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霸道宣誓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064 2014-08-12 00:00:00

    该死的花若怜,居然敢勾*引太子!勾*引了元国的三皇子难道还不够,难不成还想要勾*引太子么!?昨日若不是被那些粗使婆子和侍卫拦了下来,她定然要冲进花若怜的寝室,将她那张脸撕烂!

  没错,其实昨天在夕阁的院子里大吵大闹的就是花依晴。

  只因为近日里有传言,令狐渊对花若怜的惊才艳艳赞不绝口,言语之间更是隐约透露出了对花若怜的爱慕之意,这件事情,整个京城无人不知!

  花依晴自然气不过,在她被禁足的时候,花若怜居然转眼间就勾*搭上三皇子了!若是花若怜成了皇妃,那么岂不是更加将她踩在脚底下了!?

  花依静也是面色阴沉,眼中不时闪过的阴毒让人不寒而栗。

  尖锐的指甲在茶杯上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花若怜……绝对留不得!否则,日后处处有花若怜的光芒压着,她花依静哪里还有出头之日?

  花依静自认自己的美貌在京城里找不出几个人能够与之媲美,文学才情更是同龄千金中的佼佼者,只是凭什么她事事都要被那个花若怜压一头!

  若不是她冷静,恐怕早就冲上去撕了花若怜那张比她美上不知道多少倍的脸!

  只是,如今她依然在禁足,不能出去,否则定然会被狠狠的处罚的。

  昨日花依晴就是因为火攻心头而冲了出去,被老夫人又加了三个月的禁足时间,更是又罚抄了一千遍的女戒!

  她花依静虽然是花依晴的姐姐,可是却不像花依晴那般没有脑子。

  花依静很理智地知道以自己庶女的身份,绝对及不上身为嫡女的花若怜。

  既然明的不行,那么她就必定要来暗的了……

  突然,花依静眼眸中冷光闪过,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容。花若怜,过不了几日就让你被整个京城的人唾弃!看你还真么招摇!

  突然,巨大的响声在耳边响起,花依静不悦的回头,却看见花依晴竟然把床架都给拆了下来,而花依晴本人则是十分狼狈地跪坐在了地上。

  眼眸中闪过一抹冷笑。这个废物,也就只有做棋子的份儿……

  从安寿堂到丞相府的门口,其实并不是非常远,可是轩辕冀和花若怜去足足走了近乎一刻钟才道丞相府的门口,而期间,两人交谈的话题还真不是一般多。

  只是,轩辕冀与她的交谈越投机,花若怜的眼眸就会又冷上一分。

  这些话……与前世她和轩辕冀第一次单独相处时说的一模一样,花若怜很早便知道,轩辕冀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所以几乎和每一种人都能很快的攀谈上。

  前世,她便是一心倾慕在了轩辕冀的才高绝学上。

  只是如今再听一次,花若怜只觉得自己的耳朵阵阵的刺痛,那般讽刺!

  看着轩辕冀即将走上马车的身子,花若怜已经准备躬身送行了,然而,轩辕冀却又突然转过身来,看着花若怜,笑道:

  “明日在碧波湖有作画大会,不知二小姐可否与我一起前往?”

  花若怜微微一愣,她没有想到轩辕冀居然会邀请她参加明日的作画大会,然而,却还是很快地回过神来,颇有些为难地开口道:

  “丞相府管教的很严,若怜怕是未必能得到祖母的应允……”

  然而,轩辕冀却依旧微微一笑,道:“我方才已经问过老夫人了,老夫人已经同意了,就是不知二小姐是否肯给我这个面子?”

  花若怜语塞,既然叶清柔已经同意了,再加上这还关乎到给不给太子面子的问题,花若怜哪里还有退步的余地?只有点头应了下来,这才送走了轩辕冀。

  回到了安寿堂,叶清柔却将轩辕冀带来的礼物中的其中一箱给了花若怜,并且特意交代了那是太子给她特意准备的。

  花若怜表面上柔声接下了,却觉得自己的心情十分沉重。

  让人将箱子搬回了夕阁,花若怜盯着那箱子看了半晌,方才让人将箱子打开,然而,箱子内却有两层,上面一层还放着好几个小匣子,下面则是放满了精致华丽的布匹。

  侍女恭敬地每人端着一个小匣子站在花若怜面前,花若怜一一将匣子打开。第一盒,质地极好的南海黑珍珠,第二盒,华丽的钻石鎏金珠翠,第三盒,质地极好的血玉鎏金镶嵌宝石的手镯,第四盒……

  总共有十个小盒子,每一个小盒子内装着的物品都是极其珍贵的,那装了半个箱子的布匹更是只有皇亲贵族能够使用的极其珍贵的料子,虽说丞相府里也有,可是一向是只有花毅和叶清柔能用的,如今,轩辕冀却给了她半箱……

  心情沉重地让侍女将东西收好,放进了仓库,花若怜这才坐下喝了一口茶。

  只是,哪怕屋子内焚烧着的是最能安神的百花蜜荷香,花若怜却依旧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今日轩辕冀送给她的礼物是前世的两倍!这足以说明比起前世,如今的轩辕冀更加在意她,也可以证明她比前世更加出色。

  妩媚之术没有白白修炼,只是,她心中的沉重却压过了那一抹喜悦。

  若是接下来发生的事与前世没有太大的相差,恐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轩辕冀会经常找借口邀请自己出去……

  然而,就在花若怜沉思时,一抹冷香突然从背后袭来。

  花若怜却浑然不觉,依旧低眸沉思着,直到西门皞伸手搂住她的腰。

  猛地一惊,花若怜伸手就要向西门皞身上打去,却在看见西门皞那张平静的脸的时候,手突然停了下来,花若怜愣怔着完全忘了反应。

  西门皞干脆直接搂着花若怜坐在了花若怜旁边,只是周身的丝丝冷气却让花若怜飞快的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在西门皞的怀里,花若怜不由得红了脸。

  伸手想要掰开西门皞禁锢着她小腰的大手,却奈何花若怜越用力,西门皞也就越用力,掰不开不说,还让花若怜差点喘不过气。

  然而,在挫败的同时,花若怜也不由的庆幸,还好她早就把侍女遣出去了,否则看见她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恐怕就要被人用唾沫星子淹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