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嗜月鬼帝

第十七章:祭祀

嗜月鬼帝 嗜月鬼帝 2027 2015-02-12 20:26:45

     “不要,月,我讨厌小孩子!”暗灵可怜的看着月,但看到月依旧淡定的吃着饭,回首撇了撇嘴,“我该怎么做?”暗灵妥协了,他要是不妥协的话,月可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他。“第一天身上绑铁石,不许用灵力,绕空间跑步,知道没力气为止。”训练讲究的循序渐进,第一次挑战的是极限,先看看极限在哪,然后,突破!

   “我也要吗?”暗灵有些阴冷的看着月,那空间里土地因为没开发,所以长了些看起来很怪异的草,绕那里跑,可是要受罪的,虽然他不是很怕,但是却没想到月会这么狠“当然。”月轻酌了一口茶,淡淡的说,她现在的能力也太弱了,遇见那个人让她对未来安逸的生活的梦想破灭了,但是,她从未认真过,现在,她觉得有了些兴趣,自然来真的。“那你呢?”两姐弟看到暗灵有些发黑的俊脸,很疑惑“我?应该吧。”月当然会进去,之前的时候一直都是在那里训练的,“小姐,那个空间很可怕吗?”宫亦羽天真的问着,“应该吧。”月淡淡的说,其实她也不知道,虽然在哪里修炼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在那里生活的用时习惯也就不觉得怎么样了。

   “你们先回房吧。”月淡淡的说,把饭碗让小二撤走,无声地喝着茶“你想怎么办,月。”暗灵眼里的戏谑不会让月忽视“怎么?”月挑眉看着对面坐着的暗灵,疑问的说道。“你可不是什么善者。”暗灵嘴角勾起微笑,凤眸盯着月的眼睛。“的确,我有别的打算。”月食指划着茶杯的杯沿,盯着褐色的茶水淡淡的说。“你和宫家有什么过节?”暗灵看没什么表情的月,声音很轻的问“和我有过节的可不止这些,你还选择跟着我?”月嘴角勾起邪佞的微笑,声音里带这些慵懒。“你说呢?”暗灵反问道,眼底的笑意越来越大“…”月不再理暗灵,坐在窗前看着月亮。这种问题的解答方法有很多种,不是仅限制于是或不是。

   这种问题,月不想回答。

   “你回去吧。”月淡淡的说,白色的中衣套在较小的身子上显得十分松垮。红色的凤眸里满满的慵懒,斜靠在窗前,露出精致的锁骨,暗灵也不禁地看痴了,月的容貌绝对是倾城,恐怕六界也没有人能比得上。“月,怎么了。”月眼神无光的望着天,她出来也有几日了,明天,就是坠邪的忌日了,所谓的忌日只不过是坐在明面上的祭祀罢了,内心理想的谁也不知道。

   “明天,我要回一趟帝都。”月眼神准已到了暗灵的身上。“有什么事吗?”他不认为月是为了无聊而去哪里玩的,一定有什么事。

   “有一个重要的人在那里。”月底下头,声音有些无助的说道。碎发把眼睛挡住,看不到神情“那我跟着你去。”他的意思是说不要在空间里,但是“你去训练那两姐弟,我很快就会继续训练的。”月的声音渐渐恢复了原样,淡泊,冰冷。暗灵临出房门时看到的仍坐在窗边的月,心幕的一下经疼痛了起来。

   他在心疼她,为什么,他现在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似乎,自从这个女人闯到自己枯燥无味的生活里后,生活里仿佛多了丝色彩,他好像越来越离不开她了。

   第二天

   月很早的就出发去帝都,路上的事也不断,不断的有人来刺杀他,不出所料,也一定是江家的人,不过相比上一次那一堆人可是要弱的很多,终于,月回到了帝都,帝都今天各位的凄凉,因为它们的鬼主就是在这一天和仙界大战,不过那时的鬼界不弱,但也不强,月也想不到会让坠邪亲自出马的原因,街道上今天不会挂出红色的等鲜艳的饰品,只是正常的棕色墙黑色瓦,在晚上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聚集在帝都到皇城界限的一条护城河上在那里放花灯,其余早上的事务都会在陵墓里举行。

   月反手借风力跳过城墙,避过侍卫,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皇城,先去过他的寝宫,在去过任何地方,一圈下来月额上已经微微冒汗,坐在树下看着这个明显很荒凉的皇宫。说不心疼是假的,坠邪,菑她的心里是个特殊的存在,亲人,家人,好像都不能诠释。

   “月,为什么?”韵白的声音传来,月把与暗灵的精神联系切断了,但韵白的没有。“什么为什么。”月站了起来,语气淡淡的说,一双红瞳魅惑众生。“我所说的你自然明白。”韵白的声音优雅淡漠,但他很担心月,所谓坚强的外表下,那颗心早已伤痕累累。前世的背叛,冰冷这不足以让她的心跳动疼痛,但是,当听到坠邪消失或损落得消息一传来,她的心脏好像慢了一拍,心脏如刀割般的疼痛像泉水一样的涌来。

   “不为什么。”月看瞒不过去,敷衍的说了一句,为什么,他从来没想过,也不愿去想。

   继续的走着,直到皇城的后山底下,一群人穿着暗色的朝服,祭祀也在上面穿着白衣手里挥着一种一边连着绿色黑色蓝色白色的丝带,而另一边一根金色的铁棍弯曲成螺旋形,上面挂着金色的铃铛,祭祀头上戴了白色的狐狸面具跳着怪异的舞,铃铛和丝带也随着跳舞而韵动起来。

   月站在暗处,每个朝堂官员都跪在这座陵墓,而风穿着黑袍站在最前方,接下来的事情越不想再去看,回身,走开了,墨色的衣角无带走一丝灰尘。风感觉到了什么,看向月刚才站的位置,但是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暗自想自己看错了。

   月回到了空间里,看见两姐弟带着铁块全身大汗淋淋的,但却还是坚持着跑,暗灵不用说了,这点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现在还是慢下脚步跟这两姐弟,看到月来了,月示意不让他过来,穿戴好,也开始了无休止的训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