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嚣张无比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290 2014-07-23 01:00:00

    在花若怜进入安寿堂时,花依静和花依晴也在,倒是花语似乎身子还没有好。

  只是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花若怜便向叶清柔福身,道:“给祖母请安。”见到自己的宝贝孙女儿,叶清柔心情似乎格外好,挥手便让花若怜起身了,问道:

  “怜儿帮我这个老婆子忙了这么些天,昨儿可休息好了?”闻言,花若怜温柔的笑着点头,回道:

  “多谢祖母挂心,若怜一切都好。祖母,方才傅太保的千金轻烟着人来请若怜去游湖,若怜这是来给祖母请行的。”

  闻言,叶清柔温柔的笑了笑,道:

  “怜儿难得有几个好友,既然傅千金着人来请了,怜儿便去吧,只是要注意安全,毕竟如今接近六月,游湖的人也多,可别出事了。”

  闻言,花若怜笑着应下,便打算转身离去,这时,花依晴却突然开口道:

  “祖母,依晴也想去游湖,可不可以和长姐一起去?”

  然而,叶清柔却皱起了眉头,花若怜也是微微挑眉看向花依晴。

  然而,还不待叶清柔拒绝,花依静却也跟着开口道:

  “依静和五妹妹都很少出门,对外面很是好奇,还希望祖母请行,况且,长姐也在,姐妹之间互相照应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对于花依静居然也开口要出去,花若怜表示意外,然而,叶清柔却是沉默了几秒之后,答道:“既然如此,你们要出去一定要跟在怜儿身边,可别做出什么丢丞相府脸面的事情,否则以后都不用出去了,知道了么?”

  闻言,花依静和花依晴纷纷应下。

  花若怜只是挑眉,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带着花依静和花依晴离去。

  丞相府门口,花若怜抬脚便在白琴的搀扶下上了前面那一辆华丽无比的马车,而花依静和花依晴却只有一起坐在后面那辆简陋的马车上。

  看看自己的马车,再看看花若怜的马车,花依晴当场便沉下了脸色,走到花若怜的马车旁,开口便道:

  “长姐,依晴想和你一起坐。”

  说罢,抬脚便打算走上马车,可是白琴却突然挡在了花依晴的面前,面色从容淡定,不卑不亢,开口便道:

  “五小姐请停步,这辆马车是老爷特地让人专为二小姐打造的马车,只有二小姐可以乘坐,按照规矩,四小姐和五小姐是庶女,只能做梨花木马车。如果四小姐和五小姐真的想要和二小姐去游湖,请不要耽搁时间。”

  说罢,便看了车夫一眼,车夫立刻就驾着马车离开,红凝和白琴一左一右地走在马车的两旁。留下脸色铁青的花依晴和脸色不愉的花依静。

  硬是吞下胸口翻腾的怒火,花依静沉声道:“依晴,上马车。”

  说罢,自己率先走了上去,花依晴气急,却也只有恼怒地蹬了蹬脚,跟着上了马车。如今难得可以出来,她也只有暂时忍了!

  花若怜,总有一天本小姐要把你狠狠踩在脚下!

  而马车内,花若怜嘴角始终带着一抹淡笑。花依晴那个蠢货,做事之前都不先用脑子想想的,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花依静的妹妹。

  两姐妹之间也相差太大了。

  因为质量原因,所以当花若怜来到傅府的时候,还没有看见花依静和花依晴的马车。

  花若怜也懒得等,直接进了傅府,刚好看见走向门口的几位千金,微微一笑,花若怜便直接迎了上去,道:

  “让各位姐妹久等了,实在是家里有些事耽搁了。”

  闻言,几位千金也不介意,轻烟担心的皱了皱眉,道:“出了什么事?可严重么?”闻言,花若怜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可是笑容却明显的淡了很多,眼角的笑意也浅了下来,让几位千金都明显看出花若怜心情不太好。

  “也没什么事,只是四妹妹和五妹妹听闻我要出来,便求了祖母让她们和我们一起去游湖,这会儿,应该准备到了。”

  闻言,几位千金纷纷对视一眼。谁都知道花家嫡女只有花若怜,那么花若怜口中的妹妹就是庶女了……

  可是几位千金和花若怜也算是朋友,自然知道一些花若怜的性子,定然不会瞧不起庶出,可是让花若怜不高兴,恐怕花若怜与她们的关系并不好……

  这时,红凝突然嘟了嘟嘴,插嘴道:

  “几位小姐不知道,方才我家小姐上了马车就立刻打算过来了,可是那五小姐居然要和小姐坐同一辆马车,那马车可是我们家老爷特意命人为小姐打造,只让小姐一人乘坐的,故而,耽搁的时间便更多了。”

  听了红凝这番话,几位小姐也纷纷皱起眉头。

  在场的几位小姐可都是嫡出,虽然不至于刁难府中的庶出的姐妹,可是听到花若怜的庶妹如此不懂事,甚至还妄想与嫡出相抗衡,自然让她们没什么好印象。

  花若怜微微皱眉,轻声呵斥道:

  “红凝,还不快住嘴。”闻言,红凝只有奄奄地退了下去,傅轻烟拍了拍花若怜的手,道:“若不是你的侍女说起,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庶妹竟然如此不知道规矩,一会儿咱们几个姐妹绝不会轻饶了她们。”

  闻言,花若怜仿佛担忧的皱了皱眉,道:

  “她们到底还是我的妹妹,这么做岂不是更坏了我和她们的关系?”

  闻言,几位千金也只有打算取消那些心思,可是门外却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尖锐的声音:“放肆,我可是丞相千金,还不快让我进去!”

  听到那嚣张跋扈的声音,几位千金纷纷皱眉,却都将目光放在了花若怜的身上。那女子自称丞相千金,岂不是……

  只见花若怜脸色不好地点了点头,几位千金瞬间就怒火袭上心头。对嫡出不尊敬也就罢了,居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形如泼妇,真是毫无礼仪!

  几位千金前往大门,而门口的侍卫也是疑惑地面面相觑。丞相府的千金不是刚刚进去了么,怎么这会儿……

  这时,傅轻烟脸色不好地呵斥道:

  “放肆,傅府面前岂容你们放肆!”一听到自家小姐的声音,侍卫们纷纷回头,就看见傅轻烟身边还有一袭黄衣的花若怜,心中疑惑更甚。花小姐不是在这儿么……

  被傅轻烟一呵斥,原本嚣张无比的花依晴猛地一噎,脸色涨红,身边原本一直不语的花依静也面色难看了起来。

  路过的行人不时对花依静和花依晴指指点点,投向她们的目光更是不屑。

  然而,瞧见傅轻烟身边的花若怜,花依晴眼睛一亮,开口便道:

  “长姐,你快帮依晴惩罚这两个贱奴,竟然把依晴和四姐姐烂在门外不让我们进去!”说着,还得意地瞪了那两个侍卫一眼。

  两个侍卫一听见花若怜是她们的姐姐,不由得心中一跳。莫不是他们刚才间接得罪了丞相府的二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