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媚骨成香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411 2014-07-09 12:07:19

    慕姨娘和宁姨娘的脸色也不好看,花语依旧低着脑袋,花依静却也一语不发。

  倒是叶清柔看向花若怜的眼神越发柔和。不愧是她花家的嫡女,谈吐得宜,落落大方,积极进取,果然不是庶女可以相比的。

  沉默半晌,叶清柔温和地拍了拍花若怜的小手,笑问:

  “怜儿平日可读诗书?都读了些什么,说给祖母听听。”

  闻言,花若怜微微一笑,眼眸半垂,一副谦虚的温婉模样,让叶清柔心中更喜,却让其他的人更讨厌她。

  抿了抿唇,花若怜仿佛思考了半刻,才缓缓道来:

  “回祖母的话,若怜不才,只是平日里经常空闲,故而才有时间阅读诗书。《左传》、《女戒》、《女德》,以及四书五经等皆有读过。”

  闻言,叶清柔的眼里闪过惊讶,随即却又是满满的欣慰,拍了拍花若怜的小手,道:“怜儿饱读诗书,实在是令祖母很是欣慰。”

  然而,慕姨娘和宁姨娘的脸色却更难看。没想到花若怜平日竟然读了那么多书,让她在老夫人面前可以好好显摆一番!真是可恶,她们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是若是真的无才,却也会被人小瞧的!然而,花依晴的眼里却是闪过一抹不屑。身为女子居然读什么诗经?真是无德!

  花依静依旧不言不语,花语还是低着头。

  花若怜谦虚一笑,并不言语。这些书她老早就看过了,因为平日无事,不用出府,且她又不与别人来往,所以读的书也很多,都用来打发时间了。

  更何况,她出生高贵,叶清柔和花毅早在她幼时便请了好几位老人儿来,教她琴棋书画,诗歌词赋,舞蹈女红等等。

  她也全都因为不用出府而样样都努力学习,早在十三十四的年级便已经样样精通,这也多亏了她曾经沉静安顺的性子。

  之后花若怜又在安寿堂和叶清柔等人一起用了晚膳,这才回自己的夕阁。

  回到夕阁,花若怜便命人备下花瓣、香膏、牛奶等物品,以便沐浴。在白家的典籍上,这些都有写着的,每日都要熏香沐浴,久而久之便可让肌肤吹弹可破,细腻柔滑,更可以散发一股由内而外的香味。

  昨日通读了典籍之后,花若怜便已经大致猜到了典籍所传授的内容,倒也没有觉得抵触,反倒是想要意义照做。

  踏入温热的浴桶中,白琴将牛奶倒下,红凝将花瓣撒了上去,一时之间,整个内室便芬芳扑鼻。

  在浸泡了一刻钟之后,花若怜伸出手臂,红凝和白琴立刻将特质的香膏均匀的涂抹在花若怜的身上。

  典籍上记载着,要每日熏香沐浴之后,用香膏涂遍全身,一处都不能放过,更是要每日坚持,方能成功。

  白琴和红凝虽然疑惑花若怜何以要这么做,可是却也聪明地没有过问,心中却也因为花若怜肯在自己身上用心而欢喜。

  待到花若怜披着轻纱回到寝殿时,已经是未时(下午十三时到十五时)。

  坐在梳妆台前,花若怜吩咐道:“白琴帮我梳妆,红凝去管家那儿把账本拿来。”红凝领命退下,白琴灵巧的帮花若怜绾发穿衣。

  三千青丝梳成一个精致的随云髻,只斜插了一支白玉茉莉簪,身穿一袭月白色裳纱裙,暗纹朵朵茉莉静悄开放,美丽的小脸儿不施粉黛,一双水眸却澄澈动人。

  快速的翻看着手中的账本,一刻钟后,花若怜便已经合上了账本,递给一旁的白琴,白琴立刻拿过递给了张管家。

  接过红凝递过来的茶,浅抿了一口,花若怜才缓缓抬眸看向捧着账本恭敬站着的张管家。因为这些年一直是叶清柔亲自打理丞相府,倒也没什么差错,她也不用多看些什么。

  看着张管家恭敬的模样,花若怜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道:

  “张管家,在丞相府工作多年了吧?”闻言,张管家立刻恭敬地弯腰,开口道:“回二小姐,奴才在丞相府有四十年了。”

  闻言,花若怜微微点头,才微笑道:

  “如此,我也相信张管家做是一项有分寸,日后我辅佐祖母打理府中,还请张管家多多担待才是。”闻言,张管家立刻诚惶诚恐地低头道:

  “奴才不敢,若是二小姐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奴才就是。”微微一笑,花若怜这才挥退了张管家。片刻之后,花若怜便挥退了屋中的侍女,继续专研典籍。

  十日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却也不算短。

  第十日一到,花若怜去给叶清柔请安之后,便带着红凝和白琴前往寺堂。

  依旧是让红凝和白琴呆在外面,花若怜独自进入了寺堂,却见白泞依旧一袭素衣,跪在软垫上,口中念念有词。

  花若怜瞧见白泞发髻上那一支梅花簪子,眼中闪过一抹浅浅的暖意,微微福身,道:“若怜给母亲请安。”

  听见花若怜的声音,白泞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眸,随后站起身,转身面对花若怜,这才真正看清了白泞的模样。

  一张清丽的脸庞,一双杏眸沉静如水,浅粉的唇,脸色浅粉倒也看得出身体健康,只是那一张算不得惊人的美貌,却有一种让人回味无穷的感受。

  若放眼看去,任谁都觉得白泞和花若怜并不十分相似,只是眉间那一抹淡然与清冷尤其相似。气质倒也略有所同。

  抬眸看向自己许久未见的女儿,白泞的神情依旧不见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淡淡的上下打量了花若怜几次,才开口道:

  “已将典籍看通透,也学得通透了么?”闻言,花若怜微微点头。她在这十日除了给叶清柔请安,基本上都把自己关在房里苦练,也多亏于她天赋奇佳,这才真的能在时日之内完全精通。

  白泞又打量了花若怜几次,才道:

  “确实比之前更有风情韵味,只是,轻功还没有登峰造极吧?”闻言,花若怜微微一笑,回答道:“若怜定会努力。”

  白泞说的没错,如今的花若怜比十日之前更有一种惊人的美,不是说花若怜的面貌更美了,只是一种由内而外的风情妩媚,却像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他人的视线。

  这便是白家传女不传男的典籍的真正意蕴了。女子的容貌哪怕再美,也终有老去的一天,可有时候比美貌更容易抓住人心的,便是那充满诱惑的气息了。

  白家女子每一位都是曾经名动天下的美人,倒不是说每一个都是绝色倾城,只是每一个都让无数宫门贵族的优秀男子前仆后继,所嫁之人更是个个都是人中之龙,因此,白家虽是书香门第,却极有威望。

  而白泞,则是在十六岁时变嫁给了北定王花召,只是花召却在前几年便已经去世。

  白泞出自白家,自然也习得了那典籍,只是,她对花召却是实实在在的心意,为了花召而将那妩媚的气息尽量压制,化作一汪清泉柔水。

  依旧是盯着花若怜看了半晌,白泞这才继续道:

  “之所以会让人轻功急速提升,便是为了防止日后被他人妒忌而陷害,当时若是无法脱身,再如何美貌诱人,也无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