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青旗沽酒趁梨花

第八十八章:天意难违

青旗沽酒趁梨花 帝玖青鸾 1177 2017-12-28 22:04:39

  轻尘带着白铃芋回到昆仑时,柸染正一个人坐在树下喝着闷酒。

  “老年人就该注意养生,颓废成这个样子,是他们年轻人该做的事。”梵花卿见到轻尘,从梨花树上跳下来,嘲讽着柸染。

  此刻她一身戎装,青丝高高束起,眉眼间多了几分英气,风尘仆仆的,刚下战场的样子。轻尘联想到什么,连忙问道,“战况如何?”

  梵花卿不以为意的耸耸肩,“败了啊。”

  “败了?”轻尘脑子里轰的一声,“怎么会败呢?”

  “很正常啊。白亦浔与敌军勾结,白苏慕难敌二人联手,自然会败。”

  “他人呢?”

  梵花卿摇摇头,“不知道。”

  “参见君上,参见堂主。”白铃芋乖巧的对二人行礼。

  梵花卿点头示意,对着轻尘道,“我把这姑娘送去陪你,你可还满意?”

  “是你送来的?”怪不得会在洞庭山见到白铃芋,“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的人?”轻尘有些疑惑,当时向白亦崇要人的事只有白苏慕知晓啊。

  “这世上只有我不想知道的事,没有我不能知道的事。”梵花卿想了想,似乎有些不快,声音低了许多又道,“当然也有例外。”

  例外?什么例外?轻尘没来得及问她,柸染在一旁幽幽开了口,“你怎么回来了?”

  轻尘坐到他身边坐下才闻到他一身的酒气,嫌弃的摆手扇着味道,“你这是喝了多少?”

  梵花卿默默踢了踢石桌下空着的酒瓶,朝着桌子扬了扬下巴,示意轻尘看去。翠色的瓶子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轻尘弯腰看着堆成小山的瓷瓶,不由得惊呼一声,“你怎么喝了这么多?”

  “还不是因为墨轩辰两千年没见宝贝你宝贝的要死,不让他这个孤寡老人见你呗。”梵花卿双手环在胸前,漫不经心的踢着瓶子道。

  轻尘对梵花卿的话表示质疑,皱着眉看着醉醺醺的柸染,还是很嫌弃。

  “话说回来。”梵花卿看向她,“你决定好了吗?要不要回洞庭山?”

  轻尘把醒来见到铃芋后的事情给她讲了一遍,梵花卿听了,缓缓开口道,“不妨听听我的意见?”

  轻尘赞同的点点头。

  “墨轩寒我不知道。但墨轩辰他呀,是真的很挂念你。他为你去醉花堂找我的次数,比白苏慕为了苏晴找我的次数还多得多。”

  轻尘听罢心里一紧,十分后悔刚刚对墨轩辰讲出那番话,一定很让他难过吧?轻尘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梵花卿,“可你不是说,没有你不知道的事,为什么...”轻尘看着她一副想要打人的神情吞了吞口水,不敢再问下去了。

  “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们在哪?呵,那还要这天呀地呀做什么?我若做了天君岂不更妙?到时候,天下太平,万事如意,大吉大利?万事万物的自然规律,各族各界的规章制度,世人口中的天命难违,你都当闹着的玩吗?”

  轻尘不好意思的笑笑,“是我太天真了。”

  梵花卿满脸无奈,“有些事情是注定无法改变的,就像身份地位,父母是谁,这是一生下来就注定的事,我就是算到了,又能如何?因果轮回,这世间有其自己的规律,你此番躲了这劫,未来必定还有一难等着你。命途多舛,天意难测,我不可能事事都替你们算计清楚的。说得通俗点,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理嘛,就是这么个理。至于浣墨家的事,你再想想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