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鸿门之宴(一)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1979 2014-08-19 00:00:00

    对此,花若怜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不是她嫌贫爱富,关键在于这两个女人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如此肤浅。

  叶清柔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宁夫人和宁素桃发光的眼睛,眼眸中也闪过一抹不悦,宁老夫人则是直接黑了脸。

  这两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居然在花老夫人和花二小姐面前如此丢脸!

  花若怜直接无视那两个人的目光,轻轻拍了拍手,就看见碧芜捧着一个锦盒走了进来,花若怜接过锦盒,在叶清柔和宁老夫人疑惑的目光中微微一笑,道:

  “原本今日是想拿着这个来送给老夫人的,只是如今既然几位长辈在场,若怜也不吝啬,便将这些当做给各位长辈的见面礼。”

  说罢,缓缓将锦盒打开,就见一盒子都是珍贵的南海黑珍珠。

  叶清柔眼神一闪,心中有些不悦。只是,不是对花若怜的不悦,而是对宁老夫人她们的不悦,若是她们不在的话,那一盒黑珍珠就都是怜儿孝敬她的了!

  当然,不是说叶清柔贪慕富贵,只是那黑珍珠拥有极好的美容功效和调养身体的功效,女人嘛,谁不希望自己永远年轻?

  倒是宁夫人和宁素桃眼神猛地一亮,满是贪婪地看着花若怜手中的黑珍珠。

  就连宁老夫人也有些坐不住,眼巴巴儿地看着那些黑珍珠。

  花若怜倒是不吝啬,因为这是轩辕冀送给她的东西里其中的一小盒而已,况且,西门皞也送了黑珍珠给她。

  一小盒里一共有十颗鸽子蛋大小的黑珍珠,可算是亮瞎了三人没见过世面的眼球。

  微微一笑,花若怜取出两颗,首先递给了宁老夫人,就见对方宝贝地取出了手帕,小心翼翼的把黑珍珠包了起来。

  随后,花若怜又将两颗黑珍珠递给了宁夫人,对方甚至还放在手帕里吹了吹,然后又擦了擦,来回了好几次。

  自然,宁素桃倒是和宁夫人一样。

  见三人这么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连宁老夫人也这么‘为老不尊’,叶清柔的眼里不由得滑过一抹鄙夷。

  剩下的四颗,花若怜直接连带着盒子一起给了叶清柔,对于自家孙女儿的偏心,叶清柔自然是乐呵呵地收下了。

  其他人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也不好说什么,到底是别人的东西,送她们就不错了。

  让竹青将盒子手下,叶清柔这才挥了挥手,道:

  “说了这会儿子的话,我也乏了,怜儿,你带宁老夫人她们在咱们府里随意逛一逛吧,也算尽了咱们主人家的礼仪。”

  闻言,花若怜只是微微一笑,便应下了。

  叶清柔都下了逐客令了,三人自然也跟着纷纷起身,离开了安寿堂。

  一路上花若怜都带着一抹得体的浅笑,很有礼貌的回答宁老夫人她们提出的问题,让宁老夫人心里越发对京城的人和物尊敬起来。

  宁素桃眼睛滴溜溜的一转,笑嘻嘻的看着花若怜,道:

  “花二小姐是丞相府的嫡女,肯定有很多宝贝吧?我和母亲还有大嫂都是从偏远地方来的,没见过什么好东西,不知道能不能让花二小姐拿些宝贝出来给咱们看看,开开眼界?”

  闻言,花若怜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笑意。

  宁老夫人的脸色却是立马黑了下来。这个蠢货,居然让人家把宝贝拿出来给她们看?!平白丢了他们的面子,这不是让丞相府更看不起她们么!?

  宁夫人也是两眼星星的盯着花若怜,讨好的笑着。

  然而,还不等花若怜开口说话,只听一道充满不屑的声音传来:

  “果然是从小门小户出来的,居然这么不知恬耻,长姐的东西是你们能看的么?别是你们想趁机拿几样吧?”

  花若怜的眼眸里再次闪过一抹笑意,优雅转身,就见一身粉衣的花依晴一脸愤怒和不屑地快步走了过来。

  然而,花依晴毫不掩饰的鄙夷让宁老夫人的脸色更黑,宁夫人和宁素桃的脸色也不好看,宁素桃却还是扯了扯嘴角,道:

  “我们这只是想开开眼界而已,不知这位小姐是……”

  此时,花依晴已经站到了花若怜的身边,小下巴骄傲地一扬,骄傲道:“本小姐可是丞相府的六小姐,可不是你们这些人比得上的!”

  闻言,花若怜皱了皱眉,轻声呵斥道:“六妹妹,这是在长辈前,你怎的还是这般说话,对长辈不敬,小心祖母又罚你禁足了。”

  然而,花依晴听了花若怜的警告,虽然心中不甘愿,却还是撇了撇嘴,不再说话了,只是看向宁老夫人她们的眼神依旧是毫不掩饰的不屑和鄙夷。

  花若怜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对宁老夫人道:

  “若怜代六妹妹向几位长辈抱歉,六妹妹年幼不懂事,让几位长辈见笑了,想来几位长辈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参观了,若怜边让丫鬟先带你们去客房看看。”

  说罢,便看了一眼几位丫鬟,那些丫鬟立刻有眼色地上前,对宁老夫人她们道:

  “几位夫人,奴婢们带你们前往客房。”

  花若怜都这么说了,纵然几人心中不爽,却也只能脸色不好的离开,毕竟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丞相府,轮不到她们在这儿撒野。

  人都走了,花若怜这才看向花依晴,道:

  “六妹妹如今可以四处走动了,便该先去向祖母请安,长姐觉得有些乏了,便先回夕阁去了。”说罢,便带着好几名丫鬟浩浩荡荡的离开。

  花依晴双眼喷火地瞪着花若怜婀娜的身影,最后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然而,花若怜的眼眸却闪过一抹深思。

  花依晴的禁足应该还没有结束,如今却被放出来了……恐怕是因为宁老夫人她们来了,若是再让花依晴禁足,恐怕会被人嘲笑。

  既然花依晴都出来了,花依静和花语应该也出来了。

  看来,她要多加小心才是,免得被人钻了空子,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