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花灯宴(三)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206 2014-07-31 00:00:00

    仿佛天雷滚滚,傅轻烟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几秒之后却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转身就想跑出去,可是傅轻嵘却再次开口道:

  “我已经告诉过她夜亲王很危险了,至于她听与不听,信与不信,只能看她对夜亲王是何种态度,就算你如今追上去,也没有什么用。”

  傅轻烟瞬间僵在了原地,可是脸色却依旧很难看。

  夜亲王,这个大名鼎鼎的异姓王,整个靖国谁人不知?

  靖国两大异姓王,夜亲王和北定王。北定王被称为战神,英勇善战,沉稳凌厉,是无数闺阁女子的梦中情人。

  而夜亲王,要说起来还真是让人有些胆颤心惊。十二岁便已经将宫中的御林军统领打得满地找牙,十五岁便熟读兵法,将靖国第一军师辩驳的哑口无言,十六岁武艺高强无人能及,十七岁时便已经让人闻风丧胆。

  最大的原因在于,夜亲王杀人不眨眼,不管对方是妇孺,还是孕妇,亦或者是襁褓中的婴儿,他都可以毫不眨眼地一刀砍下。

  哪怕他杀的全都是对靖国有危害的人或者那些人的不安分的后代,可是,这般狠辣无情,依旧让人为之心惊。

  若是有人将夜亲王和北定王用来比较,无论是谁都觉得论武功两人或许不相上下,亦或者是夜亲王更胜一筹,可是,若要论人心,北定王是压倒性的优势。

  甚至,夜亲王早在十六岁时就已经宣示,哪怕紊乱朝堂的人是他的至亲,他也绝不会姑息!这样的忠心耿耿,皇上很喜欢,可是,子民很不喜欢。

  哪怕夜亲王是顶着大义灭亲的名头,可是又有几个人真正了解?

  不过,夜亲王确实还没有杀过任何一个亲人就是了,因为西门世家也是世代英杰,从未出现过乱臣贼子。

  然而,傅轻烟沉默了半天,却还是坐不住了,道:

  “不行,我还是要提醒怜儿,夜亲王……实在是太危险了,若是怜儿发生意外怎么办?”闻言,傅轻嵘微微皱眉,却还是道:

  “只要二小姐不去做谋逆之事,夜亲王应该不会出手的。”然而,傅轻烟的眉头却皱的更紧,突然冷笑一声,道:

  “哥哥,你可莫要小看了人的欲望,要是有哪起子小人有了歹心,诬陷了怜儿,你觉得以夜亲王大义灭亲的性子,会护着怜儿么?”

  听傅轻烟这么说,傅轻嵘的眉头也皱得更紧,许久,才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道:“既然如此,明晚的花灯宴,你便探一探夜亲王的意思吧。花灯宴的帖子……你应该也收到了吧?刑部尚书的儿子步云是个难得的好男儿。”

  闻言,傅轻烟脸上的阴郁消散了一些,眼里闪过一抹不自然,道:

  “他一拿到就送过来了,放心吧,明日我一定会留心的。”

  闻言,傅轻嵘看了一眼神色不自然的妹妹,最后也只有点了点头。

  今年的花灯宴是皇后亲自举办的,受到贴子的都是朝堂上正三品以上三十岁以下的官员,其分量自然不言而喻。

  只是,花若怜觉得奇怪的是,当她去向叶清柔请行的时候,叶清柔似乎很意外的样子,不过最后也是放行了也就是了。

  至于,花依静三人,则是被叶清柔勒令闭门思过去了。

  时间和西门皞说过的一样,时间刚到,夜亲王府的马车就来到了丞相府的面前。

  故冷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惊艳万分的花若怜,眼中只是闪过一抹惊艳,却在没有其他情绪,倒是让花若怜微微挑眉。

  莫不是西门皞身边的人定力都这般了得么?

  故冷对花若怜略施一礼,冷声道:

  “二小姐,请上车吧,我家王爷已经前往皇宫了。”闻言,花若怜只是点了点头,在白琴的搀扶下走上了马车。只是在车厢内,还是不有的赞叹一下夜亲王府真是财大气粗,马车内竟然用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来照明。

  更别提其他的东西了,比花若怜的马车要高档了许多。

  当马车来到皇宫的时候,已经有许多华丽的马车都到了。然而,当在宫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的众人看见夜亲王府的马车时,纷纷僵住了身体。

  乖乖,莫不是马车上坐着的是夜亲王……他们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冻死……

  然而,当他们看见故冷掀开车帘,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从马车内走出来时,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

  三千青丝梳成了精致的朝天髻,头戴红宝石玛瑙珠鎏金珠翠,绝美的小脸不施粉黛,眉间一朵梨花妖娆绽放,身穿一袭桃红色暗纹海棠轻纱湘裙,浮光锦的料子在月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水眸流转间,天地黯然失色。

  在白琴的搀扶下走下马车,花若怜将周围惊愕的目光完全无视。

  故冷走在花若怜的面前,为花若怜开道,众人认出故冷是西门皞的贴身侍卫,飞速的闪到一边,让花若怜畅通无阻的来到皇宫门口。

  将帖子给了门口的侍卫,侍卫一看见是夜亲王的帖子,立刻恭敬地弯腰请花若怜进宫,故冷则是亲自在前面给花若怜带路。

  于是,花若怜便在众人依然错愕的目光中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了皇宫。

  许久之后,宫外突然成片地响起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我滴个乖乖,刚才那个从夜亲王府的马车下来的不就是丞相府的嫡女花若怜么!?

  难不成,这两个大世家真的……

  这下子,众人心里再也没有了什么悠然的心态,心事重重的进了皇宫。

  花若怜挑眉看着面前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明晃晃的牌匾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乾清宫’三个大字。

  故冷低着脑袋对花若怜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花若怜挑眉,却还是迈开步伐走向这座宫殿。宫外的太监总管一看见花若怜,立刻就知道是花家嫡女,连忙上前,道:

  “奴才给二小姐请安。不知二小姐到乾清宫可是找皇上有事?”

  太监总管跟在皇上身边许多年,自然知道许多事,比如皇上对这个表妹似乎非常关心的样子,况且她不但是皇上的表妹,更是太后的外甥女,也是老丞相的孙女,北定王的妹妹,更别说其他的关系,他有几个脑袋去冲撞?

  花若怜只是微微一笑,抬手便让太监总管起身,道:

  “我是来找王爷的。”闻言,太监总管诧异地看了一眼带着浅笑的花若怜,暗自赞叹花若怜的泰然自若,可是心中却又暗惊。如今这会儿在乾清宫里陪伴皇上的就只有夜亲王,这二小姐却是来找王爷的,岂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