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花灯宴(五)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111 2014-08-02 00:00:00

    此时,身穿一袭粉衣的傅轻烟突然向花若怜走了过来,瞧见傅轻烟,花若怜露出一抹浅笑,瞬间秒杀了不少亲门贵族。

  傅轻烟同样报以微笑,只是当目光看向面无表情的西门皞时,却多了一丝的警惕和探究。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傅轻烟拉过花若怜的小手,道:

  “原来怜儿是拿着夜亲王的帖子来的,难怪没拿哥哥的帖子。”

  闻言,花若怜只是无奈的笑了笑,而西门皞却凉眸扫向傅轻烟,让傅轻烟突然从背后升起一股子的寒意,不由得对西门皞有些畏惧。

  然而,花若怜的目光突然闪了闪,道:“王爷,若怜和轻烟有一些私事要说,就请王爷先和别人相处相处。”

  说罢,看也不看西门皞一眼,花若怜直接拉着傅轻烟离开。

  眯着眼眸看着花若怜离去的身影,西门皞周围的冷气在花若怜离去的瞬间猛地暴涨,让离他近一些的人都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太冷了……

  而一些千金则是在心里纷纷叹息。夜亲王生的比太子还要俊美几分,只可惜性子却这般冷漠无情,阴毒狠辣,实在是太可惜了……

  将傅轻烟拉到了人少的地方,花若怜开门见山道:

  “轻烟,皇后举办花灯宴到底是什么意思?”闻言,傅轻烟有些诧异的看着花若怜。敢情怜儿还不知道花灯宴的意义?!

  这时,傅轻烟突然有点私心起来,如果撒谎的话,说不定怜儿就不会对夜亲王抱有别的意思了……只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存在了一瞬间,毕竟傅轻烟可不是傻子,若是以后被拆穿了可怎么好?

  所以,傅轻烟也只有如实开口道:

  “花灯宴虽说表面上是赏花灯,可是实际上是相亲宴。将帖子发给朝上正三品以上,三十岁以下的朝臣,他们若是有心仪的女子,便将其中一张帖子给那名女子,邀请那名女子参加花灯宴,若是没有,也可以独自前来,或者将帖子转给其他人。”

  然而,花若怜却呆若木鸡地僵在了原地。

  双眸愣愣的看着傅轻烟,花若怜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转的不够快。

  这是给心仪的女子的帖子!?难不成,西门皞对她……花若怜突然垂眸沉思起来。

  若是仔细想想,其实很多事情西门皞不比自己亲自去做的,比如将那幅画送给她,可以让下人送过来,何必亲自大半夜鬼鬼祟祟的进入丞相府给她?

  还有这次花灯宴的帖子,也同样可以让下人送过来,可是他却偏偏自己跑了过来,甚至还当了一次梁上君子。

  再想想西门皞阴狠毒辣的名声,可是他在她面前从来没有一点冷漠无情的感觉,反倒是……花若怜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反倒是西门皞看她的眼神似乎有点温柔!

  思及至此,花若怜不由得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乖乖,不会是真的吧……花若怜的眸光闪烁。虽然这可以证明她的魅力确实很强大了,但是,如果是惹上了夜亲王,貌似不太容易脱身……

  但是,花若怜却觉得自己莫名有些开心。应该是证明了自己的魅力已经能够诱惑到夜亲王那种级别的男人了吧……

  终于,花若怜回过了神,看着一脸担忧的傅轻烟,微微一笑,道:

  “怎么了?”闻言,傅轻烟担忧地皱了皱眉,看着花若怜浅淡的笑脸,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夜亲王真的很危险,怜儿,答应我,离他远一些好么?”

  闻言,花若怜挑眉,怎么每个人都让她离西门皞远一些?

  无奈一笑,花若怜转身道:“别担心,他不会伤害我的。”花若怜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同样的,对西门皞也有些莫名的信任。

  闻言,傅轻烟却皱起了眉头,看着花若怜款款而去的身影,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果然如哥哥说的那般,需要怜儿自己去验证……

  花若怜刚刚走进宴场,西门皞就将一只花灯递给花若怜

  垂眸,手中的花灯十分的精致。灯柄是用上好的白玉制成,雕刻着精致的花纹,灯构是用上好的沉香木制成,一阵清新的香气淡淡散开。灯身是质地极好的宣纸,上面描绘着百花齐绽的景色,一名女子悠然站在其中。

  仔细的打量了那女子半晌,花若怜便知道那上面的女子是她,微微挑眉,看向面无表情的西门皞,笑道:

  “这是你画上去的?”

  闻言,西门皞只是扫了一眼灯上那绝艳的女子,轻哼了一声表示承认。

  见西门皞别扭,花若怜不由得起了逗弄西门皞的意思,悄悄地凑近了西门皞,用极低的声音问道:“王爷,你将花灯宴的帖子给我,用意何在?”

  西门皞瞥了一眼浅笑着靠近自己的女子,突然勾起了唇角,道:

  “你不是猜到了么?又何必再来问本王一次?”闻言,花若怜顿住,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脸上带笑的西门皞,许久,才猛地瞪大了眼睛,低呼道:

  “王爷您不会来真的吧?”刚才自己猜到了是一回事儿,可是西门皞本人承认却是另一回事儿,压根不能混为一谈。

  看着西门皞莫名的表情,花若怜竟然觉得有些心跳加速,瞪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散发着无声的诱惑,而她自己却浑然不知。

  西门皞的眼眸沉了沉,以后绝不能让她把眼睛露出来!

  然而,西门皞表面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深,沉声道:

  “你说呢?”

  小心翼翼地咽了一口口水,花若怜觉得以西门皞的性子来看,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因为一点都不好笑。可是,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花若怜不得不逼迫自己正视,只有认真了一张小脸儿,盯着西门皞。

  挑眉看着花若怜难得认真的表情,西门皞静待花若怜开口。

  只是花若怜恐怕不会知道,西门皞坦然自若的外表下,一双大手已经悄悄攥紧。

  许久,就在花若怜张了张口准备说话时,西门皞却突然移开了目光,道:“你认真起来反而不那么有趣了。”

  闻言,花若怜错愕的眨巴着眼睛。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小脑袋突然来了一个大转弯,花若怜猛然间领悟,恐怕西门皞刚才的态度是故意来逗弄她的!秀眉一皱,花若怜突然伸手,猛地扭了一下西门皞的胳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