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危险人物(三)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114 2014-08-09 00:00:00

    花若怜微笑着抬眸,看向面前的美妇。一袭正红色轻纱湘裙,发髻精致端正,首饰华丽奢侈,女子容貌娇美,细看之下倒是和花若怜有些相似。

  不过,花若怜的相貌本就随着花召的容貌多一些,和花罄相似也是正常。

  将花若怜扶了起来,花罄细细打量了花若怜一番,眼中闪过一抹赞赏和惊艳,还有一抹浓浓的笑意,拉着花若怜坐下,这才开口道:

  “前些日子便听母亲说怜儿近日来越发出落得美丽,比咱们京城第一美人儿还要美上几分,三姑母一开始还不信,今儿个看见了怜儿,这才知道母亲说的还不够详尽,哪儿是美上几分呀,可真是把第一美人儿完全比下去了。”

  听见花罄毫无顾忌的调笑,花若怜脸色微红,娇嗔了花罄一眼,这才轻声道:

  “祖母可是在开玩笑呢,若怜哪有那般美貌与第一美人儿苏小姐相比,三姑母也别拿若怜开玩笑了。”

  花若怜害羞起来更是显得娇柔动人,花罄也笑得越发开心,点了点花若怜可爱的鼻尖,这才笑道:

  “三姑母可没有夸大其词,若是怜儿不信,三姑母今儿便把京中的各位夫人千金都请过来,让大家都来评一评是苏小姐最美,还是咱们的怜儿最美。”

  闻言,花若怜脸色更红,仿佛有些恼怒而羞涩地看了花罄一眼,便没有再说话了。

  花罄见到花若怜如此害羞,便也打消了接着调侃花若怜的意思,只是眼眸却变得深沉起来,看着花若怜惊人的容貌,良久,才轻声道:

  “三姑母昨日听人说起,昨儿的花灯宴,怜儿是拿着夜亲王的帖子进宫的,这事儿,是真的还是假的?”

  花若怜心中一顿,随即无奈的叹息。果然是为了这事儿……

  无奈的扬了扬嘴角,花若怜拉着花罄的手,道:

  “若怜不知道为何三姑母,祖父,祖母,还有哥哥都这么询问若怜,只是,三姑母,若怜与夜亲王当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若怜与夜亲王见面也不过五次,更是没有私下往来,三姑母难道不信若怜么?”

  见花若怜那无奈的模样,花罄的心也软了下来,拍了拍花若怜的手,道:

  “三姑母不是不信你,只是,若真如你所说与夜亲王没有什么关系,那……夜亲王又怎会将花灯宴的帖子给你?”

  花罄心中始终还有些顾忌。那夜亲王,当真不是什么好琢磨的角色,手段更是狠辣无比,怜儿若是贸然接近他,说不定会招来杀身之祸。

  花若怜在心里苦笑,说来说去还不是不相信她与西门皞没有关系么?

  “三姑母你也知道,传闻夜亲王不近女色,说不定是因为与若怜偶然相遇几次,一时兴起,才将帖子给若怜的呢?”

  听花若怜这么说,花罄细细一想,倒还真觉得有这个可能。

  一想到花若怜和西门皞可能真的没什么关系,花罄也微微松了一口气。然而,看着表情似乎放松下来的花罄,花若怜的眼眸却闪过一抹沉思。

  看花罄的模样,她才想起来,每个人似乎对西门皞都有很大的成见,可是若只是因为传闻中西门皞的狠辣无情的话,也不至于到如此程度。

  毕竟,西门皞再怎么说也是忠于靖国,忠于皇帝的。

  花若怜的眼眸突然一闪,抬眸看向花罄,问道:

  “三姑母似乎对夜亲王……很有成见?”

  闻言,花罄微微一愣,随即却轻轻的叹息,拉着花若怜的小手,语重心长道:

  “民间的传言,是夜亲王冷酷无情,为国为君,只是,怜儿,在咱们这样的高门贵族中,传言往往比民间要来的可信的多,据说,夜亲王嗜血成性,凡是妄自接近他的人,不出一月,便会突然失踪,就算找到,也只能找到那人的尸首。”

  听着花罄语重心长的话,花若怜的心中却是满满的震惊。

  难怪他们会这般惊异于她和西门皞有所接触的事情,但是……

  花若怜眼眸中冷光闪烁。她与西门皞接触的时间,可已经有两个月了,却没有‘惨遭毒手’,又要作何解释?

  若真要说起来,倒还真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清楚。

  关于西门皞嗜血成性的传言,是有人故意抹黑西门皞,至于目的……一时半会儿还真说不清楚,因为从中得到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

  收回眼眸中的冰冷,花若怜再次看向花罄,道:

  “真的有人因为接近夜亲王而神秘失踪么?”闻言,花罄似乎认真的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道:“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传言,恐怕就是真的有这种事情发生,又还有谁不怕死的去接近夜亲王?”

  然而,花若怜却在心中冷笑。

  没有真实的例子就已经让大多数的人相信西门皞嗜血成性,想来这个传言开始散播的时候,还真是相当激烈。

  抿了抿唇,花若怜轻轻一笑,道:

  “既然还没有人真正的神秘失踪,又怎能如此肯定夜亲王果真嗜血成性?三姑母,就用若怜来做例子,若怜与夜亲王第一次接触,也是在两个月前了,可是两个月都过去了,若怜还好好的站在这儿,不就能证明夜亲王并非嗜血成性么?”

  闻言,倒是花罄微微一愣。

  随即,花罄的眼眸突然一亮。没错,既然怜儿还好好的站在这儿,夜亲王又怎会嗜血成性?只不过是他们早已经被那轰轰烈烈的传言迷惑,才会轻易相信罢了。

  只是,想清楚了这一点,花罄却又微微皱起了眉头。

  既然如此,那传言定然是有人故意放出来抹黑夜亲王的……

  “怜儿,你日后也要少与夜亲王接触的好,免得招来杀身之祸!”对此,花若怜只是微微一笑,道:“三姑母不用担心,三姑母还信不过若怜么?”

  接下来,花若怜又和花罄聊了小半个时辰,婉拒了花罄留在南阳王府用晚膳的邀请,便带着白琴和红凝坐上马车回了丞相府。

  只是,马车上花若怜却面色冰凉。虽然她不知道想要抹黑西门皞的人是谁,不过,西门皞好歹也帮过她,何况,说不定能从西门皞的事情上查出一点儿与她前世被害有关的线索也说不定,毕竟,一个是夜亲王府,一个是花家。

  事情,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