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异国使者(一)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116 2014-08-03 00:00:00

    西门皞面色不改,扫了一眼花若怜愤怒得差点冒火的双眼,脸上依旧带着浅浅的笑容,哪怕被花若怜捏着的那块肉恐怕已经紫了。

  然而,被西门皞一扫,花若怜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飞快的收回自己的手,花若怜眉眼一扫,发现不少人的视线都若有若无的放在她和西门皞的身上,花若怜这下可是肠子都差点悔青了。

  她怎么就那么大胆?居然敢揪夜亲王的胳膊……

  哪怕心中忐忑不安,花若怜还是努力维持着那浅淡的笑容,微微屈身,道:

  “若怜冒犯了王爷,还请王爷恕罪。”

  西门皞眉头微挑。这般对待他之后居然还能维持表面上的平静,该说果然不愧是被他看上的人么?

  收回眼眸中的沉思,西门皞低声道:

  “无碍,二小姐无需自责。”话音刚落,一个温柔慈爱的声音便从两人的背后传了过来:“夜亲王可第一次来参加花灯宴,不知明日这太阳可是要从西边升起了?”

  听着这略微耳熟的声音,花若怜转身,便看见皇后被人簇拥着走进了宴场,美丽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然而,当皇后看见转过身来的是花若怜时,不由得微微一愣。此时,西门皞也转过了身,淡淡地看了一身凤袍的皇后一眼,沉声道:

  “微臣参见皇后。”说是这么说,可是西门皞也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早已经被皇上特准了无需行礼的。但是花若怜不同,花若怜盈盈福身,柔声道:

  “臣女参见皇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两人的声音响起,宴场里的人也回过了神,连忙下跪行礼。皇后仿佛也缓过了劲,带着惯有的温柔笑容,道:

  “各位无需多礼,今日是花灯宴,各位无需被这些礼节束缚着,拘束了可就失去了原有的乐趣了,怜儿,你说呢?”

  突然被皇后提问,花若怜微微一愣,随即微微一笑,道:

  “皇后娘娘所言甚是。”说罢,便站起了身,却没有移开步伐,依然站在西门皞的身边。见此,皇后意味深长的目光在西门皞和花若怜之间来回了几次,最后只化作一抹状似无奈的笑容,对花若怜招了招手。

  见此,花若怜在众人大同小异的目光中迈步走向皇后。

  拉过花若怜的手,皇后笑着从手腕上取下一支质地极好的玉镯,仿佛要套入花若怜的手腕,花若怜连忙缩了缩手,道:

  “皇后娘娘,这玉镯如此贵重,若怜不敢收。”

  闻言,皇后却将花若怜的手拉得更紧了一些,直接将玉镯套入了花若怜的手腕,打量了半晌,这才满意地笑道:

  “怜儿是本宫的表妹,本宫这个做表嫂的怎么也要给表妹一个见面礼儿不是?上次的宴会不方便,这玉镯也就拖到了现在才给你,你若是不收,可就是不给本宫面子了。”

  说着,还佯装生气的看了花若怜一眼。

  皇后这么说,花若怜也不好再推辞,只有收下了玉镯,在众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屈身谢恩。

  西门皞眼神深邃的看着宠辱不惊的花若怜,良久,嘴角勾起一抹极浅的笑容。

  此时,之前不知道躲到了哪儿的路宴突然出现西门皞的身边,瞧着正和皇后亲昵的说话的花若怜,道:

  “我说王爷,这二小姐这么厉害恐怕不是件好事儿。”

  闻言,西门皞看都不看路宴一眼,只是静静的凝视着花若怜的背影,低声道:“本王相信她可以解决那些小麻烦。”

  然而,路宴却眉头一挑,用带着笑意的声音道:“你确定么?我说的可不是那些女人给二小姐找麻烦,而是那些盯着二小姐就差流口水的男人,你瞧瞧,自二小姐出现开始,几乎在场的所有男人都盯着二小姐不放,你真的放心?”

  路宴就算再傻,通过这几天对西门皞的观察,也该知道西门皞对花若怜的不一般了。

  先别说是他这个发小没有被西门皞温柔对待过,恐怕在花若怜之前,西门皞也就只有对老夜亲王和老夜亲王妃,以及他的那个才高八斗的弟弟和调皮的妹妹稍微好一些了,这下子,却多出了花若怜这么个人儿。

  果然,在路宴的话说完的时候,西门皞身边的气温瞬间下降了几十度。

  万年寒冰一般的眼神残酷地扫过那些盯着花若怜的狂蜂浪蝶,在看到那些人胆怯的瑟缩着收回目光之后,这才收回视线。

  只是,那寒冷的目光一接触到花若怜投过来的疑惑的目光时,瞬间化作一汪深潭,深不可测,却暗藏着惊人的温柔。

  花若怜原本正在和皇后聊着丞相府的时,可是却接受到皇后有些调侃的目光,这才回头看西门皞,却发现那厮和平时没有半分变化。

  疑惑地眨了眨眼,花若怜转过脑袋,却看见皇后无奈的叹息。

  脑袋中不由的冒出几个问号。怎么今天每个人都那么奇怪?先不说皇后无奈叹息,就连皇上看她的眼神也有点奇怪……

  接下来,几乎已经没有人敢光明正大地盯着花若怜了,最多只是悄悄地看两眼,满足一下自己的眼福。

  因为他们盯着花若怜的时间一长,准会变成冰棍儿的!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饭食已经准备好了,众人这才纷纷结伴往桌椅走去。

  花若怜原本的位置是在皇后的旁边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皇后却让人把花若怜的位置弄到了西门皞的旁边。

  对此,花若怜纵使疑惑,却还是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坐到了西门皞的身边。

  然而,众人刚刚落座,外边便传来太监尖锐的通报声:“元国使者到!”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之前没有接到元国有使者到访的消息啊?皇后坐在在场的位置最高的人,立刻就回过了神,道:“宣。”

  随后,众人就看见几个身影从殿外而来。

  为首的是一男一女,身边穿着元国的服装,其实和靖国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男子极其俊美,只是一双眼眸中不时闪过的精光却让人不敢小觑。

  而那女子体态轻盈,一双水眸温柔如水,温婉而美丽的面容几乎将在场不少男子的心都化作了一汪春水。

  两人带着身后的几个仆从来到大殿的中央,道:

  “令狐渊参见靖国皇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