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为之而泣的微笑

第三章 碰触的温度

为之而泣的微笑 泠暄诚 3397 2016-03-26 19:13:35

    还记得第一次碰触的温度吗,心里萦绕着不可思议的温暖  

  在放学铃声响起的边缘,窗台,黑板,脸颊,桌面上打开页扉的书本,一切都被绯色的夕阳慢慢的淹没浸泡开来的同时,很多人也都开始抱怨着饥俄的不适感。而古平却看着时间,脸上或多或少显露出几分沮丧的神情,不因为别的,一下午除了开始时类似于开场白的对话以外,似乎就没有了下文的内容,想借着试验的话题交流的,但看到洁汐认真忙碌的样子无缘无故地又实在心虚的开不了口,直到耗完临近放学的最后一秒。  

  结束的课程,分散了的人们,失去了焦点,匆匆零乱的散场。直到他们身上再次被拉伸出一条无形的线,无限的延伸,交于一点,牵引着他们,成为下一次的相聚  

  而那一条条无形的线或许是一份思念又或许只是一句条文,可那又会是谁和谁呢  

  对于古平来说此刻铃声的意义更像预示一种短暂的延伸,当日的值日表格清晰的印有自己的名字。一切都在期待中却又无法预料中发生着  

  怎么了。晴慧偶然注意到古平还安然自若的坐在那里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晚自习买给你,古平悻悻的起身,淡淡的笑容,视线从值日表中移了下来,不是自己的,而是另外让他心悸的两个字  

  嗯...,晴慧有种摸不着边的感觉,冰激凌的事还真记得呢,但明明都知道这只是个玩笑吧。看着向卫生柜走去的古平,飘渺的,像是另一个人,陌生的。  

  一个放学后的教室,被整齐排放在桌面上的椅子,洁而白的窗台,早已不见纸屑的地面,此刻的一切很快将成为一番被遗落的青春场景,浸泡在静谧的时光中,,更或许像一个刚打烊了的温馨奶茶坊,飘露出无声的浪漫  

  教室的前端,洁汐面对远远超出自己海拔能力范围内的黑板,退后了两步,转过头,正要喊住谁,声音却消失在了心中,各所其职的男生女生,拜托谁呢。索性的在讲桌下拉出一个板凳,踏上去的声音,吱咿吱咿的,像是在抗议不公平的使用权,女生因害怕略显出笨拙而柔弱的动作,摆动着板擦,一个不留神,携带着重心伴着尖叫倒向了后方,不偏不正砸向了正在第一排纠正着最后一张桌子角度的古平。  

  没有英雄救美的镜头,更没有童话中王子迎抱公主的场景,背与背的碰触,桌椅的倒地声,或许现实永远没有童话中那么美,相遇永远是那么突如其来,然而它带来的触感永远比感触童话还惊心动魄,令人窒息,无论它是粗劣的还是优雅的,因为它是那么栖身于自己。  

  在洁汐刚要落地的那一刻,古平本能的反应偏了一下身子,向后伸出右手,拖住了她的左臂,虽然缓解了洁汐的伤痛,但两个人还是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古平将放在歪倒桌子上的左手抬起来时,一阵疼痛让他紧皱了一下眉头,可还是担心的迅速看向倒在身边的洁汐,碰触的那一刻,一阵猛然的心悸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些发软,一句“没事吧”轻的字字像语气词,差点说不出话来,而伤痛更像是被突然贴上了魔法的止疼贴,荡然无存  

  洁汐,涨红的脸,应了一声没事,早已忘记该说对不起还是谢谢。可一时的搪塞后想说出“没撞伤到你哪吧”却成了“没撞伤到你那吧”。发现自己的无药可救,脸瞬间像烧红的铁,红涨到了极致,真想就此结束自己算了。  

  当洁汐起身被古平想扶起时,才注意到自己哪里卡顿了下来,脚踝的疼痛制止了她的下一个动作,古平会意的同情般叹了口气,松开手,转身离开。一瞬间,一种惶恐的迷茫将她无限的拉入沉重的沼泽,僵在了那里。虽然仅仅只是一瞬间,可还是心有余悸的真实的可怕,就像幼小时的自己在一个完全叫不上名的地方与父母走散时一样,恐惧的来袭是如此的彻骨。  

  “来,先慢慢的坐在椅子上吧,是不是伤到了脚”?一瞬间的过后是古平不弱不强的声音将她拉了回来,她看向将椅子放在自己身边的古平,有一股鼻酸又开始戏弄自己,模糊了眼前。赌气般的停顿了一下,没有谢谢,而是确切冷淡的向他伸出一只手“扶我一下吧”。看着眼神略带微红的洁汐,古平只能附着看来伤的真的很痛的思想,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坐在椅子上。  

  随后是围上来的三两个一起值日的同学,看不出关心,眼里藏着好奇的光点,嘴里却轻声的问着“怎么了,没什么事吧?”洁汐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痛意,微笑着,无所事事般回应“没事”。  

  看着似乎带着“原来没什么啊”的神态而离开的她们,疼痛,但那又怎样呢,面对毫无温度的好奇,又能怎样,自欺不欺人。  

  不一会,教室里随着几句离开的招呼声留下的是他与她还有略带些落寞的静物而已。古平看着洁汐,女孩在柔弱的外表之下也会有相当坚强的时候呢,可…,是在逞强吧,明明右脚都不敢着地。正想着,无意识的将手放进裤兜里,像是触到思维似的触到了什么,惊醒般的回过神来  

  “等我一下”迅速的向洁汐扔下一句就向门外走去,又像想起哪里遗忘了一步,转头补充上“鞋脱了,还有袜子”  

  洁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身影就已经成了记忆而不是在眼前。想想也是,一也不能这样老捂着,二也得看看伤情的惨重情况。  

  脱下袜子,眼前红肿的脚踝简直像一个吹涨视觉下的可怕度,远远要比此刻的疼痛来的猛烈。  

  正当洁汐要试着轻轻触碰一下肿胀的表面时被一句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挡了下来,“别碰,会很痛的”。抬起头,是古平,右手提着一块已经叠成长方形湿手帕。看着他蹲下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自己的脚踝后将手帕慢慢的敷在了上面,整个过程古平像是在旁若无人般的检查一个器具,几乎忽略了对方是一位少女或者说因为对方是少女才会这样做吧。洁汐说不出的羞涩,想去制止,却似乎被隐形的什么束缚着,是什么,他的好意吗,还是说因为是自己撞的别人。但,无法抗拒的看着,否则那样反而会使彼此更尴尬吧。  

  我应该说对不起吧  

  嗯?怎么  

  古平抬起头,女孩看向那双掺杂着夕阳光芒的双眼,歉意般的叹了口气,“明明我把你撞到了,反而还要你来帮我”  

  “这种事谁都不想吧,不用在意这个,毕竟是你受了伤”。古平心想着女孩应该是更感性些的吧,可对一个同时又在意逻辑的女孩来说或许这就是贤惠的潜在表现也说不定。  

  用的是你的手帕吗  

  嗯,  

  现在很少有男生会带手帕了呢  

  很多时候走出画室时,总是会有忘记擦掉的染料在手上或者哪里,所以习惯的带着它,虽然看起来有点脏,不过我都洗干净了,放心,应该还是对得起你的脚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我反而弄脏了你的手帕…,弱弱的话音未落,突然察觉到哪里不对的洁汐迅速将视线定在了正在低头坏笑的古平身上,“你!”  

  “怎么”  

  “不带你这么欺负一个受伤的病人,还是女孩”  

  “有吗?”  

  “不想和你说话了”  

  “呵呵,好了,抱歉,给你开个玩笑而已”  

  洁汐微微的抿了下嘴角转向窗外,俏皮的表情在夕阳的浸泡中更加显露出几分可爱的醉意。是一个喜欢作画的男孩呢  

  古平在拿起手帕直起腰时,误以为他要离开的洁汐慌忙的看向他,并想要说什么,却让古平的一句话又使她抿起了嘴角,而那是温暖的弧度,清晰的笑意  

  “我去冲一冲,不太凉了”  

  在这段时间里,古平不停的来回用手帕浸满凉水为洁汐做冷敷,彼此像是突然失去了声音,没有言语,有的也只是微微抽动的嘴角,一个是因为疼痛,而另一个则是因为疼痛天平上的小心翼翼。  

  “好点了没?”  

  “嗯”  

  “应该没有伤到骨头,不过也必须去保健室看看才行”  

  “呵•••,也是”洁汐虽然知道也得必须去,可…  

  “来,慢慢的试着单脚站起来,我背你”古平蹲下身子,示意洁汐上来。古平知道的,那句“呵呵”里的无奈,可不知道的是女孩那还没有褪色去的中学时的青涩,像是清澈般的水面,经不起一丝羞涩的吹拂,而泛起涟漪。  

  “不不,不用了,我已经给舍友打过电话了,她们很快就会过来的”  

  “是嘛,没关系的,我先背你过去吧,毕竟她们也不好背你”  

  “真不用麻烦了,你看也不是多么痛了,她们来扶下我就好了”  

  女孩的坚持只能让古平放弃,而在古平站起来那一刻,教室外传来一串凌乱的跑步声,之后出现在门前的是孜欣与晴惠  

  洁汐一看到她们,脸上就不由得流露出几分歉意的微笑和投出感激的目光。而古平稍微停顿了一下,不是惊讶,只是有点意外晴慧会是洁汐的室友。可晴慧却倒是有点吃惊古平的存在。  

  “古平?你也在这,你没有欺负洁汐吧,洁汐,怎么样了,伤的重吗?”  

  还没等到古平回应过来,晴慧就自顾自的跑到洁汐的跟前打量起那红肿的脚踝。  

  “应该只是脚踝扭到了,不过谢谢你们能来”  

  “莘雅,照这客气的外人看来,我们还是回去吧”  

  “啊?我认错还不行”洁汐嘻嘻的吐了一下舌头  

  “好了你们俩,快扶洁汐去医务室看看吧”莘雅说完走到洁汐身边,将女孩纤细的胳膊缠抱了起来。  

  古平似乎被一无是处的遗忘在了那里,直到快要走出门外时,洁汐突然停了下来,毫无征兆的,侧过脸,阳光中甜美的笑容,留下的是一句深切的话语,如同期待良久的青涩音符,回荡在了教室的角角落落。“谢谢了,古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