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七十大寿(四)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212 2014-07-21 01:00:00

    见此,花若怜突然勾起一抹笑,轻声道:

  “若怜不才,不敢与安荣郡主相提并论,既然太子殿下如此盛情,若怜便献丑了。”说罢,转身向白琴和红凝吩咐了一些什么,两人立刻退下。

  花若怜对着众人好奇的目光,只是微微一笑,目光深沉的看向花依晴。

  难不成花依晴以为她是因为不会才推辞的么?真是愚蠢。

  不多时,就见几个下人搬了一张桌子放在宴场中间,白琴和红凝将文房四宝放在了桌子上,花若怜这才缓步走向中央。

  向太子曲了曲腿,花若怜道:“若是若怜做得不够好,还望太子殿下莫要见怪。”闻言,轩辕冀点了点头,双眸紧盯着神色从容的花若怜。

  就连西门皞也抬眸看向那一席红衣美得惊人的花若怜,眼神波澜不惊。

  花若怜伸出纤纤玉手,执起一支上好的玉笔,沾墨,随即在宣纸上涂涂写写,速度并不快,可是也没有让人看清花若怜在做什么。

  一刻钟后,花若怜放下玉笔,红凝和白琴立刻上前拿起未风干的宣纸,花若怜微微一笑,轻声道:“若怜献丑了。”

  白琴和红凝首先将宣纸给太子拿了过去,只见太子看着宣纸眸光一闪,随即突然勾起一抹浅笑,挥了挥手,红凝和白琴便将宣纸拿给了西门皞观赏。

  西门皞也是微微一怔,脸上却是表情未变,只有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随后,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过了花若怜的作品,花依晴被气得脸色通红,双眸狠狠的瞪着一脸淡然的花若怜,恨不得扑上去撕了那张浅笑的脸!

  轩辕冀看向花若怜的眸光深沉,道:

  “二小姐惊才艳艳,就算被成为京城第一才女也不为过。”

  花若怜微微一笑,福了福身,道:“太子过誉了,若怜这些只是雕虫小技,只是太子和在座的众位大人和夫人没有嫌弃罢了。”

  说罢,花若怜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看到叶清柔和花毅投过来的满意和赞赏的目光,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然而,西门皞却在这时再次开口道:

  “不知二小姐能否割爱,将这幅画赠与本王。”

  此话一出,在座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西门皞竟然亲自开口向花若怜讨要这幅画。而花若怜也是极快的反应过来,微微一笑,道:

  “这是若怜的荣幸。白琴,将画收好了,交给夜亲王。”

  白琴立刻领命拿着画作退下。西门皞只是淡淡的看着花若怜,道:“多谢二小姐。”花若怜笑而不语,心中却不由得再次沉思。

  她实在琢磨不透这个夜亲王,他怎会纡尊降贵向她讨要一幅画?就算他真的喜欢这幅画,大可直接命令便是,为什么还要询问她?

  想不透,花若怜也懒得再去多想。

  接下来的宴会中,太子不时地将话题引到花若怜的身上,让花若怜越发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奈何无论如何也想不透。

  在申时(下午三点到五点)将所有的宾客都送了出去,花若怜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给花毅和叶清柔问了安,无视了花依静那幽深的目光和花依晴嫉妒成火的眼神,带着白琴和红凝便回了夕阁。

  回到了夕阁,花若怜便挥退了所有侍候的丫鬟,疲倦的坐在贵妃椅上,纤纤玉手轻柔的按着太阳穴。

  突然,一阵清冷的香气传来,花若怜猛地睁开双眼,却在看见站在她面前的西门皞时,猛地愣住。

  几秒之后,花若怜猛地从贵妃椅上站了起来,故作镇定地曲了曲腿,低声道:

  “见过王爷。”

  闻言,西门皞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甚至是直接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面容平静,只是花若怜还是看见了那微微勾起的唇角。

  皱了皱眉,花若怜越发看不透西门皞,道:

  “不知王爷前来有什么事?若是找祖父有事,若怜这便命人给王爷引路。”

  闻言,西门皞却挑眉看向花若怜,道:“本王是来找你的。”花若怜浑身一震,险些保持不住自己平静的脸色,却还是皱了皱眉,道:

  “请恕若怜直言,孤男寡女独处一室难免惹人猜忌,若是王爷真有什么事找若怜,写信派人送给若怜就是,王爷怎还闯入了若怜的闺房?”

  西门皞再次挑眉。他以为这个小女人要么羞得脸色通红,要么恼得恶言相向,可是她不但没有脸红,更没有生气,反倒是一脸平静的讽刺他。

  这个小女人真是越来越让他感兴趣了。

  唇角勾起一抹笑,西门皞眼神淡然的看着花若怜,道:

  “难不成本王还是光明正大地从大门进来,告诉所有人本王来找你?”

  闻言,花若怜第一次觉得语塞。西门皞说的没错,他总不能真的让别人知道他到丞相府来找她,那样的话再怎么说她的闺誉也会受损,对两人都没有好处。

  倒不如单独隐秘的过来,只要不被人发现,他们两人谁都不说的话,反倒是要比光明正大的安全一些。

  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自己争不过西门皞,花若怜只有无奈的在西门皞对面坐下,抬眸看向一脸气定神闲的西门皞,道:

  “那么,王爷到底有何事找我?”

  闻言,西门皞有些意外地挑眉。他可是第一次听见这个小女人在自己面前用‘我’来自称,这莫名让他有些开心。将手中的一个盒子递给花若怜,花若怜这才注意到西门皞手里还有一个盒子。

  这个盒子是用上好的沉香木制造,上面的图案更是精巧绝伦,足以知道主人对这个盒子里的东西是多么在意。

  犹豫了几秒,花若怜才将盒子拿到自己面前,轻轻的打开,却看见一个卷轴,疑惑的看了西门皞一眼,西门皞却只是浅笑的看着她。

  花若怜只有取出卷轴,动作轻柔地打开,然而,在看见卷轴上的图画时,花若怜表情呆愣,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抹震惊和错愕。

  画中,一个身穿月白色霓裳的绝美女子站在一片火红的梅花丛中,女子手执一支红梅,一抹浅浅的笑画得分外传神,仿佛女子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只是那波澜不惊的气息却从画中缓缓传出。

  足以看出画这幅画的人有多厉害。

  然而,让花若怜震惊的不是这个,因为画上的人赫然就是她!

  画上,还有两排龙飞凤舞的题字: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这幅画,便是当日西门皞所画的那一幅!拿着画轴的手微微用力,指尖渐渐泛白,花若怜的心中波涛汹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