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异国使者(二)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099 2014-08-04 00:00:00

    男子的话一出口,在座的人都纷纷瞪大了眼睛。令狐渊,乃是元国的三皇子,为人温文尔雅,气质不凡,饱读诗书,武功也尤其高强,在难得有文武双全之人的元国,可谓是无数百姓所敬仰的大人物!

  然而,令狐渊身边的女子盈盈一拜,柔声道:

  “令狐清歌参见靖国皇后。”在座的人又是一片震撼。令狐歌是元国皇帝如今最宠爱的女儿,元国的七公主,元国皇帝的宠妃庆荣贵妃所出,自小便受到万千宠爱,性格温柔似水,知书达理,被称为元国第一美人。

  皇后似乎也很意外这两个在元国举足轻重的人居然会亲自来访靖国,不由得微微挑眉,随即微微一笑,道:

  “三皇子,七公主无需多礼。不知两位今日到访我靖国,可是有何要事?”

  可不是要事么?就连皇宫都没有收到消息,这两个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靖国的都城了,还真是让人有些怀疑。

  令狐渊面色不改,依旧带着那一抹温润的笑,道:

  “父王听说今日是靖国一年一度的七夕佳节,对靖国文化深感赞叹,故而,特意派本皇子和清歌来访靖国,本皇子和清歌一路上对靖国的风采兴味盎然,不想因为凡俗礼节而被特别对待,所以才没有通知贵国,希望没有给贵国带来困扰才是。”

  令狐渊这番话说得尤其有水准,不但说明了自己和令狐清歌来访的原因,还将之所以靖国没有收到消息的原因也说了,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打消了一大半的警惕。

  然而,特意将公主带过来,在场又有几个人不懂得其中的含义呢?

  自古以来,公主出访的原因,不全都是为了和亲么?

  只是,至于元国皇帝为何会派最受宠爱的七公主过来,其中的缘由可就值得深思了。

  花若怜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看了令狐渊和令狐清歌几眼,然后就收回自己的目光,动手吃起桌上的点心了。

  西门皞却连一眼都没有看过,允自地饮着清酒,还有花若怜陪伴在他身边,怎是一个惬意可以形容得了的?

  皇后闻言,只是微微一笑,道:

  “三皇子和七公主远道而来,今日刚好宫中举办了花灯宴,不如三皇子和七公主也一同参与吧。”

  闻言,令狐渊和令狐清歌点头应下,便走向了一旁已经让人准备出来的坐席。

  花若怜看了看面前精致的点心,又看了看西门皞面前被斟满的桃花酿,不由得眨了眨眼睛。上次喝的桃花酿的味道,她可还记忆犹新呢。

  这么想着,花若怜不由得悄悄地看了周围一眼,在确定了应该没有人会注意他们这边的时候,才突然伸过手,直接拿过了西门皞准备拿起的酒杯。

  看着一只白皙纤细的小手抢过自己的酒杯,西门皞微微一愣,不由得侧过脸,却看见花若怜小心翼翼地浅酌了一口芳香四溢的桃花酿,然后露出一抹沉醉的笑容,瞬间深深烙印在了他的眼眸深处。

  然而,看着花若怜的小嘴碰到的地方,刚好是他喝酒时碰到的地方,西门皞不由得有些窃喜地勾起了唇角。

  又酌了一口桃花酿,花若怜这才看了一眼西门皞,却看见他正在满眼笑意的看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很可笑的事情一般。

  恼怒的瞪了西门皞一眼,花若怜轻哼了一声不再看西门皞。

  他以为她想用抢的么?要是她开口去要,肯定会引起很多注意的,所以,她不得不采用这种快准狠的举动。

  然而,花若怜一回眸,却刚好对上令狐渊带着笑意的眼神,那似乎有些隐忍的笑意让花若怜微微一愣。难不成令狐渊刚才看见了!?

  花若怜心中大惊,可是脸上却不动声色,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又酌了一口桃花酿,半垂的眼眸却一片深沉。令狐渊会不会说些什么?

  然而,花若怜左等右等,杯中满满的桃花酿都喝完了,也不见令狐渊有要说话的意思,花若怜这才微微放下了有些警惕的心。

  可是……花若怜咂了咂嘴,盯着手中已经空了的杯子,小眼神里满是失落。

  一直看着花若怜的西门皞当然是注意到了,不由得微微挑眉,压低了声音道:“还想要么?”闻言,花若怜眨了眨眼睛,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这才飞快的把就被塞到了西门皞手里。

  看着花若怜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西门皞眼角的笑意越发泛滥,却还是亲自斟满了一杯桃花酿,递给花若怜。

  接过桃花酿,花若怜不由得嘴馋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一下子喝了一大半。

  见此,西门皞微微皱眉。虽然有传言说女子喝桃花酿可以保养肌肤,只是,喝多了这后劲却也是极大的。

  抿了抿唇,西门皞侧过脸低声对一旁的故冷吩咐道:

  “去准备一碗清泉酿。”清泉酿是专门解酒的,然而,故冷却有些讶异的看了西门皞一眼,却在发现西门皞的实现全都放在花若怜身上时,这才默默地退了下去。

  清泉酿可是皇上御赐的解救汁,配料极其珍贵,可是王爷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让他拿来给二小姐……

  突然,一个绝不可能的可能性席上心头。莫不是……二小姐有可能成为王妃?这个想法一浮上脑海,故冷浑身打了个机灵,连忙加快的步伐。

  又干掉了一杯桃花酿之后,花若怜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可是她也不是傻子,依然记得桃花酿后劲极大,便没有再要求多喝一杯。

  然而,当花若怜将酒杯还给西门皞之后,西门皞却将一碗清泉酿递了过来,微微挑眉,花若怜向西门皞投去疑惑的目光。

  西门皞只是看了花若怜一眼,低声解释道:“这是清泉酿,专门解酒的。”

  闻言,花若怜这才恍然大悟地接过,毫不犹豫的直接喝了下去,却神奇的发现清泉酿不同其他解酒汤一般有些苦涩,反倒是多了几分的甘甜。

  眨了眨眼睛,花若怜依稀觉得,清泉酿这个名称似乎有点耳熟……

  然而,此时坐在对面的令狐渊却突然站了起来,看着皇后开口道:

  “本皇子早听闻靖国能文能武之士数不胜数,不知今日可有荣幸亲眼见识一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