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第十三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152 2014-07-12 08:00:00

    路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倒是傅轻嵘似乎对花若怜格外热情,让花若怜带着满肚子的问号吃了一顿茶点,这才带着红凝和白琴离开了碧天楼。谁知道,刚刚除了大门,路宴便追了上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风流倜傥地扇着扇子的路宴,花若怜疑惑道:

  “路公子还有什么事么?”闻言,路宴眨巴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花若怜,允自地在心里给花若怜打分。

  他想了足足半个时辰,最后得出一个最有可能的可能性,便是西门皞那家伙对这个看起来温婉纯良的千金小姐动心了,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十分难以置信,可是,他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另一个原因。

  见路宴只是打量着自己也不说话,花若怜更加疑惑了,路宴却又开口道:

  “不知花小姐是否认识夜亲王?”

  路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让花若怜愣了愣,眼眸更是疑惑的看着路宴。他为什么要问她这个?莫不是他和西门皞认识?

  这时,花若怜突然想起当初那个称呼西门皞为夜亲王的男子的声音,似乎就是眼前这个镇国公府少爷的声音。也就是说,他们真的认识……

  如此想着,花若怜也不打算瞒着,便道:

  “算不上认识,只是见过两次。”闻言,路宴又是允自沉思了起来。许久,见路宴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花若怜只有主动道:

  “路公子还有其他什么事么?若是没有,若怜便先行回府了,若怜出门时间已久,想来祖父和祖母也该担心了。”

  闻言,路宴这才想起自己堵着人家很久了,连忙让开了身子。

  花若怜这才带着红凝和白琴走回丞相府。而路宴却是看着花若怜远去的身影再次沉思。难不成西门皞是对这个花小姐一见钟情?

  可是路宴怎么都觉得无法相信。就那腹黑的狐狸,一见钟情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很难相信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路宴宁愿相信自己不是纨绔子弟,也不相信西门皞会对花若怜一见钟情。

  但是,路宴却以为西门皞已经知道花若怜的身份了,便也没有将今日和花若怜相遇的事情告诉西门皞。

  当然,他也不想说,因为他担心要是西门皞真喜欢上花若怜了,而又知道他和花若怜‘单独相处’了,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所以,路宴自以为很聪明地保持了沉默。

  而此时,不知道路宴打算的西门皞,正在夜亲王府他的书房里执笔而作。不多时,他放下手中的玉笔,伸手小心翼翼的拿起未干的画作,眼眸带着浅浅的笑意。

  画中,一名绝美的女子站在红梅从中,她一袭月白色裳纱裙,三千青丝挽成一个精致的随云髻,斜插白玉海棠琉璃簪,一双水眸如星似月,一张红唇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她手执一支红梅,哪怕是静静的站着,却依旧让人不由得摒了呼吸。

  而那女子,赫然就是花若怜无疑。

  画作上,留下龙飞凤舞的提笔: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待到画作风干,西门皞小心翼翼地将画作卷起,放入锦匣内。

  另一边,花若怜带着红凝和白琴直接回了丞相府,给叶清柔问安之后便回了夕阁。吩咐白琴将玉尊放到库房里,花若怜独自进了寝室。

  坐在梳妆台前,看着妆台上那些琳琅满目的华丽首饰,花若怜眼中燃起一抹浅浅的冷意。前世,哪怕她同样是花家嫡女,却没有这样的华丽首饰。

  想到这里,花若怜却又有些自嘲。若不是她前世性子太软,被人欺负还不知道,又怎会那般失了嫡女的风范?不过,怕是府中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她从前的容忍温和,不过是不想招惹是非罢了。

  可偏偏有人想要害她,重生一次,她又怎会再傻一次?

  伸手,修剪的非常美丽的指甲轻轻滑过如脂凝玉般的脸庞,留下一抹浅浅的红痕,嘴角勾起一抹笑。

  这张脸,比前世来得更加妩媚动人,这幅身体,比前世还要动人几分。她不是故意想要招惹他人的爱慕,且不说白家女子个个都需要如此,便是只有如此,她才能更快的找到杀害她的凶手。

  她如今还未及笄便如此出色,怕是有人已经忍不住了吧?

  既然如此,她也该早早的做一下准备才是。垂眸沉思半晌,花若怜唤了红凝进来,轻声吩咐道:“去楚宣王府请大舅母过来。”

  闻言,红凝立刻领命退下,亲自去楚宣王府请人。

  转了转眸光,花若怜忍不住冷笑。前世她便是身中剧毒才难以逃出火海,如今,她最需要的便是防毒。她的大舅母,可是毒药世家掌门的女儿,毒术自然非比寻常。

  花若怜的大舅舅就是白泞的大哥,白千舟,当今先皇亲封的楚宣王,二舅舅是当朝的正二品吏部尚书,白展礼。三姑姑是当朝御书府的当家主母,最厉害的,当属花若怜的大姨母,先帝莲妃,当今太后。

  楚宣王妃是用毒世家蓝家的嫡出小姐蓝倩,吏部尚书夫人是西华侯府的嫡出千金顾秋洳。每一个的后台都是一等一的厉害。

  不得不说,花若怜的靠山是非常厉害的。

  许是楚宣王妃以为花若怜出事了,便是急急忙忙的赶来了,小半个时辰便到了丞相府,给叶清柔问了礼便赶忙到夕阁来了。

  然而,当楚宣王妃见到花若怜好端端地坐在主位上时,这才松了一口气,却还是佯装生气地腻了花若怜一眼,道:

  “红凝急急忙忙地到王府来请大舅母,大舅母还以为你这丫头出事了,这么急急忙忙地赶过来,别人还不得笑话大舅母有多狼狈。”

  见到楚宣王妃到了,花若怜连忙起身,便要给楚宣王妃见礼,楚宣王妃连忙拉了起来,佯装怒道:“一家人还见什么礼,难不成你这丫头不认大舅母了不成?”

  闻言,花若怜连忙讨好般地挽着楚宣王妃的胳膊,一边带着往主位去,一边撒娇般地开口道:“若怜怎敢,这不是大舅母尊贵非凡,若怜这才忍不住恭敬行礼的么?”

  在主位上坐下,又拉着花若怜坐在自己身旁,楚宣王妃这才开心的笑了笑,道:“这张小嘴儿抹了蜜不成?怎的今日这般甜?”

  若怜只是笑了笑,问道:“大舅舅和大舅母近来身子可还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