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夜闯深闺(一)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156 2014-08-10 00:00:00

    用过了晚膳,花若怜便直接沐浴熏香了。

  刚刚抹好了香膏,夕阁的院子外突然一阵吵闹声响起,花若怜睁开略显疲惫的双眸,白琴和红凝立刻会意地退了下去,去看看是哪个不知好歹的敢来夕阁闹事。

  白琴和红凝离开后,花若怜才慢腾腾地披着一件轻纱从内室走了出来。无视外面依旧嘈杂的喧闹声,花若怜来到寝室,只觉得浑身疲惫不堪。

  轻轻的打了个呵欠,花若怜也懒得去找寝衣,直接披着轻纱便躺在了床榻上。至于院子外面的事儿,她懒得去管,相信白琴和红凝会处理好的。

  因为是夏日,花若怜又有些怕热,便也只是拿过一层薄纱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便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只是,就在花若怜正要进入梦乡时,一阵冷香突然传来,花若怜猛地睁开了眼睛,随即嘴角勾起一抹慵懒的笑,翻过身,姿态优雅的躺在床榻上,眼睫慵懒地抬起,眼神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这一个面色粉红的男子,道:

  “王爷莫不是梁上君子当腻了,改成做采花贼了?”

  花若怜的语气含着笑意,表情妩媚慵懒,姿势更是无意间散发着撩人的气息,一袭轻纱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彰显无遗。

  一抹特有的幽香在寝室内缓缓散开,夹杂着那一抹冷香,格外动人。

  西门皞眼神不太自然地闪了闪,移开自己的目光,轻咳了一声,才道:“本王……不是有意的……”

  纠结了半天,西门皞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他真心不是有意的,他若是知道花若怜今日这么早便睡了,更是连寝衣都没有换,他怎么着也不会贸贸然的闯进花若怜的寝室的。

  花若怜眉头微挑,这才缓缓起身,只是,兴许是西门皞自己都已经自顾不暇,倒也没有发现花若怜青丝遮掩下的耳尖早已经红透了。

  扯过轻纱这在自己的身前,花若怜挑眉问道:“可否请王爷先到外间等候,若怜更衣之后再与王爷好好谈谈深夜闯入若怜的寝室到底有何要事。”

  闻言,西门皞眼神尴尬,却还是转过身走出了寝室。

  西门皞的身影一消失,花若怜故作镇定的面具立刻破碎,美丽的小脸羞得通红,心更是跳得飞快,差点就飞出了花若怜的胸口。

  哪怕被西门皞突然出现而扰得心神不宁,花若怜还是连忙取了一件湘裙出来,飞快的换上,也懒得去管披散着的三千青丝,穿上一双绣花鞋便出了寝室。

  来到了外间,便看见西门皞失神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茶水,心思却不知早就飞到哪儿去了。花若怜努力维持着表面上风平浪静的模样,轻笑道:

  “王爷深夜造访,可是有要事?”

  一听到花若怜的声音,西门皞猛然间回神,却见一袭白衣的花若怜款款而来。

  三千青丝没有任何修饰,随意地披散着,绝美的小脸不施粉黛,一双水眸淡然无波,朱唇不点而赤,一袭白衣将她白皙胜雪的肌肤衬得更为动人,她步履婀娜,气质优雅高贵,如九天玄女般扰人心神。

  西门皞眼神幽深,表情淡然,心中却荡起层层涟漪……

  她与他不过一天不见,她却似乎变得更加动人,恐怕只是那么站着,便让无数男子为之倾倒。这般绝妙的人儿便是那让无数贵门子弟前仆后继的源头、

  然,纵使是狠辣无情,不近女色的他,也少不得被她扰乱心神。

  还有四月,便是她的及笄之日了吧。到了那时,丞相府的门槛恐怕当天便被踏破了,更不用说日后……

  他必须要先下手为强,免得她被人抢走了,他往哪儿追去?

  花若怜看着面色平静的西门皞,哪里知道西门皞的心里已经千百回转?

  只是,如今仔细的看一看西门皞,花若怜越发觉得,若是西门皞没有那般狠辣无情的话,恐怕比当朝太子还要受到无数千金的欢迎。

  光是这张脸,就让无数的闺中女子芳心暗许了。

  日后,像他这般出色的英才,定是要娶一个惊才艳艳的女子为妻,万般疼宠吧?只是莫名的,花若怜只觉得自己的心中平添一抹苦涩和沉闷。

  眼眸闪了闪,花若怜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心神,此时,西门皞突然开口道:

  “今夜月色正好,独自一人欣赏,甚是可惜。”

  闻言,花若怜意外地挑眉,看向一脸平静的西门皞,沉默半晌,才道:“王爷可以去镇国公府寻路大少爷一同赏月,把酒言欢,岂不美哉?”

  然而,西门皞却似乎有些不悦的斜了花若怜一眼,反问道:

  “月色正好,花前月下两位男子单独赏月,把酒言欢?二小姐的想法,本王到还真是觉得新奇不已。”

  花若怜语塞。花前月下,两位男子单独赏月确实……有些引人遐思。

  只不过,西门皞又何必偏偏找上她?

  “王爷为何不寻其他小姐一同赏月?想必还是有许多小姐想要和王爷一同欣赏今夜这难得的月色的。”

  西门皞却平静的看着花若怜,再次反问道:

  “二小姐认为本王还有其他熟识的女子么?还是说,二小姐不愿与本王一同赏月?”

  花若怜再次语塞。西门皞说的没错,以他的性子,断不会还与其他女子有往来的,只是……为何他却和她来往频繁?

  花若怜心中蓦然一跳,心中不由得想起花灯宴帖子的含义……

  慌乱的甩开了脑海中的想法,花若怜微微一笑,道:“若怜岂敢扫了王爷的雅兴?只是,孤男寡女实在是……”

  然而,西门皞却眉头一挑,道:“若是只有本王与二小姐两人知晓,又怎会有不妥之处?”闻言,还不待花若怜反应过来,西门皞已经直接起身,揽过花若怜的小腰便消失在了夕阁,花若怜回神时,两人已经站在了碧天楼的顶层。

  一抬眸,一轮皎洁的月亮便印入花若怜的眼眸,那般璀璨动人,让花若怜惊喜的扬起了唇角,甚至忘了她依然在西门皞怀中。

  然而,映入西门皞的眼眸的,却是怀中那娇小的人儿的身影。

  绝美的小脸在月色下显得飘渺,显得梦幻,他只有牢牢地搂着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防止她突然间随风而去。

  她的双眸如群星璀璨,漂亮的唇角勾起一抹愉悦而惊喜的弧度,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显得可爱至极,那般温柔,将他的心软化成了一滩春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