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事不随心(二)六千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6158 2014-10-19 16:43:03

    所有人都因为这一次的通报给弄懵了。难不成老夫人还给太子发了帖子不成?!

  可是一看叶清柔那不明所以的表情,便知道叶清柔并没有把帖子发给太子。可是太子这个时候怎么会来?

  在场的人都不是蠢货,自然猜透了恐怕是太子相中了丞相府的某位千金……

  想到这里,各位夫人的视线总是有意或者无意地看向花若怜,却见花若怜的表情也是难掩的惊讶。

  却不知花若怜已经暗自皱起秀眉。她猜到西门皞会来,却没想到轩辕冀也会来!

  不一会儿,就看见穿着便服却依旧惊如天人的轩辕冀走了进来,轩辕冀只是对其他的夫人点头示意,便径直走向了叶清柔和花若怜所在的位置。

  见此,其余的夫人不由得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

  轩辕冀在叶清柔面前停下,露出一抹礼貌的微笑,从下人的手中拿过一个锦盒,道:

  “今日皇祖母得知本宫要出宫,便特意交代了将这个拿给老夫人还有二小姐。”

  轩辕冀淡淡的解释,让所有人都释然了。原来是因为太后……想到这儿,所有人又都想到花若怜是太后的外甥女儿,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叶清柔也是慈爱的笑了笑便示意花若怜接过锦盒。花若怜乖巧的伸手接过锦盒,半垂着眼眸不去看轩辕冀的表情。深深地看了一眼垂眸的花若怜,轩辕冀这才微微一笑,道:

  “既然东西已经送到,本宫便先回去了。”

  闻言,叶清柔眼眸一闪,突然开口道:“太子请留步,今日丞相府办了宴会,男眷都在偏厅,方才夜亲王也来了,太子若是有时间的话,不妨在丞相府参加宴会,晚些再回宫。”

  叶清柔此话一出,花若怜却是飞快的看了叶清柔一眼。

  叶清柔的意思,恐怕是看出了轩辕冀对她的不同,所以特意出言试探。况且还说出了西门皞也在……叶清柔是希望她进入皇家!

  而轩辕冀果然因为叶清柔的话而停了下来,心中却是一阵诧异。

  他没有想到西门皞居然也在丞相府!随即,想到之前在百花宴上花若怜和西门皞相继离去,不知道做了些什么,轩辕冀心中便了然了,可是却又多了一抹复杂。

  沉默良久,轩辕冀才在叶清柔的注视下礼貌一笑,道:

  “多谢老夫人盛情邀请,只是父皇还嘱咐了本宫其他的事情,实在不宜停留,还希望老夫人见谅。”

  闻言,叶清柔却是了然的笑了笑,道:“既然是有事情在身,太子便去忙吧,男儿自然当以国事为重。”

  闻言,太子这才离去,而其他的夫人这才敢再次开口。

  所有人都对今日的情况感到疑惑,怎么来了一个夜亲王又来了一个太子。只是太子虽然没有留下来,可是其中的气氛总让她们觉得有猫腻……

  直到了午膳时分,男眷才来到前厅。然而,几乎所有少爷都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站在叶清柔身边那倾城绝艳的女子。

  然而,西门皞的表情却瞬间阴沉了下来,冷残的视线幽幽扫过那些觊觎着花若怜的人,让那些人没来由的抖了抖身子。

  虽说男女之防没有那么严重,可是到底还是用一层珠帘隔开了。

  花若怜就坐在叶清柔的身边,不时回答身边的夫人提出的问题,乖巧柔顺,让叶清柔更满意的同时,也让各位夫人都噼里啪啦的打起了小算盘。

  而对面的男席中,总是有几位男子频频透过珠帘凝望着花若怜。

  如此灼热的目光花若怜想要无视都有些困难,只有硬着头皮装作没有看见,只是不经意的抬眸,却看见西门皞臭着一张脸冷眼瞪视那些男子。

  见西门皞吃醋的模样,花若怜忍俊不禁地抿了抿唇。

  只是不曾想叶清柔竟然注意到了花若怜微微上扬的嘴角,不由的好奇道:“怜儿可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

  闻言,花若怜微微一愣,随即抿唇一笑,轻声道:“若怜只是看府里已经许久没有这般热闹了,祖母也比往日开心了许多,所以若怜高兴。”

  见花若怜如此关心自己,叶清柔眼眸中的慈爱越发泛滥起来,几乎笑得合不拢嘴,直拍着花若怜的小手。而南阳侯夫人也是抿唇一笑,道:

  “怜儿还真是孝顺,想来老夫人有了这么个孝顺的孙女儿,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呢,就是我们看着都觉得眼热呢。”

  南阳侯夫人此话一出,顿时引来其他夫人的附和。

  闻言,花若怜羞涩地红了俏脸,却只是微笑着并不说话。而叶清柔则是一边拍着花若怜软若无骨的小手,一边点头道:

  “只是过一段时间怜儿也是要出嫁了,可就没有人陪我这个老婆子喽。”

  闻言,花若怜连忙拉住叶清柔的胳膊,睁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柔声道:“若怜舍不得祖母,若怜宁愿一生不嫁,留在府中伺候祖母。”闻言,叶清柔的心顿时软成了一片。老人家嘛,谁不希望儿孙孝顺?

  而其他的夫人见花若怜如此孝顺,也都是暗自点头。这么好的一个大家闺秀,聪敏美貌,而且善良孝顺,当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啊。

  哪怕心中高兴,叶清柔却也是佯装生气的开口道:“胡说,女大当嫁,祖母又怎会留怜儿在府中,日后可莫要说这话,被人笑话了可不好。”

  闻言,花若怜只是笑着,并没有说话。而威烈夫人则是掩唇一笑,打趣道:“老夫人这会儿可是嘴不应心了,怜儿这么孝顺,我也想收到自己家里藏着不让人瞧见呢。”

  听威烈夫人话中的暗示,花若怜眼眸一闪,却装作没有听出来的样子,道:

  “夫人可是在打趣若怜呢,藏着不让若怜出来,莫不是在说若怜见不得人不是,若怜可不依了。”说着,还撒娇般的摇了摇叶清柔的胳膊。

  见花若怜如此小女儿家的姿态,如此温柔可爱,让几位夫人的心也软成了一团。

  威烈夫人更是毫不掩饰对花若怜的喜爱,拍了拍花若怜削瘦的肩膀,笑道:“谁说怜儿见不得人的?怜儿长得如此可人,若是出来被人瞧见了,可是要担心被人偷去的,自然要藏起来不让人瞧了。”

  听威烈夫人这么说,花若怜红了一张俏脸,低头不说话了。

  而几位夫人则是愉悦的笑了起来,纷纷附和着,叶清柔也就笑着和几位夫人交谈。而其中暗示的意思,怕是没有几个人不懂的。

  花依静紧紧地盯着花若怜羞红的小脸,握着茶杯的指尖已经泛白却浑然不觉。花若怜!凭什么她花若怜可以被那么多人疼爱,而她花依静却什么都没有!?

  花若怜只不过是出生比她好那么一些罢了!凭什么得到的东西却是比她的要好上好几倍!花若怜,你等着!等我成了太子妃,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刚才在看见西门皞的时候,她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动心了,可是后来太子到来的时候,她却改变了主意。因为太子未来可是要继承皇位的,如果她成为了太子妃,将来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到时候花若怜还不是任凭她摆布?

  所以,现在她要忍!至少决不能得罪叶清柔和花若怜!

  花依静很清楚的知道叶清柔有多疼爱花若怜这个嫡孙女,如果她得罪了花若怜,花若怜再去向叶清柔告状,那么她一生都毁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她懂!所以她现在必须要忍!

  说起来,花依晴虽然没有花依静那么有心机,但是至少花依晴比花依静专情。哪怕见到了身份比西门皞要高一些的太子,也依旧没有改变心意。

  哪怕她也在一开始动摇过。

  但是花依晴也是真的没有脑子,花依静至少知道现在不能和花若怜闹僵了,可是花依晴却觉得花若怜是她和西门皞之间最大的阻碍。

  所以,花依晴打算要先解决掉花若怜,却没有想到就算花若怜不在了,西门皞又怎么可能一定会喜欢她?

  相较于女席这边的波涛汹涌,男席那边倒是相对和平一点。

  花齐卿直到现在还觉得有些头疼。他不明白怎么西门皞突然就出现了,虽然他有所耳闻关系西门皞嗜血成性的传言只是诬陷,可是到底心中顾忌。

  不过真要说起来,其实他和西门皞的关系倒也还算不错。

  而他已经看中了几个高门少爷,可以适当和花若怜提一下,看看花若怜是不是同意。不过西门皞的到来让花齐卿有些犹豫了。

  虽然上次花若怜很肯定的说她和西门皞没有关系,但是花齐卿也不是蠢货,知道西门皞不是那种心血来潮就把帖子给一个女子的人。

  特别是西门皞刚才对他的态度似乎比对别人要好上不少,就更让花齐卿纠结了。这明显的差别待遇很难让花齐卿觉得没有猫腻,若是西门皞对他态度的‘温柔’是因为花若怜的话,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因为他是花若怜的亲哥哥,西门皞当然要对他态度好一些。

  不过花齐卿对另外几位少爷的印象,也不错,全都是进退有度,容貌俊美,家世雄厚的男子,倒也还算配得上他的宝贝妹妹,不过心里总还是觉得不够完美。

  从某种程度来说,花齐卿是个妹控,在花齐卿心里花若怜不管什么方面那都是完美的,这世间难以找出一个男子配得上她。

  可是偏偏还非要找出一个来,花齐卿不得不感到纠结。

  其中除了西门皞对花齐卿态度好一些,其他的许多的少爷都对花齐卿无比殷勤。

  如果说原来他们没有见过花若怜而感到有些兴趣但并不是非丞相府不可,那么一见到花若怜之后,整颗心都飞到女席那边去了。

  这个时候当然要露出十八般武艺讨得美人的哥哥的欢心,进而接近美人了!

  可是西门皞虽然对花齐卿的态度稍微好一些,但是脸色依然不太好,他已经开始有些等得不耐烦了,甚至有一种立刻去向花毅表明自己对花若怜的心意,求娶花若怜的冲动。

  但是一想到花若怜之前说过的话,西门皞硬是把那种冲动忍了下来。

  可是一双眼睛还是狠狠地瞪向那些敢觊觎他的怜儿的男人!

  这个时候西门皞就已经在想了,以后娶了花若怜一定要把她藏得好好的,免得她就算只是露出一双眼睛就能招惹一大堆的狂蜂浪蝶。

  男人其实就是一种无比纠结的生物,希望自己的女人美得像仙女一样,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但是又希望自己的女人不要那么美,免得招惹别的男人的觊觎。

  此时此刻西门皞就是这种纠结无比的心理。

  然而此刻正在与各位夫人说笑的花若怜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块肥美的鲜肉,被一大群的饿狼虎视眈眈的觊觎着。

  用过了午膳,各位夫人和少爷也就纷纷离去了,只是每一个夫人离去之前都要和花若怜和叶清柔说道一番,而每一位少爷也都是依依不舍的看了花若怜好几眼这才走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去,花若怜向叶清柔问了安,便回了夕阁。

  一进到屋子里,花若怜就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蛋。笑了一上午了都差点笑抽了,实在是酸的很。

  西门皞明显也是想到了花若怜应该很累了,倒是没有再偷偷摸摸的进来。

  让白琴取下了头上华丽的珠翠,褪下了华丽的衣物,花若怜就疲惫的躺入了牛奶浴中,让红凝和白琴为自己按摩。

  红凝看着花若怜一脸疲惫的模样,转了转眼睛,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小姐,你都不知道,那些夫人都缠着小姐说话的时候,四小姐和五小姐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脸色都青了。”

  说到这儿,红凝就忍不住轻轻地笑起来。

  红凝和白琴以及碧芜贴身伺候花若怜,自然也就练就了不一般的本事,也看清楚了自己家小姐和四小姐和五小姐不和,看见她们恼怒,这几个丫头自然高兴。

  而白琴此时也忍不住掩唇轻笑了起来。花若怜这才懒懒的抬眸,看了止不住笑意的红凝和白琴一眼,这才轻声道:

  “花依晴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花依静倒是个聪明的,不像花依晴那般好对付。对了,你们观察到花语有什么异状没有?”

  说着,花若怜才想起来她关注花依静和花依晴去了,倒是没有多在意花语,如今也只能开口询问了。

  而此时,碧芜掀开了珠帘和轻纱走了进来,一边将手里的花瓣洒向牛奶浴里,一边道:“奴婢瞧着怕是六小姐才是那个真聪明的,不和四小姐和五小姐一般计较,只是安静的坐着,倒是有好几个夫人对她印象不错。”

  然而红凝却睁大了眼睛,道:“不会吧,六小姐平日里最是不显眼的,今日也穿得素净,碧芜你是不是看错了?”

  碧芜摇了摇头,“我看得真真的,绝对是六小姐不会有错。”

  白琴沉默了一会儿,一边给花若怜滋润着身子,一边轻声道:“奴婢也觉着六小姐虽然平日里最是胆小安分,可是这到底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小姐,要不要防着点儿?”

  听着三个丫头的话,花若怜却是高深莫测地扬起了唇角,纤细的手指轻轻滑过细腻滑嫩的肌肤,轻声道:

  “你们都看出来了,难道你们小姐我看不出来么?”

  听花若怜这么一说,三人立刻就知道花若怜早已经开始防备起来了。红凝顿时眼睛作星星状,一脸崇拜的看着花若怜,道:

  “小姐真厉害!”闻言,花若怜扬唇一笑,并没有说话。要是不厉害点儿,什么时候被害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碧芜和白琴也是相视一笑。她们早就知道自己的小姐不简单,细腻的心思恐怕比老夫人还要厉害几分。

  享受着三个丫头为自己按摩,花若怜却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过几日邀请轻烟和几位与我交好的千金过来吧,就说是过来品茶的。”

  三位丫头纷纷应下,碧芜此时仿佛也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在自己身上摸了摸,从怀里掏出一张帖子递给了花若怜,道:

  “小姐,这是夜亲王府派人送来的帖子,今日早上便到了,只是小姐一直在忙所以奴婢便没有交给小姐,是夜亲王府的三小姐送过来的帖子,似乎是到夜亲王府去吟诗作画,据说好几位画技高超的千金都接到了帖子。”

  闻言,花若怜突然抬起了眼眸,接过帖子。

  上面的纹章确实是夜亲王府没错。五日后的下午午时么……夜亲王府三小姐,西门晴雪,听说也是个惊才艳艳的女子。不过,既然是去夜亲王府,也就等于会见到老王爷和老王妃,还有西门皞……

  莫名的,花若怜竟然觉得有些紧张起来,随即忍不住勾唇一笑。

  “既然是夜亲王府的帖子,便要好好准备才行。碧芜,派人盯紧了兰莞和梅莞,对了,还有竹莞,别让她们在这五日里闹出什么事儿。”免得阻碍了她。

  碧芜点了点头,便继续给花若怜涂抹着香膏。

  看着自己晶莹细腻的肌肤,花若怜突然扬了扬唇角,道:“你们觉得我美么?”

  三人被花若怜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懵了,可是随即又忍不住一齐抿唇一笑,白琴率先回答道:“咱们小姐可是京城第一美人,自然是极美的。”

  红凝和碧芜也是连连点头。她们从来没见过比小姐美丽的人!况且已经认为这世上怕是没有比小姐美丽的人存在了。

  闻言,花若怜微微一笑,抬眸又问道:“那你们觉得我身上香么?”三人对视一眼,却又忍不住再次笑了,红凝道:

  “不瞒小姐,奴婢就算站在离小姐几十米远,只要风轻轻一吹,就能闻见小姐的香味。”

  花若怜满意地垂下了眼眸。其实她也只是想要确认一下而已。她每日沐浴熏香两次,身上早已经由内而外散发出了海棠花的香味,再加上每日沐浴熏香之后都要用百花蜜荷香熏一会儿,身上的香味自然是更加动人持久。

  过了约莫一刻钟左右,花若怜便直接套了一件裹衣便走到了寝室,挥退了侍女便累极躺倒在了软榻上。

  花若怜是天生的演戏高手,可是随时随地的演出任何角色,就连之前在宴会上那小女儿家羞涩的姿态,她也表演的淋漓尽致,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

  谁都没有想到花若怜骨子里的傲气和清冷,哪怕她大多时候都是表情淡淡。

  同时,西门皞早已经回到了夜亲王府,正在书房里看书。

  可是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西门皞面无表情的抬头,却在看见来人时眼眸里闪过一抹宠溺。如今敢在西门皞面前如此嚣张的,除了花若怜就只有西门皞最疼爱的妹妹了。

  西门晴雪转身关掉了门,然后神秘兮兮地跑到了西门皞身边,对着西门皞挤眉弄眼,好不可爱,悄悄道:

  “大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子了?”

  说着还一脸‘你不用说谎,我全都知道’的表情,见此,西门皞只是眉头一挑,几乎没有多想,开口便道:“我枕下的那幅画是不是你拿的?”

  闻言,西门晴雪顿时就垮下了小脸,赌气般的嘟了嘟小嘴,只有将手里的画轴递给了西门皞,不满地抱怨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接过画轴,西门皞小心翼翼地打开,在确认了画轴没事之后,这才抽空看了西门晴雪一眼,淡淡道:“你以为我不在府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西门晴雪顿时瞪大了眼睛,一手指着西门皞,低呼:“你在我身边安排了人!?”

  ——————————

  对于这么久没有更新红尘表示非常抱歉。当然红尘认为无缘无故,没有说一声就消失这么久是我的不对,我也不奢望读者的原谅。但是红尘也是真的没有时间。一个星期七天的时间,六天都在上课。唯一的一天空期也只有下午有时间,再加上还要写作业。所以想要更新基本没有可能。而且红尘现在的学业非常关键,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

  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没有弃文。只是更新的时间非常不稳定。今天的更新是我每一周的一个下午的时间空出来的一点写出来的。我不奢望得到原谅,但是,真的非常抱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