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鸿门之宴(二)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002 2014-08-20 00:00:00

    回到了夕阁,也差不多是晚膳时间了,花若怜却也没什么胃口,便独自一人呆在寝室。侧卧在贵妃椅上,花若怜双眸半垂着,认真的翻阅着手中差不多看完了的兵书。

  花若怜的兴趣非常广泛,琴棋书画,诗歌辞赋,不能说天下第一,却也样样精通。又因为花齐卿从小便是被花召当成铁血男儿培养的,花若怜多少受了一些感染。

  以往花齐卿在练功时,花若怜便偷偷的躲在一边,悄悄地看,悄悄地学。

  但到底是很小的时候了,后来便开始学习琴棋书画什么的,倒也没有时间去理会功夫,如今也就只记得一些招式了。

  因为花齐卿是向着将军之路进发的,所以花齐卿的房间里有许多兵书,花若怜觉得好奇,也就偷偷拿了一些来看,却也觉得喜欢,于是看兵书变成了花若怜的爱好了。

  红凝端着一碗莲子粥走进了寝室,看着认真翻阅兵书的花若怜,只有将小碗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低声道:

  “小姐,吃些东西吧,若是身子坏了可怎么好。”

  语毕,花若怜刚好将最后一篇看完,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红凝立刻上前,力道适中地揉着花若怜的太阳穴。

  将兵书放到一旁,拿过莲子粥,花若怜的眼眸却是微微一沉。莲子粥……前世花依静不也拿了一碗莲子粥给她么?好像说是张嬷嬷煮的……

  轻轻的搅拌着莲子粥,花若怜突然开口道:

  “这碗粥是谁煮的?”

  闻言,红凝一边揉着花若怜的太阳穴,一边轻声道:

  “回小姐的话,这莲子粥是张嬷嬷的拿手绝活儿,是奴婢让她煮的。”花若怜扬了扬唇角,手指微微一动,一根银针飞快的沾了一下莲子粥。

  没有变色……不过也是,如今时机还未成熟。喝了一小勺的莲子粥,清凉爽口,还有些微的苦涩。半垂着眼眸,花若怜低声吩咐道:

  “去查一查张嬷嬷的来历,还有她与哪些人接触过。”

  闻言,红凝的小手微微一顿,随即又轻轻地揉了起来,低声道:“小姐是怀疑张嬷嬷是谁派过来的么?”

  轻哼了一声,花若怜喝掉了小半碗的莲子粥,这才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身边,也就只有你,白琴,碧芜是自小带着的,其余的人……呵,防人之心不可无。”

  红凝郑重地点头,应道:“奴婢知道了,定会尽快查出来的。”

  从贵妃椅上站起身,轻声道:“记住,别打草惊蛇。”红凝再次应下,花若怜这才将白琴也唤了进来,准备沐浴熏香。

  子时,花若怜准时地起身。她早已经吩咐过了,所以夕阁的丫鬟都是过了丑时才过来守夜的,夕阁的丫鬟都知道花若怜不喜欢太多人守着,便也没有觉得奇怪。

  直接用丝带将头发高高的扎起,花若怜便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夕阁的后面的小院子里,因为有些清寂,所以平日里都没有人来。

  却看见两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在那站着了。

  花若怜轻手轻脚地跑了过去,并不打算暴露自己轻功了得的事情,低声喊了一声:“哥哥,卓公子。”

  听见花若怜的声音,花齐卿和卓艺同时转身。

  就见一抹娇小的身影轻快地跑了过来,稳稳地停在了花齐卿的面前,花若怜的眼睛闪闪发亮,迫不及待道:

  “快开始吧!”

  花齐卿见自己的妹妹那猴急的模样,不由得失笑,摸了摸花若怜的脑袋,再看了卓艺一眼,于是,花若怜的习武生涯就此开始。

  直到接近丑时的时候,花齐卿和卓艺才悄无声息地离开,花若怜也回到了自己的寝室,疲惫的换上了寝衣,花若怜才无力地倒在了榻上。乖乖,学武功怎么比轻功还要辛苦……那是因为你的轻功是通过特殊途径得来的好不……

  只是,哪怕花若怜连话都懒得说,可是身上却已经汗湿了,这么睡着怎么也不舒服,于是直接把刚刚来守夜的白琴和红凝唤了进来,沐浴熏香。

  红凝和白琴倒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大夏天的,夜里虽然穿得薄,但也还是觉得热。

  舒服的泡在牛奶浴里,花若怜已经开始半梦半醒了,甚至连自己怎么爬到榻上都不知道。

  然而,才睡了几个时辰,花若怜便被唤醒了,因为请安的时间到了。虽然身上的无力感已经消失了,可是花若怜还是觉得困倦。

  于是请了安之后,直接无视了那几道充满妒忌的目光,回了夕阁便继续睡。

  一直睡到了午膳时间,花若怜也没有醒来的迹象。白琴和红凝还有碧芜对视一眼,只有无奈的摇头退了下去,看来午膳要延后了。

  等到花若怜醒来,便已经是未时(下午一点到三点)了。睡了那么长的时间,花若怜只觉得浑身都精神得不得了。

  梳洗之后,吃了好些食物,便将人都遣了出去,开始练习一下昨晚学到的招式。然而,晚膳时分叶清柔却派了人过来,说要到安寿堂去用晚膳。

  练了一下午,花若怜只有连忙沐浴熏香,弄掉了自己身上的湿汗,这才重新梳妆前往安寿堂。到场的人除了花家的,还有宁家的那几个,甚至连慕姨娘和宁姨娘都来了,不过,难得的是花勤居然也在。

  给花毅和叶清柔见了礼,因为花若怜是嫡女,便直接坐在了叶清柔的下手,花齐卿则是坐在花毅的下手。

  许是因为丞相府许久没有一家人聚集一堂了,所以气氛倒也十分温馨热闹。只是,宁夫人的眼神扫了一眼在座的人,轻声道:

  “怎么不见北定老王妃呢?”

  宁夫人此话一出,气氛瞬间凝重起来,任何人都不再说话。宁夫人就算再蠢,也该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了,立刻就低下了脑袋。

  宁老夫人脸色尴尬而阴沉,暗地里没好气的凌迟了宁夫人一眼又一眼。这个没脑子的,人家不在自然就是有特殊原因,居然还问出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