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七十大寿(三)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072 2014-07-20 01:00:00

    花若怜带着得体的笑容来到花毅身边,柔声道:

  “给祖父请安。”花毅笑着将花若怜扶了起来,上下打量了花若怜一番,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转过身子向自己身边的几位重臣开口道:

  “这就是我的掌上明珠,若怜。怜儿,还不见过各位大人?”

  闻言,花若怜这才对着几位大臣莹莹屈身,道:“若怜见过各位大人。”几位大人见花若怜不止气质优雅,容貌顶尖,举止更是从容大方,不由得纷纷点了点头。

  此时,一个精神抖擞,和花毅年龄相仿的大臣笑着对花毅道:

  “老丞相,你这孙女儿真真是出色,怕是放眼整个京城,也寻不出几个可以和若怜媲美的深闺千金了。”

  自己的宝贝儿孙女被夸奖,花毅自然高兴,爽朗地大笑了几声,对花若怜道:“怜儿,这几位都是祖父的忘年之交,这位是百里太傅,这位是顾太保,这位是……”

  花若怜再次逐一见了礼,心中却暗惊。她虽然知道花毅的声望和人脉都不一般,只是没想到今日的宾客竟然如此尊贵。

  又和花毅以及几位大臣闲谈了几句,门外突然高呼:

  “太子、夜亲王到!”

  闻言,众人纷纷前往门口,便看见一身明黄的轩辕冀和一声黑色蟒袍的西门皞一前一后地走进丞相府,众人纷纷下跪高呼:“参见太子,参见夜亲王!”

  轩辕冀几乎只是一眼,便看见最前面花毅身边那一身红衣的人儿,眼眸微闪,沉声道:“免礼,今日本宫和夜亲王是来给老丞相贺寿的,众位无需多礼。”

  闻言,众人这才陆续起身,将太子和西门皞迎了进去。

  轩辕冀眼含惊艳地看了动人万分的花若怜,却还是走了进去,西门皞看见花若怜,却是暗自皱眉,也跟着走了进去。

  宴会上,花毅坐在主位上,轩辕冀和西门皞坐在花毅的左手边,花若怜和叶清柔则是坐在花毅的右手边,花毅一声令下,丫鬟立刻将丰富的菜肴盛了上来。

  花若怜优雅的吃着饭菜,不时和叶清柔以及几位夫人交谈几句,西门皞则是面无表情地暗中看着花若怜。

  这个女人……没事穿成这样做什么?

  西门皞不得不承认,小半个月眉间,花若怜竟然比之从前又美了几分,甚至只是一个抬眸的动作便让人惊艳地屏息。

  轩辕冀也是惊异于花若怜的美貌,眼中更是多了一丝的志在必得。

  就算是坐在下面一些的路宴也是眼巴巴地瞅着花若怜,乖乖,他自问风流倜傥,见过美人无数,只是如今却惊异的发现,从前见过的美人就算是最美的那一个,竟然连这个花家嫡女的十分之一都及不上。

  不过,路宴也没那个胆子去觊觎花若怜,唯恐一个不小心就被大灰狼吃了。

  花若怜自然不知道在场那么多年轻男子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恐怕就是知道了,也只是一笑了之。她能够夺得众人的视线,能够得到无数亲们贵族的青睐,那都是她的实力,怎么会需要心虚呢?当然,她也不会自傲。

  这时,轩辕冀突然开口道:“没想到二小姐如此姿容过人,想来也不是所有传言都不可相信,二小姐果真值得无数亲们贵族侧目。”

  轩辕冀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刷刷的往花若怜身上看去,花若怜也没想到轩辕冀会突然说起她,微微一愣,随即连忙掩饰自己的慌乱,羞怯一笑,轻声道:

  “太子过誉了,若怜自问只是略有姿色,如何有能让无数亲们贵族侧目的能力?”

  见花若怜如此谦虚,更让在坐的朝臣和夫人暗自点头。然而,轩辕冀还没有说话,西门皞便端着一杯清酒,面无表情道:

  “二小姐不必自谦,以二小姐的姿容,怕是京城第一美人也自愧不如。”

  花若怜更没有想到西门皞会在这时候插嘴,不由得看了西门皞一眼,却在瞧见西门皞那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冷凝的俊脸的时候,微微一愣。

  难不成其实传言是真的,之前只是西门皞在戏弄她……

  京城第一美人是安荣郡主,二八年华,年长了花若怜两岁,传闻她貌若天仙,只是性子清冷,甚少出现在人前。

  花若怜眉眼微垂,开口道:“王爷谬赞了,若怜年龄尚幼,怎堪得与安荣郡主相提并论,安荣郡主惊才艳艳,若怜自愧不如。”

  花若怜虽然没有见过安荣郡主,可是到底也听过一些传言。安荣郡主是被当今皇上亲封的,与明溪公主是至交好友,十岁便已经能歌善舞,诗歌作画更是京中一绝,花若怜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胜过安荣郡主。

  闻言,西门皞只是淡淡地看了花若怜一眼,便不再说话。

  可是如此一来在座的众人不由得好奇,花若怜气质和容貌都胜过安荣郡主一筹,不知道这才艺又是如何?

  只是,众人也都聪明地没有开口,毕竟若是想让人家献艺,再怎么说也要一个足够充分的理由才可以。

  此时,轩辕冀再次开口道:

  “传言二小姐通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今日难得许多大臣和夫人都在场,不知各位有没有幸能亲眼见证二小姐的风采?”

  闻言,花若怜抬眸看向轩辕冀。若是别人说这些话她还可以拒绝,可是若是太子用所有人的面子说出这句话,她段没有拒绝的道理。

  否则,便是将在做的人都得罪了个遍。

  难不成太子是想要为难她么?可就算是前世,他们虽说初次见面是在花毅的寿宴,但是他也从未如此过……

   心中蓦然一痛,花若怜眼神微暗,连忙安抚好自己的情绪。

  就在众人安静等待着花若怜的回答时,花依晴却突然开口道:

  “太子殿下,二姐姐从小便专研琴棋书画,诗歌辞赋,臣女这个做妹妹的,绝对相信二姐姐的才艺不比安荣郡主差。”

  听花依晴这么一说,别人不知道花依晴和花若怜的矛盾,只知道花依晴是花若怜的妹妹,自然觉得花依晴说的话是对的。

  花若怜眼色一寒,看向花依晴,却看见花依晴向她投来幸灾乐祸的挑衅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