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第十二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398 2014-07-11 08:00:00

    让红凝去付账,花若怜这才再次看向西门皞,却在看见西门皞腰间的玉佩时,微微一愣。玉佩上的花纹……夜亲王府!

  花若怜心中一惊。这男子莫不是真的是夜亲王?!

  上次这男子带着这枚玉佩时,她无心继续纠缠,所以也没有深思,如今这么一看,玉佩上的花纹不正是夜亲王府的纹章么?

  认出了西门皞的身份,花若怜不由得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莽撞,可是一想起西门皞似乎没有生气的模样,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却还是微微曲腿,道:

  “方才没有认出夜亲王,言语上有所冲撞,还请王爷恕罪。”

  闻言,西门皞倒是挑了挑眉。这会儿怎么认出他了?可是,看花若怜那张淡然的小脸,西门皞却忍不住想要逗一逗花若怜,便道:

  “你既认出了本王,怎么没有向本王行大礼?”西门皞言语中似乎有着那么一抹浅浅的严肃,花若怜当然是听出来了,可是却表情不变,反倒是很大胆地直接迎上了西门皞深沉的目光,开口道:

  “方才在小女子认出王爷的身份之前,言语间对王爷有所冲撞,可王爷未曾生气,也未曾有所责怪,小女子便认为王爷是在微服私访,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若是小女子行了大礼,岂不是遂了王爷的意思?故而,小女子没有行大礼,还请王爷不要怪罪。”

  花若怜的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竟然让西门皞也有些语塞。

  若是他现在还要开口为难花若怜,便是他小肚鸡肠不容人,甚至还和一个女子斤斤计较,这种名声,实在是不好听。

  然而,西门皞身后的故冷也瞪大了眼睛。这位女子好生厉害!

  无话可说,西门皞也歇了想逗逗花若怜的心思,便只是笑了笑,道:

  “小姐伶牙俐齿,当真与众不同。本王还有事,便先行一步了。”

  闻言,花若怜再次曲了曲腿,西门皞便带着故冷出了金宝轩。

  直到西门皞已经走远了,红凝和白琴才从石化中回过神,可是眼睛仍然瞪得大大的,红凝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小姐,那真的是夜亲王?”

  闻言花若怜淡淡的扫了远去的西门皞一眼,点了点头。她其实不知道西门皞是不是微服私访,刚才那么说也只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罢了。

  只是,没想到夜亲王会是那样的一个俊美男子……

  双眸沉了沉,花若怜低声吩咐道:“去打听一下夜亲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闻言,红凝和白琴点头应下。

  带着红凝和白琴以及一尊玉雕除了金宝轩,见天色还早,花若怜便打算去金宝阁看看有没有新出的首饰。

  下了马车,便瞧见金宝阁里全都是衣着鲜艳的女子,一眼便可看出客人的身份都不寻常。花若怜却眼尖地瞧见了前几日茶会上认识的几个千金。

  扬起一抹浅淡的笑,花若怜带着红凝和白琴迎了上去,看着正在挑选首饰的几人,便道:“竟然在这里遇见几位姐姐,真是巧。”

  乍然听见花若怜的声音,几位千金都愣了愣,便看见花若怜正向她们走来,立刻扬起了笑容反迎了上去,便道:

  “若怜今日也来挑选首饰么?既然如此,那边和我们一起吧,也好互相给点意见。”

  开口的是那日茶会的举办人,便是傅府千金傅轻烟,也算得上是和花若怜关系最好的一个,花若怜这便点头应下了。

  和几位千金挑挑选选,花若怜倒也选了几个首饰,每一个都精致美丽,倒也十分衬得起花若怜,只是价格都不便宜罢了。花若怜倒也大方,挥手便买下了。

  出了金宝阁,花若怜原本是打算回府的,奈何招架不住几位千金的盛情邀请,只有让车夫带着礼物先行回府了,自己便和几位千金前往碧天楼。

  到了碧天楼,便直接上了二楼早已定下的雅间,只是花若怜没想到雅间里竟然还有其他人。就见她们刚刚进了雅间,便瞧见傅轻嵘和一个未曾见过的男子坐在里面。

  花若怜暗自打量了一下那名男子。

  一张十分俊美的脸,尤其一双狭长的眼眸似乎桃花朵朵开,性感的薄唇,身上一席紫色长袍,尽显华贵,头上一顶紫金羽冠,彰显身份不俗。

  扫过那男子腰间的玉佩,花若怜心中暗惊。镇国公府……

  傅轻嵘见到花若怜也在,也是惊讶地瞪了瞪眼睛,可是随即眼眸中却又闪过一丝窃喜。他还在寻思着到底该用什么法子再见到她,谁知今日竟然真见上了!

  路宴懒洋洋地扫了一眼那些打扮华丽的千金,最终的目光却顿在了花若怜的身上。

  路宴只觉得那女子十分夺目。哪怕只是站在几个姿色均是不俗的千金中,一语不发,甚至没有丝毫动作,可是却让人一眼便注意到了她。

  不只是她相貌在几位千金中最为出众,关键的,却是她身上那让人凝神的气质。

  然而,路宴注意到花若怜的原因却不知如此,更大的原因在于,那日他被西门皞逼着称呼他为夜亲王的时候,刚好就是这女子经过门前的时候。

  那时路宴便在猜测,难不成西门皞突然让他那么称呼他,便是因为这女子?

  奈何西门皞口风太紧,他怎么也探不出来,只有作罢。没想到今日居然直接见到这女子本人了!

  “花小姐今日怎么也来了?”最先开口的便是傅轻嵘。等到几个千金都坐下了,傅轻嵘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闻言,花若怜微微一愣,有些奇怪的看了傅轻嵘一眼。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是先问一问他的妹妹傅轻烟么?

  想是这么想,可是花若怜还是礼貌地答道:

  “方才在金宝阁刚好遇见了几位姐姐,便和几位姐姐一起过来了,还希望傅大人和路公子不要介意若怜在场才好。”

  说罢,还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让傅轻嵘的心顿时软成了一团。

  倒是路宴早已经挑起了眉头。早就在傅轻嵘称呼花若怜为花小姐的时候,路宴便知道了花若怜是丞相府的人。毕竟放眼整个京城,甚至是整个靖国,姓花的也只有丞相府一脉了。毕竟花这个姓可是太祖皇亲自赐下的。

  然而,却在花若怜自称若怜时,路宴更是不由的惊讶了。花若怜,乃是闻名京城的的第一淑女。不但相貌上乘,家世雄厚,更是生性温婉纯良,让京城无数的贵门子弟为之倾倒。若不是因为花若怜未及笄,恐怕丞相府的门早被提亲的人踏破了。

  然而,路宴却又忍不住疑惑起来。西门皞怎么和花若怜扯上了?

  可是,纵然心中疑惑不解,路宴也知道这种事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花若怜,也只有吞了回去,反倒开口道:

  “传闻花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的今日却出府了?”

  整个京城人人都知道花若怜从小到大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如今难得出门了,他们当然忍不住好奇。路宴这么问,也理所当然。

  闻言,花若怜微微一笑,道:“过一个月便是祖父的六十大寿,若怜便亲自出来为祖父挑选礼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