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伤你至此 非我所愿

第一章 缘定今生

伤你至此 非我所愿 逆心夏天 1646 2015-12-20 17:49:45

    人各有命,该来的总会来的。我们称其为缘。  

  好便是缘,不好便是孽缘。  

  父辈与子,前世与今生,缘一旦来了,便注定要有结果  

  今日的皇宫,如此的热闹。  

  今日乃二十一岁新帝泮世安登基之日。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朝中大臣一齐跪下,声音震慑人心。此时的朝中臣子多数乃前任大臣之子,新帝上任,制度改变,所有膝下有子的大臣们将手中所执掌的权力交于子嗣。  

  这皇帝许是年少,前脚刚上任,这后脚新制度便出。无人知道为何要这样,更不会知道这预谋了多久。  

  “众位爱卿请起。今日这一看,众位与朕年龄相仿的爱卿竟个个都如此的俊秀,想必定是文武双全,好啊好啊!”新皇泮世安此刻没有一点先皇驾崩的悲痛,倒是一副恨不得乐死的感觉,笑得如此猖狂。  

  这些大臣之子们哪里知道,先皇之所以驾崩,正是因为这三皇子。  

  “多谢皇上赞赏!”又是震慑人心的声音。  

  冷宇清与羽落毕竟是年轻气盛,经不得夸,听新皇这么一说,两人十分默契的对视而笑。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接下来,李公公开始宣读新的主要制度,并给各位新上任的大臣子嗣们分配任务。  

  先帝驾崩,三皇子上任,国号为殇,新皇名号为泮殇帝。  

  齐靖王冷宇清,南城王羽落,为军队首领,文武双全,执掌帅印。今日奉命去熟悉本国地形。  

  “这鬼天气,说下雪就下雪,害得本王没一点心理准备。”羽落一边埋怨,一边将自己的手放进冷宇清衣内,“啊!好暖啊!”  

  冷宇清感受到羽落手上传来的冰凉,大叫一声跳到一边,“好凉啊!什么东西!”  

  “冷宇清,你本来就姓冷,还怕冷吗?”羽落笑道。  

  两人打打闹闹,完全忘记了来此地的目的,甚至忽略了身后几百号人的队伍。  

  这身后几百号人,都不禁笑出了声,其中的带头将军赵飞云,与他们的父亲出生入死多年,曾几何时,这场面似乎也在他们的父亲身上出现过。还真是让人嫉妒啊。  

  不久,两人累了,躺在雪地中,喘着粗气大笑。冷宇清不经意一瞥瞥到了军队,才想起来这里是为了熟悉地形。  

  “将军,你们在这里先歇息吧,我们想自己去转转!”冷宇清从雪地里站起,顺便将羽落一起揪起来。  

  “那...王爷你们可要小心啊。不然那我让几名士兵随您一同而去?”带头的将军拱手说道。  

  “不必了,大家想必都累了。原地休息一下吧,我与南城王前去查看就好,去去便回。”  

  两人在雪地中行走,一路上打打闹闹,欢声笑语。  

  这羽落生性顽皮,不如冷宇清安逸,两人却都深得人心。多少姑娘看见两人就一见倾心,甚至决定终身不嫁。只因那一笑,便可让人神魂颠倒。  

  “宇清,看那树上,是只松鼠!你先自己去看地形,本王一定要抓住它!”说完便向林中跑去。只是这一跑,惊动了那松鼠,向林深处跑去了,羽落不甘心,紧随其去。  

  冷宇清还未来得及加以阻拦,便不见了人影。摇摇头,独自一人往前走去。  

  这天冷的出奇,寒风刺骨,冷宇清只觉身体猛一哆嗦,打了一声喷嚏,吸了吸鼻子,又将身上的羊毛大衣紧了又紧。忽听见前方有女子谈笑的声音,便朝那声音走去,走到一块大石面前,从缝隙里往外一看,冷宇清就再也无法移开目光。  

  那三个女子中,有一红裙女子,那一袭红裙在这雪白的景里如此刺眼。那女子竟如此漂亮,肤白如玉,黑发如瀑般垂直腰间,额前的两缕碎发更衬得其倾国倾城;那双眼睛,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却也不乏那轻柔如水之意;那嘴角边的梨涡忽隐忽现,让人意乱神迷。此刻那女子正与另两人观赏这大雪。  

  冷宇清一时竟无法移开目光,良久,忽觉身后有人一拍,这才猛的回过神。来人正是羽落。  

  羽落笑声不止,一直指着冷宇清笑不停。原来,冷宇清看的太过入神,竟未发现天空中早已下起了鹅毛大雪,身上也堆积了一层厚雪。可他此刻无心关注这些,再次透过石缝往那洞前一看,惊讶无比,不觉张大了嘴巴。  

  那三个女子,摇身一变,竟幻化成白狐进入洞中。原来,那三女子,竟是狐妖所变。  

  他隐约听到,有一女子,唤她“公主”。  

  羽落也透过石缝往外看,却什么也未看到,不觉疑惑,“你看什么呢?”  

  冷宇清急忙靠住石缝,一时语塞,支吾道:“没...没什么啊。”那一刻,他竟是有私心的,他不愿与自己的好兄弟分享刚刚那美似画的女子。她是妖,他不怕,是妖又何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