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为之而泣的微笑

为之而泣的微笑

泠暄诚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3-26上架
  • 10696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青春的初心,久远的心动

为之而泣的微笑 泠暄诚 3696 2016-03-26 18:55:44

    第一印象的重要性没人会去否认,因为对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来说它是接下来被人们用什么态度用什么方式带着怎样关系的底线去与之交际的关键所在。而古平恰恰就在大学开学的第三天就被活活的晾在了反面教材的刑台上。吸烟,对于成人来说就像喝一杯水一样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而对于一张张还带有些许天真懵懂的新生来说那似乎就是一种坏孩子的定义,因为我们从小就被父母教导要好好学习不要吸烟喝酒去网吧等,那都是坏孩子做的事情。但又因大部分的事实也确实证明如此,所以也就很容易片面的把这些人统统都打入坏孩子的行列。尤其是女生绝大多数对烟都是比较禁忌的,所以更会这样给予归类。  

  古平瘫趴在桌子上,手中的手机不停地在两手指之间一顿一顿的旋转着。教室外一惊一乍的晚自习铃声起伏响起,再加上在班长一句客套的管理声下教室突然变得有些低沉沉的燥静,使古平本来有些虚慌的心变得更加压抑。因为他知道这节课是一堂公布某些新任务,并对前任务妥协而过之后再加上一些对某些人来说是死亡或胜利宣言类的公告课,简称为班会。  

  辅导员走进教室时古平并没有注意到,当台上传来响亮刺耳的声音才突然使他一颤,一种不祥的暗流让他有些发闷。连续看了几眼黑板上方的时钟都感到时间过得是无比的缓慢,就像没变一样,再次确认,确实没变,表停了,似乎连时间都在给他开玩笑。无奈,压抑的空间使体内的气压在急剧的减少,闷的有些透不过气,只能挣脱似的用手擦了擦桌子,。但一直等到还有不到十分钟就下课时,老师也没有提到关于他的事情。因此有一种称为希望的东西开始从古平心中萌芽,并带着一丝兴奋的味道开始滋生。有时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刚开始展露自我的钻出地面就被老师掘地三尺的凶煞给完灭或者直接活埋的感觉。  

  只看到他严肃的拿起一张单薄瘫软的白纸,估计是被上边的字给压趴下的,因为听到内容之后古平就是这么感觉自己的。其中就还差在“恶劣的行为”前加上“极为”或者“犯罪”类的等修辞了。  

  “今天主要就是这些内容….”班主任铿锵有力的说完结束语也不忘把古平的名字给带上,叫其出来一下,以此引出明着还没过瘾单独再来一次的局面。静谧的夜晚下满人的自习教室与空旷无人的走廊显出极大的反差,古平走出教室那一刻心情就被这空白白的荧光灯下弥漫着肃静与清静边缘的地方给洗了一遍似的,深呼了一口气,放松了不少  

  班主任走到他面前,拖了拖厚厚的镜片,冷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和善的笑意,说,怎么开学没几天就触犯校规了呢,在老师眼里你一直也是表现不错的学生啊。当然抽烟也不是并不允许的,但在宿舍是会留下严重的安全隐患的之类的缓冲剂般的话语,古平只是不明白才五天就已经在你眼里了,全天在军训的我们还真不知道您正在哪喝着茶凉快着的,只是心里这样嘀咕而过,谦悔低头的受训,眼睑也没有怎么敢抬一下加以反视。一直到下课的音乐响起才结束了这一切。其实古平并没有抽烟的习惯,只是那天新舍友递给他一支烟时的热情客气只能让他友好的接受。由于生疏,久久未尽的烟火让他成为了倒霉的标靶,正中。而在受批的整个过程他并没有做出一字的辩解,因为他更知道那只是徒劳。  

  很快为期两个星期的军训已经走到尾声,马上步入的是长期的相似的轮回中去,而上次被批的是哪天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感受更已是即过浮云,已不知道遗失到了哪里。  

  大学上课的安排总有一些让新生感到不太适应,比如每上一节课都不会再有像中学时那样永远只呆在一个教室就可以等到踏在铃声前上课的老师,而是不停地去更换教室,适应每个座位的气息和位置的差异,而且必须学会记住并能够很快的找到任意一个教室的所在位置,以至于不会遇到上课时急匆匆的跑到其他班级去打报告的尴尬局面了。但随之带来的问题就是在每次上课前就先提前用自己标志性的物品例如课本之类来先画出自己的领域以此表示此位已有主,来者请闪人吧之类的意思。所以在下课时你会经常看到只有在中学大型考试时才能看到的教室门前和走廊人挤人的热闹画面,都希望着能在下节课画一个适合自己的地理位置,不管是睡觉的还是为玩手机的。只有晚自习的时候才是固定的教室和座位。总之诸如此类的不适应都会带来一些抱怨,虽然如此,但依然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好奇和新鲜感的兴奋。  

  古平似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来往,因为学习是不需要别人陪伴的,所以在高中时就已经开始慢慢习惯一个人淡淡的去吃饭,一个人默默地回宿舍,甚至是一个人静静的呆在教室里算着物理天平上的微妙差异。然后是每周一次的去迎接来校关心探望自己的父母,一切都如此的单一,即使想忘记什么也所剩无几。  

  找到下节上课的教室时,门外走廊前像往常一样已经站满了等待上课的男生女生。随意的走到一处无人的窗边倚靠下,夏天暑热的阳光穿过玻璃伏在一寸一寸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灼烧出淡淡汗水的味道。  

  还记得第一次无意间抬头碰见自己暗恋的人时那种心跳的感觉吗  

  当他无目的的注视着对面时,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久远的记忆中掉落出一副陈旧的画面,随之有一种忧伤的喜悦拂过鼻尖,淡淡的,带点酸涩。  

  在他对面靠墙等待的是一位穿着一件奶酪色连体帽的T恤和一条浅蓝色牛仔短裤的女孩。侧着脸,白皙的肤色,玲珑的耳廓。带着细微的轻笑和身边另一个女孩畅谈着。即使在这噪杂的人群中古平多多少少也能听到她们谈话的内容  

  “昨天上课去晚了点,一溜烟的走过了教室”  

  “啊?你不会就这样走错教室了吧”  

  “这到没,就是刚走进门口时一个急转身就走回去了呀”  

  “哈哈,估计当时让上课的老师看到还以为你没睡醒梦游的吧”  

  “啊?怎么会呢”  

  听到这些时,古平低下头忍不住露出了一些笑意。很快掩饰般的转过身,轻轻的压下了眼睑,面向刺眼的窗外。不知为什么,即使在强烈晕白色的阳光下,刚才的画面还依然清晰地印在眼中,并有一种舒缓的愉悦让他隐约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同班的吗,但好像是第一次见过的女生吧,他再次倚回窗前,视线有意无意的摇动出她的影像,似乎想找出那怕一丝的熟悉加以确定  

  四目的对视,是一双黑亮的深眸,带有动物般的敏锐光泽,眼角的模糊笑意,简单的,却充斥着一种未知的味道。三米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差不多正好是能看清一个人的距离吧,从头到脚,一幅完整的画面。  

  那一刻似乎是两个人同时移开的目光,先是有些愣愣的转动眼球,然后是颈部的轻微变化,有意无意的避之开来。片刻拖堂的教室如同开了闸门的水库,前门,后门,男生,女生,拥挤交错而过。最终他们一同走进了教室,一个前门,一个后门。  

  真正知道她的名字是在晚自习放学时的一个夜晚,由于想起每早挨挤的牙膏已经扁平如也,就被一命呼啸般的丢在了垃圾桶里。嗯,中午再去买一管吧。但每每到刷牙的时候古平才会想起这事,所以枳腾的牙膏也就不再是他的专属,当然,每次的鄙视和抱怨也是常事。不过现在既然想起也只能不怎么情愿的去像牙膏一样挨挤进去此刻将要爆炸开来的超市。快速的扫过货架,清凉茶香的薄荷味,还是那一种品牌,只是包装变得更加华而不实。  

  无意中,一个女孩清晰响亮的声音正好经过古平的身边,洁汐。短而别致的两个字使她停下脚步突然回过头来,而面向的恰巧是站在她们中间的古平。仓促的,留下的是他们再一次的相目以对,直到当她自然地露出淡淡的微笑时,古平才意识到自己呆僵的表情,瞬息是嘴角轻扬的弧度,但不知哪里的平衡失调,跟错了位,眼神中掺杂出一些类似窘迫的映像,没有言语,硬是傻愣愣的随着匆匆的人流擦肩而过,轻微的碰触,一个驻足,一个远去。  

  一直快到男生公寓时,古平还是因为刚才的突兀感到有些不自在,直到一阵夜风吹过脸颊,清凉的舒逸才使他回归到洁汐这两个字上。洁汐?熟悉的名字,下铺的晨轩曾经提到过的名字。嗯,这家伙,似乎是在还没有军训完时就已经提到过的吧。古平努力地回想着当时晨轩所说的话语,似乎是和可爱、不错等词联系在一起的吧,其他的也记不清,想不起,当时的自己应该是一心急着在找放忘地方的帽子,也就没怎么理会他们突然即兴起的话题。猛然间,顺着洁汐这个名字古平又突然想起前几天所发生的事情,虽然自己当时似乎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但他还是记起了那个不知道是谁而疑惑的名字,就是洁汐这两个字  

  那似乎是在还浮动着蒙蒙雾气的清晨,如果说是晨读课似乎又还早了些,不到七点的指针,教室三三两两的人,静悄悄的,有的也只是断断续续走进教室的男生女生所拉扯出座椅的吱吱声和翻阅书本的折纸声,洁汐坐在第二排,低着头,散落下的发丝触及到桌面柔软的弯出一个弧度。当寂静被第一个朗读声挤出窗外时,教室开始躁动不安的爆炸开来,而古平和枳腾一起来到教室时,早已是一片黑压压的脑袋,给人一种迟到的惶恐错觉。  

  匆忙走到各自的位置,没坐稳,一提袋早餐就落到了古平的桌子上。给我的?难不成是••••疑惑,看向前桌转过身的女孩  

  喏,古平,帮忙递给晨轩,洁汐让转告谢谢他的好意,早餐已经吃过了  

  听到这后,除了把前边的想法归零以外也就没再多想,转身递向身后的晨轩就将话说了一遍,碰到桌面的袋子,手还没放开,又不加思索的又补上了一句,我可以吃掉吗  

  听到这句时的晨轩轻微的抽动了一下嘴角,伸到半空中的手像思考般停顿了一下,变换了轨迹,挥了挥就缩了回去,无奈的叹了口气。随便。  

  想到这里,古平已经随手推开了宿舍的门看向了坐在床边的晨轩。这家伙,下手真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