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鸿门之宴(四)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026 2014-08-22 18:52:31

    花毅和叶清柔没有多犹豫,便放行了,只是脸色好歹有些缓和。

  宁夫人被白泞狠狠地落了颜面,却只有将这口气吞回去,谁让她的身份摆在北定老王妃的面前完全不够看呢?

  见白泞要走,花若怜也连忙起身,顺便给花齐卿使了个眼色,两人也随着离开。

  经过宁夫人这么一闹,饭局自然也就不欢而散了,宁老夫人回去的时候都是怒气冲冲的。

  紧随着白泞离开,三人直接到了寺堂里。花若怜看着那个换回了一身素服的女子,眼眸中闪过一抹忧伤,却还是开口道:

  “母亲,方才宁夫人想必也是无心的,母亲不必置气,也不必伤心。”

  闻言,白泞坐在椅子上抬眸看了自己的女儿和儿子一眼,许久,终于扯了扯嘴角,只是表情依旧淡淡的,清冷道:

  “她还没有那个资格让我和她置气,我也没有伤心,清者自清。只是怜儿,宁夫人如今的一句话,日后恐怕会有人借此生出事端,最近你要多加小心。”

  闻言,花若怜乖巧的点头,白泞转而又看向花齐卿,在面对花齐卿那张酷似花召的脸时,眼眸里闪过一抹痛色,没能躲过花若怜的眼睛,可是白泞终究还是忍住了心中的苦涩,看着花齐卿道:

  “卿儿,如今你尚且还在京城,便好好护着怜儿,相信不用母亲多说什么,你也知道该怎么做,你和你父王一样,都精明睿智。母亲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了,你们便回去歇息吧。”

  闻言,花若怜侧目看了一眼眼神中有着压抑的花齐卿,最终还是拉着花齐卿离开了寺堂,却是直接走向夕阁。

  然而,当花若怜和花齐卿来到夕阁时,却纷纷愣住了。

  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偷偷摸摸地藏在院子里的大树后面,在花若怜和花齐卿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而那男子仿佛在确认没有人发现之后,快速的走进了屋子。

  花齐卿眼神一寒,一个眨眼便消失不见,而随后,花齐卿便将那个男子五花大绑的从屋内直接踢了出来,狠狠的甩在了大树上。

  花若怜清楚地听见那男子闷哼一声,便软绵绵的趴在了地上。而此时,平日里丫鬟来来往往的夕阁竟然看不见任何一个丫鬟。

  花若怜就算再蠢也该看出来这是有人刻意做出来的。

  至于这个男子偷偷摸摸地要做什么,只要稍微用点儿手段,自然能够知道。

  冷眸扫了一眼那个似乎头晕眼花的男子,花若怜才看向一旁面色铁青的花齐卿,微微一笑,道:“哥哥,你去帮我找找红凝她们在哪儿吧,这个男子……交给我来处理就行。”

  “可是……”花齐卿当然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妹妹和一个明显居心叵测的男子在一起,然而,花若怜却扯了扯花齐卿的袖子,低声道:

  “哥哥武艺比若怜厉害多了,定能更快的找到丫鬟,只要丫鬟都带回来了,就算别人突然闯到了夕阁,也没什么好说的不是?”

  闻言,花齐卿眼眸一闪,瞬间就明白了花若怜的意思,只有叮嘱了花若怜一句,这才狠狠地瞪了那男子一眼,去找丫鬟去了。

  然而,花齐卿一离开,花若怜乖巧的模样瞬间消失不见,绝美的小脸上只有一片冷凝,看向男子的眼神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既然敢来害她,那她就让他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花若怜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已经渐渐清醒的男子,抬手毫不犹豫地直接卸了他的下巴,免得他大声叫喊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被卸了下巴,那男子疼的呜呜乱叫,看向花若怜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惧意。

  花若怜直接无视男子的眼神,冷声道:

  “谁派你来夕阁的,若是你直接说,我可以考虑放过你,若是你不说……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但是,到时候你是死是活可就没有保证了。”

  花若怜的语气阴森,让那男子打了个寒战,但是到底是觉得花若怜只是一个女子,他可以轻松解决,于是轻哼了一声不说话,只是已经开始摸索着如何解开绳子。

  花若怜何其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男子打的是什么算盘?

  扬起一抹清冷的笑容,花若怜毫不犹豫的抬脚,狠狠地踩向了男子的下体,果然就听见男子嘶吼一般的呜呜声,男子脸色疼得铁青,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额头。

  花若怜仿佛没有看见男子向她投来那看怪物一般的目光,松了松自己的脚,笑容不变,语气淡然地问道:“如何,想说了么?”

  然而,那男子似乎还有些不服气,依旧不吭声,见此,花若怜冷哼了一声,抬手直接卸掉了男子的两条胳膊和两条腿,在男子那愤怒到想要吞了她的目光中,小脚再次落下,那男子疼得脸色煞白,差点晕了过去。

  满意的看到男子畏惧的目光,花若怜笑道:“现在呢?想说了么?”

  那男子忙不迭地点头,生怕他在没有动作就会被折磨的疯掉。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传闻中温婉纯良的花二小姐居然如此狠辣!

  轻哼了一声,花若怜收回自己的脚,一边接上男子的下巴,一边警告道:“你若是声音大了那么一点儿,我就让你此生不能人道,让你生不如死!”

  经历了刚才的折磨,男子完全相信这个看似温柔的女子绝对做得出来!

  男子顾不得浑身上下的疼痛,开口就颤抖着声音道:“是、是花四小姐用钱买通我过来……过来毁了二小姐清白……”

  男子的声音很小,不知道是因为花若怜的警告,还是因为担心花若怜一个愤怒就直接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花若怜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冷意,随即勾起一抹笑,道:

  “王爷,听见了么?有人想毁了人家的清白。”男子一听到花若怜的话,只觉得满脑子的疑惑,然而,当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花若怜身边时,男子终于因为过度惊吓,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