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妖冶嫡女

万孝节,权利

重生,妖冶嫡女 艳红尘 2130 2014-07-07 11:38:30

    三千青丝梳成了精致的随云髻,双鬓之间用颗颗璀璨的东海明珠加以点缀,在灯火下熠熠生辉,斜插一支白玉梅花簪,淡雅高贵,美丽的小脸不施粉黛,一双水眸剪剪,似一汪清泉一望见底,一袭浅蓝色银线镶边的海棠罗裙,如一朵海棠花优雅绽放。

  以往的花若怜不喜在打扮上多加心思,穿着都尽挑些素雅的衣料和首饰,如今打扮得如此精致,让众人看呆了也属正常。

  最终是叶清柔和花毅率先回过神,叶清柔见花若怜打扮得如此美丽动人,心情似乎格外的好,笑着便道:

  “怜儿这一打扮一起来,可让咱们一屋子的人都看呆了呢。”

  闻言,花若怜微笑着款款起身,一双水眸不着痕迹地扫了一圈在座的人。在看见花依晴眼中那丝毫不加以掩饰的妒忌,以及默默无言独自品茶的花依静,还有那个似乎太过怯场而低着脑袋的花语时,眼中一道寒光一闪而逝。

  还有慕姨娘和宁姨娘眼中那一闪即逝的深思,以及花勤淡然的目光,花若怜心中微沉。当初害她之人便在这些人之中!

  不过,几秒之后花若怜却笑吟吟地看着花毅和叶清柔,道:

  “平日若怜只是呆在府中,没有必要穿的如此华丽,只是,今日有些特殊,故而,若怜在打扮上用了些心。”

  闻言,屋内的人纷纷对视了几眼。今日有什么特殊的?

  叶清柔似乎也格外好奇,便问道:“怜儿,今日可是什么节日?”闻言,花若怜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手,就见红凝和白琴先后各自拿着一个精致的锦盒走了进来。

  花若怜福身再施一礼,笑言:“若怜恭祝祖父,祖母万孝节岁岁金安,年年如意!”花若怜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万孝节!花依静也是诧异地抬眸,看向花若怜。万孝节……他们怎么把这个节日给忘了!而叶清柔却是慈爱的笑了起来,连说了好几个好字。

  将众人的表情再次收入眼底,心中再次冷笑。

  起身,花若怜接过白琴手中的锦盒,走向了叶清柔,将锦盒的盖子缓缓打开,众人只觉得空气瞬间就暖了几分,花若怜笑道:

  “祖母,这柄玉如意是用天山暖玉制成,就算只是放在房中不碰触也会让人觉得温暖,若怜知道祖母畏寒,特地寻来此物,在万孝节赠与祖母。”

  闻言,叶清柔的笑容越发和蔼起来,接过玉如意,几乎爱不释手,再次连说了好几个好字,随后又吩咐道:

  “竹青,将我库房中那最高层的朱红锦盒拿来。”闻言,竹青领命回了下去。可是众人却再次一惊,花若怜率先道:“那朱红锦盒是祖母的宝贝,若怜万万不敢承受。”闻言,叶清柔还没说话,宁姨娘便急急道:

  “是啊,老夫人,若怜还小,若是老夫人想赏赐些什么宝物给若怜,让人在首饰盒中取一个便是了,如何能将那朱红锦盒全部赠与若怜?”

  花若怜面色淡然,心中却止不住的冷笑。整个丞相府除了花毅和叶清柔,无人知道朱红锦盒内到底是什么,可是被花毅和叶清柔保护的如此周全,稍微动动脑子也知道那里面的东西不寻常,宁姨娘当然会出面阻止。

  可是,这也在无意间暴露了她对花若怜的敌意。

  此时,花依静竟然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向叶清柔,柔声道:

  “宁姨娘说的也有道理,祖母,朱红锦盒到底太过贵重,祖母若真想赏赐给长姐,大可等到长姐再大些再给长姐。上次长姐不是说很喜欢祖母的那支碧雪含翠么?祖母便将那碧雪含翠赏赐给长姐,长姐也会高兴,祖母意下如何?”

  闻言,花若怜眸中寒光闪现。

  前世,与她最亲的便是花依静,当初花依静也送了莲子粥给她,花依静也有害她的嫌疑,并且,花依静如此也帮着阻止叶清柔将朱红锦盒给她……

  若是前世的花若怜,保不准还觉得花依静说的话才是正确的,可是如今重生之后的花若怜,断断没有那么傻,轻易相信她人对她的好。

  收敛眸中的寒光,花若怜看了一眼一语不发,却表情不变的叶清柔,道:

  “四妹妹莫不是记错了?上次我与四妹妹见祖母戴着碧雪含翠,四妹妹还亲口对我说很喜欢祖母的碧雪含翠,想让我向祖母讨来,如今碧雪含翠怎成了我喜欢了?莫不是四妹妹不喜欢碧雪含翠,却误认为是我喜欢了么?”

  花若怜说的话句句看似疑惑不解而温柔轻缓,实则却将花依静驳得无话可说。

  况且,花依静确实让花若怜去向叶清柔讨过碧雪含翠,花若怜也算不得说谎。然而,花依静却颇为震惊的看了花若怜一眼。

  然而,花若怜却以疑惑的清纯目光与花依静对视,花依静就算觉得花若怜与并日不同,可到底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同。

  叶清柔眼神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低下头喝茶的花依静,开口道:

  “这朱红锦盒是花家代代相传的,都是要传给原配嫡女的东西,如今若怜过不了一年也要及笄了,这朱红锦盒当然要交给若怜。难不成,还要交给你们其他人?”

  叶清柔的语气严肃,话锋凌厉,让众人皆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出言阻止。

  白琴接过竹青递过来的朱红锦盒。光是盒子就十分精致,点缀着颗颗珠宝,可见锦盒内的东西更是贵重。

  花若怜微微福身,道:“那若怜就先写过祖母了。”

  闻言,叶清柔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点了点头。随即,花若怜又看向始终一语不发的花毅,拿过红凝手中的盒子,上前,打开盒子,将那碧玉龙筋腰带取了出来,笑道:

  “若怜见祖父常用的那条腰带已经旧了,便特地寻来了这条碧玉龙筋腰带,虽然不及祖母亲手缝制的腰带珍贵,也还希望祖父不要嫌弃。”

  花若怜的一句话,道明了花毅与叶清柔感情深厚,也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小心。花毅温柔的笑了笑,接过腰带,道:

  “怜儿有心了,这腰带祖父很喜欢。”

  闻言,花若怜微微一笑,慕姨娘却在这时突然开口道:

  “大小姐确实是有心了,这万孝节别说咱们,连老爷和老夫人都忘了,唯独大小姐记得这么清楚,真是难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