有一个最后的共同点,明溪公主都在雅间里。  

  可是,明溪公主既然在雅间里,又怎么会和花语有所牵扯?就算有好了,那么花语又为什么会悄悄地出府找上明溪公主?花语不可能知道花若怜和明溪公主关系极差的。  

  等等……花若怜猛地从贵妃椅上坐起身,倒是吓了三个丫鬟一跳,可是见花若怜表情凝重,也不由得再次紧张起来。  

  花若怜没有注意到她们的紧张,允自的沉思着。她一定要想出个结果!  

  既然花语不知道明溪公主的长相,也不知道花若怜和明溪公主的恩怨,那么,花语又是为了什么事情悄悄去找明溪公主?  

  当然,也还有一个可能,也许是花语经过明溪公主所在的雅间的时候,听到了什么使她停了下来,然后明溪公主又在雅间里说了些什么让花语产生了这个冲动!  

  当然,这个可能完全是花若怜的猜测。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花若怜的警戒心一向很全面。  

  因为花若怜也是信奉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放过一个的!  

  眼眸中是深深的冷意,花若怜突然轻哼了一声,低声道:“让人把她盯紧了,有什么可疑的举动就过来汇报给我。”  

  见花若怜终于下了命令,红凝立刻就退下去安排了。  

  然而,红凝离开后,花若怜再次沉思了一会儿,随即扬了扬唇角,向白琴招了招手,轻声耳语了一番,随即就看见白琴眼带笑意地退了下去。  

  碧芜好奇的站在一旁看着,却乖巧的没有询问。  

  看了一眼身边的碧芜,花若怜微微一笑,道:“碧芜,将我放在柜子最上层的那几件衣裙都收拾好,还有库房里的朱红锦盒也一起拿过来放在一起。”  

  闻言,碧芜奇怪的眨了眨眼睛,却还是乖乖的下去收拾了。  

  然而,就在第二天一大早,太后身边的张公公就到丞相府宣读了太后的懿旨。说是太后许久不见二小姐了,心中很是想念,让二小姐进宫陪伴太后一段时日。  

  这可是张公公亲自来传的懿旨,花毅和叶清柔自然是立刻就应下了,连忙就让人到夕阁通知了花若怜。  

  虽然昨日就已经让碧芜收拾好了,可是花若怜还是故意磨蹭了小半个时辰,这才穿戴整齐地带着六个婢女浩浩荡荡地到了前厅,给花毅和叶清柔告别之后,在张公公毕恭毕敬的对待下乘上了太后派来的马车。  

  然而,马车内花若怜却是面容带着一抹波澜不惊的浅笑。  

  果然大姨母能明白她的意思,动作这么快,现在就把她支离丞相府了。  

  没错,其实昨天花若怜让白琴去办的事情,就是让她拿着花若怜的信物去找西门皞,然后让西门皞到皇宫里找太后。  

  当然,花若怜让白琴传的话也只是很简单的暗示而已,太后在后宫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连那么简单的暗示都没看明白?  

  总之,就是先把花若怜弄到皇宫里呆几天,给花语一些时间做点事儿。  

  毕竟只要花若怜在丞相府,花语始终都会警惕着,可是花若怜一旦不在丞相府,那么花语的动作自然就会放大许多了。  

  不过已经派人盯紧了花语,所以花若怜倒也不怎么担心。  

  只不过,恐怕西门皞那里,她需要好好解释一番才行了,不然那厮又要生气了。  

  想到许久不见西门皞,花若怜突然觉得有些想念,最后也只有无奈叹息,可是,心情却又随之凝重起来。  

  从前她答应一旦及笄就嫁给西门皞,可是如今除了当初害死她的凶手以外,还有花语这个定时炸弹在身旁,不管怎么说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解决。  

  纤细的手指轻轻滑过精致的茶杯,花若怜垂眸沉思。  

  看来,最近一段时间她需要找个机会和西门皞见面才行,毕竟这件事情一定要和他说清楚,虽然他会生气,但是,他最终还是会顺了她的意思。  

  被一个阴狠绝情的男子宠着,花若怜怎么都有一种骄傲的感觉。  

  直到马车直接行驶到了慈宁宫,花若怜这才收回自己的心思,扶着白琴的手优雅地走下了马车,径直走进了宫殿。  

  看见主位上那一如既往雍容华贵的女人,花若怜柔柔一笑,柔声道:  

  “若怜给大姨母请安,大姨母万福金安。”  

  太后看向那个规规矩矩行礼的绝妙人儿,眼眸里闪过一抹赞赏和惊艳。  

  只见花若怜今日梳了一个精致的朝天髻,头戴青白色宝石鎏金镶钻缠丝珠翠,斜插两支翡翠蝴蝶簪,眉间一只白色的蝴蝶翩翩起舞,身穿一袭青白色水云缎暗纹蝴蝶湘裙,裙摆上的蝴蝶在花丛中飞舞嬉戏,淋漓尽致,将她惊人的美彰显到了极致!  

  带着一抹慈爱的笑容,太后抬手虚扶,道:  

  “快起来吧,许久不见怜儿,怜儿真真是出落得越发动人了。”  

  闻言,花若怜脸颊微红,娇嗔般的看了一眼太后,上前撒娇般的拉住太后的胳膊,柔声道:“大姨母惯会取笑若怜,凭着若怜的模样,在京城里就算丢到人海里也找不出来的,大姨母就会拿若怜寻开心。”  

  太后被花若怜撒娇般的话逗笑了,好心情的拍了拍花若怜的小手,笑道:  

  “行了,谁都知道哀家的宝贝怜儿可是咱们京城里的第一美人,怜儿你可就别谦虚了,这张小脸儿啊,可是人见人爱的呀。”  

  说着,甚至还伸手捏了捏花若怜的脸颊,只是轻柔的力道,竟然在那粉嫩的脸颊上掐出一道红痕。见此,太后的眼里闪过一抹深意。  

  太后也出自白家,自然知道白家传女不传男的秘籍,而如今见怜儿这番模样,恐怕是二妹把秘籍给怜儿了吧……  

  花若怜并不知道自己的脸竟然出现了红痕,只是对着太后柔柔的笑着,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看得太后心花怒放,止不住的笑出声。  

  就在这两人开心的聊着天的时候,晚玉突然走了进来,恭敬地行礼道:  

  “回禀太后,各宫的妃嫔前来请安了。”  

  闻言,太后仿佛这才想起来今日是后宫妃嫔一个月到慈宁宫请安一次的日子,这才收敛了脸上和蔼的表情。  

  花若怜眨了眨眼睛,轻声道:“大姨母,不然若怜先到偏殿等一会儿?”  

  可是太后却拉着花若怜就在太后身边坐下,拍着花若怜的小手,露出一抹只有在花若怜面前才会有的慈爱笑容,道:“怜儿就在这儿陪着哀家。”  

  花若怜这才乖乖的坐着,不多时,一阵浓郁的脂粉味弥漫开来。  

  微微皱起了眉头,花若怜太眸一扫,就看见好几名姿色均是上乘的女子身子婀娜的走进宫殿。然而,那些女子在看见花若怜的时候仿佛有些震惊,随即却又反应极快地躬身行礼,道:“臣妾等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金安。”  

  花若怜见此,欲要站起来行礼,却被太后拉住,只有乖乖的坐着。  

  太后凌厉的眉眼一扫,道:“都起来罢。”  

  一众美人这才纷纷起身,都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在场的妃嫔花若怜一个都不认识,因为之前到皇宫里参加的每一次宴会,后宫嫔妃都没有参加,所以花若怜自然也就不认识。  

  当然,这些嫔妃也不认识花若怜。  

  如今,那些在后宫争宠争得火热朝天的妃嫔乍一看太后身边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心里顿时打起鼓来,纷纷猜测花若怜的身份。  

  而且,如今看太后不让那女子给她们行礼,想必这身份……  

  此时,明显无论在哪儿都有口直心快的人,就算是在皇宫里也一样。而一名打扮的十分妖娆的女子满眼敌意和妒忌的看着花若怜,酸酸的开口道:  

  “太后从哪儿寻来了这么个美人儿,悄悄那脸蛋儿,看得人心都碎了,啧啧啧,真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就是在咱们宫里,怕也寻不出一位姐们与这人儿相提并论呢。”  

  闻言,花若怜眨了眨眼睛,心下顿时了然。  

  敢情这位美人儿把她当做太后为皇上找来的美人了?  

  这么想着,花若怜不由得扬起了唇角,乐得眼角都微微弯起。可是,花若怜不笑还好,这一笑,所有嫔妃都用嫉妒的发狂的目光瞪向花若怜。  

  见此,花若怜当然不会害怕,依旧笑得开怀。  

  她能让这么多美人妒忌她,可是她本人的实力。  

  花若怜都听出来了,太后自然也听出来了那嫔妃话中的意思,淡淡道:  

  “怜儿自然是极美的,别说是在这紫禁城中,就是在整个靖国,恐怕都难以找出一人能与怜儿媲美。”  

  闻言,花若怜脸色微红,佯装生气的看了太后一眼,却没有说话。  

  然而,太后这么一说,那些嫔妃更加生气了,纷纷用眼神凌迟着花若怜,恨不得用眼神把花若怜给杀死。  

  然而此时,一个低沉而具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母后又找到哪个美人儿陪在身侧解闷儿了?”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纷纷看向大殿的门口,只见一抹明黄伴随着一张俊彦走进了大殿,所有嫔妃纷纷行礼,高呼皇上万岁。  

  花若怜本来还是想要行礼的,无奈再次被太后按住了,只有看着皇上干瞪眼。  

  皇上早已经看腻了后宫的那些面孔,这一抬眸就注意到太后身边的那一个人儿,眼中浮现出惊讶,不由得讶异的开口道:  

  “怜儿?你怎么在这儿?”  

  这会儿,花若怜可有点哭笑不得了,瞧瞧那些嫔妃愤恨的眼神,都能把她杀死几万次了,一个个恨不得扑上来吃了她!  

  花若怜灿烂一笑,道:“表哥还不准怜儿进宫看你和大姨母不成?”  

  花若怜的这一声表哥,可是把整个大殿中的嫔妃都给雷到了,看看那清白交错的脸色,啧啧啧,那叫一个绝妙!  

  却见皇上爽朗一笑,大步上前,溺爱的摸了摸花若怜的头,道:  

  “母后可是天天都念着怜儿呢,表哥也想念怜儿的紧,本来今日下朝的时候就在想着是不是该让怜儿进宫来看看,谁知道被母后抢了先。”  

  自己的儿子和外甥女儿都在场,太后的表情自然放柔了不少,也扬起了一抹慈爱的笑容。花若怜只是笑着应道:  

  “怜儿这一次可是要在宫里玩上几天,表哥你可不能嫌弃怜儿吵闹!”  

  皇上被花若怜逗乐了,笑道:“若是怜儿的性子算是吵闹,那这皇宫里岂不是翻了天了?怜儿到宫里来玩,表哥高兴还来不及,哪能嫌弃呢?”  

  闻言,花若怜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看起来分外的可爱。  

  然而,下面的那些嫔妃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乖乖,这下子她们冷静下来了,可算是终于想到了一个人。  

  如今放眼整个靖国,能称呼当今太后一声大姨母,还能称呼当今圣上一声表哥的,除了那位美名天下的花家嫡女花若怜还能有谁?  

  而她们刚才竟然不知死活的瞪了她那么多眼!  

  然而,当皇上收回自己摸着花若怜脑袋的手,却一眼看见了花若怜头上的珠翠,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无声的笑意在眼底晕染开来。  

  那小子出手倒是挺快的,这么贵重的东西都能送出去……  

  皇上注意到的地方,太后自然早在花若怜到慈宁宫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不过,她倒是什么也没说。  

  她在后宫生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懂得不能根据传言去评判一个人的好坏。  

  更何况,那个夜亲王她也是见过的,却是俊美无双武功高强,沉稳睿智,是个不可多得的国家栋梁。最重要的一点是,太后活了那么久,当然能够分辨出谁是好的谁是坏的。若是夜亲王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好好对待怜儿。  

  怜儿可是她们白家的宝贝,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宠着,要是谁敢对不起怜儿,就要和整个白家作对,自然,花家也是怜儿坚实的靠山。  

  若真要说起来,恐怕花若怜的地位要比皇帝还高呢。  

  毕竟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帝都是她近亲,况且还有花家和白家那么多的连带关系,啧啧啧,不得不说花若怜是真正的天之骄女。  

  要是有人想动她,还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个脑袋可以够砍的。  

  花若怜好笑的看着下面那些低垂着脑袋,仿佛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的嫔妃们,心中只是觉得有趣。  

  皇宫里的日子倒是比丞相府还要热闹许多。  

  想来她在皇宫里偷闲的这几天,也不会觉得无聊了。毕竟丞相府里几天才上演一次的戏码,在后宫里可是天天轮番上演,而且演员还不断的更换,真是怎么都看不腻。  

  最后没过多久这些嫔妃也就都散了,太后的脸色这才彻底放柔了下来。看了看皇帝,最终拍了拍花若怜的小手,道:  

  “你去凤栖宫看看皇后吧,这些日子她操劳过度,如今受了寒气在她宫里修养着,你就和皇帝一起过去吧,哀家乏了,就不陪着你们了。”  

  闻言,花若怜连忙起身,和皇上恭送太后到里间休息。  

  太后的身影消失之后,花若怜才微微皱眉看着俊朗的皇上,道:“表哥,表嫂都在忙着什么呢,怎么都受寒了?”  

  却听见皇上冷哼了一声,表情有些不愉,道。  

  “还不是后宫的那些人……罢了,这些事儿你也别管了,和朕一起去看看她吧,之前她可是时常都念着你,如今你去看她,想来她也能好得快些。”  

  闻言,花若怜乖乖的点头,心中却暗自思索起来。  

  后宫出了什么事了么?怎么连皇后都病倒了?可是从刚才那些来请安的嫔妃的表情上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  

  在没人发现的角度,花若怜的嘴角扬起一抹极浅的弧度。后宫,还真是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