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为之而泣的微笑

第二章,匍匐的心情

为之而泣的微笑 泠暄诚 3603 2016-03-26 19:02:14

    实验楼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阴森恐怖,或许是因为看多了关于实验楼恐怖故事小说,所以古平从小认为这种地方一定在某处隐藏着某种正在蠢蠢欲动的生物,神秘的,不可捉摸。而这种念头一直持续到初三就被渐渐的淡忘掉了。  

  快临近中考那段时间,为了冲刺重点高中,学校特此在实验楼占用一个教室来组织了一次为期两个月的集中强化辅导,选中的是年级前五十名,而庆幸的是古平恰好是符合要求的最后一个。还清晰地记得那是一间亮堂的教室,高高的玻璃窗,干净涩白的桌面,还有那若有若无的某种细细的化学味道。之后没有几天就见惯了周围教室中整齐而又冷冰冰的铁块仪器和玻璃的瓶瓶罐罐。渐渐地不适应也都在一天复一天的进进出出,来来回回的身影中挥擦而去。那种身融其中的现实冲击开了所有年幼时的幻想和猜疑。  

  向来没有早到习惯的古平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后又放慢了些步子。似乎还早了些吧。即使是开学来第一节实验课,古平也并没有显露出多少兴趣来,悠然的走进实验楼,萧静的,空间就像是被收缩了起来,只有自己腾腾的脚步声循着走廊墙壁扩散开来,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时,迈开的脚步,已经冲向了楼梯  

  实验课是要求必须提前十分钟到的  

  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四个第三个第二个••••古平焦急的踮着脚步数着教室又倒着跑了回去  

  应该是三楼的,惨了要迟到了,到底是哪个教室呢,早知道这样应该少吃口苹果跟着他们一起来的  

  看什么•••?古平突然注意到身后站在楼梯口的枳腾淡漠的表情下正以观察小动物般的眼神看向自己  

  看你在干嘛  

  还用问吗,这都看不出来,找教室  

  哦,楼上  

  真白,还得我解释  

  没,只是想再看你多跑趟。毫无遮掩的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你这家伙•••••  

  迟疑的手,在触及门的瞬间换成了两下轻轻敲击的动作,推开门看到的是台上老师短暂打量过来的目光,并没带有要责备的意思,于是灰溜溜的顺着墙边就向教室后面走去,越过第三排定眼一看又有些懊悔,想到实验课是需要对号入座的,不像其他理论课,在后面找个空位就可以将自己埋没在不知谁是谁的世界里。身后丢掉了的声音,余光里才找到正在迅速扫视着贴在门后排表的晨皓。那一刻,进退不是的停了一下来  

  古平,你的位置在这。  

  正要转身,一句窃窃私语般的呼声传了过来。寻过去,对上一双正在等待回应的黑眸,是晴慧  

  幸运的坐下来,卸掉了刚才所有的不适和尴尬,轻松下来的感觉总会投射出一个好的心情。  

  向前倾着身体,看向前排靠右的她,拉近了十公分的距离  

  孜欣,谢了  

  呵,很自然的一个回眸微笑,而下一秒让古平明白了所谓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防人不可无的道理。别客气,天热,一只奶油冰淇淋就好  

  额•••今天为什么碰到的偏偏是这些家伙呢,古平虽然在心里嘀咕着,但还是暖暖的,因为他知道对于那些事不关己冷漠无为的旁观者而言真正去帮你的还不是那些在你身边没事就嘲笑你不断向你吐槽的朋友们  

  古平悻悻的收回身子,弓着腰,撑着下巴,视线慢慢浮到了天花板上,是啊,真的还有些热呢,虽然刚刚已经入秋••••••随着思想视线散漫的向窗外飘去,瞳孔的收缩,远焦,近焦,对焦!凝固般,硬是装作没看到什么似的,怔怔的纠正回坐姿和颈部。  

  是洁汐!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左边仅仅隔着一个位置坐着的人竟然是洁汐。今天是怎么了,因祸得福,还是什么  

  时间静流,台上老师绘声绘色讲解着标本的制作和显微镜的操作使用,台下好奇的小动作已经开始带点张扬的声色摆弄开。虽然有些麻烦,但古平占着地利的机会也就并不想这样放弃认识她的念头  

  贵宇,还有多的中性笔吗?借我。古平侧着头看向左边的同桌。其实古平已经观察过这位脸上永远刻着一副好学生相的同位。桌子上除了一支铅笔和书本就是他手中的那支中性笔了,如果向他借多余的中性笔,回答肯定是“没有”的,而之后贵宇淡淡的哦了一句魔术般的从左手里递给古平一支,这使古平不得不略显失策的说了声谢谢就接了过来。  

  握着笔,片刻的停顿,一个无厘头的想法被冲出脑海的滩陆。转头就向后排问道,谁的笔忘带?我借他。没有作声•••••带点自嘲式的面容刚要转回去就被再后排的一个女生的话语跟劫住了。给我吧,正好我的不上色了  

  在这整个过程中贵宇一直是带着疑惑傻愣愣的看着古平的,并直到古平再次看向他开口说话,视线也没有离开过  

  还有吗,笔  

  没了  

  古平看到他一副老实相的回答,不由得露出了感谢的笑容,这使本来处于不解的贵宇直接转变成一种迷茫混沌的状态甚至有被玩弄的感觉。紧接着古平脸贴在桌子上,目光越过他,看向了女孩认真的侧脸。  

  喂,喂,那边的同学,有笔吗,能不能借我一支  

  嗯?•••哦。洁汐在确定男生是在和自己打招呼之后温雅的放下手中的东西掏出一个黑色的提包就是一阵乱翻腾  

  “中性笔是吗”?洁汐对古平的言语似乎在刚才就已经注意到了,不,或许应该说在他慌慌张张走进教室时就开始了。只是中性笔的话自己就只有一支吧,虽然已经听到刚才的对话,也就没有必要再去问的,但还是想多一句话语。握在手里的笔也早已准备就绪。  

  “呵,什么样的都行,能用就好”  

  “喏,给。”最终还是把唯一的中性笔借给了他  

  贵宇从他们一言一句中突然明白过来了什么,虽然是很幼稚的搭话方式,但还是朝着古平发出了还真服你的啧啧鄙视声。注意到了他的这一举动,古平也没有什么言语,只是抬眼会心的冲他笑了笑  

  为了不打搅正常上课的秩序更多的是不想被周围投来秒杀般的白眼,古平知趣的在自己涂满铅笔画的笔记本上撕下了一张干净的纸,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别人听到刺耳的撕扯纸的声响,好似是在偷盗别人的一样。而借来的笔也被用在了正规途径以外的地方,与学习背道而驰  

  洁汐好奇的拿到古平传来的折纸,不紧不慢的展开,是几个有些飞扬的字迹“谢谢了,你叫洁溪?对吧”  

  “不用谢,是‘汐’,洁汐,你叫古平?”  

  “嗯,你知道?”想着自己也并不是什么风云人物,平常也算是低调入谷般的存在,是魅力吗,眼睑和心情一样细微的变动,浮出一种自我良好的优越感来,但之后他更愿意把它归类成一种滑稽  

  “我并不怎么喜欢男生吸烟的,所以还有些印象”。看到这句古平有种挫败的感觉,这就是瞬相万变吧,就如平静的海面猛然打过一个巨浪,将沐浴阳光的心情冲得落魄般的狼狈。  

  不知道该不该解释,迟疑的笔尖在纸上开始有意无意的敲啄了几下,留下了几个没有规则的黑色点迹  

  “我并不会抽烟,受人家的客气,不会才被逮到的”  

  “呵,是这样,那听课吧,不然接下来的实验就不好做了。”  

  古平略过最后一个字,抬起头看向洁汐,礼貌般的回以微笑来示意“也对”的意思。一切的期望如此简单和现实的收场,如同旋转木马起伏过后最终还是要转到那个以起点为开始的终点  

  看向讲台心情原来已是如此的波澜不惊,就好像刚才如变脸般的心情和所发生的事情是上演在久远以前的时候了,如一个平静中的幻想,淡而遥远。但那被折了又折反复阅读过的纸张和上面一行一行反差的字迹却实实在在的证明了刚才的一切是真实发生过的,对,就在上一秒的不远处。  

  午后的烈日到迟暮的夕色,整个下午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实验室度过。显微镜不再像中学时那么单一轻便,然而一个镜筒到两个镜筒的改变也却毫无意义的不会呈现出更多的世界,老师一再强调要用低倍镜去观察的要求,仍然被我们不屑的换到高倍镜去偷窥自己幻想中的微世界,然而那里却只有污点般的黑迹。  

  古平对自己做的实验标本还是比较满意,至少拿下这次的实验学分是毫无悬念,并在大功告成的那一刻不由得就向洁汐那边看去,像是料到什么一样,枳腾的身影也同时映在了他的眼眸,但依然会飘过几丝不舒适的味道。  

  “洁汐,能让我看一下你的吗”晨轩虽然已经压小了声音但对于正在全神贯注的洁汐来说还是对此感到有些突兀的惊扰  

  “嗯”站起身也没有再多看晨轩一眼,自顾自的向旁边的女生聊了几句,内容也无非就是“做完了?”“怎么样?”……之类的话题  

  “洁汐,我说你这个做的也太标准了吧,清晰,和书上的相差无几”  

  “只是样本取巧了”洁汐并没有感到自己做的如他所说的那么完美,但还是客气的自谦了一句  

  “可以了吧。”过了一会,看了看忘却等待般的向前奔跑的时间,滞留了下来一份没有完成的报告在那,洁汐只好催一催似乎还没有半点打算离开意思的晨轩  

  “再看一下就行”应着  

  “喏,那你快点,我实验报告还没写”  

  “嗯。嗯。女孩手就是巧哈。”  

  没搭理,因为洁汐突然注意到一个女生走了过来,于是在晨轩的旁边向前靠了靠,刚好闪出正在向后弓腰翘臀作观察状的晨轩。女生没注意,一个强有力的擦身而过使晨轩像被猛然的颠簸了一般,踉跄的向前筺了一下,只能硬硬的被两个目镜的边缘狠狠的刻在自己的眼眶上。注意到什么的女生回头就是一句“对不起啊”的柔和的道歉声,想要开口责备几句的晨轩见其状也就只好无奈的把所有的话语给搪塞回了肚子里,片刻生生的撇出了两个字。“没事”  

  晨轩顶着印红了的眼圈木木的朝古平那边看去。而古平也恰巧看到这一幕,没差点从座椅上笑翻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