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嗜月鬼帝

第十章:选择

嗜月鬼帝 嗜月鬼帝 2393 2015-01-22 22:22:24

     月虚脱的倒在地上,尘土飞杨,蛟龙的尸体也倒在了岸边,还有一部分藏在水下,月强行起身,看着掉在地上墨黑的魔核,这个是一只三阶中级的魔兽,一直三阶的魔兽顶得上人类灵宗或灵帝的等级,再加上体型庞大,蛟龙表面上还覆盖上一层黑色的鳞,这会让月打起来更难。

   月捡起了魔核收到空间戒指里。看着水潭中央的白莲,终于,一是不太清醒,“嘭。”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到了晚上,月挣开了眼睛,银色的眸子未经处理,看着月光满满的移到那株白莲上,白莲似乎遇到了洗礼一般的花瓣一层一层的打开,月支起身子,看着身体恢复得不错,先是顺着蛟龙的尸体走道水潭里,然后运用风走到了那株白莲,白色的莲瓣出淤泥而不染,中间还有着五颗嫩绿色的莲子,周围冒着层层白雾,让月原本的伤好的差不多,月眯着桃花眼微微一笑,用灵力包着它,一点一点摘了下来,放回空间,暂时她还没有器皿,所以,暂时用灵气保持不让它枯萎。

   看着周围都黑了下来,月不打算再走出去,坐在地上,点着火,用水简单的清理一下,换了身衣服,坐在火堆旁。看了看庞大的蛟龙尸体,一个风刃扔过去,一块血淋淋的肉就落到了月的面前。以前在上一世什么没吃过,在森林里吃虫子什么的,在沙漠里有一次没带火,虽捕到了条沙蛇,但是因为没有火,便把头割掉,取出内脏,生着吃,但最后不是因为这条蛇给她的水分蛋白质让她走出了沙漠。

   不管难不难吃,再说现在也可以吃熟的东西,对于月来说已经是很好。用树枝把整块肉都串起来,用水洗了一下,放在火上烤。不一会,从蛟龙肉里渗出的油脂一点一点滴在火堆里发出呲呲的声音,突然,从草丛里钻出来了一团黑色的东西,月认得他们,这是地钻鼠,虽然本体很小,但是要是一窝都出来,那也是可以称霸的。想必是被火光吸引来的“好烦。”月看着那一群群令人毛骨悚然的鲜红色眼睛,拿着树枝放在嘴边咬了一口不耐烦的说道。

   地钻鼠的身体小巧轻盈,跑的自然快,看着一大片黑压压的冲着月过来,月相也不想的往空中一跳,用风把自己的身体托了起来,如果别人看到了,一定会赞叹灵力的掌握程度实实在在地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境界。看着火队被黑压压的地钻鼠掩埋,月没有表情的脸上嘴角微微地抽搐了一下,不愧说地钻鼠是群居魔兽,真的是配合的太绝了。月淡定的在上空咬着蛟龙肉。

   嗯,比她想象的要好吃。

   最后,看着就只在陆地上乱窜的地钻鼠,月把吃完的树枝扔掉,手指尖迸发出一丝火星,火星掉落在树木上,瞬间燃起,最后,月离开了,灵力耗得也差不多了,在耗下去也不是问题。月站在一棵树上,坐下来,靠着树,小憩了一会,不一会,朝阳就升起,月跳下树,继续的找草药。

   清玉白莲的莲子是用来晋级的,那莲子不需要炼制,直接服用即可,但是,月在这之前,需要炼药。

   “哎?莫哥哥,你说这发生了什么?”一个银铃般的女音传来“不知道。”很阴冷的声音,虽带着磁性,但却让人不敢靠近,月在摘草药,但是,一道阴影挡住了阳光,月反射性地抬头看,一个穿着鹅黄色的华服的女孩,瓜子脸,一双金色的眼睛里透露着厌恶。“丑八怪。”这女孩什么也不问的反射性说道。

   月站起身来,手里拿着一株绿色里透露着白色的月吟草,冷眼看着这个无缘无故的骂她的女孩。“怎么,想打架?”仰头看着月,声音里有些颤抖“蘩大小姐,请你不要再胡闹了。”那个刚才令人阴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莫哥哥,夺走你的人也是双红眸,就是她!”这个姓蘩的娇惯的大小姐用纤纤玉指指着月。月看着这个找事的人,站在原地,把月吟草收入空间,看着走出树林的男人。

   “蘩音,我不是你的私有物。”此人穿这身黑色的劲装,背后背着把剑黑色的长发被挽起,碎发挡住额头,刀削出来一般精致的脸,一双阴冷的鹰眸直直的看着蘩音。

   “干,干什么,我,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娶我,而你,在两年前被这个狐狸精所迷惑,最后他还不是抛弃了你跟了别人,你为什么所有的事都怪在我的身上,这个丑八怪有什么好的。”她死活就是围绕着月说这话题,哭的梨花带雨,但是,男人都无动于衷。“她不是皖儿。”终于,男人说出了句话“我说是她就是!”蘩音拿出了一把剑,刺向了月。但是,月从未躲过,“锵。”蘩音惊讶的看着面前严厉的阴冷逐渐加多的男人男人背后的剑挡住了,回首看着一脸惊讶的蘩音,“我有底线。”声音似地狱修罗,鹰眸半眯半睁着,声音冷酷严厉。

   “冷皓莫,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真心,我不想你离开我,我不想你身边有任何的女人,你懂不懂,这个狐狸精,必死!”她的声音因为大声的喊叫而变得嘶哑,原本有些漂亮的面庞变得狰狞,举起剑来,毫不犹豫的砍了下去。“蘩音,够了,口口声声说在乎我,对于我而言,这不是保护,也不是在乎,你只不过看着那些比你美丽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地死去,你看得很舒心而已。”冷皓莫的眼里满满的讽刺刺痛了蘩音的眼睛。

   但是,砍下的剑依旧不停下来,而月,只是冷眼的看着而已,这么老套的剧情,在月的眼里就只是一部泡沫剧耳语,不去阻挡,也不去说情,这本就与她无关,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莫,我是真的在乎你,为什么,你却不在乎我为什么!”她终究砍不下去,剑掉在地上,蘩音跪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冷皓莫,眼里满满的疯狂和痛苦。“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也不应该强迫我做任何事。”冷皓莫移开目光,看向月。“这位小姐,对不起。”冷皓莫低下头,阴沉地说。“莫,你为什么和他道歉。”尖锐的声音等着眼睛看着月,但是,当对上月的那双死寂的桃花眸,她害怕的,把话收了回去。“你犯下的错误,我需要为你解决。”这句话让蘩音高兴地抬起头,眼里的激动被下一句的凉水给浇灭了“这是我答应父亲的条件。”冷皓莫低着头,是声音低沉着说。

   “莫,你什么的条件?”蘩音恐惧的说,“自由。”月冷冷地回答道。“这位小姐果然不凡,看得穿人心。”冷皓莫看着月,出于礼貌的说道。“自由,呵呵,呵呵,哈哈哈!”疯狂的笑,漂亮的脸蛋有些狰狞,“冷皓莫,我会让你错误这个选择,到时候,你别后悔哦!”她的先容变得狰狞可怕,笑着说,然后,消失在丛林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