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事不随心(六)万更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10154 2015-08-28 13:16:39

    兴许是因为这一次花依静三人是随着花若怜出府与其他千金相聚,而叶清柔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孙女儿丢脸,所以倒是派了一架比上次的梨花木马车好一些的,只不过依然是那三人一起乘坐一辆。  

  至于三人带着的丫鬟,则是走在马车外浩浩荡荡的。  

  其实三人也不过没人带了三个丫鬟左右,也算不得有多么壮观。  

  可是花若怜不同,虽然是叶清柔给她安排的,可是竟然带了六个丫鬟整整齐齐地跟在马车的两侧,身份的差别一瞬间就显露了出来。  

  对此,花若怜倒也没有反对,毕竟这是不争的事实。  

  到达碧天楼时,花若怜很清楚的看见三人有些阴沉的脸色,心中觉得好笑,表面上却是没有显露分毫。  

  花若怜也算得上是碧天楼的常客了,掌柜自然十分熟悉,立刻就热情的迎了上来,亲自带着花若怜一行人来到了早已经定好的雅间。  

  门一打开,收到邀请的千金都已经在里边喝茶等着了。  

  各位千金一看见惊如天人的花若怜,哪怕已经和花若怜极为熟悉,却还是忍不住看直了眼,傻傻无法回神。  

  对此,花若怜只是轻轻一笑,道:“才几日不见,各位姐妹难不CD认不出若怜了?怎的这般看着我?”  

  说着,已经走到了唯一空着的位置坐了下来,随即又对还没有离开的掌柜开口道:“掌柜,麻烦你多拿三把椅子和三个茶杯过来。”  

  花若怜这么一说,各位千金才注意到花依静三人是随着花若怜进来的,此时由于已经没有位置了便只有站在花若怜的身后。在场的好几位千金上次都有去过傅府,所以也知道花依静和花依晴的丑闻。  

  此刻见到她们还跟着花若怜出来,不由得露出有些鄙夷的神情。  

  还有几位千金不知道那些事,便不由得好奇地低声询问,明白了之后也不由得跟着讨厌起了花依静和花依晴。  

  连带着和她们一起的花语也被鄙视了起来。  

  对于这一幕,花若怜但笑不语,而那些千金也看在她们好歹是花若怜的妹妹的份上,到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其中一位千金首先收回了鄙夷的神情,羡慕的看着花若怜动人的姿态和绝美的脸蛋,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我怎么觉得每一次与怜儿相会,都觉得怜儿比上一次要美上几分,而且怜儿的肌肤还真是水嫩细腻,怜儿,可否跟众位姐妹说说,你是怎么保养的?”  

  那位千金这么一说,立刻得到其他千金的附和。  

  谁都看出来了,花若怜的模样可是一次比一次动人,皮肤也是好的让人羡慕嫉妒。女人嘛,天生爱美,谁不希望自己更加引人注目?  

  这一次,甚至连有些无地自容尴尬之极的花依静三人也竖起了耳朵。  

  她们几乎天天与花若怜相见,比其他人更明白花若怜一天比一天要美丽,自然也是比其他人更加羡慕嫉妒。  

  闻言,花若怜却只是掩唇一笑,道:  

  “各位姐妹还真是太抬举我了,其实我也没有很用心去保养,只是每日都用香膏涂抹在身上,膳食也分外注意荤素搭配,长久的坚持自然皮肤就好了。”  

  花若怜倒是没有太多的隐瞒,但是别人是绝对不会有花若怜这种效果的。  

  因为花若怜使用的香膏可是极其珍贵的皇家用品,若要问为什么花若怜又皇家专用的香膏,只能说谁让她是当今太后的外甥女呢?  

  而花若怜这么一说,各位千金都是用心的记了下来。  

  心中在为着不久以后说不定也能和花若怜一样美丽动人而雀跃不已,毕竟花若怜可是公认的京城第一美人呢。  

  美容的话题说完了,掌柜自然也就派人把椅子拿过来了。  

  因为三人是花若怜带来的,可是到底因为嫡庶尊卑有别,所以掌柜另外设了一张桌子在一旁,给花依静三人使用。  

  虽然三人心中不甘,可是也无可奈何。  

  但是,一个话题刚刚落下,另一个话题自然也就出来了,毕竟爱美和八卦都是女人的天性,女人的话题是永远说不完的。  

  另一个千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花若怜,问道:  

  “前些日子在明溪公主的茶会上,怜儿你说你用的是绮香太后制作的百花蜜荷香,怜儿你是怎么得到百花蜜荷香的呢?”  

  这下子,前些日子没有在茶会上的千金不由得纷纷瞪大了眼睛。  

  绮香太后制作的香料呀!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而如今她们身边竟然有一个好友拥有那传说中的香料!  

  闻言,花若怜只是微微一笑,道:“我的曾祖母与绮香太后是闺中密友,所以曾祖母拥有香料的单子,只是如今时过百年,那单子早已经损坏了,只有从前制作出来还没有用完的香料了,不过想必过些日子也该真正的失传了。”  

  说到这儿,花若怜还露出一脸惋惜的表情,让其他千金也不由得失望地垂下了眼眸。  

  然而,花若怜又突然扬起了唇角,道:  

  “只是,虽然百花蜜荷香失传了,但是绮罗梦迭香在家中还保存了些许,今日与各位姐妹相聚,我特地准备了一些,只是日后都没有了,还希望各位姐妹不要嫌弃才好。”  

  这下子,各位千金都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激动,纷纷期待的看着花若怜。  

  那是,虽然说只能得到一点儿,但是那可是传说中的香料,就算只有一点说出去也是能够羡慕死其他不少人的。  

  花若怜给碧芜使了个眼色,碧芜立刻拿出了许多个十分精致小巧的香囊,一一递给了在座的千金。  

  而那些千金则是小心翼翼的捧着,亲手将香囊放进衣袋内好好保管着,生怕碰坏了。  

  然而,这一幕可谓是让三人红了眼。她们也是丞相府的小姐,可是如今花若怜把那珍贵的香料当做礼物送给了别的千金也不给她们一点儿,她们怎么能够甘心?  

  虽然之前叶清柔已经明确的说过了这是最多只能赠给嫡出的,但是她们好歹也是花家人,竟然还比不过其他府中的小姐。  

  这个时候,自然是忍耐了许久的花依晴最沉不住气。  

  只听见花依晴阴阳怪气的开口道:“长姐和各位千金的关系可真真是极好呢,就连我们都不能用的香料,长姐都当成礼物送给各位千金,想必是极其看重各位千金的。”  

  花依晴这么一开口,花依静和花语立刻就清醒了过来,可是也没有开口阻止花依晴犯傻的打算,只是默默的喝着茶。  

  花若怜眼神一冷,不动声色的扫过在座各位表情有些尴尬的千金,只是扬了扬唇角,用极其无辜的眼神看向一脸别扭的花依晴,道:  

  “五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祖母说过了这香料是专门给我和哥哥的,不可以轻易送人,就算要送人也要送信得过的,且必须是嫡出才可以。自然就不能给三位妹妹,若是五妹妹还有所不解,可以问一问祖母。”  

  花若怜的言辞极其犀利,丝毫没有给三人面子的打算。  

  而原本还有点想看好戏的花依静和花语听了花依晴这么一番话,也不由得苍白了脸色。花若怜这就是当众说她们三个是庶出,不配用这香料,偏偏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而花若怜这么一说,各位千金也都松了一口气。  

  也是,毕竟若是连亲姐妹都没有,却给了她们这些好友的话,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可是如今再一听那三人都是庶出,还妄想和嫡出一争高低,心中不免更加鄙夷。  

  花依晴气得脸色通红,却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下去了。  

  否则日后可能再也不能出府了!可是花依晴也拉不下这个脸子去给花若怜道歉!  

  气氛就如此僵持着,直到花语一脸楚楚可怜地看着花若怜,道:  

  “长姐,语儿觉得五姐姐应该是一时糊涂才会说出那番话,长姐如此宽宏大度,想必定然不会和五姐姐计较这件事的,对吗?”  

  说着,还伸出手想要拉住花若怜的衣袖,花若怜却突然伸手拿起茶杯,完美的避开了花语伸过来的小手,让花语尴尬的僵住了脸色。  

  花若怜却仿佛浑然不觉地微微一笑,笑道:“六妹妹说的是哪儿的话?方才我已经说了,若是五妹妹还不明白就去问祖母,我可没有要怪罪五妹妹的意思。”  

  花若怜完美的把花语向她泼过来的小肚鸡肠的污水给反泼了回去。意思就是花若怜明明没有要怪罪花依晴,花语却斤斤计较想要诬陷花若怜,让各位千金对花语的印象更差。  

  再加上花若怜仿佛不经意间避开花语的接触的样子,让各位千金不由得开始深思起来。  

  说起来今日的位置明明准备了所有千金的以及花若怜自己的,可是偏偏花依静三人来的时候没有位置,就说明她们时临时加入的。  

  可是庶出一般是不能出府的,而她们这时又偏偏出现了。  

  怎么想都会觉得有些不对劲,难不成是她们自己想要出府,碰巧花若怜要邀请她们相聚,所以死皮赖脸地缠着花若怜也要出府?  

  人的想象力是非常可怕的,而人们偏偏就十分相信自己的想法,所以各位千金在心中对花依静三人的想法几乎差到不能再差了!  

  花语恐怕没有想到今天缠着花若怜出来会有这样的结果,若是早就知道的话,恐怕是不会这么死缠烂打也要出来了!  

  花语被花若怜落了面子,也没那个厚脸皮再说话了,为了摆脱那些鄙夷的目光,只有开口谎称要去茅房,这才离开了雅间。  

  除了雅间,花语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眼眸里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花若怜!那个女人竟然敢在那么多人面前羞辱她!她绝不会放过花若怜,她终有一天要让花若怜尝尝被人唾弃,被人嘲弄的滋味!  

  如此想象着花若怜狼狈的模样,花语心头的怒火终于稍微退却了一些,步伐也开始变得有些悠闲起来。  

  “安荣,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花若怜有什么好的?她不过是老丞相的孙女而已,我可是一国公主!我明明比花若怜要高贵得多,为什么他们都喜欢花若怜,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得稍微漂亮一点儿么?我也不差啊……”  

  猛然间听到这段话,花语不由得停下了步伐,看向一旁门没有关紧的雅间,不由得悄悄地凑了过去。  

  此时刚好另一个声音响起。  

  “明溪,快别喝了,若是让别人看见你喝这么多酒,皇上又该责备你了。而且,上次我不是说了么?花若怜到底是花家嫡女,是皇上的亲表妹,又是太后的亲外甥女儿,本就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更何况,夜亲王也未必就是个良人了……”  

  听到那人说着花若怜的不平凡的时候,花语的手悄无声息的攥紧。  

  花若怜!每个人口中都是那个女人!她不就是投胎的时候运气好了那么一点儿么?为什么能够得到所有人的疼爱!  

  花语的眼眸突然一闪……夜亲王?夜亲王和花若怜是什么关系?而且上次的传言,虽然被花若怜解释清楚了,可是也不会空穴来潮……  

  而且,明溪不是三公主的名号么?安荣……安荣郡主!  

  难不成明溪公主喜欢夜亲王?这下子,花语不由得更加小心翼翼地将耳朵靠了过去,想要听的更加真切。  

  这时,明溪公主带着哭腔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是我就是喜欢他,安荣,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好喜欢他,可是为什么他不喜欢我?而且,有传言那个花若怜居然进了他的书房!花若怜她凭什么!安荣,若是他真的喜欢花若怜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呜呜……”  

  说到这儿,明溪公主哭得更加厉害。  

  安荣郡主表情无奈,眼神却飞快的扫了一眼并没有完全关上的房门,在看见那不时闪过的影子的时候,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一闪而逝。  

  她是必定要拉拢到花若怜这个巨大的靠山的,所以,不得不用些手段。  

  故作心疼地拍了拍明溪公主的肩头,安荣郡主道:  

  “明溪,难道你忘了我上次和你说过的话了么?你真的可以为了夜亲王放弃那么多么?而且就算你真的愿意,夜亲王也未必会真的喜欢上你啊!天下爱慕你的男子也不在少数,优秀的男子更是多,明溪你又何苦执迷不悟呢?”  

  明溪公主这一次明显动摇了。她确实非常喜欢西门皞,可是若是为了西门皞放弃她现在的荣华富贵,她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但是,她又怎么甘心自己爱慕了那么久的人被他人一朝夺去?  

  抿了抿唇,明溪公主不甘心的嘀咕:“可是我真的不甘心……他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男子,而且他身份高贵,完全配得上我……”  

  门外的花语听到这儿,大概已经明白了。  

  明溪公主喜欢夜亲王,可是夜亲王似乎喜欢花若怜,所以明溪公主虽然不甘心,但是碍于花若怜的身份也不敢轻举妄动……若是她可以好好利用明溪公主那不甘心的心情的话,说不定可以一举扳倒花若怜……  

  眼眸里闪过一抹阴毒,突然看见有人走了过来,花语立刻站起身,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向了花若怜她们所在的雅间,心中却已经千百回转。  

  看着门外的影子消失,安荣郡主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再看一看已经醉倒的明溪公主,安荣郡主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狠意。  

  明溪,若是日后你知道你被我利用了,你肯定会很恨我吧?可是我不得不这么做,我不得不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太子妃,我是势在必得!  

  所以,明溪,若是日后你遇到什么大危机,我一定会帮你的,就当是为了稍微弥补利用你感情的伤害吧。  

  想到这儿,安荣郡主不由得攥紧了双手。  

  那个如同尊贵的神一般的男子,那凌厉而不失温和的眼眸,那俊美的容颜,那低沉的嗓音,无一不让她深深地沉迷。  

  太子殿下,你再等一等,我一定会正大光明的站在你身边的!  

  然而,安荣郡主允自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发现门外一闪而过的黑影。  

  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花语离开之后从暗处走了出来,沉思着看了一眼没有关好的房门,再看一眼花语离开的身影,突然眼眸中精光一闪。  

  “花若怜……西门皞……明溪公主……安荣郡主……呵呵,真是有趣。”  

  随即,那高大的身影轻轻一闪,已经消失在原地,空气中独留那一抹清冷的墨竹香气。无形的阴谋,赈灾悄无声息的接近……  

  花语回到雅间时,心中早已下定了决心,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分毫。  

  看了一眼表情平静的花语,花若怜悄无声息的收回了目光,继续与其他千金说笑着。  

  一直到了下午申时(下午三点到五点),各位千金才随着花若怜纷纷起身,打算前去金宝轩和云锦阁看一看有没有新的布匹首饰。  

  因为这一次收到花若怜邀请的千金不下十个,并且每一个都是高门贵族尊贵的嫡女,一时间十多辆华丽的马车在大街上陆续穿行,倒是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只是在最后面的那一辆略显简陋的马车难免被人嘲讽。  

  花依晴听着马车外那些百姓嘲讽的议论声,一张小脸气得通红,好几次想要掀开车帘出去教训那些百姓一顿,都被花依静拦了下来。  

  花依静很理智地知道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花依晴坏事了,否则她以后就别想出府了。  

  而花语忙着思索着要如何接近明溪公主,倒是也懒得去关心那些人对她是如何的鄙夷嘲讽,整个人显得分外沉默。  

  到了金宝轩和云锦阁,各位千金自然是聚在了一块一起欣赏挑选着,而花语此时也终于想出了些眉目,开始关注那些精致的首饰和衣料了。  

  但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又是忍不住伸手贪婪的摸一摸,却根本不能纳为己有,毕竟庶女一个月不过五两银子。  

  虽说花家是超级大世家,可是庶女也不过一个月十两银子,哪能买得起这么名贵的首饰和料子?  

  可是花若怜不同,虽说嫡女的月钱是二十五两,可是白家每个月也都会给她贴一些银子,再加上她有花毅和叶清柔的疼爱,每个月的月钱自然不会只有二十五两,还有白泞给她的那些银子,买下许多的名贵首饰也是绰绰有余。  

  不过,有了西门皞送来的那几大箱名贵并且稀有的首饰,花若怜看着金宝轩摆出来的首饰怎么都没有了兴致。  

  傅轻烟看了看自己手中拿着的精致的宝石珠翠,再看一看花若怜头上的珠翠,还是忍不住羡慕的开口道:  

  “怜儿的首饰可真真是极好的,那光泽和质地,一看就知道是极品,和金宝轩的这些一比,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呢。”  

  闻言,花若怜只是粉红着小脸笑着,并没有说话。  

  而此时,另一个千金也是羡慕的看着花若怜华丽的珠翠,附和道:  

  “就是就是,怜儿,你这珠翠是在哪儿买的?如此精致华丽,想来价钱定然是极贵的吧?”说着,还看了一眼旁边架子上的珠翠。  

  闻言,花若怜有些语塞。她还真不知道这首饰是在哪儿买的,虽然她估计的价钱至少也要八千两以上,可是到底不知道是多少。  

  但是,花若怜也不好什么也不说,只有轻声道:  

  “这不是我买的,是别人送给我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在哪儿买的,估计今日我戴的这个红宝石鎏金缠丝镶钻珠翠价格总不低于八千两吧。”  

  花若怜这么一说,引起各位千金的一片哗然。  

  竟然有人把这么华丽的首饰送人?而且光是这一件珠翠竟然要八千两以上!  

  这下子没有人敢问这首饰是出自何处了,因为就算知道了,她们就算要买也要等上好一阵子才能拿出足够的银钱。  

  而一旁的花依静三人原本因为金宝轩里的这些首饰红了眼,如今一听见花若怜头上的珠翠的价钱竟然是这些首饰的几倍,更是恨不得扑过去抢下来。  

  而此时,另一个千金不知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呼道:  

  “上次瞧见怜儿戴的是一个蓝宝石的珠翠,也是十分精致华丽,应该也是极贵吧?”  

  这下子,花若怜是真的觉得有些尴尬了,轻声道:“那个的价格比今日的这个要贵上一些,只是也是别人送给我的,具体价值几何,我是真的不清楚。”  

  花若怜这个时候倒是有些埋怨起西门皞来了,他就不该送这么名贵的首饰给她的,戴出来了还被人问东问西的,虽然说她也是极喜欢这些首饰的。  

  不是因为这些首饰有多么名贵,而是这些首饰装满了他对她的心意,所以她自然也就觉得极其珍贵。  

  然而,花若怜这么一说,其他的千金到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居然还真有人傻到把这么名贵的首饰拿来送人,简直就是有钱没地儿花!  

  可是,傅轻烟却不由得暗自深思起来。在她的认知里,能出手这么大方的人在京城恐怕也找不出几个,再加上与怜儿关系匪浅,恐怕就是……夜亲王!  

  想到这儿,傅轻烟心中一惊,看着花若怜有些粉红的脸颊和眼角浅浅的笑意,最终还是忍不住轻轻叹息。  

  若是怜儿真的对那个人有意,哥哥恐怕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但是,她也是真心希望怜儿幸福,她是那般美好绝妙的人儿,恐怕放眼整个京城,唯一能配得上怜儿的,除了太子,也就只有夜亲王了。  

  而太子……傅轻烟知道,花若怜恐怕是对太子无意。  

  再加上,花若怜接受了夜亲王的帖子,其中的含义实在是引人深思。  

  花依晴此时已经嫉妒的差点跳脚了,双眼冒火地恶狠狠地瞪着花若怜,仿佛恨不得在花若怜身上瞪出几个窟窿!  

  这个该死的贱人!凭什么能得到别人送出的那么名贵的首饰!她不甘心,她怎么甘心!?花若怜,她花依晴绝不放过那个贱人!  

  而花语此时内心中好不容易勉强压制住的嫉妒也开始发酵,如同病毒一般瞬间席卷她的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一双小手悄无声息地攥紧。花若怜……用不了多久,她花语一定让花若怜身败名裂!  

  而向来冷静的花依静也是气得浑身发抖。  

  该死的,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她知道上次太子到丞相府的时候,拿了一大箱的宝物给花若怜!而且当天晚一些的时候,夜亲王也送了好几大箱的宝物给花若怜!  

  恐怕这些名贵的首饰就是其中的一两件!  

  一想到花若怜得到太子和夜亲王的青睐就能得到那么多的宝物,花依静更是恨不得直接把花若怜踹掉,自己取而代之!  

  一生的荣华富贵就是花依静此生的目标,而如今见花若怜还没有及笄,一旦得到太子或者夜亲王的青睐就能拥有这么多宝贝,花依静再如何也忍耐不住了。  

  虽然她之前并不像招惹夜亲王,可是若是能够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那么她就一定要从花若怜手中把夜亲王抢过来!  

  她花依静绝不可能会比花若怜差!  

  而此时,另一个千金眨巴着羡慕而好奇的眼睛,问道:  

  “既然是别人送给怜儿的,那位贵人出手如此大方,应该送了不止两顶珠翠吧?”  

  闻言,花若怜暗自头疼,却还是轻声回答道:“确实不只是两顶珠翠,同样差不多的珠翠应该还有七顶,还有其他的宝石琉璃的各色珠宝首饰,总共装了四大箱。”  

  花若怜之所以这么清楚的说出来,其实还是有原因的,不然哪个傻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自己的宝物尽数说出来,岂不是找偷么?  

  而花若怜这么毫不犹豫的说出来,就说明了她对在场的各位千金的信任,自然也就更能巩固与各位千金友好的关系。况且,她也不会担心真的会有人能到丞相府来把她的东西偷走,毕竟丞相府的守卫可是堪比皇宫的。  

  然而,其他的千金却是一片哗然。四大箱呀!  

  连傅轻烟也忍不住震惊。这么名贵的首饰,再加上其他的各色珠宝,甚至都能当做一大半的聘礼了!  

  虽然夜亲王府想要拿出这么点儿东西还不成问题,可是西门皞这般对待花若怜,恐怕是真的把花若怜放在心尖儿上了!  

  然而,花依静三人早已经妒忌的双眼发红了。  

  她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花若怜会得到这么多而且这么珍贵的宝物!  

  虽然丞相府中的宝物是数不胜数,可是她们平日里连看一眼都困难,唯独花若怜能够时不时得到花毅或者叶清柔的赏赐。  

  天知道,每一次从皇宫、楚宣王府或者其他的府邸送到丞相府来的宝物,除了一两件是给花毅和叶清柔的,其他的可全部都搬到了夕阁!  

  每每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们就恨不得将花若怜千刀万剐!  

  为什么花若怜能成为花家嫡女?为什么花若怜有白家当做靠山?有了花家和白家,就等于拥有了大半个亲们贵族的支持!  

  她们怎能不恨?怎能不嫉妒?她们也想要受人瞩目!  

  而花语此时已经嫉妒得浑身发抖,她已经下了狠心,在最近几日一定要找上明溪公主,她要狠狠的报复花若怜!  

  买完了衣料和首饰,各位千金这才纷纷打道回府。  

  在花若怜准备上马车的时候,傅轻烟突然走了过来,笑道:  

  “怜儿,不知今日我能否到丞相府去玩?许久不见老丞相和老夫人了,而且上次你送给我的香料,我也想稍微讨教一下。”  

  闻言,花若怜灿烂一笑,点头道:“那是自然,我还在想着轻烟要何时才能到丞相府来陪我呢,这下子可就如愿了。”  

  傅轻烟也是开心的扬了扬唇角,便回了自己的马车,跟在花若怜的马车后面前往丞相府。至于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而花依静三人虽然还想在外边多看一会儿,可是无奈却必须跟着花若怜回府。  

  来到了丞相府,花若怜先带着几人到了安寿堂问安,这才带着傅轻烟前往夕阁。  

  而花依静三人则是满怀心事地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回到了夕阁,花若怜便拉着傅轻烟在内间里坐下,让红凝上了极品的雪顶含翠,又让碧芜拿了精致的糕点,白琴则是去取一些绮罗梦迭香。  

  看着内间里华丽而优雅的装饰,傅轻烟在心里忍不住赞叹。  

  果然不愧是花家,这财力果然不一般,怜儿房里的东西每一件都是极好的。  

  见傅轻烟微微上扬的嘴角,便知道她心情不错,花若怜笑道:  

  “若是轻烟有什么喜欢的,只管说一声,我明日便让人送到你府上。”  

  闻言,傅轻烟佯装恼怒的嗔了花若怜一眼,道:  

  “咱们姐妹一场,我还会贪你的东西不成?”  

  闻言,花若怜只是笑着,并不说话。她自然知道傅轻烟是不会贪她的东西,所以刚才也只是在开玩笑而已。自然,若是傅轻烟真的想要,她也可以真的送。  

  轻抿了一口茶水,傅轻烟越发感叹花家的地位。如今这极品的雪顶含翠,除了皇宫的,恐怕就只有花府有了。  

  然而,抬眸看了一眼就算只是坐着喝茶也散发着妩媚诱人的气息的花若怜,凝脂如玉,朱唇赤白,水眸剪剪,怎么看都是一个顶尖的美人儿。这样的一个人儿,注定了会是让人为之疯狂的红颜祸水。  

  只是……这样的人儿想要安稳的性福却也是极难的。  

  再一想到花若怜和西门皞匪浅的关系,傅轻烟不由得微微叹息。  

  见傅轻烟叹息,花若怜微微皱眉,关心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儿?”  

  闻言,傅轻烟又见花若怜担心的表情,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怜儿,你不必瞒着我,我这双眼睛都看得真真的,只是还是想听你亲口说。夜亲王与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花若怜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傅轻烟会这么问。可是,随即却又陷入沉默中。  

  她与西门皞的关系暂时只能是个秘密,因为她还未及笄,若是被传出与男子关系过从亲密的话,对她绝对是个致命的打击。  

  可是……花若怜自然也看得清楚,傅轻烟是真心与她相交的。  

  虽说傅轻嵘似乎对她有意,可是也不见得傅轻烟为了傅轻嵘就在她面前说些什么,甚至还对西门皞的事情一直保持沉默。  

  如今傅轻烟这么问,恐怕也是真的关心她而已。  

  面对关心着自己的人,花若怜自然也就更真实一分,思虑许久,最终还是轻声道:  

  “他说过,我一及笄他就娶我。”  

  哪怕是心中已经有所猜测,可是傅轻烟还是忍不住感到震惊。她想过西门皞对花若怜是真心的,可是没想到西门皞竟然等到花若怜一及笄酒迎娶她!  

  可是,夜亲王又真的是对怜儿全心全意么?  

  如此想着,傅轻烟不由得皱了皱眉,见此,花若怜轻声道:  

  “轻烟,我能感觉得到,他是真心待我的,而我……”花若怜脸颊微红,却没有再说下去了。可是那认真的眼神却让傅轻烟明白花若怜的意思。  

  最终所有的思绪只能化作轻轻的叹息,傅轻烟拍着花若怜的手,低声道:  

  “罢了,只要你觉得值得就好,无论你如何选择,我会支持你的。”  

  闻言,花若离真诚一笑,认真的点了点头。  

  从此刻她就知道,傅轻烟这个朋友她没有交错!  

  晚膳的时候傅轻烟陪着花若怜在夕阁用完了晚膳就离开了。  

  花若怜在外面周游了一天,又陪着傅轻烟说了半个时辰的话,自然也就累了。将傅轻烟送走之后,就开始沐浴熏香。  

  依然是在临近子时的时候花若怜就按时起身,换好了衣服几就前往小后院。  

  然而,当花若怜看见只有卓艺一个人站在树下的时候,忍不住微微挑眉,低声问道:“卓将军,我哥哥呢?”  

  闻言,卓艺看着美丽动人的花若怜,飞快的转移视线,沉声道:  

  “今日王爷有事所以不能前来。”  

  花若怜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扬了扬唇角,道:“那我们开始吧。”  

  见花若怜那清浅的笑容,卓艺的眼眸深了深,最终还是保持沉默的开始教花若怜习武。  

  花若怜的天赋是极高的,而且她身轻如燕,自然也就领教的更快一些。  

  卓艺也是武功高强,身手凌厉,一招一式之间满是迫人的戾气。  

  一个时辰的时间并不算长,转眼间就过去了。花若怜疲惫的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这才对卓艺微微一笑,道:  

  “今日有劳卓将军了,若怜先行回去了。”  

  然而,就在花若怜转身离开的时候,卓艺突然出声唤住了花若怜。花若怜转身,眼神带着疑惑的看着卓艺,等着他开口。  

  卓艺看着楚楚动人,犹如九天玄女的花若怜,攥紧了双手,最终还是开口道:“从明日开始,末将要随王爷前往边关,不能再教大小姐习武了。”  

  卓艺知道,凭着自己如今的地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前锋而已,勉强称为将军,却远远配不上堂堂的花家嫡女,所以,他必须要历练自己,他必须爬到更高的位置,才有机会光明正大的站在她的身旁。  

  闻言,花若怜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失落,却还是道:  

  “既然如此,若怜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有劳卓将军这些日子教若怜习武,前往边关时,希望卓将军一切安好。”  

  说罢,花若怜转身离去。而卓艺一直注视着花若怜的背影。  

  窈窕的身影逐渐远去,在月光下留下一片银色的足迹,缓缓走入他人的心。  

  然而,转身离去的花若怜却并不是不明白卓艺眼中隐藏的那抹复杂,可是,她必须装作不明白。  

  且不说如今她喜欢上了西门皞,再说她是花家嫡女,而卓艺只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前锋,她与他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花若怜恐怕不会知道,花齐卿之所以今天没有一起过来,就是被卓艺拜托的,因为卓艺想要独自面对花若怜,而花齐卿又很看重卓艺的才能,所以才会同意,更何况,这样也可以防止妹妹被别人盯上不是?  

  但是花齐卿也不会知道,花若怜早被人盯上了,而且还不止一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