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太子送礼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1900 2014-08-14 00:00:00

    西门皞又和花若怜磨蹭了好一会儿,未免别人怀疑,这才飞身离开丞相府。

  而花若怜却暗自思量了起来,西门皞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戒备森严的丞相府,果然身手极高……

  突然,白琴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小姐,大少爷来了。”闻言,花若怜猛地回过神,理了理自己的衣衫,确定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之后,这才道:

  “快情哥哥进来。”然而,进入屋内的不只是花齐卿,还有另一个高大的男子。花若怜不由得诧异地抬眸,细细打量那个男子。

  就见那人一袭藏青色长袍,三千墨发用黑色与关高高盘起,一对剑眉凌厉而威严,狭长的双眸不时迸射出精光,他面容俊美,麦色的肌肤反倒是衬得有些野性。

  收回目光,花若怜起身笑道:

  “哥哥可是好些日子没有来看若怜了,这位是……”

  闻言,花齐卿温柔的笑了笑,随后侧了侧身子,让出身后的高大男子,简单的介绍道:“上次不是说过推介一个人来教你武功么?他是我手下的前锋,卓艺,这次也是立了功的,身手了得,这次回京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应该不会回去,我打算让他来教你,如何?”

  闻言,花若怜心下这才了然,只是隐隐觉得卓艺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步云对着花若怜抱拳,道:

  “在下卓艺,见过二小姐。”

  他自己年前就跟在花齐卿身边,深知花齐卿的性子,也着实佩服花齐卿年纪轻轻便用兵如神,身手了得,性子更是冷静沉稳。

  也时常听起花齐卿说起他那个聪明睿智的妹妹,早就对花若怜有些好奇,如今一见,只消一眼就难以忘怀。

  突然,花若怜的眼眸转了转,道:

  “卓公子客气了,敢问卓公子与江南卓家……”

  闻言,卓艺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大儒卓越是卓艺的祖父。”花若怜这才了然,心中却也有些意外。江南卓家也算是有名的家族,书香门第,家主卓越更是当世大儒,受人敬仰,只是卓家竟然出了一名武将……

  抿唇一笑,花若怜这才轻声道:“既然如此,日后就麻烦卓公子了。”

  又和花齐卿以及卓艺说了一会儿的话,花若怜这才将来能给人送出了夕阁,和卓艺定下了时间,每日子时便和花齐卿一同到夕阁来。

  毕竟卓艺若是独自一人前来,被人瞧见了,恐怕又要流言四起了。

  然而,花若怜刚刚用过午膳,叶清柔便着了人过来让花若怜去安寿堂一趟。

  纵然心中疑惑,花若怜还是带着红凝和白琴去了安寿堂,刚刚进了室内,便看见好几只精致的大箱子静静的放在地上。

  而站在大箱子旁边的人,赫然就是西门皞身边的故冷。

  故冷看了一眼花若怜,抱拳行了礼,便又转过身向叶清柔道:

  “既然二小姐已经来了,属下便回去向王爷交差了。”

  闻言,叶清柔脸色不太自然的让人将故冷送了出去,花若怜这才向叶清柔问了礼。

  故冷一走,叶清柔似乎有些疲惫的抬了抬手边让花若怜起身了,花若怜的眼眸不动声色地扫过那几个大箱子。难不成西门皞还真给她送东西了不成?

  叶清柔细细打量着自己的宝贝孙女儿,姿色可说是倾国倾城,更是散发着一种让人看了遍喜欢的优雅高贵的气质,淡定自若,聪明睿智,举止大方,不管从哪儿看,都无法从京城里找出几个与之媲美的。

  然而,一想起这几个大箱子出自何处,叶清柔就有些头疼。

  先是太子,然后又是夜亲王,想来日后还有其他人,叶清柔就觉得自豪的同时又有些烦闷。如此一来她可怎么斟酌啊……

  沉默良久,叶清柔才缓缓开口道:

  “怜儿,你着人将这些都搬回夕阁去吧,这些都是夜亲王送给你的。”

  闻言,花若怜有些诧异地看了叶清柔一眼。她还以为老夫人定会语重心长地和她交流一番,怎的这么容易就放人了?

  然而,花若怜还是跪了安,让几个侍卫将这些大箱子都搬回了夕阁。

  待到侍女将箱子打开,便呈现出箱子里那些世间难寻的珍宝。虽说太子送来的东西也是极好的,可是花若怜看重的却是西门皞的心意。

  扬了扬唇角,花若怜亲自伸手拿出一个小匣子,轻轻一打开,便瞧见一整套的蓝宝石鎏金镶钻的珠翠,散发着浅浅的光芒,尤其夺目。

  眼含笑意地摸了摸纯度极高的蓝宝石,花若怜便让白琴收到她的梳妆台去了。这一套珠翠她看着便极喜欢,过几日便戴着吧。

  有亲手打开了好几个小匣子,全都是一整套的极其珍贵的精品珠翠,花若怜虽然不是贪财之人,也不得不赞叹一下西门皞出手大方,更要感叹夜亲王府家底丰韵。

  这般精品,别说这么几大箱子,就是一套,少不得也要近七八千两,这还是少的呢。

  别说是花若怜感到惊讶,一旁的几个侍女都已经看呆了,哪怕在花若怜身边当差,见过的好东西数不胜数,也少不得目瞪口呆。

  然而,开心之后,花若怜猛地想起明日要和太子去游湖。

  皱了皱眉,花若怜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一番那些宝物了,只是挥了挥手让人将箱子搬到库房里去。

  侍女见到花若怜面色不语,也乖乖地退了下去。

  坐在贵妃椅上,花若怜头疼的揉着眉心。如今她与西门皞……可是她偏偏还招惹上了太子,明日更是要和太子去游湖,花若怜怎么都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西门皞。

  ————————

  求收藏,求推介,求打赏,求留言,各种求,各位亲们都懂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